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了两个一起太多了 溪水长流水蜜桃小花喵

小爱 5882 0
要走的大爷又调头回来,院长都憋着一口气。

见他朝刚来还没有换衣服的苏清欢走去,赶紧说:“秦先生,她是今天刚来报道的,还没有来得及穿工作服。”

谁都知道普照疗养院的规矩有多严,工作人员必须穿工作服,还不能佩戴任何饰品。

否则,就以开除处理。

苏清欢一直垂眸,直到眼底下出现一双纯手工的皮鞋,笔直无褶皱的西裤……

冷冽的气息和强大的压迫感,让她不得不抬头。

“秦先生。”

秦琰意外她会出现在这里,“你是新来的?”

“嗯。”苏清欢点头,“今天刚来报道。”

“什么职位?”

“护工。”

秦琰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眉,回头看冷汗淋淋的张达,“护工?”

张达没想到他们认识,赶紧上前说:“是的。”

“她救过卓老太太。”

张达明白,但是……

“秦先生,她的情况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秦琰语气一沉,张达扛不住这压力,直抹额头。

苏清欢见状,开口,“秦先生,这是规矩。”

秦琰冷沉的眸子里看不出带着些什么情绪,看了她几秒,到底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把大神送走了,众人才像是活了过来。

他们都好奇苏清欢和最怕在普照见到的秦恶人是什么关系,因为惧怕秦琰,也没有人敢上前去问。

只有姜礼。

“你认识秦爷?”

“嗯。”

“那你干嘛还来这里当护工啊?秦爷一句话,你完全可以做更轻松的工作。”

众人怕秦琰,但更想攀上秦琰。

奈何秦琰那样的人,又有几个人敢冒着脑袋搬家的风险去攀。

苏清欢盯着前面的路,“跟他没有那么熟。”

……

第一天上班,苏清欢熟悉了住在这里的病人。

看到一个名字,她愣了一下。

找到了病房,她跟看护说了几句话,就推门进去。

宛如酒店一样宽敞明亮的房间,病床上躺着插着氧气的女人。

苏清欢站在床前,看着面色苍白,消瘦的宋清燕。

哪怕当年,她那么骂她,现在看到她这个样子,她还是有所动容。

这个女人,可是差点成了她婆婆的人。

因为她,她的人生轨迹也变了。

她什么也没有说,就站在旁边看着她。

当年的事情,一幕幕的跟电影倒带在脑子里闪过,无比清晰。

许久,她才转身走出门。

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雨还不小。

等她换了衣服,班车已经出门了。

她追也追不上,站在路边网上叫车,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人接这边的单。

撑着借来的伞,打算走到前面去一点再看看有没有车。

雨很大,前面的路都有些看不清。

身后一辆车按着喇叭,她停下来回头。

车子停在她旁边,冷沉的声音并非是温和的邀请,更似命令。

“上车。”

……

“您一直没走吗?”

“陪老爷子。”

苏清欢下午也看过一些病例,秦老爷子是老年病,阿尔茨海默症初期。

这个病,不知道折磨的是得病的人,还是家属。

大概,都折磨了。

“疗养院的班车只有一班,你不知道时间?”

“知道。忘了。”

雨还在下,比之前更大。

雨刮都刮不净的雨水,前面雾又大。

苏清欢的右眼皮猛的跳了两下,心头莫名的涌起了一股不安。
这些年,她这右眼一跳心里就慌。

左跳财,右跳崖。

不是她迷信,是有些时候发生的一些事情,真的不能解释。

就像五年前,她和萧子恒登记结婚,萧子恒有事去公司,她就先回去结接宋清燕一起出去吃饭。

那一次,她的右眼跳得都直抽搐。

那天应该是欢喜的,没想过会能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只是一到萧家,她喊宋清燕,没人应,往里走,就看到宋清燕浑身是血的躺在楼梯下。

那个场景,她到现在都记得……

嘎吱——

刺耳的急刹车声和轮胎与地面发出强烈摩擦的声音把她的思绪一下子就拉回来了。

苏清欢定睛看着前方,旁边不知道哪里蹿出一辆车,从他们的车前插进来。

雨大路滑,车子滑出了很长一段,总算是控制住了。

苏清欢紧张的抓住安全带,就在她要松口气的时候,“砰”一声,车子被一股力顶着往前冲了,横冲直撞的“亲”上了前面大货车的屁股。

脑袋嗡嗡响。

苏清欢惊魂未定,整个人趴在安全囊上。

抬头看了一眼,她吓得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了。

要是再往前进一分,他们的头都要被卷进大车子底下。

心里一阵后怕。

“秦先生!”苏清欢冷静下来,看向身边的男人。

男人一直没有抬头。

苏清欢急得脸都白了,“秦先生,秦先生!”

“没死。”

“……”

男人缓缓抬起头来,偏头看她,“你怎么样?”

