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2陆强和卢茵的第一次肉篇,家族内乱换全章

访客 1260 0
夏木乔站在卧室门外,听着卧室里那暧昧的声音,死死咬紧了嘴唇。

屋子里,是她的丈夫和她曾经最好的朋友。

现在,两个人正当真她的面,在她的家里,和她的丈夫缠绵。

嗡——手机又震动起来。

夏木乔心跳一紧,屈辱地忍耐着,再次敲起了门。

“西城,我求你了,再给我一点钱吧……”夏木乔紧紧咬着舌尖,痛苦道,“我们的孩子必须要马上手术,不然他撑不过去的……”

回答她的,只有屋子里的暧昧声音。

“西城,我真的求求你……”

“西城……”

“咚!”门板后忽然哐当一响,霍西城扔了什么东西砸过来。

“夏木乔,你给我滚!”这是霍西城对她的哀求的回答。

夏木乔闭上眼:“十万,西城,你给我十万,我马上就走。”

里面没有回答。

手机又一次响起,是医院打来的。

夏木乔心急,不停敲门:“西城……”

“夏木乔!”门终于被打开了,霍西城裸着上身,站在夏木乔面前,“你到底要我说多少次,别再让我听到你提起那个贱种,我听着烦。”

夏木乔克制着不去看霍西城身上的暧昧痕迹,她低着头,卑微道:“他不是贱种,是你的孩子,真的是你的孩子……”

“够了!”霍西城打断她,“四年前我们早分开了,我没碰过你,哪来的亲生骨肉?”

“真的,他……”

“夏木乔,我最后说一遍,你若是再拿那个贱种的事情来烦我,我就下命警告全城的大医院,让他们谁也不再收你那个病秧子儿子!”

说完,他便要摔上门。

“不要!”夏木乔着急,直接用自己的手卡住门。门板夹住了她纤细的手腕,瞬间留下一道触目的淤痕的。

夏木乔疼得发抖,却还是坚持推开门。

霍西城盯着她受伤的白皙手腕,一时未语。

夏木乔咬紧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她垂着头,眼泪一颗颗掉下:“西城,你之前说过,只要我跪下求你,你就给我一百万。”

霍西城盯着她:“你也说了,是之前。过时不候。”

说完他要走。

“别。”夏木乔拉住他的裤腿,“不然你还想要怎样?我什么都答应你,我们……我孩子的病情真的不能再拖了。”

霍西城抬手一指:“行啊,那你从这里跳下去,我就给你钱。”

他指的是别墅的窗户。三层楼,九米高。

夏木乔僵住,她捂着小腹,沙哑道:“可我正怀孕着孕啊,已经三个月了,也是你的孩子。我跳下去,一定会流产的。”

霍西城毫不在意:“那又如何?你想救你那个贱种的命,就用你肚子里的来换。一命换一命,不也很公平吗?”

夏木乔哭着摇头:“西城,你不能这样,这是你的亲骨肉啊!”

“西城……”苏娇月这时走了出来,她只裹着浴巾,“还没聊完吗?”

她走近,娇媚的靠在霍西城身上:“我等你等得身子都冷了……”

霍西城立马亲密的揽住她,爱怜的亲了亲苏娇月的额头,再盯着夏木乔,狠声道:“条件我已经说了,答不答应,随你。”

夏木乔闭上了眼:“好。”

她跳。

夏木桥大步走向窗户,爬上去,然后一点停顿也没有,直接跳下。

砰——霍西城脸色一变,扔开了苏娇月,快步冲到窗边。

夏木乔蜷缩着躺在地上,一道触目的猩红,在她身下缓缓绽开。

“夏木乔!”霍西城大喊一声。

夏木乔从短暂的晕厥里清醒过来,强烈的疼痛从身体各处漫开,她后背疼,内脏疼,肚子也疼。

腿间湿腻腻的,鲜血不断涌出。

她流产了。
霍西城跑下了楼,但快接近夏木乔时,他又放慢了脚步,满脸冷色,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蜷缩着的女人。

夏木乔捂紧小腹,疼得浑身虚软,无力道:“你要我做的条件我做了……钱呢……”

霍西城脚步越来越慢,最后站在距离夏木乔半米远的地方。

“夏木乔,对于你来说,那个野种的命,比你肚子里的,我的孩子的命,更加重要吗?”

孩子的事,夏木乔已经解释过几百次了,可霍西城从来不信。她现在痛苦虚弱,更没力气与他争执。

“这不是你要的结果吗?你一直不愿意承认我肚子里的孩子。”夏木乔闭了闭眼睛,忍住眼泪,“现在你要我跳楼,我跳了。我儿子的手术费,你该给我了。”

“好啊,给你。”霍西城打开皮夹子,抽出一叠人民币,扔在夏木乔身上,“你要的钱。”

这一点,最多几千,根本不够手术。

“霍西城,你骗我!”夏木乔愤怒,“之前说好一百万的!”

一百万,就可以给天天做一个彻底的肿瘤清除手术了。

“我说给你钱,现在不是给了吗?”

夏木乔撑起身,用染血的手去抓霍西城。

霍西城却往后一退,躲开她的手:“夏木乔,你如果不想你那个野种以后没医院住,就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免得我哪天一个不高兴,让你和你儿子睡桥洞!”

他说完,转身便走。

“霍西城!”夏木乔气急攻心,一下子失去意识,晕了过去。

醒来时,她在医院。

小腹平坦安静,孩子已经彻底没有了。

夏木乔摸着小腹,没伤心多久,又急忙撑起身坐起来。

她昏睡多久了?天天呢?

