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陪读屋里的呻吟声

访客 1691 0
蜜色精瘦的腰,带动着床头的挂饰,叮当作响。

“啊……少爷,唔……好棒啊……”李娜的脸,因为激情而变得绯红,平日里最是纯情的银幕形象,此刻却只是在浪叫着。

李娜试图去勾住男人的脖子,亲吻他那张惑人的脸。这张脸实在太好看!

男人薄唇似乎一笑,两指在她娇嫩雪白的肌肤上滑滑点点。

娇弱的唤声从喉间溢出,身姿微扭,媚眼如丝,只怕任何男人都会为之疯狂。

他却例外的冷静,深邃的眼并没有迷恋,只是做出一些本能的反应。

李娜早已溃不成军……只是觉得不够,要多一些,再要多一些……

她从未遇到如此厉害的男人。

如此厉害,又好看,又巨富的男人。

“我从来,没,没这么……舒服过,原来,原来这种游戏,如此的美妙……”她断断续续,气喘吁吁的说完这么一句话,一点都没有撒谎,这个时候,她不是一个演员,她是一个诚实的荡妇。

“叮叮叮……”一阵急促的电话铃音响起。

男人的身子顿了一下,李娜已然急了,只是扭着身体,难受的看着男人,眼神那般的迷离,睫毛轻跳,哀求道:“别停下来,我,我难受……”

男人微微含笑,只是继续。

“啊,嗯……”

“叮叮叮……”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一声是那么的蚀骨,一声是那么的扫兴。

“叮叮叮……”那电话似乎不死不休一般响个不停。男人黑色的眸一冷,拿起电话:“给我一个不开除你的理由!”

他讨厌做这种事的时候被人打扰。

“少爷,特别的表演——开始了!”电话那头的声音紧张不安。

“谁在表演?!”

“女人,少爷您要的那个女人!”

男人的神情微愣,浅淡的笑意忽而变得浓烈,眼里都是笑。

他放下电话,缓缓起身。

“唔,少爷,您……要去哪儿?”李娜只是无辜的嘟着红唇,情潮未退的她,迷离着一双眼,身子不愉快的扭动着,一副欲求不满的姿态。

男人并没有说话,只是不动声色的穿上自己的衣服。

女人绯色的肌肤,缓缓平静下来,极致魅惑的看着男人,摆出最是媚人的姿态:“少爷,人家还要……”

“女三号的角色,定给你。”男人打起了领带,声音理智的说道,却并不像对李娜的安慰,而是警告。

李娜一愣,瞬间反应过来:“不是女一号吗?”

男子冰冷着脸,片刻功夫收拾好一切,修长的手在拉上门扉冰凉的手柄时,才是淡淡说道:“你……只值这个价!”

“黑夜”最高级的钻石房,只有身价过亿的客人,才能入内。

这里每一天都在进行着最肮脏的游戏——处子起舞。

表演台的后面,苏皖一丝不挂,双手被人反剪在后,紧紧的绑着。

她嘴里被塞了异样的东西,强行喂下的魅药,似已起了作用,身子,那么的难受,那么的不受控制!
她被安排在一个昏黄的小房间里,曲腿坐在地上。白瓷般的脸颊,没有一丝的血色,身子正在瑟瑟发抖。

清澈的眼中带着红色血丝,仿佛刚刚哭过,眉目入鬓,狭长妩媚,只是神态过于忧伤害怕,失去了原有的清澈。

她真美,就如黑夜里的精灵。贝齿轻咬着朱唇,眼神因为魅药的作用,渐渐变得迷离。

她的口好渴,身子也渐渐的变得渴了,这时,多么想要一个冰凉的怀抱,多么想要……一个湿润的吻。

她甩甩脑子,甩掉脑子里奇怪的想法。正好听到台子上有人喊道:“表演开始——”

突……她的心,重重的跳了一下。

表演开始了,那么她……跟其他那些无辜的女孩儿,又将会被谁带走呢?听说能到这里来的客人,一天也就十位而已!

到这里来的年轻女孩,都欠了”黑夜”的巨额钱财又没能力还,”黑夜”便安排她们去“表演”,若是被客人看上,客人便会帮她们还钱,将人带走。

今天她们一起来表演的,有十一人,被客人选上的人,便会沦为别人解决身体需求的奴隶,见不得光的情人。若是没被选上的那个……将会送到新加坡黑市赌场,沦为人尽可夫的妓。

她的心里那么的害怕,那么的无助。

她不想被人买走,更不想沦为人尽可夫的妓。

连续被喂了近一个月迷药的她,除了瑟瑟发抖之外,对于其他的事情,似乎已经渐渐麻木了。更别说,想出什么好法子来逃跑了……

“各位,擦亮你们的眼睛,今晚出台的第一位表演者——苏皖!”

主持人的话音刚落,台下便发出一阵细微的惊呼声。

“苏皖……苏蒋的掌上明珠?!上个月苏氏才破产呢,天哪!她这么快,就沦落到”黑夜”来‘表演’了?”一声讨论声。

“大约是为了替她跳楼的父亲还债……借了”黑夜”的钱,以身抵债……来找人替她还钱了吧?”

