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学渣所有开车部分 他的手抓住了我的小兔子

访客 1203 0
  她眯着眼从他下颔的位置看上去。

  这个男人面部轮廓硬朗,五官深邃,脸上的每一处线条都经过精心雕琢。

  偃眉星目下长眸狭促,顺着线条往下看,那绯色薄唇嘴角一挑,狂妄兴味,邪肆万千。

  他修长的手指挑起了施诗精巧的小下巴,强迫她扬起脸蛋:“投怀送抱?”

  声线莫名的熟悉,只觉得是之前听过。那性感好听的嗓音,仿佛来自顶尖的低音炮。

  他温热的呼吸,柔柔的落到了她的脸上,带着熟悉的味道,仿佛一根羽毛,撩拨得她的心直痒痒。耳边就像有个魔鬼在低语,在撩动着她的心弦。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这个男人。

  “送你的惊喜,喜欢么?”她轻轻的挑眉,一双痴痴的迷离眼里满是痞气。

  惊喜?

  席惟霆眉头一挑,眯起一双鹰隼般的精明双眸,神色依旧狂狷邪妄:“你叫什么名字?”

  “施……诗……”施诗头抵着他的肩膀,脚下有点彷徨,仿佛踩了棉花似的摇摇晃晃,男人身上的味道让他感觉很安心,越发的迷糊,眼前也朦胧起来。

  她朱唇一扬:“就是那个……施诗啊!”话一说完,整个身子就软了下去。

  席惟霆大手一抄揽住了她的小蛮腰,眸色幽暗了几分:“这么个好名字配美人儿,真该让我好好欣赏,只是——”

  他眼神从上到下逡巡一圈儿,这酒气十足的模样,头脑怕也是不清醒的。

  “只是什么,送上门的都不要么?”醉酒的施诗似乎变了个人似的,隐隐约约听到男人略有犹豫的语气,一股子倔强之气冲上脑,语气略带生气和委屈。

  “男人还真的都是大猪蹄子。”她拽着席惟霆的领口,一手扯掉了他的扣子,突然的粗鲁举动,让席惟霆挑起了眉。

  “你喝醉了。”他大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将她推到电梯边倚好,抽出一张房卡塞进她的手里:“这是房卡,好好去休息。”

  席惟霆正准备转身离开。没想到施诗竟长腿迈出,“唰”的一脚踢上墙面,挡住了男人的去路。

  他一怔,停下了出去的脚步,不为别的,只为面前这一只腿,正好横到了他的胸口。

  腿、咚?

  “想去哪里?”

  蛮横语气的小女人一脸不愿意,一脸酡红的眯着双眼,小手狠狠的推了他一把。

  席惟霆根本没有料到,这么一个看上去好似未成年的小女生,力气居然这么大?

  “砰!”席惟霆的后背撞到了电梯的金属墙,紧接着一根手指便挑起了他的下颔。

  “怎么,对我不满意?”

  施诗醉眼迷离的逼近席惟霆,清丽娇容染上了两抹绯红。她纤长的睫毛一颤,唇便凑到了他的嘴边,气息如兰,混合着烈酒的醇厚香气。

  “小狼狗,你是觉得我的颜值不够,还是身材不好?”

  小……狼……狗?

  这是年轻人的新词汇?

  有意思。

  席惟霆唇畔的笑意更深,一抹兴味燃起,“你知道我是谁吗?”

  是谁?

  “跟我有什么关系?”施诗霸道的小手臂撑住墙壁,眯眼靠近:“不管你是谁,今晚都是我的人。”

  偃眉一挑,他回应的意味深长:“小姑娘,你确定?”

  “不许叫我小姑娘!”已经醉得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人嘟囔着:“我一点都不小,你,应该叫我女王大人!”
 女王大人?

  席惟霆差点失笑,嘴角一阵抽搐。

  一双软唇却猝不及防的贴了上来。

  他身形一僵,居然……被一个小女生强吻了?

  可他面前的小女人却浑然不知,身体的柔韧度好得惊人。

  大劈叉着腿咚的情况下,居然还能踮起另一只脚。摇摇晃晃的小女人,单手揽住了他的脖颈,胡乱而毫无章法的吻了起来。

  果冻一样的触感摩挲着,撩拨席惟霆墨眸一深,他直接俯身将她抱起来,抵到了光滑的电梯墙上!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伟岸的身影拦腰一抄,将这小女人打横抱起来,走进地下车库。

  车上的司机正等的百无聊赖,刚想点根烟,却不想眼前陡然见到席惟霆抱着一个醉死过去的女人,朝着车子大步走来。

  自己家先生,这也太生猛了吧,这是从哪里找来的醉酒女人。

  他惊得手一颤,连手中的烟都掉了。

  “先、先生……?”

  “去最近的宅子。”席惟霆刚把女人塞进后座,但是刚进车里便被她缠上了,八爪鱼一样的攀附在他的身上。

  席惟霆三翻四次想要推开身上的八爪鱼,却无法施展手脚。但他真是小看了醉酒的女人,这力道真是惊人。

  正在开车的司机,早已被倒后镜的两人,震惊得目瞪口呆。

  他一秒钟都不敢耽搁,赶紧一脚油门开到了席惟霆最近的宅子,御龙华庭。

  彼时封管家站在大寨门前,正一脸焦急,吩咐着手下的人,到处寻找他的夫人,施诗。

  万没想到,席惟霆竟然在这个时候回宅子,怀里还抱了一个醉酒女人。

  他定睛一看,简直目瞪口呆了,傻了眼杵在原地。

  这……不就是夫人?