夏木乔颤抖着下床,跌撞往外跑。

“乔乔!”母亲从走廊另一边走来,拉住她,“你干什么?”

“天天呢?妈,天天呢?”

“天天没事。”母亲说着,眼底藏不住忧色,“暂时。”

夏木乔固执道:“我去看看他……”

“你就好好休息吧。”母亲把她拉回去,“你刚流了一个孩子,又坠楼,伤到了肺腑,医生说你需要卧床休息。”

“可是……”

“没可是,你先休息,天天有我照顾。”母亲道,“你必须养好身体,过几天天天手术,你才能照顾她。”

夏木乔敏感道:“过几天手术?可哪有钱给我们手术?”

母亲给夏木乔盖上被子:“你不用操心这个,我有办法。”

“妈……”夏木乔不安道,“你别做危险的事,我现在不能失去你。”

母亲握紧夏木乔的手:“你放心,我会一直在的。”

夏木乔心里的不安怎么也无法消除。

天天的病不能拖了,母亲向来疼爱孙子,一定不会坐视不管,她肯定会做什么危险的事情。

夏木桥越发不安,她必须要尽早凑到手术费。

等母亲去照顾天天后,夏木桥悄悄出了院。

霍西城不愿意给她钱,那她只有去求别人了……

夏木乔找到了霍西城的同父异母的哥哥,霍林深。

她再三向霍林深保证,天天一定是霍家的孩子,是他的侄子,希望霍林深可以看在血缘的份上,救天天一命。

霍林深神情动摇,却犹豫着没有回答。

夏木乔看好像有希望,着急的一把拉住他:“霍先生,我求您了,只要您愿意救天天,我以后就给您做牛做马。”

霍林深拉住夏木乔的手:“你先别激动,让我帮你是没问题的。但你也知道,西城恨我得要命,要是让他知道你来找了我,我恐怕他会……”
“西城。”霍林深立马放开了夏木乔的手,“你怎么来了?”

夏木乔脸色惨白,被霍西城身上那股凶狠的气势吓得身体一软,倒在霍林深身上。霍林深下意识的接住她。

两人这惊慌失措的模样,像极了做亏心事被抓包。

霍西城脸色更加难看,上前一步抓住夏木乔的手,一把拽开她。

“夏木乔,你到底要不要脸?连我哥哥都勾引!”

“我没有,我只是来求他帮忙。”

“帮忙?帮忙睡你吗?”霍西城把人拉到自己面前,眸光锐利,紧紧盯着她,“我不过是一个月没碰你,你就受不了了?你知道我哥哥是个私生子吗,他身上可没有多少钱给你借。”  

“西城,她只是想救你们的孩子……”

“那不是我的孩子,是个野种!”霍西城狠声道,“你这么在意她那个野种,怎么,孩子有你一份?”

“西城,你别这样,我和木乔是清白的……”

“清白的?”霍西城盯着夏木乔,“夏木乔,你真的没送来让他睡吗?”

“我没有!”夏木乔愤怒。

“好啊,脱了衣服,给我检查。我要亲自确认。”

“霍西城,你别太过分了,你哥还在……”

“脱一件衣服,我给你十万。”霍西城冷眼睥睨着她,晾定夏木乔会下贱的答应。

夏木乔屈服万分,眼圈都红了。

“十五万。”霍西城加价了。

霍林深识相的悄悄离开了屋子,只剩下两人。

夏木乔闭上眼,绝望的横下心:“好。”

她开始解纽扣,外衣,裤子……不等她继续,霍西城就忽然扣着她手腕,拽着她几步行到玻璃窗外,就压在透明的窗户上,狠狠索取她。

外面就是幽深少人的公园,如果有人经过,一定会看到他们。

夏木乔怕极了,她又刚刚流产,身体难受,每一下都痛苦万分,她哭着哀求霍西城不要。

霍西城反而用一块碎布,塞住了夏木乔的嘴。

事后,霍西城给了夏木乔一张三十万的支票。

他把支票扔在夏木乔的脸上,看着衣不蔽体,浑身痕迹,缩在地毯上的女人,嘲讽说:“夏木乔,每次做完,你都问我要钱,明码标价,真是个业务熟练的表*子。”

夏木乔捡起身上可以给儿子救命的支票,紧紧闭上眼。这样才能不让自己懦弱的哭出来。

可霍西城看着她一脸麻木,只在意钱的样子,心底的怒气一下子失控。

他拿起一旁的茶壶,把里面的凉水尽数泼在夏木乔身上。

“你真该好好洗洗自己这具肮脏的身体!太让人恶心了。”

夏木乔连忙翻身护着支票,可还是晚了,支票被水打湿,签名模糊,已经不能用了。

“我的钱……”

天天的救命钱。

霍西城瞧着她心痛钱的样子,咬牙骂道:“夏木桥,你真贱。”

“我是贱……”夏木乔捧着毁损的支票,扬起惨白的小脸,“那你能重新给我一张支票吗?求你。”

霍西城冷冷一笑:“不能。”

说完,他直接走人。

夏木乔想追,可她身体虚弱,又体力耗尽,一站起身就跌倒了。

霍西城狠狠摔上门,离开了。

夏木乔追不上,只能看着毁损支票,隐忍落泪……

手机这时忽然震动,是一个陌生号码。

夏木乔忍着哭腔接通。

“您好,请问是蒋玫的家属吗?”

夏木乔心脏狠狠一跳:“我、我是她女儿……”

“麻烦您来认领一下家属尸体……”

夏木乔脑中嗡的一声。

“蒋玫被人取走了双肾,失血过多死亡后弃尸东街。已经死亡四个小时了,麻烦您快点来认领…

标签: 家族内乱换全章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