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2陆强和卢茵的第一次肉篇,确有情(高干 婚后

小爱 899 0

男人靠了过来,将手放到夏沫的吊带肩带上,“金主说,样子要做得真,小姐这么僵硬,让我很难做啊。”

  夏沫冷眼瞪向男人,“手拿开。”

  “小姐,你真香。”

  男人的手不仅没拿开,反正在夏沫的肩膀上摩挲着,喷着热气的嘴,眼看着就要凑上来。

  夏沫嫌恶的伸手要推,却被男人一个翻身压在了身下。

  “你做什么?滚开。”

  “装什么装?水都喝了,一会,你会求着我上你。”

  男人要来强的,夏沫愤怒到了极点,只能死死按着他肥腻的手,挣扎着,躲开他不停要凑到她脸上的嘴。

  莫祺那个狠毒的女人,居然让这男人下了药。

  男人的药性上来的很快,眼睛很快就红了,呼吸急促,力道加重,失了理智。

  夏沫的抵抗,在一点点被化解......

  就在夏沫急到崩溃时,门滴的一声开了。

  像一个月前一样,纪言深闯了进来,后面跟着莫祺。

  莫祺深痛恶绝的伸手,指着被男人压在身下的夏沫,“你......你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你......”

  夏沫撇头,正好对上纪言深的视线。

  而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则趁机撕了她的小吊带。

  夏沫浑身打了个哆嗦,再度伸手制住了男人失控的行为。

  她看着他,眼里闪烁着晶亮的光,“阿......言......”

  救命两个字,被卡在了嗓子眼里,让她发不出一个音符。

  莫祺顺势挽住了纪言深的胳膊,“言深,不要看,我们走吧,夏沫她配不上你,你又何必心心念念着她?”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夏沫的声音开始颤抖。

  她想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可到嘴边的话,愣是说不出口。

  因为莫祺阴狠的看了她一眼,只一眼,她从那里看到了威胁、警告、以及残忍。

  “夏、沫!”纪言深终于开口了,狠狠的,恨恨的,那冰冷的视线,像利剑,直直刺向夏沫的心脏,“你真让我觉得恶心。”

  “言深,走吧,如果觉得恶心,以后再也不要见面就是了。”莫祺扯着纪言深,一步步往门外拉。

  “阿言......”

  “别叫我阿言,脏。”

  夏沫心一窒,眼中的泪花,急速的在扩散。

  “夏沫,我警告你,你做了这么多的好事,最好主动离言深远远的,他那么好,你别用你的肮脏,污染了他的美好。”

  “莫祺......”夏沫紧紧咬着唇,用尽全力,将身上的男人推开,“你会得到报应的......”

  “夏沫,你是在怪我告诉言深,看到你进了这个房间么?”莫祺委屈的往纪言深肩上靠去,“我哪里知道你是来会野男人的?”

  “莫祺,我们走。”纪言深连看都不看夏沫一眼,抬脚就要往外走。

  “别走......我......”夏沫挣扎着滚下了床,如果她放任纪言深离开,等待她的后果会是什么,她不敢想。

  夏沫祈求的话,终于还是让纪言深站住了脚。

  他回头看她,却看到她衣不遮体的样子。

  纪言深彻底寒下了脸,眸子里的光,冰冷无情,看着夏沫,像看着一个毫无瓜葛的陌生人。

  “我成全你,祝你玩得愉快,夏、沫。”

  夏沫怔住。

  眼睁睁地看着纪言深离开。

  莫祺得意洋洋的朝夏沫挑了下眉,也跟着退出房间。

  房门甩上的那一声巨响,像雷,炸在了夏沫的胸腔里。

  “阿言......”

  她想祈求他,她想让他救她。

  可,她开不了口。

  那被她推到一边的男人,翻下了床,又像章鱼似的粘了上来。

  “滚开......滚开......”夏沫挣扎着抵抗,他的手掌到哪,她的手就挡到哪。

  但她的喝斥没有用,男人早就失去了理智。

  “不要......”

  那双肥腻的手落在她的腰处,夏沫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抖得厉害,眼泪,终于晕染了视线......
啪哒!”男人解皮带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

  夏沫像被什么刺激到了,疯子般按了他的手,将头往后仰,然后,一头撞上男人的前额。

  ‘嘭’的一声,两人同时发出闷哼,鲜血飞溅而出。

  夏沫忍着晕沉,全力推开男人,挣扎着朝前爬着。

  只是,她才爬了几步,脚就被男人伸手抓住,那双肥腻的手顺着她的脚裸,一路向上。

  “走开,滚......”

