《水泄不通》金银花露原文 蜜汁肉桃(H)

小爱 958 0

晋家老宅规矩大,安伯特不敢轻举妄动,眼看着少夫人被带走。

云淡雅被几个人一路押着,像押犯人一样,在门槛前直接被猛地推进屋,她被绊了一下,直接摔向地面。

不知是哪个坏心眼儿,勾了个椅子过来,云淡雅被半截拦腰,只感到那后腰处痛得钻心,这后腰的伤处不止伤了这一次了。

她咬牙站起来,瞪向那送椅子的人,竟然是沈妙夏。

“周管家,还不好好侍候我淡雅姐姐?”沈妙夏抱胸,骄傲地看着云淡雅,可惜她不够高挑,只能仰脖看人,倒反而显得云淡雅在居高临下地看她一样。

旁边的中年妇人立即气势汹汹走过来。

云淡雅冷视过去,一个区区的佣人,也敢爬到她头上来作威作福。

这三年来,她没少在老宅碰壁,尤其是这周管家,向来为虎作伥。

姨太太坐在椅中,气势不凡,跟之前相比,她好像有了凭藉似的,气势更足了,“去拿绳子,把她绑起来!”

云淡雅很快被绑住,她从早上开始就没吃饭,又折腾了大半天,现在身上实在没余多少力气,可她完全没认输的意思,冷笑回望过去,“姨太太这么想我,之前刚见过面,现在又迫不及待了,难道说之前那顿没够?”

“贫嘴!”

姨太太面色不好了,“之前有承御在,但你说得也算有点道理,所以你才能安然渡过。但这一次,你休想逃脱!”

“淡雅姐姐,快跪地向祖母叩头认罪吧,否则可有你苦头吃哦。”沈妙夏从旁掺合,添油加醋地说。

云淡雅撇嘴:“认罪?我有什么罪?”

“放肆!你竟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姨太太拍桌,气愤极了,“我问你,承御受伤昏迷,是你做的吗?”

云淡雅不在意:“他身体不好,也怨不了别人。”

姨太太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承御脖子被割伤成那个样子,你竟然还敢狡辩!”

“对自己的丈夫动凶器,承御宅心仁厚才不追究,但我绝不会纵容你!”

沈妙夏从旁边翻白眼,“承御哥哥多金贵呀,淡雅姐姐,你怎么不想想,你配得上承御哥哥哪怕一根汗毛吗,你竟然弄伤了他。”

之前吃了大亏,沈妙夏现在总算能出口恶气。

她越说,姨太太越气,冲周管家命令,“还不掌嘴?!”

现在云淡雅被五花大绑,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看到周管家阴沉沉地走过来,抬手就打。

“先给你们打个预防针。”

云淡雅吐出一句话,周管家不自觉止住手,皱眉看过来。

“看到我这嘴巴没?”

云淡雅弩弩娇唇,示意了一下,只见上面有破皮:“把我脸打坏了,说不定晋少他会生气呢,尤其是要避开这双唇瓣哟,毕竟晋少最爱亲吻这里。”

周管家:“……”

姨太太:“……”

沈妙夏嫉妒得已要爆掉了。

屋内一片安静,毕竟之前晋承御来这里时,的确是当着所有人的面亲吻了云淡雅。

如果让云淡雅顶着一张猪头脸回去的话——

“那就打别的地方,腰,屁股,腿。”姨太太冷冷地命令。

云淡雅笑笑,“巧了,正好我几天都想穿凉快的,最好是露屁股露腿的那种。”

姨太太听了更气了,她身为晋家少夫人竟敢穿这样暴露的衣服。

周管家的手扬在半空,最后僵硬地收回来。可以想像,她把少夫人打得身上青肿一块一块的,影响美观倒在其次,她们又不看,可是少爷看到之后会不会……

沈妙夏有了主意,“祖母,要不给云淡雅喂点药?”

姨太太眼睛炫亮,“去拿!”

“哈哈!”

突然传来云淡雅的戏笑声,“真是聪明啊。打不得我,就用药。那我问问你们,安眠药那个事还记不记得呀,就在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忘记了?”

顿时沈妙夏脸色灰白,像是被谁隔空打一巴掌似的。

姨太太的脸色也十分难看。

之前因为沈妙夏往红酒里面放安眠药,被当场揭露。现在还用药,败露之后,是自寻死路。

不管真打还是用药,都不行。

姨太太气得跺脚,断声命令,“把这贱人放了,让她赶紧滚!”