  “先生……”您是从哪儿找到的夫人,但是这句话还没说出口,便被席惟霆打断。

  “不要聒噪,快带我去房间。”

  他被这个疯狂的小女人,撩拨的快要控制不住了!

  “在二楼——”

  封管家张口结舌,话都还没说完。席惟霆便当机立断的,别开众人,阔步朝别墅走去,留下一群人大眼瞪小眼的站在原地。

  “先生……开荤了。”司机老宋沉重的点燃了一根烟。

  封管家张大的嘴终于合上,下一秒,却说了一句让众人更加瞠目结舌的话:

  “可是……先生怀里抱着的是夫人啊!”

  丢下众人的席惟霆,抱着施诗很快就到了房间。

  他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深呼了一口气。

  窗外是皎洁明亮的月光,温柔地洒在屋子里。

  小女人因为酒气上涌的缘故,脸颊氤氲着醉人的红晕。刚才肆意灵动的双眸紧紧闭上,又长又翘的睫毛微微颤动,犹如蝶翼轻扬。扇形的阴影,在脸颊上调皮地跳动,衬得此刻的她彷如丛林间安静又灵动的仙子。

  席惟霆难得如此安静的观察一个女人。他一点都不想打破眼前的美景。

  可是这小女人一点都不安分。

  迷糊地嘟囔一声,也没听得她说些什么。席惟霆还以为她在说着梦话。

  “抱抱……嗯?”施诗突然对着空气胡乱挥动着双手,看着架势原来是想要索抱啊。

  席惟霆邪魅一笑,正想用手压住这个撒娇的小女人,可没想一个不注意被她揽住。

  软玉温香。这是他的第一感觉,可是近在咫尺间,又嗅到她嘴间吞吐的馥郁酒气。

  耳边时不时传来女人似有似无的喃喃细语,“抱……嗯……”

  席惟霆凑近女人的耳边,缓缓吹入暖风,“只是抱就够了吗?”

  因为耳间不适的酥痒感,女人微微扭动着身体,抱着席惟霆的双手更加用力,“我……这是在云里吗?”

  席惟霆眼神一暗,肆意一笑,“我现在就让你体验,坠入云间的感觉。
施诗是在酸疼中醒来的,纤长睫毛才颤巍巍的张开,就对上了一张俊美如铸的陌生男人面容。

  美眸瞳孔放大的一瞬间,她便叫出了声音。

  “啊啊啊啊啊!!”

  她叫得惨绝人寰,顿时惊醒了还在贪魇入眠的男人。

  “不要吵!”男人声线沙哑,狭长丹凤眸倏地张开,捏住了她的小脸,薄唇一挑:“小情人儿,昨晚睡得不好?”

  “谁是你的小情人?”施诗脸一白,一脚朝着他踹去。

  谁知道面前的男人眼疾手快,一把便攥住了她细细的脚踝。

  这一抬,被子里便掀起了一片……

  “啧……”他戏弄的一弯唇,笑得轻佻:“你这朵小花儿可真美。”

  “变态!”施诗又羞又气,扬起手便要打,可他却敏捷的率先钳住了她的手腕。

  “怎么,昨晚过了就不认账了?”

  昨晚……?

  施诗错愕一愣,顿时大惊失色的检查自己的身体。这一看不要紧,果然……昨天她真的是疯了。

  她的娇容瞬间变得色如死灰。

  这……这……

  不用旁人挑明,施诗顿时明白过来。真是醉酒误事啊。

  她思来想去,想得头昏脑涨,却依稀记得一些羞人的片段。

  她,好像壁咚了这个男人,还强吻了人家,最后……还好像跟人家索要抱抱啦?

  抱着人家不撒手,然后……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施诗一点都不想记起来。

  她可一点都不想承认,昨晚自己又又又,胡来了!

  突然,他又想起面前这个男人,对着他恶狠狠道:“你到底是谁!”

  男人也不急着开口解释,只是意味深长的瞧着她。

  好一会儿,才慢慢凑近到施诗的耳边,神态暧昧,语气轻佻,“宝贝,你,真不错。”

  施诗脑袋里轰隆一声,脸上霎时一片绯红,“你!!去死!!”

  河东狮吼,震耳欲聋!

  桌子上的水杯都跟着动了动,听到楼上传来施诗歇斯底里的嘶吼,楼下的佣人顿时冲了上来,着急地敲门问道:“夫人,请问发生了什么事吗,您是有什么需要的吗?”

  急促的敲门声伴着佣人关切的话语,席惟霆薄唇才一翕张,便被一个小拳头稳稳地怼在了嘴里。

  “没什么,一只好大的蟑螂!”施诗信口胡诌,全然不顾面前人越来越黑的脸:“好大一只,已经被我打死了,你们……你们先下楼去准备早餐,我饿了!”

  “好的,我们先下去准备,那夫人您有需要随时吩咐。”

  佣人应声离开,直到众人的脚步声彻底消失,施诗才喘上了一口气,只是还未放松下来,便被男人一把捏住了小脸。

标签: 伪装学渣所有开车部分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