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快穿肉文 《深不可测》金银花露结局

访客 11266 0
  德福眼中极快的闪过不屑,似乎没有把这个皇子放在眼里。

  话音落,三皇子已经来到近前,十三岁的少年已经长成大人模样,俊逸非凡,只不过一双眸子内阴晴不定,令人望而却步。

  “奴才参见三皇子。”虽然不屑,毕竟人家是皇子,这面上的礼仪必须到位。

  “哼,你来做什么?为何有这么多人?”三皇子心里焦急,不是为凤柒而是为财产。

  “老奴是奉了皇上的圣旨来清点财产,这些要悉数作为凤将军的陪葬!”德福的腰杆挺的直直的,一点都不卑微。

  凤柒突然心里非常的痛快,前世三皇子就是打了她家财产的主意,如今这些财产都没了,他就没了盼头,没想到老皇帝糊涂却也帮她出了口气!

  “什么?圣旨呢?”三皇子果然急了,他一把抢过圣旨看了一遍。

  这居然是真的,凤家所有财产都要给四人陪葬了,那自己怎么办?

  皇后?一定是皇后煽风点火,她不就是怕自己娶了凤柒得到财产后去跟她儿子抢太子吗?

  三皇子心里明了,可面上不好发作:“既然是父皇的旨意那你就去办吧,可凤家两位小姐的嫁妆也不能亏了去,还请公公手下留情!”

  德福满脸得意:“那是自然,这个将军府美轮美奂,若抵家产怕是要抵四成,奴才做主直接算两成给与两位小姐。”

  “你……”三皇子气急,这将军府早晚要回收的,如今低了家产,将来这姐妹俩就是分文皆无。

  凤柒此刻却不在乎了,感激的说道:“多谢公公,我们就要将军府,好歹有遮风避雨的地方!”

  “凤柒,你懂不懂……”三皇子急切的想告知真相。

  德福却不给他机会:“皇上已经下了圣旨,三皇子就莫打扰奴才办事,否则耽搁了,老奴可要如实禀报!”这是赤果果的威胁。

  三皇子如今并不得圣宠,若是再被参上一本怕是更加不好过,心里暗想:“反正大部分好东西已经被莲花的母亲拿走,那这里也没什么好留恋,何必为了此事去得罪父皇?”

  想到此,三皇子做出关切的表情:“柒妹妹、氿妹妹,日后若有难处记得找三哥哥,三哥哥不会不管你们的!”

  凤柒点头:“那多谢三哥哥!”

  没了家产,三皇子对凤柒也没了兴趣,转身离开。

  德福淡淡的说道:“个个房屋的财物都清点了没有?”

  “回公公,基本点算完毕,下人房还未曾看!”

  “下人房有什么好看的?点算完了赶紧入单子,咱家还要回宫复命呢!”德福抬起手捋了一下身前的发丝,姿态妖娆却令人想吐。

  凤府所有物品入单封存完毕,天已经大亮,凤柒看见一个侍卫将银票和一些房契地契塞给德福,德福纳入了袖袋,这些怕是没有入单子的。

  “好了,咱家要回去复命了,这些人就留下帮凤将军入土吧!这天气热,也别耽搁了,今日就埋了!”德福“好心”的提了建议。

  凤柒也怕三皇子会在夜晚来劫财,于是当场应下:“多谢公公提醒,今日就让家父入土为安!”

  凤氿问道:“姐姐,那父亲被害死的事情就这么了了吗?”

  德福微微一笑:“放心,有什么冤情交给刑部就好,凤将军被毒死也不是小事,自会有人帮你们,咱家告辞!”

  凤柒施礼目送德福离开,这个老狐狸居然知道爹爹是被毒死的,他的消息怎么那么快?难道说皇上也知道?如果是这样,那么爹爹的死绝不简单。

  洗衣婆子走过来说道:“四小姐,五小姐,奴婢去收拾一下东西!”