“没事。”苏清欢左右前后看了一下,“我们得赶紧下车。”

实在是太不安全了。

两个人下车站在外面的护栏外,出来一看,才知道现在的场面是多么的恐惧。

扫了一眼,前面起码了十辆车都闪着应急灯,后面还有五六辆车。

现场怵目惊心,惨不忍睹。

有些车身都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地上一片残败,全是车子身上的某些部位零件。

这个时候,真的体现出了千万级豪车的性能了,除了车头和车尾被撞得有些变形,至少没有少胳膊缺腿。

一声呼救声,把苏清欢叫清醒了。

“帮帮忙啊,救命啊!我老婆要生了,她要生了!”有个男人站在公路上,声音颤抖,冲着前后大喊,他的旁边停着一辆被撞坏的面包车,“求求你们,帮帮我们!”

出了车祸的车都停在路边,后面已经堵了很远。

有人已经报警,也有人叫了救护车。

只是应急车道都被占了,救护车的警报声都听得到,就是进不来。

苏清欢拧着眉头,她翻进护栏里。

“你做什么?”秦琰撑着伞,声音在雨声里,显得无比的冷沉。

苏清欢一会儿就全身打湿,“我去帮忙。”

“你不怕惹上事了?”

秦琰想事,会把所有的风险都评估到。

“总不能看着他们出事。”

说罢,她便跑步向前。

秦琰拧紧眉头,单手撑着栏杆,也翻了过去,跟上她。

“先生,我来帮您。”苏清欢走到那个无助的准爸爸面前,安慰道:“放心,你老婆一定没事的。”

准爸爸红了眼,脸上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看到苏清欢愿意帮忙,十分感激,“谢谢你。我老婆要生了,你……能行吗?”

这样的担心不无道理。

苏清欢年轻,不像个会接生的。

“相信我。”苏清欢说:“现在,你按照我说的做……”
苏清欢思路清晰,条理分明,交待清楚后就钻进了车子里。

此时有人陆续前来帮忙,几个大姐更是拿了衣服,还有伞挡在破裂的前挡风。

秦琰站在外面,他从后面能够看到苏清欢的身影。

雨很大,天也快要暗下来了。

苏清欢一直安抚引导着孕妇,二十分钟后,终于听到了一声嘹亮的婴儿哭声。

与此同时,道路疏通,救护车拉着警报停在了面包车旁边。

救护车的医生和护士下来,赶紧先把刚生产的孕妇抬到车上,孩子也抱着上了车。

孩子爸连连对帮忙的人道谢,转身对苏清欢双手合十,“谢谢你,谢谢你,太感谢你了。”

说罢,他一下子就往地上跪。

苏清欢眼疾手快,将他扶起来,“先生,你别这样。我只不过是做了应该做的事。你赶紧去陪你老婆孩子吧。”

“谢谢,谢谢你!”孩子爸抹着眼泪,非得要留到她的联系方系,才上了救护车。

把人送走,苏清欢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又做了件好事。

头顶,一把伞遮过来。

她抬眸,“秦先生。”

秦琰看到她手上还有血迹,衣服上也沾了血。

被雨打湿后,整个人显得有些狼狈,但那张脸,却是越发的清丽美艳。

衣服紧紧的贴着她的曲线,有几分狼狈,但又有几分性感。

“车上有水,去洗洗手。”

苏清欢摊开手,手指缝里都还有血,衣服上也有。

跟着秦琰去了车子旁,秦琰从后座里拿了两瓶矿泉水,单手拧盖,示意她伸手。

苏清欢把手伸到护栏外,秦琰移过去一些,对着她的手冲水。

十指纤纤如葱白,修长漂亮。

那双手,是救人的手。

“既然这么喜欢治病救人,为什么宁愿当一个护工而不是想办法做医生?”

苏清欢每根手指洗的很仔细,“现在,有份工作就好。”

“只要你想,有些事情我可以帮你搞定。”秦琰以为她担心的是案底。

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事。

想要抹掉一个人的过去,太简单了。

一瓶水倒完,她的手也洗干净了。

秦琰又拧开另一瓶水,往她手上倒。

她看了一眼,没拒绝,继续冲洗,“谢谢您。不过,我还觉得顺其自然的好。”

秦琰不是个话多,也不是会强求别人的人。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决定权在她。

洗完手,两个人就站在边上,路已经畅通。

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他们面前,车窗落下,是卓毅。

卓毅扫了一眼他俩,看到苏清欢身上有血,大惊,“小欢欢,你受伤了?”

“没有。”苏清欢笑了笑。

“赶紧上车。”卓毅看到她笑,才放了心。

秦琰坐到副驾驶,苏清欢自然坐到了后座。

卓毅看到苏清欢身上全打湿了,倒也没有露出半分嫌弃。

“去飞沃。”秦琰淡淡的说了一句。

卓毅愣了一下。

大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飞沃酒店。

对这个地方,苏清欢不陌生。

那天,她就是被送到这里来的,好在遇上了秦琰。

“先上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标签: 溪水长流水蜜桃小花喵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