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动着我要 相对湿度肉车第八

访客 9858 0
 为什么,凭什么!褚月白明明只是乡下长大的野丫头,怎么会跳那么难的爵士!

  她又是什么时候救过顾老爷子的?

  褚月白看着顾老爷子手里的文件,一脸受宠若惊的表情推了回去:"顾爷爷,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话虽这么说,但这份文件夹里的内容,她还真没放在眼里。

  "你要是不收,可就是不给爷爷面子了。"顾老只当她不好意思。

  褚月白只好接了过来,冲顾老一笑,嘴甜的道:"谢谢爷爷。"

  顾老看着她乖巧懂事,越发觉得喜欢,"来,跟爷爷过来好好讲一讲你这些年在外面的经历。"

  "好。"褚月白低眉顺眼,纯良如同一只小白兔。

  只是离开舞池的时候,她挑眉讽刺的看了一眼褚月雅。可怜褚月雅没人扶出来,仍旧站在舞池中央接受群嘲。

  才刚与顾爷爷落座,褚月白的手机忽然响起。

  她起身致歉:"爷爷,我先接个电话,失陪。"

  顾老颔首,对褚月白有礼的态度很满意。

  褚月白走到人少的角落,刚接起电话,那头便传来苏宝玉杀猪般的嚎叫:"小白姐,救我!我公司防火墙被攻破了,你要是不帮我重铸公司可就要破产了!"

  她面无表情:"我在忙,这种无聊的事别来烦我。"

  "如果我公司毁了,老头子就要抓我回去继承家业了!"苏宝玉苦苦哀求,"姑奶奶,求求你看在我帮你伪造亲子鉴定的份儿上,帮我一把吧。"

  褚月白要挂断电话的指尖微微一顿,这事儿她确实欠苏宝玉一个人情。

  "着急吗?"

  "急,现在就得修!"

  "你等着吧,我帮你。"挂断电话,褚月白头疼的扶额。

  这儿是顾家的地盘,她上哪儿找电脑去?

  目光悠悠落在二楼那一扇扇紧闭的房门上,褚月白眉心微舒,这偌大一个顾家,她找台电脑用用应当也不是难事吧?

  纤细的身影,如同猫儿一般轻巧灵活的飞奔上二楼。

  楼下,褚月雅一抬头正好看到这一幕,顿时双眼放光。

  褚月白这丫头鬼鬼祟祟的上二楼干嘛?难道是想偷东西!

  为了不被人发现,褚月白来到二楼最靠里的一间房。

  她运气很好,挑中了一间书房,只是里面极简的黑白两色装潢看的人有些压抑。

  不过看着书桌上的电脑,她还是闪身进去,蹑手蹑脚的换上了房门。

  开了电脑,褚月白敲击键盘,轻车熟路的输入一堆代码,进入修复界面。

  电脑屏幕上出现一朵黑色鸢尾,那是独属于她的印记。

  修复刚过半,她纤细的手腕忽然被人用力攥住。

  褚月白本能的关掉界面,屏幕彻底黑了下来。

  她动作实在太快,快到顾宴昀都以为刚刚是自己眼花。

  "原来你就是黑色鸢尾。"温凉的男声,贴着褚月白耳边响起。

  褚月白勾唇笑了笑,颊边露出两个甜甜的梨涡:"美人哥哥,我们又见面了。可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呢。"

  "刚才我看的一清二楚,"顾宴昀抬手捏住她白皙的脸颊,"黑色鸢尾,我可算抓到你了。"

  他低沉的声线之下隐隐潜藏不易察觉的愉悦。

  "黑色鸢尾"是当今世界上最令人头疼的雇佣黑客,她在网络神出鬼没,谁给的价格高,她就能帮谁黑进对家公司的防火墙。尽管顾家无对家敢作对,但近年也深受黑色鸢尾"迫害",顾宴昀已经与此人斗了许久。

  可谁能够想象得到,赫赫有名的天才黑客居然是一个娇软白皙的小姑娘呢?
 "哦,你说那朵鸢尾花吗?"褚月白不慌不忙的解释,"那是我刚刚从这台电脑里找到的,觉得好看,就打开看了一眼。"说罢,她轻点鼠标,待屏幕亮起后,她随手点开一个文件夹,里面唯一存放的,正是方才那张黑色鸢尾的照片。

  顾宴昀将信将疑,这张照片确实是他存放的。

  "你说你不是她,"顾宴昀用力捏紧了她脸颊,逼她与自己对视:"那你偷偷摸摸闯进我书房是想做什么?"

