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三个人搞一个人啥感觉 女员工的滋味

访客 994 0
张叔啊,真是对不起,今天这饮料不是很单纯,里面给我下了催尿剂……而且还是那种喝了,三分钟就得尿一次的那种……

  这玩意,是苏染上淘宝买的,这个很简单,很简单的计划,也是她自己制定的,制定好了计划,她本来想下巴豆的,可那东西不好用在饮料里,于是就用了这催尿剂了,苏染觉得,这玩意挺高级。

  苏染是想着,反正命不久矣,那不如趁着还活着的事情,做一件轰轰烈烈的事情!

  反正那个龟毛的秦衍风,她早就恨得牙痒痒了,平时那么折磨她,她现在都要死了,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三个小时之后。

  秦衍风和雷骏谈完了一场不太愉快的交易,阴沉着脸色,浑身散着低气压的走到了酒店外头,用最大的力道打开了车门,再屈身做上了后车座后,冷冷开口,“开车。”

  “是,秦总!”苏染坐在驾驶座上,轻快的点了点头,她紧张的看了看后视镜里秦衍风的黑脸,尽力的维持着脸上的笑容。

  “苏染?你怎么在这里,张叔呢?!”

  “秦总,张叔突然肚子疼,上了厕所好几次,估计是膀胱有问题,所以他立刻上医院去了,您在谈生意,就没有去打扰。”苏染脸上保持着标准的职业微笑,语气尽量平缓的说着,“秦总,我也有驾照,我可以代张叔送您回去。”

  苏染的一番话说得似乎十分有道理,语气轻柔,让人也找不到什么拒绝的话。

  秦衍风淡淡的挑了挑眉,扫了一眼驾驶座上的苏染,薄唇一抿,虽有些不悦,但也没有反对,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便继续看他的文件。

  苏染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总算是骗过去了,她发动车子,平稳的开起了车,时不时瞟一瞟后车座的那个男人,他安静得仿佛不存在,但却又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因为秦衍风的气场实在太强大了,男人垂眸认真看着文件的模样,十分的迷人,浑身上下虽都透着一股子生人勿进的冷漠,但却还是让人忍不住的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

  简直,帅得不像话。

  “看前面。”秦衍风突然抬起头来,冷不丁的丢出一句话来。

  苏染像似偷腥给抓个正着的猫咪一样,抖擞了一下,吐了吐舌头,这才立刻收回视线,十分认真地开着车。

  这秦衍风,原来是有在注意她的啊,看来得小心翼翼的,才能把这个男人……迷晕。

  秦衍风捕捉到了苏染吐着粉嫩舌头的那一幕,向来冷淡的他,不知为何,有些遐想起来。

  他这个小秘书,似乎永远都是同一套衣服,同样的发型,同样的眼镜,每天都是这样一层不变的打扮,这老成的打扮下,秦衍风根本从未看清楚苏染长什么模样。

  可如今看她轻吐舌头的可爱模样,秦衍风不禁想,这小秘书若是摘下眼睛,放下头发,会是个什么样子?

  看她平日里虽然都是穿着很保守的职业装,但那个身材,还不错。

  唔……

  秦衍风意识到自己竟然对这个不惹眼的苏染有这种遐想,不由皱了皱眉,收回所有的思绪,重新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手中的报告上。

  “秦总,这是给您准备好的咖啡。”苏染开着车,不忘拿出一杯早已准备好的咖啡递给秦衍风。

  苏染十分了解秦衍风,他每次开完会,或者谈完什么生意,就一定要喝上一杯冻咖啡,且还是要一点糖都不能放的苦咖啡。

  这半年来,无一例外,所以苏染每次一定都会准备好候着的。

  当然,这一次的这个咖啡,多加了一点点料……

  “嗯。”秦衍风面无表情的接过,没有怀疑的喝了一口后,又放了回去,他继续很认真的看着他手中的这份报告。

  秦衍风和苏染两人看来,就是十分十分正常的总裁和秘书的关系,只是此时的苏染,紧张得几乎要爆棚,特别是看着秦总喝了那咖啡,她更是激动了。

  苏染极力的隐忍着想要尖叫一声的心,努力保持淡定的开着车,她必须淡定,不淡定出车祸怎么办,一车两命啊。

  还有几分钟,就能到秦衍风的别墅了,苏染脸上看起来特别的淡定,心里却是在默默的数着,秦衍风何时回昏过去。

  那咖啡放的迷药剂量不是很多,因为苏染怕放得多了,让秦衍风闻到味道就不好了,再加上秦衍风刚刚只喝了一两口,所以这迷药估计没有那么快发挥作用。

  苏染兜兜转转的开了几条山路,才终于到了位于半山腰的秦衍风的专属别墅。

  别墅的门口装了扫描仪,黑车的商务车停在门口接受扫描后,很快被识别为安全车辆放行。

  苏染颤颤惊惊的开着车进了地下车库,心底念叨着怎么还不晕的时候,车后座就传来咚的一声响。

  苏染回头,看见秦衍风歪着脑袋,似乎晕了过去,手中的掌中宝跌落在地。

  “秦总?秦总?”苏染试探性的喊了几声,见秦衍风果真没有动静的晕了过去了,她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终于晕过去了。”

  苏染虽然知道这栋别墅现在都不可能会有人在,但还是很心虚的四处张望着,确定没有人之后,她才立刻解开了安全带,下了车,走到后座的位置,带开了车门,死拖活拽的把秦衍风从车上拉了下来。