  凤柒点头:“嗯,这将军府早晚要收回的,到时候我们没有地方住,你也走吧,看看还有设能值钱的你就带走。”这话不过是试探。

  洗衣婆子摇头:“那些个狼崽子肯定连一个铜板都不曾放过,奴婢去收拾一些衣物,不管小姐们去哪,奴婢都要跟着,好歹也能端茶递水的伺候。”

  凤柒点头,如今凤家都这样了,她还能留下,证明她是忠诚的。

  凤将军的葬礼非常盛大,那一箱箱的陪葬品眼红了多少人。

  幸好凤家祖坟在荒郊野外,墓室也是早早就建成,只需把棺木及陪葬品放入其中落下断龙石即可。

  高大洁白的墓碑龙飞凤舞的写着将军凤白云之墓,只可惜凤将军旁边的石台是空的,因为将军夫人被匪徒掳走尸骨无存。

  外人离开,凤青山默默的看着两姐妹跪在坟前烧纸,他已经知道凤家所有财产都成了陪葬品,心里颇为心痛两个孩子。

  凤柒站起来问道:“大伯父,我爹的案子如何了?”

  凤青山一叹:“昨夜我刚回家就有刑部的人来,这案子已经上交刑部,伯父不能插手了!”

  凤柒眼神一凛,昨夜?这离虽然离京城不远,可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到的,昨日的德福并无赶路风尘,想必是慢悠悠的来,那么这时间也对不上。

  父亲死亡是前日清晨,昨日自己才发现父亲是中毒而死,今日下葬……

  这消息莫不是长了翅膀飞出去的?

  凤柒脑子里混乱一片,隐隐觉得父亲的死因不仅仅是大姨母下毒那么简单。

  天啊,前世的自己到底错过了多少秘密?

  “姐姐?”凤氿发现凤柒的脸色惨白,不由得担心的唤了一声。

  “啊,妹妹,我们把贡品收着吧,毕竟府里没有银子,饿了也好吃点。”德福并没有克扣供品,所以那些帮忙的士兵买了丰盛的供品。

  凤青山心里大痛:“放心,伯父不会让你们饿着,跟伯父回家,你们大伯母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们。”

  凤柒心里冷笑:“大伯母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

  凤青山见她犹豫,不由得说道:“你们那将军府早晚要被收回,难道你们姐妹俩要流落街头吗?”

  凤柒眼神闪了闪,面上露出为难:“可是……我答应要带着管家和洗衣服的叶婶一起过日子的
凤青山说道:“这无妨,难道我府里还养不起你们?”

  凤柒拉着凤氿施礼:“多谢大伯父,等将军府被收回后我们愿意随大伯父回府!”

  凤青山还以为两个孩子留恋家园,所以也没勉强:“好,等那日伯父会去接你们!”

  “嗯,趁着将军府没有被收回,我们先回去看看,毕竟那里是我们从小长大的地方!”凤柒还要回去看看,那里有件东西必须带走。

  “走吧。”这里是郊外,必须坐马车回去才行,即便是坐马车入城天色都要黑了。

  凤青山送姐妹二人回到将军府,他拿出身上全部的银钱,不过是几两银子。

  “拿着吧,等明日我再派人送些。”凤青山有些尴尬,平日里他也不怎么带银钱的。

  凤柒没有拒绝,收了下来:“多谢大伯父!”

  送走凤青山,凤柒松了口气,拉着凤氿在死气沉沉的前厅坐下,如今不管是活契还是死契的奴才都跑的一个不剩,只有没签过卖身契的管家和叶常青还在。

  叶常青拿着烛台过来,将厅内的蜡烛点燃:“幸好我老婆子还有把子力气,否则还打扫不过来!”

  凤柒叹了口气:“叶婶,这里也不需要打扫,大概明后天就有人来收房子了!”

  叶常青点头:“嗯,也是最后一次打扫了。”语气里充满了怅然。

  “姐姐,我有银子!”凤氿拿出了藏起来的银票和金票。

  凤柒一怔,查看了一下居然有八百两银子和三百两金子,加起来就是三千八百两银子的银票!

  “这是你藏的?”凤柒狐疑的问道。

  凤氿点头:“嗯,我说出恭,其实我回去拿银票了。”

  凤柒眼中闪着怀疑,这个妹妹前世可没这么聪明,不然怎么会被自己摆布一生?

  凤氿见凤柒怀疑,小心的说道:“娘以前教过我,说家里有难就藏银票,别的都不要拿,因为我小,他们不会搜身的!”