得以松绑的云淡雅,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并不存在的灰尘,笑吟吟地,“姨太太,你这么把我抓来折腾一顿,如果我没事人一样走了,是不是有点对不起您老人家?”

沈妙夏不甘地瞪着云淡雅,无奈姨太太下了命令。

“滚!我不想再看见你!”姨太太气愤地拍桌。

“没有下次。”

云淡雅神色倏神,警告她。

这个姨太太,反正不是晋承御的亲祖母,云淡雅对她的尊重,除了因为她是老人,还因为她是晋老爷子的女人。

但是她自结婚以来,被姨太太无数次刁难,对方早磨光了她的尊重。

何况云淡雅知道,姨太太这么对付她,也有帮着沈妙夏的关系。

可是她以后并不打算再忍耐下去。

扬长离开,云淡雅往老宅门口走去,路过佣人,看到她们私下对自己议论纷纷,连眼神都充斥着不屑与轻蔑。

正在这时,老宅门口停靠一辆价值不扉的豪车,打开门,下来一道高大欣长的身影,男人面貌俊美,夕阳在他的身后,逆光而来,他犹如驾着太阳车的阿波罗神般凯旋而至。

“晋少这是回来用晚餐的么?”

“不准这样吊儿郎当的。”晋承御脸色一点都不好看,尤其是看到云淡雅面色苍白时,他问她:“受伤了吗?”

“晋少这话的意思是,希望我受伤还是希望我受伤?”

晋承御不回答,目光环视她的身体,没有发现异样,这才放下心。

结婚三年来,他对她从未关心。

只是现在不知怎么的,听说她有情况,他的心有点不受控制的飞到了她这里。

从云淡雅这里问不出什么,晋承御也不再多语,吩咐安伯特去调监控。

监控里面,声色俱全。

晋承御看着听着画面之中的女人那倔强而狡黠的模样,不经意地,薄唇勾起。

“啊!”

沈妙夏仿佛感到不真实,又惊又喜,没想到承御哥哥主动邀请她,那接下来是不是……

关上书房的门,沈妙夏双颊绯红,她羞怯地望着晋承御,咬着红唇,支支吾吾的:“承御哥哥我们……在希尔顿酒店……”

她知道发生了什么,尤其是醒来,她看到那红酒也被喝了一半,肯定是承御哥哥喝的,然后他们度过了美妙的夜晚,尤其是她的身子上,还有他留下的痕迹。

可是承御哥哥一直都不先开口,她实在等不及了,才主动来找他。

“你说的是什么?”晋承御浏览手中文件,间或抬起脸扫沈妙夏一眼,又毫无感情地低头继续处理文件。

“安眠药的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承御哥哥,你是不是因为这个才不来见我的?我承认,是知道你在希尔顿酒店才赶过去的,我知道承御哥哥爱护我,会准备一些松驰神经的药酒,毕竟我是第一次……”沈妙夏无限委屈地垂下头,双手绞着,肩头瑟瑟发抖,看起来我见犹怜。

空气静默了阵。

晋承御这才抬脸看去,见她娇羞可怜,楚楚动人的模样,心头倏地一动想起那个女人,她在他面前怎么没有这副娇弱的小模样?

有朝一日,她会不会也为他展现这副小女人的姿态?

“承御哥哥……”

沈妙夏的声音令晋承御回神,站起身,他高大的身躯走向她,却是隔着冷冷的距离,他的声音更是淡漠:“你的意思我清楚了,希尔顿酒店那晚,我没碰过你,我也不想碰你。”

“怎么会?我就在承御哥哥你面前啊,我还住在晋家老宅,如果你讨厌我,你就撵我走啊。可是你不讨厌我,为什么不碰?”

“没感觉。”

晋承御转身坐回去,语调有些无情。

他只是尊重姨太太的人际关系,因为她跟姨太太有交情而已。

沈妙夏像是被这仨字打击到一样,身子猛然撞到门上,含着泪眼,不甘地望着他,“你对淡雅姐姐呢,是什么感觉?”

晋承御未语,但那冷酷的眼色,令沈妙夏打个寒噤,她鼓足勇气,“承御哥哥,现在连媒体都认为我们才是一对,今天你说的话,我接受不了。如果不爱,你为什么不早点正大光明告诉我,这样拖着我算什么……”

“对你冷漠,已是最大的拒绝。”

“不。”沈妙夏眼泪在眼眶里面闪动着熠熠的光亮,“承御哥哥这样对我,是不是因为颜姐姐?”