这些声音,苏皖都未听见。

此时,她嘴里的异物被人取下,有人强行架起她的身子,将她关键部位,用白色的轻纱随意裹住,打了一个结,稍稍一动,便是若隐若现,等于裸身一般。

她的骄傲似乎在这一刻全部被倾覆……只是变得那么的卑微,犹如一个血淋淋的伤口,展示在嘲笑她的人面前。

她一上台,便被无数双眼睛紧盯着,她双手无措的被迫举高,思索着,白天被人教导的那些奇怪的舞蹈姿势……

她尽量的埋着头,美丽的脸,被长发密密的遮盖。她不希望那么快就被人带走,若是没人肯替她还钱,亦要等几天才会被送到新加坡,说不定……还有机会逃走。

对,就是这样!

主持人手里拿着硬尺鞭走到她身边,她扭动的腰肢停下。她的下巴被抬起,狠狠一勾,长发散落,让她那动人的脸,正对着下面十双锐利的眼睛……

“各位,想必你们都认得这张美丽难忘的脸,也是我们今晚的开市舞蹈小姐,她欠我们”黑夜”的钱,一千万——”

“欠这么多?看她那个样子,最多也就十九岁而已,竟然要替她还一千万?”有人大声的抗议。
坐在下面的人,都是这个城市最上乘的衣冠禽兽。

苏皖不想每天让他们以替自己还钱的名义将自己包养起来,跟陌生的男人爱爱。

可是……媚药让她的身子渐渐变得软软的,身体越来越渴望得到一个怀抱……忽而又想,若是没人替她还钱……岂非要被卖去赌场做妓?

正在苏皖暗暗担心间,能说会道的主持人开口了。

“各位,想必你们对于她的美丽,都是没有异议了,至于岁数……你们应该知道,这个年龄,是非常方便调教的,她可是没有被任何男人碰过的,是最高贵的千金小姐,只不过替她还一千万而已,带回去,她会好好的报答您的……绝对是值得的,何况她还是我们表演的第一位美人……”

“黑夜”对于第一位表演者,总是在意的。没人看上替其还债,怕是意头不好。所以挑选的,算是上乘的年轻女孩。

“这样的小妞,看起来像未成年一样,老子没兴趣,先走了!”一个粗鲁的男人操着东北口音,话一说完,就离开了。

苏皖勉强的睁眼看去,微眯的眼,被长卷浓密的睫毛盖住了少许的目光,药力又使她失去了力气,她只是渐渐的睁大眼睛,看着离去的男人暗暗庆幸。

她此刻是多么的希望,这个男人可以带动更多的男人否认自己,给她再多一点的时间,虽然有可能被送到新加坡多了一分危险,但是,也多了一分机会。

兴许她爸爸以前的某个朋友,愿意出手相助。兴许老天爷,还没有完全的瞎眼!

门口有人留那个走了的男人,终究是失败了。

苏皖兴奋的垂目,掩饰心中的一丝丝喜悦。却发现最前座一个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格外打眼。

到这里来的客人,都是富贵非凡,自是不想被人知道身份,所以他们便会各自带上面具,这也不足为奇。

可奇的是,这个男人的眼神,平静中带着深邃的冷漠,苏皖只是稍稍一撇,便有种威迫感传来。

真奇怪。

“东北汉子就是不懂得欣赏含蓄美,老子喜欢这小妞,这可是千金小姐。苏蒋那是捧在手心里疼的,虽说家里垮了,可她的气质和内涵是在的呀,你带她回家便会得到‘回报’……她的手除了摸你那活儿外,还会弹钢琴,画油画呢!哈哈哈……我替她还了,另外我多送二百万作为利息,感谢”黑夜”调教出这么优秀的女孩。”一个标准的广东腔响了起来。

苏皖听了这话,一阵的恶心,又开始害怕起来,心里祈祷着,千万不要被这人给带走。

“我也喜欢她,我多送五百万给”黑夜”作为利息……”右边的一个客人,也是低低的开口。

“唔……”苏皖难受的发出一声呻吟,身子好热,心儿就如被一片羽毛轻轻撩拨。加上焦急会不会被人带走,更是烦热。

“我……我也给五百万利息,再加一台宝马敞篷的跑车!”广东腔又开口了,一双眼猥亵的看着苏皖。

白炽灯打了下来,照着她更是美丽无双,魅药让她的脸颊渐渐变红,难受的模样,那般撩人。

“我也来凑个热闹,除了你们说的利息外,给这小妞……再加一套中心广场的商铺。”右边的客人也不相让,苏皖能感觉到,这是一个年轻的男人,声音很斯文。

“老母的,我加两套,非要跟老子抢么?”广东腔似乎怒了。

“三套!”

“一层楼,我出——一层楼!”冷冽的声音响起,室内猝然安静下来:“除了你们所说的条件之外,我再多加整整一层楼!”

标签: 陪读屋里的呻吟声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