  凤柒释然,她们的娘亲乃是威远镖局大小姐,也走过镖见多识广,能有此交代并不奇怪。也正因母亲会功夫,才会与劫匪打斗而滚落山崖,落得尸骨无存……

  “四小姐,五小姐,你们可有落脚的地方?”管家凤墨捂着肚子走进来。

  凤柒连忙起身过去扶着,凤墨也没有拒绝,坐下后说道:“等我伤好了,我保证不会让你们饿着!”

  “噗嗤……”凤柒看见凤墨那大义凛然的模样不由得笑了。“如今凤家就剩下你和叶婶了,我们姐妹俩自然是不会与你们分开。不过这饿着倒也是不可能,不说我们手里有银票,就是大伯父已经放下话,等将军府收回就会来接我们!”

  叶常青忧心的说道:“可你那大伯母不是好相与的。”

  凤柒看见叶常青与凤墨有眼神交流,觉得这二人关系不简单。

  “敢问你们二人是否早就相熟?”凤柒直言问道。

  凤墨干笑两声:“被大小姐看出来了,其实她是我婆娘,自从我入府改了姓氏就没联系,后来她寻我至此便设计让夫人捡了回来!”他也没瞒着直接说出关系。

  凤柒惊愕的看着叶常青,她常年打扮邋遢,居然是为了掩饰身份,可他们既然是夫妻又为何没有告知父亲呢?

  叶常青伸手将散乱的头发拨到脑后,露出精致的五官,居然是个大美人。

  “其实我和阿墨是通缉犯,如今在凤府过上安稳的生活再也不想入江湖了!”叶常青叹了口气。

  “你们?”凤柒从未想到这二人是夫妻又是官府的通缉犯。

  凤墨说道:“我们是六年前有名的雌雄大盗,不过我们都是劫富济贫,一次忍不住杀了恶霸就被通缉,我受重伤被将军所救,将军知道我身份却没有追究。”他眼中闪着崇敬的光芒。

  叶常青点头:“是啊,将军是我们的恩人,四小姐、五小姐放心,我们绝对不会伤害你们的。”

  凤柒目光灼灼,原来自己身边还有这么两大助力,太好了,轩辕绝,你这辈子注定要死在我手里。

  “四小姐?”叶常青见凤柒不说话,有些担忧的唤了一声。

  “啊,我是在想,你们都不是凤家的奴仆,不如就以叔侄相称,以后你们就是我和妹妹的叔叔婶婶!”凤柒拉着凤氿跪了下来。

  “好好,乖侄女。”叶常青是个爽朗的人,伸手扶起两姐妹。

  凤墨笑道:“正好我们没孩子,以后你俩可得给我们养老送终!”他如此痛快的应下并非是觊觎这姐妹二人什么,她们一无所有,就是那些银票都未曾入得了眼,毕竟他是神偷,想要多少银子都有。

  认下姐妹二人,一是为了报恩,二是凤墨想把自己的本事传给凤柒,这个决定还是在凤柒给他缝合伤口的时候定下的。

  “好了,既然是一家人,我们也别客套,我去看看有吃的没有!”叶常青转身走出去,却看见青鸾提着食盒走来。

  “青鸾,你拿了什么?”叶常青知晓青鸾的底细,这丫头是个死忠之人,可信。

  “叶婶,我见厨房还有食材就做了些吃的。”青鸾头上还缠着白布,后脑被打的一下可不轻。

  “你这丫头,受伤就该好好休息!”叶常青嘴里责怪,手中把食盒接了过去。

  凤柒看着桌上的青菜心里感叹,这怕是凤府下人都不吃的素食。她将金票还给凤氿,嘱咐她藏好,剩余的银票分成四份,与叶常青、凤墨及青鸾一人一份。

  青鸾拿着银票就跪下,双目含泪:“四小姐别赶青鸾走,青鸾没有家人,青鸾要跟着四小姐一辈子!”

  凤柒有些哭笑不得:“谁说让你走了?给你银票是让你负责我们吃食的,难道买菜不要钱吗?”

  青鸾一怔,用袖子抹抹脸:“早说呀,吓死青鸾了!”说罢,她小心的将银票藏好。

  吃过饭,众人歇息。

  凤柒搂着凤氿,这也许是在将军府的最后一夜。

  第二日,众人还未来得及用饭便收到一个惊天的消息,凤将军的坟墓被盗,所有陪葬品被洗劫一空!

标签: 快穿肉文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