  她的叫声反抗,反而更刺激到了男人。

  男人整个扑在夏沫身上,揪了她的头发,扯起,狠狠摁下。

  夏沫被撞得眼冒金星,停止哭喊,身体一僵,浑身冰凉得如同置身在冰窑里面。

  男人见身下的夏沫不动了,一双手,又伸向了皮带......

  夏沫睁着眼,视线却越来越模糊,意识消散前,男人的手,终于触到了她的腰。

  “阿言......阿言......”

  “滚......”

  一声冷斥,冷不丁刺入夏沫耳膜,随即,来人一脚踹开了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她努力睁着眼睛,抬头去看,却只能看到模糊一片。

  接着,眼前终于一黑,昏死过去前,她下意识地死死揪住了来人的裤脚。

  纪言深厌恶的看着脚下的夏沫,那男人被他踢出去,撞在床脚,没一会,怕是起不来。

  “言深,你还管夏沫做什么?”莫祺追了进来,一把抓住纪言深的胳膊,“你看看她,跟男人玩这种虐待游戏,撞得头破血流,看到这些,难受的只是你,你何苦还要进来自虐?”

  纪言深没回话。

  莫祺加重了拉扯他的力道,“我知道你爱夏沫,但她暗地里就是这种人,一点也不值得你去爱,言深,你跟我走,做为你的朋友,我是绝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败在了夏沫这种女人的手里。”

  纪言深被莫祺的话刺了一下,骤然甩开了她,弯腰俯身,想要将地上的夏沫抱起来,“我纪言深,什么时候被人这样背叛过?她敢玩弄我的感情,我就能千倍万倍的还给她。”

  “言深......”莫祺被推了个趔趄,险险稳住后,立刻上前去抓纪言深的手,“你听我说......”

  “别拦我!”纪言深微微眯着冷冽的眸子,再次将莫祺甩了出去,然后,将夏沫抱了起来,大步朝外而去。

  “言深,言深......”莫祺被纪言深那一甩,摔在了地上,气急败坏的看着他抱了夏沫离开,她好半会才晃过神,爬起身欲去追。

  谁知,她才到了门口,一双手就从后面缠上了她的腰,紧接着,男人凑到了她的耳边,灼热的气息尽数喷在她的脸侧。

  门,‘嘭’的一声被男人甩上,莫祺还没来得及呼喊,被药性浸蚀掉理智的男人一个用力,将她抵在了门上,同时,也堵住了她的求救声......

  夏沫再醒来,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她下意识地惊叫,惊叫过后,才发现自己好端端的,没被侵占,也没在那个可怕的酒店套房里。

  只是,她才刚半坐起身,还没来得及舒口气,一只手就扼住了她的脖子。

  “虐待游戏,好玩?”

  “咳......”夏沫伸手抓住纪言深的手,用尽全力往相往的方向扯。

  “嗯?”纪言深加重了力道,黑眸里,全是冰冷的厌恶。

  夏沫心一颤,一双手,渐渐垂下,任他扼着脖子。

  看着她这副听之任之的表情,纪言深只觉得心中怒火更盛,他扼着她的脖子,用力的来回摇晃起来,“为什么不回答?没脸回答还是默认?你不是喜欢玩虐待么?我这样掐着你,你是不是很爽?嗯?”

  夏沫被掐得喘不过气,脸色涨得通红,难受到了极点。

  但最难受的,还属他眼中毫无遮掩的厌恶,憎恨。

  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推开。

  医生拿着各项检查单子走了进来,一抬头,立即被眼前的画面惊得往后退了一步。

  纪言深收回手,居高临下的看着大口大口喘气的夏沫,四年前的往事,忽地浮了出来,那时候,她像个破碎的娃娃,被蒙着眼睛,他也曾这样掐过她,在她身上留下许许多多的伤口,难道......

  “你......”

  纪言深下意识要问,话到嘴边,又惊觉的咽了回去。

  他冷冷瞥向惊呆在病房门口的医生,“什么情况?说!”

  “纪先生......”医生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道,“纪太太......怀孕了,一个月左右,正处于不稳定的阶段,您放心,幸好这次只是外伤,纪太太没有流产的迹像,胎儿......”
 医生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冰冷到了极点的‘滚’字,就从纪言深的嘴里吐出。

  “什么?”医生不解。

  “我让你滚出去!”

  “是是是。”医生抹了把额间的冷汗,连忙退出病房,将门拉好。

  夏沫喘匀了气,一双手轻轻放在腹部,她怀孕了?

