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用药让女主离不开他 着迷(h)慕瓷沈如归

小爱 812 0
慕浅一直很平静,可是听见这话,她骤然就哭了。

被傅慎南冤枉的时候,她没哭;被那群人疯狂虐待时,她没哭;大出血要死时,她也没有哭。

可是现在,她瞬间哭的泣不成声,泪流满面。

“宝宝,妈妈对不起你。”

“从你生下来,妈妈没有陪过你一天,也没有给你喂过一口奶,你的笑声,你的哭声,你最宝贵的那些时光,我统统都错过了。”慕浅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叶清然在一旁安慰:“浅浅,不怪你,你不要自责。”

“虽然睿睿听不懂,但是我每天都会告诉他,他有一个全世界最坚强,最爱他的妈妈。”

许久,慕浅才平复情绪,小心翼翼的问:“清然,我想见见他,行吗?”

“当然可以,不过他这几天在我妈那里,我也不知道你会提前出来,现在船都停了,明天我们坐一早的船过去。”

第二天一早,慕浅就和叶清然坐船过江。

虽然只有一个小时的路程,慕浅却觉得太慢,太煎熬。

当门打开,慕浅一眼就看见了站在那里粉雕玉琢,浓眉大眼的慕睿,他已经四岁了,是个大宝宝,虽然穿着普通的衣服,依旧酷酷的,帅帅的。

她迫不及待,张开双臂就将孩子抱在了怀里。

可是下一刻,宝宝就嗷嗷大哭,一边哭一边喊:“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他一把推开慕浅,跑到叶清然身边抱住她的大腿,委屈的喊:“妈妈,这个阿姨怪怪的。”

慕浅再也绷不住,苍白的脸上瞬间泪流满面。

当初在监狱,她的子宫差点被白微微摘掉,是清然带人来救了她。

也是那时发现她怀的竟然是双胞胎,白微微弄掉了一个,但还有一个胚胎在她肚子里顽强的存活了下来。

宝宝出生后,她就把宝宝给了清然,让清然以妈妈的名义抚养。

可没想到,宝宝竟然完全不认识她了,这是何等的悲哀?

锥心刺骨,也不过如此。

慕浅转过身,任由眼泪倒灌在心里,所有的苦涩与难受,她一口吞下。

晚上,慕浅亲自下厨做了几道睿睿喜欢的菜,开心的是,睿睿很乖,他把所有的菜都吃完了,一边吃还一边夸赞:“妈妈,浅浅阿姨做的菜真好吃,太美味了,要是以后每天都能吃到就好了。”

说着,小家伙脸上一脸幸福和向往。

慕浅听着,心在滴血,因为她知道,现在还不能认回睿睿,也不能把睿睿带在身边。

吃完饭,慕浅收拾碗筷,清然去哄睿睿睡觉。

犹豫许久,慕浅为难的开口“清然,我有个不情之请。”

“我们之间还需要这些客套话吗?浅浅,你有什么就直说,是不是关于睿睿的?”

慕浅点头:“傅慎南那个人阴晴不定,而且身边还有白微微这个定时炸弹,他们恨我入骨,不能让他们知道睿睿的存在,否则我不敢想象他们会怎么对付睿睿。”

“那我们就带睿睿离开,我们几个人远走高飞,彻底离开这里。”

慕浅摇摇头:“我如果离开了,傅慎南一定会起疑,而且妈妈和慕祺还没找到,傅慎南很可能知道他们的下落,我不能丢下他们,所以清然,我还不能走。”

“好,那我带着睿睿离开。”

“清然,谢谢你。”此刻,慕浅找不出第二个词语来形容她的心情。

房间里,睿睿踩着赤脚贴在门后面听两人说话,他只是装睡,其实他知道“浅浅阿姨”才是他真正的妈咪。

可是妈咪才刚刚回来就要离开了!