  褚月白眼眶红的像只兔子:"美人哥哥,痛……"

  少女白净的脸庞纯粹恬静,一双又圆又大的杏眼氤氲着雾气,无辜极了。

  顾宴昀眼睛微眯,这一瞬间怀疑她在对他使美人计。

  就在顾宴昀手微松时,褚月白趁势想逃,这回顾宴昀却早有防备,反手扣住褚月白纤细的腰身,顺势将她逼到了书桌旁,而后将自己的身体覆了上去,直接就将她压倒在书桌上。

  "小丫头,真的好久没有人敢这么狗胆包天的戏耍我了。"他单薄冰冷的唇紧贴上她的耳骨,"半山公墓你逃过一次,这次我绝不会再让你逃走。"

  话音初落,走廊上响起一阵凌乱嘈杂的脚步声,伴随着褚月雅的声音:"虽然月白是我妹妹,但我也绝对不容许她做出败坏道德,抹黑我们褚家的事情!"

  褚月雅带着一群宾客与顾家人来到顾宴昀的书房门口:"刚才,我亲眼看到月白鬼鬼祟祟的进了这个房间,想必此刻正在里面偷东西。"

  听着外面的动静,褚月白忍不住暗骂一声:褚月雅这个蠢货!

  她试图推开身上紧压住自己的男人:"放开我,他们要进来了。"

  顾宴昀睨着她脸上的表情,微垂的眼眸里罕见的漾开沉沉笑意,不顾褚月白的挣扎,他将怀里的一团娇软搂的更紧:"你是我未婚妻,怕什么?"

  在见她之前,他萌生退婚的念头。

  可知道对方是她,他忽然改变了主意。

  看起来,他这位未婚妻有趣的很。

  顾宴昀的脸靠了过来,鼻尖贴近褚月白的鼻尖,喷薄出的呼吸,一下又一下灼烫着褚月白的肌肤。

  褚月白身体紧绷,眸光微凛,手背青筋凸起,十指用力攥紧成拳。

  她本能的抗拒别人的触碰,尤其是男人!

  如果超出安全距离,她整个人都会变得无比恐怖,甚至连她自己都无法控制。

  顾宴昀并未察觉到她的异常,身体还在不断贴近她,测试她的底线。

  褚月白脸色苍白,情绪濒临不受控制的边缘。

  就在褚月白即将失控的瞬间,书房的门忽然被人用力推开:"大家看,月白就在这里面!"

  门口的人,看直了眼。

  尤其顾老爷子,感动到几乎要落泪。

  太好了,他这孙儿终于出息了,拱了一颗嫩生生的小白菜!

  偌大一个书房里,褚月白被顾宴昀以一个极为暧昧的姿势压倒在书桌上,两人身体紧贴,顾宴昀俯身下去,紧紧的印在褚月白的唇上。

  他吻下来的一瞬间,褚月白愣住了,双眸不受控制的放大,几乎连呼吸都忘记了。

  身体里的躁动被压了下去,她居然没有失控。

  顾宴昀辗转吻的细致深入,大手托起褚月白的后脑勺,眼眸微眯,桃花眼里略带薄笑盯着褚月白。

  吻技生涩僵硬,短短十几秒,他就已经将自己这小未婚妻的底细给摸清楚了。

  褚月雅还没来得及往屋里看,只是发觉众人的表情异常呆滞,还以为是褚月白被抓包了,她压抑着兴奋说:"月白毕竟是我们褚家的女儿,她做出这样的事情,都是我这个做姐姐的教导不……"

  她边说边扭头看,声音忽然戛然而止。

  "褚月白,你怎么能做出这么丢人现眼的事情!"两秒以后,她喉咙里爆发出更为兴奋的尖叫:"顾爷爷刚宣布你成为顾家的儿媳妇。你居然就在这儿偷野男人!"

  闻言,"野男人"脸一黑,不待反应,反而先被褚月白给用力推开了。

  "你。"顾宴昀一脸淡漠的看向褚月雅,声音凉凉:"说谁是野男人?"

