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故事 春光旖旎(何缱绻)

小爱 2074 0
黑袍男子一进来,整个房间的气压,都仿佛在瞬间下沉。

面具女子狠狠刮了楚倾歌一眼,在黑袍男子面前,一个字都不敢说。

黑袍男子一挥手,守门的两人立即退了出去。

两个负伤的大汉也哭丧着脸,走了。

面具女子舍不得走,她还想看到楚倾歌会受到什么折磨。

可,黑袍男子回眸,淡淡扫来的那一眼,却让她浑身一震,立即往门外退去。

楚倾歌眯起眼眸,看着完全看不清楚脸面的黑袍男子。

这个被称之为少主的男人,不仅在这里权力最大。

在外,似乎也是个极其可怕的人。

否则,刚才那气焰嚣张的面具女子,不会如此惧怕他。

到底是什么人?

“九公主方才,是想要收本座为公主的入幕之宾?”

黑袍男子慢步向她走来:“如今,本座改变主意了,本座答应你如何?”

强大的气息,逼得楚倾歌胸臆间,一股血气翻腾。

她努力让自己站稳了脚步,没有被他逼得后退。

“既然少主如此赏脸,本公主怎么能不同意?”

她忽然薄唇轻扬,竟快步向他走来,伸手要去搂他的脖子。

黑袍男子有片刻的迟疑。

难道是他看错,九公主虽然果决,但,始终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迟疑间,楚倾歌纤细的手臂,已经勾住了他的颈脖。

她身体往前一靠,吐气如兰:“少主,本公主的身材如何?”

“你……”黑袍男子眸色一深,本能抗拒,正要一掌将她推开。

未料,刷的一声,楚倾歌手腕一转,锋利的簪子,在他脖子大动脉划过。

黑袍男子的颈上,一道浅红浮起。

这下手,够快够狠!

若非黑袍男子有罡气护体,这簪子,未必不能刺穿他的血脉!

浅红凝结成一颗血珠,顺着他的脖子滑落,瞬间消失在黑袍之下。

黑袍男子一动未动,带着刺骨寒意的眸,染上怒意。

他竟然被骗了!

楚倾歌一招未能得手,簪子却已经落在他的手上。

她想都不想,朝着木屋唯一的窗户奔去。

身后,呼的一声,一阵寒气袭来。

楚倾歌只觉得胸口一堵,眼前一花,整个人就被掌风扫起。

咚的一声,人被重重摔在床上,差点将她砸晕过去。

“好你个狡猾的女人!”

黑袍男子站在床边,居高临夏盯着她。

他脖子上,还有楚倾歌簪子划出来的血丝。

那支簪子,却已经在他的掌中,被他捏成了粉末!

楚倾歌心头一滞。

这年代的人,功力竟然都如此深厚。

这换了在二十一世纪,就算是古武世家的家主,也不可能做到!

虽然心思百转,但,楚倾歌的脸上,依旧是妩媚到妖艳的笑意。

“我不过是想试试看,少主的武功有多厉害,果然,没让我失望。”

她从床上爬了起来,拢了拢耳边的秀发,看着他的媚眼如丝。

“少主,这是迫不及待,要与我共赴巫山云雨么?”

黑袍男子冷眼看着她爬到自己的身上,“同样的手段,你以为,本座还会再上一次当?”

“可我手里什么都没有,不是吗?”

她跪在床上,努力与他平视。

柔滑的长指,挑开他袍子的衣襟。

“少主不是要当本公主的入幕之宾吗?难道,这么快就反悔?”

指尖滑到他胸膛某处,倏地,她眸色一沉,用力压了下去。
这女人又骗他!

同样的手段,他,竟然上了第二次当!

楚倾歌长指落下的地方,是一个连黑袍男子都不知道的穴位!

一指下去,黑袍男子高大的身躯晃了晃,竟单膝跪在地上。

半身,麻了!

楚倾歌一个转身,从床的另一边下去。

黑袍男子以为她会掀开自己的面巾,看看他的真面目。

若她这么做,她也就必死无疑了!

但不想,这位公主下去之后,竟然跑到窗户边,一轻轻一跃跳了出去。

跑了!

如此大好的机会,难道,都不好奇他的身份?

“少主!”外头,两个守门的男子闯了进来。

黑袍男子一摆手:“不许过来!”

此生,只跪过父母灵位,跪过师父!

而如今,竟跪在了一个女子的跟前!

此事,丢人!

“少主,九公主逃了。”手下哪里看不出来少主遭了安全?

但,不敢说。

那么现在,是不是该立即追?

黑袍男子眸色深沉,冷哼道:“她跑不了!”

门外,又一个手下汇报道:“少主,风漓夜追来了!”

黑袍男子终于冲开穴道,站了起来。

迎着寒月的身影,萧索绝冷:“好,把他引到黑风崖口!”

……

楚倾歌跑入了一片密林里。

奇怪的是,身后的人竟没有追来。

眼前,树木密布,参天大树将月色彻底遮挡,方向完全分不清楚。

她只能凭着自己的感觉,一路往前。

终于,看到了一缕曙光。

可是,悬崖?

追随着那点隐隐月色,从树林里走出,没想到,竟走了一条绝路!