慕睿眼眶的泪水吧嗒吧嗒的流着,他伤心极了。

小小的人儿把慕浅的照片紧紧的抱在怀里,一边哭,一边自言自语:“妈妈,你一定要快点打败坏人,然后带我回家哦,我一定乖乖的听话,等你来接我。”
第二天,叶清然就带着睿睿离开了。

慕浅躲在门后面,透着缝隙看着睿睿。

她不敢当面去告别,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夺走睿睿。

一直目送他们上了车,慕浅收到一个消息,是清然发来的:“浅浅,想了很久,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告诉你,傅慎南和白微微下周三订婚。”

慕浅呆呆的盯着这条信息,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疼吗?痛吗?

还是已经麻木了?

但是有个信念是坚定的,白微微害死了她的宝宝,既然她那么想和傅慎南结婚,她就一定不能成全她。

白微微,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车上,睿睿歪着头,一脸留恋和不舍的看着外面。

清然摸了摸他的头:“睿睿,你在想什么呢?”

小家伙偏过头,晶莹剔透的眼睛圆溜溜的眨了眨:“她就是我真正的妈咪吧!”

叶清然瞬间瞪大双眼,简直不敢相信。

睿睿继续:“昨天晚上我听见你们的谈话了,其实就算不听我也知道,你房间里有她的照片,我们长的那么像,但是昨天我才知道,我不是没有爸爸,我有爸爸,他也没有死,我只是被抛弃了。”

“我还知道,他不仅要打掉我,还把妈妈送进监狱,害死了我外公,让外婆和舅舅背井离乡,无处可去。”

小家伙眼睛里是掩饰不住的悲伤与落寞,叶清然心疼的抱着他。

这时,睿睿抬起头,笃定的看着她:“清然阿姨,从今天开始,我想叫你干妈,在我心里,她才是我妈妈,她在监狱里怀着我受了那么多苦,如今又为了保护我,一个人去面对恶人,斗智斗勇,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

“干妈,你知道吗,我很爱很爱她!”

清然抱着她,哭的泪流满面。

她在哭,睿睿也在哭。

后来,睿睿睡着了,清然把这些告诉了慕浅。

慕浅看见消息的时候,顿时嚎啕大哭:“睿睿,妈妈对不起你!”

她这一生,固然凄凉,爱上了傅慎南那样薄情寡义的男人;

可是,她又何其幸运,竟然能生下睿睿这样乖巧可爱的儿子。

“睿睿,你放心,等妈妈找回外婆和舅舅,就会接你和干妈回家。”

慕浅做梦也没有想到,晚上,她就接到了清然求救的电话:“浅浅,你快来,傅慎南找来了,他派人包围了我们住的房间。”

慕浅到的时候,傅慎南正一脸肃杀,犹如地狱阴罗般站在那里。

他一只手紧握成拳,青筋爆现,一只手将睿睿夹在身上。

睿睿不停的大喊:“放开我,你这个坏人,你放开我!”

然后,他一口咬在傅慎南的手上,小家伙是发了狠咬的,瞬间,傅慎南的手上就流出鲜红的血。

傅慎南怒了,他手腕一转,直接掐住孩子的脖颈。

慕浅一惊,着急的大喊:“傅慎南,你放开他。”

她竟然对一个野种这么爱护?

一想到她曾经和其他的男人在一起缠绵,甚至给其他男人生了孩子,他就嫉妒的发疯。

他伸手,修长的手指捏着慕浅的下巴,怒不可遏:“慕浅,你不是说你喜欢我喜欢到不能自拔?结果转头就可以爬上其他男人的床,你的爱,还真是廉价。”

“很好,昨天被你咬,今天被这个孽种咬,慕浅,果然是你的种,和你一样贱。”

“傅慎南,你嘴巴放干净一点,我不许你侮辱他。”

慕浅气的瞪大双眼,猩红如血。

睿睿是他的亲生骨肉啊,他怎么可以这样说睿睿?

