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女人偷情都带着枕头干吗?

访客 95 0

 

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小姐闺秀们,甚至神仙妃子,偷情时都喜欢带着自己的枕头前往,莫不是有洁癖,嫌人家的枕头不干净?又或者像是新近港片《恋上你的床》那样,离了熟悉的枕头,便睡不着觉?

如《西厢记》里的偷情片段崔莺莺相就张生,偷情的时候也带着枕头。?

崔莺莺是这样,传说里的洛神甄妃也是这样。与性有关的。

七步成诗的曹子建,爱上了自己的嫂嫂——汉献帝曹丕之妃甄氏,情投意和,然而悖伦违理。

甄氏因此相思成疾,抑郁而终,死后化为洛水之神,于梦中意会曹植, “明眸善睐,凌波微步,罗袜生尘,若飞若扬”,曲尽缠绵之欢,并且留下玲珑枕一具,虽人神殊途,而枕上留香。可算文史中最浪漫的留枕了。

而最残酷的留枕,则要属唐高阳公主。高阳为唐太宗最宠爱的女儿,嫁与当朝宰相房玄龄之子、散骑常侍

房遗爱为妻,却与曾因撰写《大唐西域记》而享有盛名的玄奘高徒辩机相爱。一个是九五之尊的大唐公主,一个是学富五车的佛门子弟,他们的爱情注定要遭天谴的,然而两人瞒

天过海,硬是在礼教和禁规之间寻找缝隙,整整交往八年,还生下了一儿一女。这其间,高阳赠送辩机定情

信物无数,其中便包括一只皇室专用的金宝神枕。一个月黑风高之夜,有小偷潜进弘福寺,盗走了玉枕,却在销赃时被官府逮获,公主与沙门的不伦之恋也就此大白于天下。辩机被叛于西市场大柳树下处以腰斩极刑,侍奉公主的十余名奴婢也以知情不报罪悉被勒死。

那只枕,给辩机招来了杀身之祸。再香艳的物事染了血,也难免腥气。枕上的春秋,记载的不仅是你侬我侬,更还有恩怨情仇。

辩机的所有遗物,都被唐僧玄奘收藏于大慈恩寺特辟的僧房中,以便他的灵魂可以继续参予译经工作。

同门为僧的和尚们说,月明星稀时,常常会听到辩机的哭声,但不知,那是在叹悔自己与高阳旷世绝伦的恋情,

还是在抱憾未完待译的经书?每次经过大雁塔,想起这段艳史,我都不禁怅憾于高阳的有缘无份,辩机的有才无命。常常想,如果不是那只枕,如果那枕没有被小偷盗走,如果销赃时没被

官府拿获,如果拿获的玉枕不是皇家御物,或许辩机便不会惨死了。

偷情不是罪,罪过的是不该留下证据。高阳的金宝神枕就和莱温斯基的蓝裙子一样,是恩爱的痕迹,却是灾难的因由。

后宫的风云,左右着前廷的战事,而多少玄机,都是在枕边进行。

都说曹植在邺城时作下一篇《感鄄赋》,因“甄”“鄄”古字同,且后来的明帝曹叡将此赋改名为《 洛神赋》。因此经过市井人口相传,就诞生了关于甄氏和曹植“叔嫂恋”的传闻。甄氏的别称“甄宓(fu)”“甄洛”也是由此而来。因而小说传奇和一些 诗人,干脆认为洛神就是 甄后。

《 太平广记》卷三百三十一《 萧旷》篇和《类书》卷三十二《传奇》篇,都记述着萧旷与洛神女相遇一节。洛神女说:“妾,即甄后也……妾为慕 陈思王之才调,文帝怒而幽死。后精魂遇于 洛水之上,叙其冕抑。因感而赋之。” 李商隐在他的诗作之中,曾经多次引用到曹植感甄的情节,甚至说:“君王不得为天下,半为当时赋洛神。”

那么《洛神赋》中的洛神与甄氏是否是同一人?曹植与甄氏到底有无瓜葛?从史实及常理来说,可能性是不大的。

标签: 古代 女人 偷情 带着 枕头 干吗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