楚倾歌心头微微一紧,正要转身折回去。

不料转身那一刻,视线里,闯入了一道高大的黑影。

黑袍男子!

“少主功力果然厉害,这么快就能冲破穴道,佩服。”

她在说话的同时,密切关注这周围的环境,看看是不是还能找到另一条离开的路。

黑袍男子冷眼看着她佯装出来的冷静。

等她发现,这里除了从悬崖跳下去,根本没有别的路可走时,他才慢条斯理,从暗影出走出来。

“九公主,想到逃跑的办法了吗?”

楚倾歌眼底的笑意,渐渐消失。

视线,落在他的脖子上。

一连吃了两次亏,更何况,这黑袍男子一看也是个聪明的人,第三次想要逃脱,太难。

她面无表情的时候,身上,竟然隐隐有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高雅气质。

“你把我捉回来,不过是为了引漓世子前来营救,但可惜,你可能并不清楚我和漓世子之间的关系。”

“九公主请放心,就算漓世子不愿视你为妻,你是楚国的公主,而他是楚国的战神,他也不会见死不救。”

楚倾歌心情一沉。

救她,是责任,风漓夜恐怕真的会来。

他是楚国的战神,如今还赶着去漠城支援。

如果为了救她有什么损伤,她倒不会伤心,但,会愧对百姓。

“可你不知道,在这之前,漓世子还差点错手杀了我这个公主。”

心里万千愁绪,但她的脸上,始终是不屑的冷笑。

“若我死在这里,也不过是意外身亡,与他无关,他倒是正好,可以另娶佳人。”

“是么?”黑袍男子忽然迈步,向她靠近:“既然公主如此想,不如,我们来验证一下!”

楚倾歌眉心一皱,正要躲开。

可眼前,黑影一闪,黑袍男子已来到自己的面前。

楚倾歌只觉得喉咙一阵绷紧,咽喉已经被他大掌锁死了!

黑袍男子冷笑道:“你看,他来了!”
风漓夜真的来了。

他踩着月色,只身前来。

皎洁月光打在他的身上,在地上拉出一条修长而冰冷的身影。

墨色的眸,迎着月光,映入楚倾歌眼里那一刻,竟真有一种顶天立地如神祗的感觉。

怪不得,他能成为百姓心里的神。

他真的有足够当战神的风姿!

“本公主不需要你救。”刚说话,喉间便一阵收紧。

楚倾歌皱起了眉,痛!

痛的差点想尖叫!

这个掐住她咽喉的该死的混蛋!

风漓夜的目光只是在她脸上一闪而过,视线,便锁在黑袍男子身上。

“将我引来的目的?”

他从容走来,看到楚倾歌被禁锢,脸上眼里果真一点心疼的意思都没有。

很冷,冷得毫无情愫。

“世子爷看到自己的新婚妻子如此受罪,竟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黑袍男子五指一紧,其中一根长指在楚倾歌的脖子上划过。

轻歌只觉得颈脖间,一阵刺痛。

雪白细腻的脖子上,顿时现出一道殷红。

猩红的血珠,沿着脖子滑落,最后,隐没在她的袍子里。

伤的不重,但若是黑袍男子稍微加重一点指尖的力道,她这条命,也就彻底结束了。

在他的手里,脆弱如纸!

可惜,风漓夜冷眼看着,始终是面无表情。

“目的?”他重申。

“在下就是想看看,漓世子为了九公主,是不是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这话,风漓夜竟连理会都不乐意。

这男人,够冷!

黑袍男子就不相信,他对九公主,是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手腕一转,一点银光落在指尖。

他的眼眸,也逐渐染上冰冷的气息:“漓世子,这三刀,若不是落在你的身上,那便,插在你女人的身体里。”

话语间,手起刀落,刀尖对准了楚倾歌如花似玉的脸。

楚倾歌心里一阵喟叹。

明明目标是风漓夜,这下,又要遭受无妄之灾了。

刚庆幸穿越的这具身躯长得还算不差,这不才几天的功夫,就要被毁容了吗?

她闭上眼,静待痛苦的到来。

可就在她闭上眼那一刻,一阵寒风迎面袭来。

楚倾歌有些意外地睁开眼,便看到黑袍男子手中的刀子,落在了风漓夜的手里。

“呵,漓世子,这三刀是要招呼到自己身上了吗?”黑袍男子似笑非笑。

风漓夜面无表情,从头到尾,未曾多看楚倾歌半眼。

“三刀之后,是否可以放人?”

“好!”黑袍男子竟一口答应。

“他骗……唔!”楚倾歌的话还没说完,脖子一紧,话再也说不出口。

风漓夜不会真的这么傻吧?人家说他就信?

千方百计将他引到这里来,怎么可能轻易放人?

可她眼见的,却是风漓夜随手一扬,那把明晃晃的刀子,竟瞬间没入风漓夜的肩头。

“唔!”楚倾歌想要挣扎,无奈黑袍男子捏住她的咽喉,就像是彻底锁住了她的全身大穴。

她连动都无法动荡一下!

视线里,殷红的鲜血,沿着那把短刀,从风漓夜的肩头滑落。

落在地上,一地猩红。

那个站在血泊中的男人,面不改色,从容拔出短刀。

手腕一转,第二刀,又深深扎了进去!


标签: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漫画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