  眸子里的绝望还未散去,即将为人母的喜悦,以及惶恐不安,全都汹涌而来。

  “啪!”

  重重的一个巴掌落下,夏沫猝不及防的侧倒至床面,眼角余光,正好对上了纪言深阴冷绝决的视线。

  “怀孕了?”纪言深咄咄逼近,伸手揪了她的头发,毫不留情的将她拖拽着,甩到了床下。

  刚才的那丝理智,再次被怀孕二字冲刷得没了踪影。

  夏沫摔下床的瞬间,下意识地用手护住了小腹,没了手的支撑,她才被医生包扎好的额头,立即又碰上了冰冷的地面,“唔......”

  她的闷哼声才起,头发再度被纪言深揪住。

  他强迫她抬头,对上自己的眼睛,“谁的种?嗯?哪个野男人的?还是,睡的男人太多了,谁是孩子父亲也不知道?”

  “阿言......”孩子是他的,除了他,还能有谁?

  可是她不能说,不能说。

  “我们最后一次做,是在两个月前,你肚子里的野种,一个月左右......是那个野男人的?嗯?”

  夏沫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她倔强的抿着唇,眼里含满热泪。

  “夏沫,你还真是贱......”纪言深见不惯她这个委屈隐忍的样子,用力揪着她的头发,将她甩出去,抬脚,作势就要往她腹部踹去......

  “不要,他是你......”夏沫颤抖着缩成一团,护住小腹,余下的话,全部哽在了喉咙里,却发不出一个音节。

  她如果说了,总有一天,莫祺会将她遭受过的那场恶梦抖出来......

  “不要?”纪言深的目光,如同刀子般刺向了夏沫,“被别人睡上瘾了,连带着,生下野种也变成一种责任了?”

  “他不是野种,他不是......”

  “不是?你还有脸说不是?”纪言深停在半空的脚,猛的再次往下。

  夏沫凄厉的护着腹部,“我求求你,不要......他不是野种,他是我的孩子,他是我身上的一团肉啊。”

  她的颤声求饶,让他的眸色加深,那停在她身上的脚,微微颤了颤,终于还是收了回去。

  “跟我走。”

  “走?”

  “这个野种,是你给我的耻辱。”

  “我......”

  “打掉。”

  纪言深肯定的语气,让夏末打了个哆嗦,她几步爬到他面前,眼巴巴的拽着他的裤子,“阿言,不要......不能打掉这个孩子,他是我的,是我的......”

  她亲自将他推开,却在这个时候有了他的孩子。

  这个孩子对她而言,是她未来活下去的信念跟依赖,更是他的影子。

  纪言深冷冷的看着她,脸上没有一丝感情。

  “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但这个孩子是没有错的,我求求你了,只要你让我生下这个孩子,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哪怕,你让我去死。”

  “去死?人尽可夫的女人,舍得去死?”

  夏沫屈辱的涨红了脸,他的每一个字,都像刀子,割着她的肉,

  “现在就去流产,立刻,马上。”

  “不要......”

  纪言深不耐烦的蹙着眉,冷戾的抬脚,甩脱她手的同时,在她身上踹了一脚,“你以为,我纪言深会允许一顶绿帽子,成天成天的戴在头顶么?这个孩子在一天,他就是刺在我身上的耻辱,夏沫,我没让你跟着去死,已经是一种仁慈了。”

  夏沫忽地像疯了般从地上爬起来,朝着病房门处逃去。

  她知道纪言深的性子有多犟,他说要流产就是会流产。

  她要逃,她要保住这个孩子,哪怕死的是她,她也要让孩子留下。

  更何况,如果不是妈妈,她早就该死了,能活着偷了几年的时光,已经是一种奢侈。

  只是,她才跨了几步出去,甩起的手臂就被纪言深擒住,紧接着,纪言深没将她扯回来,反而加大的力度,用力一推......

  ‘嘭’的一声,夏沫毫不例外的撞上了病房门,下腹一痛,无力的栽倒至地,意识,有片刻涣散,恍惚间,她只感觉到纪言深将她扯了起来,打开病房门,拽着她朝未知的深渊而去。

  “马上给她安排流产,马上。”

标签: 0852陆强和卢茵的第一次肉篇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

pron5 久久艹 深夜福利小视频 女人和马日进去了 康熙艳谭手机观看 新世纪福音战士本子 日本电影黄 操迪丽热巴 yy9080 男人大丁丁无遮掩 美女日批 艾栗栗视频 北野望在线免播放 玖玖视频 a资源 女城主直虎 暮町优子 亚洲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