  “膨……”苏染一个不小心,手臂一软,那秦衍风就很悲剧的摔倒在地,他的长腿在卡在车内,头却重重的摔在地上,那一声响,十分清脆。

  “抱歉抱歉啊秦总。”苏染吐了吐舌头,很抱歉的重新把秦衍风拖了出来,从地下停车库要将秦衍风这么一个海拔超过一米八的大男人拖到楼上,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苏染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将秦衍风成功的拖到了他的客厅所在,这个地方她曾经来过一两次,都是因为拿文件才有机会来过的,所以还算是有点小熟悉的,并不陌生。

  某个女人为了拖秦衍风上楼,早就头发散乱,满身汗水,十分狼狈,她将秦衍风丢到了地上,不顾累极,立刻将秦衍风五花大绑起来,这男人体力过人,可不比常人,说不定那迷药的药量根本不够,所以还是赶紧绑起来为妙。

  于是,苏染便将秦衍风五花大绑起来,便将整个别墅几乎反过来找,找了整整一个晚上,才终于在暗格里找到了那份姐姐需要的文件。

  她便立刻带着那些文件去不夜城交给了姐姐,谁知……

  记忆,再度拉到她离开别墅之前。

  苏染拿着那文件,兴高采烈的离开了书房,在经过客厅的时候,却感觉到一道很强烈的视线射了过来。

  这灼热的视线,怎么让她头皮有些发麻呢,而且隐隐,还有些熟悉。

  苏染僵了僵,如放慢的镜头般,缓缓的把头扭过去,看向被绑在客厅大理石桌上的某个男人,正眯着眼睛,煞气冲冲的看着她。

  那冷得没有半点温度的视线,几乎要将苏染冰冻,秦衍风即使是被这样五花大绑着,但慑人的气势依然不减分毫,他只是这样冷冷的看着苏染,也足够让苏染全身僵硬的不敢迈开脚步。

  男人周遭的空气迅速冷却,弥漫出一股子低气压来,那强大的气场,摄得苏染有些头皮发麻。
  秦衍风眯起了眼睛,他刚刚醒来,脑袋还有点沉重,但理智却不允许他过多的不清醒,于是在清醒半刻之后,他迅速的理清了现在的状况。

  那就是很悲催的,他竟然被脱了上衣,五花大绑在了自家的大理石桌子上!

  谁来告诉他,出了什么事情!

  他刚刚明明还是在车上看着报告的,为什么会突然……对了,是那杯咖啡,他喝了那杯咖啡之后,就晕晕欲睡了。

  醒来之时,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家中的鬼鬼祟祟的女人,是谁?是他把自己绑了起来!?那么,苏染呢?他那个拘谨得过分的小秘书,跑哪里去了。

  秦衍风一时之间,并没有认出来苏染,他的鹰眸,快速的打量过这个莫名出现的女人。

  女人穿着白色的衬衫,衬衫有些发皱,袖子被胡乱的卷了起来,露出两截洁白的藕臂,下身是一条规规矩矩的职业裙,很简单的装束。

  女人披散着一头卷长发,长发略有些凌乱,但依然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很美,不能否认的美。

  她有一双很大的眼睛,此刻正圆睁着,如一只受惊的小狗般,挺拔的鼻梁,鼻梁下是粉嫩诱人的红唇,下唇稍微厚些,看起来十分好看,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惑人的魅力。

  秦衍风的印象中,并没有见过这个女人,可……再仔细看来,那嘴唇,却是有几分眼熟。

  他似乎在哪里见过这样的嘴唇,诱人,让人忍不住,一亲芳泽……

  苏染僵硬着身体,接受着秦衍风的打量,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样子和平时里有多大的不同,以为秦衍风肯定是认出来了,才会这样恐怖的瞪着她,她颤颤惊惊的抖擞了一下,才开口说道,“秦,秦总,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走了!”

  秦总?

  这个声音加上这个称呼一出来,秦衍风立刻就认出眼前的小女人的身份来。

  该死的,这女人,竟是平日里那个打扮得如三十多岁老女人,拘谨得很过分的那个苏染!?

  让秦衍风震惊的,不是眼前的女人是苏染这个事实,而是,这该死的平时吼一句都只敢低着头的小秘书,竟然敢绑了他?他不相信,这个女人竟敢先迷晕了他,然后还胆子大到把他绑起来了?

  更夸张的是,这苏染竟还把他绑在了自己的别墅了……

  更更让秦衍风没办法接受的是,他堂堂翔风集团的总裁,他堂堂秦衍风,竟然被一个平日里连屁都不敢多放一个的小秘书给绑了!

  苏染颤着胆子说了那一句话之后,就想跑,特别是看到秦衍风那几乎是想要杀了她一样的眼神之后,更是抖擞得如秋风中的落叶般,她不敢再停留,拔腿就跑。

  “苏染!”秦衍风挣扎的想要起来,可是苏染绑得十分结实,那一圈又一圈的麻绳,纵使他力气再大,也挣脱不开。

  看着苏染一溜烟的跑了,秦衍风恨得牙痒痒,这该死的女人,若是被他逮到,一定不会放过她!

  苏染从秦衍风的别墅跑出来后,紧张得气喘吁吁,那个男人的眼神,实在太可怕了。

  还是先把文件交给姐姐再说吧。

  苏染看着手中的文件,笑了笑,掏出手机拨通了姐姐苏琦电话,电话响了许久,才被接了起来,一个娇媚万分的声音带着喘息和不悦,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苏染,你最好有事!”

  苏琦的语气十分不善,似乎被打扰了什么好事一样。

  苏染也不在意,说道,“姐,我拿到你要的那个文件了,你现在在哪里,我给你送过去。”

标签: 女员工的滋味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