她知道他对女人的不同,他对颜姐姐是最特殊的那一种。

想到这,沈妙夏心里难过极了,她终究不是颜姐姐。

“滚。”晋承御语气很暴燥。

“颜姐姐在国外有任务抽不开身,但我知道,她就快要回来了。如果她就站在你面前,那情况是不是不一样了?”不管是他的心还是晋少夫人的位置,都将是颜姐姐的。

晋承御竖着眉头走近她。

“结婚三年,淡雅姐姐还没怀上孩子,如果再这样下去,颜姐姐再回来,到时候你们会在一起是不是?距你们约定的时间,还剩下三个月是吗?”

“闭嘴!滚回你沈家去!”

“不,我要留下来,我喜欢承御哥哥,我会等颜姐姐回来。”沈妙夏保持一个苍白的笑容,转身退出门去。

云淡雅浅眠了一会儿,就被薄薄窗外的嚷嚷声给吵醒。

她心烦意乱地起身,恰好一字不漏地听进耳中。

沈妙夏与晋承御的对话。

原来她的这间房与晋承御的书房并排相挨着,书房那边开着窗子,自然而然就传到这里了。

挑挑眉,她心头恍然明白,原来希尔顿酒店,他们什么都没发生,唉,真是白浪费她的一腔好心好意啊。

颜姐姐?三个月?

结果越听,云淡雅越心惊,没想到晋承御心头的白月光是颜姐姐,如果她没猜错的话,是颜白岚吧。当初她也曾见过那女人一面,与沈妙夏是表姐妹关系,长相美丽而温和不具有攻击性,跟沈妙夏的的个性简直截然相反地美好。

晋承御的白月光是她,云淡雅倒也觉得挺合情合理的。

但正如沈妙夏说的,外面媒体把他和沈妙夏放在一块报道,说沈妙夏才是初恋。可晋承御却从来不辩驳……

这些都在保护颜白岚吧。看来这男人是真的动了情。

不过,这些都跟她没关系。

三个月,只要她再耗三个月,就能跟晋承御彻底拜拜了。

可她不懂的是,为什么晋承御反对离婚,他应该迫不及待才是。

把这疑惑装在心里,云淡雅翻身睡了过去。

第二天,云淡雅感到身体大好了,她起来就往外走,看到外面在搬家,就听佣人回报,她的衣物都搬到了两人的婚房,少爷自己的单独房间,也空置了。

这是要她堂堂正正住进晋家老宅的婚房?

不怕颜白岚知道?

正好云淡雅也想光明正大一回,她进婚房,沐浴,选了一件妖艳的紫色石榴裙,对梳化妆,只见镜中的自己,大气瑰丽,美得霸道张扬,美得肆虐欺压群芳。

对着镜中的自己点头,云淡雅就要表现这样的自己,她是独一无二的。

佣人来问早饭的事。

云淡雅想到昨天她对南宫骆说的话,她一挥手,说,“还是我自己来吧。”

“可是少夫人,已经都做出来了。”

“请少爷他们吃吧。”云淡雅干脆利落地拒绝,她亲自到厨房。

佣人惊然地看着少夫人去厨房,甚至是捡起了菜板。还记得从前少夫人每回到老宅,都会幽怨地瞪着厨房,她显然是不喜欢这里的。

云淡雅站在厨房,自成一道风景,穿着紫色的石榴裙的她连厨房都映得尊贵无瑕。

佣人们纷纷站到一边,暗暗惊叹于少夫人的美丽,这位真的是一直被姨太太厌恶的少夫人么,只那浑身自信的光芒,就足够耀眼了。

骆学长因为她的事跑前跑后瘦了很多,云淡雅打算亲手做顿饭给他。

从前老宅的厨房端出的东西,她不敢拒绝,统统吃了。

可她每一次吃的食物,都难以下肚。

她讨厌这间厨房。后来查出身体里面有病毒,她就开始亲手做菜,真是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她会亲自到这里面做菜。

标签: 水泄不通(肉)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

pron5 久久艹 深夜福利小视频 女人和马日进去了 康熙艳谭手机观看 新世纪福音战士本子 日本电影黄 操迪丽热巴 yy9080 男人大丁丁无遮掩 美女日批 艾栗栗视频 北野望在线免播放 玖玖视频 a资源 女城主直虎 暮町优子 亚洲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