 褚月雅心肝一颤,整个人都要被冻成冰碴子了。可旋即,褚月雅便意识到,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心虚。

  她挺直了腰杆,对上男人俊逸的面容,心里不免有些得意:

  传闻中顾晏昀恶疾缠身,相貌奇丑无比,这男人长得这么好看,肯定是褚月白按捺不住风骚,勾引他的!

  "野男人当然是说你!你难道不知道我妹妹是顾家少爷的未婚妻吗?你跟她在这儿行苟且之事,顾家饶不了你!我们褚家也饶不了你!"

  褚月白看着褚月雅脸上的兴奋,暗暗一笑:真是个蠢货。

  听了褚月雅这话,顾老爷子的脸色也有些难看,轻咳了一声,他身边的管家立即走到褚月雅的身边,拽了拽她的衣袖小声道:"月雅小姐,这位便是我们家少爷……"

  褚月雅一愣。

  顾宴昀慢悠悠走到褚月雅的面前,不紧不慢道,"你刚才说,褚家要怎么我?"

  褚月雅像被毒哑了一眼,口红也难掩她唇色的苍白和颤抖,"我……不……不是……怎么……怎么可能……"

  顾晏昀反手一把抓住褚月白,强势的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我亲我自己的女人,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说三道四的?"

  褚月白忍着没推开顾宴昀,她瑟缩在男人怀里,委屈巴巴的看着褚月雅:"姐姐,我可是你妹妹啊,我不过是跟未婚夫见了一面,就要被你骂不知廉耻吗?"

  说着说着,她眼眶微红,"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也没必要损害我的名声吧?"

  周围跟着上来的宾客"戳"着褚月雅的后脊梁骨讽刺道:

  "褚家这个养女可真是不能容人,居然在这种场合就羞辱月白小姐,心肠太恶毒了!"

  "还敢叫顾少是野男人,一会儿有她好受的!"

  顾晏昀垂眸看了一眼怀里"柔柔弱弱"的小姑娘,饶有趣味。

  这女人,小嘴儿倒是利索,装小白兔也像那么一回事。

  既然她要做戏,那他就帮她一把。

  顾晏昀大手一挥,立即有安保上前:"你们几个,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拖出去,免得她脏了我跟我未婚妻的眼。"

  这一举,像极了傻白甜局里面的霸道总裁。

  身材魁梧的男人一左一右将褚月雅架住,宾客们都等着看热闹,褚月雅的脸色煞白,眼看就快要哭出来了:"顾先生……我真的不认识您,常言道不知者无罪,再怎么说我也是月白的姐姐,实在没有必要闹成这样大家脸上都不好看的结果,您饶过我这一次……"

  顾晏昀声音一沉:"方才,你脱口污蔑月白偷野男人的时候,想过她是你妹妹了吗!"

  褚月雅被吓得身子一震,咬紧了下唇,低下头去。

她怎么知道褚月白这个乡下来的土鳖居然有这么好的命,未婚夫权势滔天不说,长得还惊为天人!早知如此,她说什么也要求父亲把这门亲事换到她的头上来!

  褚月白手指蜷缩,拉了拉顾晏昀的袖口:"宴昀,她毕竟是我姐姐,如果把她赶出去,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褚月白此话一出,又赢得了宾客们的赞许。

  "不愧是褚家的亲生女儿,就是大气。"

  "只有这样的姑娘才配嫁进顾家,跟顾少爷郎才女貌也是登对!"

  褚月白下巴微微抬高,对上褚月雅恨不得要将自己扒皮拆骨吞进腹中的表情,轻轻缩进了顾晏昀的怀里,望着褚月雅眸色凉凉淡淡。

  顾晏昀卖她一个面子,淡淡道:"我未婚妻大度,但不代表什么人都能够欺负到她头上。"他冷眼看着褚月雅,"既然她说要放你一马,我也不跟你计较,你跟她俯首作揖道个歉,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让褚月雅跟褚月白道歉,这比杀了她还要让她难受,可在顾晏昀如矩目光的逼迫下,她还是朝褚月白鞠了一躬:"妹妹,对不起。"

标签: 相对湿度肉车第八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