“侮辱?”傅慎南冷笑:“慕浅,那你对我的侮辱呢?你背叛我,给我戴绿帽子的时候,怎么不……”

傅慎南的话还没说完,突然,睿睿低头又是用力一咬:“坏人,不许你说我干妈。

干妈?”

傅慎南松开慕浅,他一把提起慕睿,捏着他的脸蛋,冷冻如霜:“你喊谁干妈?”
“当然是浅浅阿姨,你是傻子吗?”慕睿不服气道。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叶睿,叶子的叶,睿智的睿,还要说的更清楚一点吗?”

傅慎南陡然就呆住了,睿睿趁机跑到叶清然身边,一把抱住她:“妈妈……”

小家伙捏着粉拳,用力捶打身边抓着叶清然的人:“坏人,你们放开我妈妈,放开我妈妈。”

“他是你的孩子?”傅慎南看向叶清然。

“不然呢?”叶清然抬起头,无所畏惧的迎上他的眸子:“傅总真是搞笑,浅浅那个孩子可是被你的未婚妻用钳子一钳子钳碎了夹出来的,你觉得它还能活?”

“那个孩子该死,我傅慎南还没有大度到要养一个野种。”

“傅慎南,我说过多少遍,孩子是你的,它是你的亲生骨肉。”

傅慎南一把抓住她,湿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垂:“慕浅,你真的很爱撒谎,我傅慎南的种,天下还没有人敢动。”

慕浅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傅慎南,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他真的……”

话没说完,她就晕了。

“慕浅。”傅慎南心口一慌,直接将她打横抱起。

“叫医生去我车里等着。”

路上,输了液,慕浅才醒,但想到傅慎南放了睿睿,她松了一口气。

两人刚进去,白微微就着急的跑过来:“慎南,孩子找到了吗?”

“消息有误,那孩子是叶清然的。”

“怎么会?慎南,你被他们骗了,那孩子叫慕睿,怎么会是叶清然的孩子。”

傅慎南一把扼住慕浅的脖子,出口的声音阴寒森冷:“叶睿?慕浅,为了骗我,你还真是费尽心机?所有的人都出去找,务必把那个野种给我抓回来。”

他再度看向慕浅:“敢骗我?你看我怎么弄死那个野种。”

“你怎么这么狠,我求你,不要……”慕浅看着他,悲伤的摇头。

傅慎南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在你爬上其他男人床的时候,你就没有资格了。”

“把她带上去,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踏出房门一步。”

傅慎南说完,捏住慕浅的脸:“放心,我不会弄死你,我要让你煎熬的等着,让你眼睁睁的看着我是怎么折磨那个野种的?”

“傅慎南,你不是人。”

一连几天,慕浅被关在房间里,不见天日。

白微微让人送来的饭菜全都是残羹冷炙,但慕浅不觉得苦,因为她知道,傅慎南还没有抓住睿睿。

只要一日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哐当一声,门被推开,白微微站在那里,像一个阴魅的女鬼。

慕浅厌恶的撇开脸,白微微却森然走进,故意凑近她的耳朵:“慕浅,我今天来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慎南找到那个野种了。”

“你说什么?”慕浅顿时炸起全身的毛。

“别动怒嘛,这么生气干什么?我可是好心好意来给你通风报信,那个野种啊,现在被慎南关在地下室,听说正在受鞭刑,啧啧,那么小的一个孩子,真是可怜!”

“但这不怪慎南,怪就怪那个孽种投胎在了你的怀里,有一个人尽可夫的妈妈。”

慕浅全身发抖,再也不顾其他,她抓起身边的水果刀,一把架在白梦的脖子上:“不想死的话,就带我过去。”

“慕浅,你不要命了,你这样对我,慎南不会放过你的。”

“白微微,我警告你,如果睿睿有事,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和傅慎南,带我过去,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

白微微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立马可怜道:“好,你别杀我,我带你过去。”


标签: 着迷(h)慕瓷沈如归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