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全是肉的糙汉文 涨精装满肚子怀孕笔趣阁

访客 2450 0
“喂,你回来。”一个护士喊了过去。

“别追,等她走远了再去追。”保温室休息间的门推开了,骆语不疾不徐的走了出来,她不过是给了两个护士一人一万块,两个护士果然就按照她说的去做了。

这样真好,这可是骆离自己抢走孩子的,这样就算是龙沐阳知道了也怪不到护士和医院的头上。

她最受不了龙沐阳抱着龙锦的样子,明明让那孩子生下来是为了救她的,可他怎么可以喜欢上那个皱巴巴的丑八怪呢?

就算是他的孩子又如何,六个多月生的胎儿,身体器官都没长成,活不了多久的。

她就是要骆离恨龙沐阳,她就是要击垮骆离,最好,骆离抱着她那个绝对活不成的小杂种跳楼才好呢。

这样,龙沐阳就会娶她了。

骆离抱着小锦飞奔向电梯。

她疼。

实在是没有力气爬楼梯了,还是走电梯快。

可是保温室在这个楼层的最内侧,距离电梯比较远。

刀口又绷开了,血水沿着身体滴下,骆离只觉得钻心的疼。

可只要一想到她慢了小锦被捉回去有可能被饿死,瞬间就不觉得疼了。

什么都比不过小锦活下来更重要了。

“骆离,你这是……”忽而,走廊一侧楼梯的门开了,有人喊了过来。

“孟子航?”骆离一怔,没想到在医院这样的地方,居然还能遇到自己的高中同学。

“你怎么全身是血?这孩子……”孟子航愣愣的扫过骆离全身,被她的样子给吓到了。

一听到全身是血,骆离就觉得刀口更疼了,她这样的身体也许还没跑出医院就要被逮回来了,想到这里,骆离央求的道:“孟子航,你带我走好不好?我求求你了。”

“骆离你别急,你告诉我你要去哪,我带你去。”

“哪里都好,快走。”只要不被龙沐阳找到的地方,哪里她都乐意,她现在就想小锦活下去就好。

“好,跟我来。”孟子航弯身拦腰一抱,就把骆离和她怀里的孩子一起抱了起来。

骆离很瘦,才八十几斤,小锦更小,两斤多的小东西的重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孟子航到底是健康人,速度很快,很快就抱着骆离下了楼梯进了地下停车场,几分钟后,黑色的小车便驶离了医院。

骆离下意识的回头看过去,没有看到龙沐阳的人和车追出来,她这才略略的松了一口气,“孟子航,我不想龙沐阳找到我,你帮我找个他找不到我的地方好不好?”一边说一边低头看着怀里的小锦,小家伙就象是小猫咪一样,乖乖的躺在她的怀里,不哭不闹。

到了此刻,骆离才有时间看看自己才生了没多久的儿子,真的很象她呢。

那小鼻子大眼睛特象她。

不过,看到他的小嘴时,骆离黯然了,这孩子的小嘴和耳朵很象龙沐阳。

可是再象又有什么用呢,龙沐阳巴不得小锦死。

不给吃的任由小东西自生自灭不说,还威胁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谁都不许喂小锦吃奶粉。

龙沐阳,要是她现在还有能力,她真想杀了他这个刽子手,他差点害死了小锦。
兴城五环外的一个不起眼的公寓楼。

骆离忍着疼正在喂着小锦喝奶粉。

奶粉是孟子航亲自去买的进口奶粉。

也是最适合小锦的初生儿口味的配方奶粉。

奶嘴才一凑到小锦的小嘴,小东西一口就裹了进去,咕咚咕咚喝了起来,吃得那是一个香甜。

骆离握着奶瓶看着儿子的吃相,忍不住的笑了,可也又忍不住的心酸。

这是被饿了有多久呢?

算起来,已经四五天了。

越想,她越心疼。

医院里。

龙沐阳正站在监控室里,他已经亲自看了两遍,可从骆离抱着小锦拐进了楼梯后,就再也没有她的踪迹了。

所有的监控里都没有。

这是不可能的,那么一个大活人,不可能说消失就消失的,“查,给我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把骆离给我找出来。”

一想到骆离的伤口还没有愈合,就抱着小锦离开了,龙沐阳又是一阵烦燥。

“沐阳,都是我不好,我就上个洗手间的功夫姐姐就抱走了小锦,我追出来的时候绊了一跤,要是我追到姐姐,姐姐和小锦就不会失踪了。”骆语在一旁自责的说到。

“不关你的事,是她自己不要命,哼,小锦不肯吃东西,在医院里好歹还能给他注射一些营养液,她抱走了,岂不是要害死小锦?”

“可不是吗,姐姐这样,小锦怎么办?沐阳,你快去找,我好喜欢小锦,他可是我的小外甥,你答应我要好好对小锦的。”骆语悄悄偎进了龙沐阳的怀里,柔声的说到。

龙沐阳揉了揉骆语的头,“放心,骆离的伤还没好,她走不远的,很快就能找回来,到时候,小锦就交给你带,只有交给你,我才能放心。”

“沐阳,你只要找回小锦就好,其它的,我都听你的。”

一个月后。

出了月子的骆离悄悄离开了公寓。

她想离开兴城了。

可是,她所有的证件都在她和龙沐阳的别墅里。

小锦的情况现在还不错,月子里一想到龙沐阳要饿死小锦,她就想与龙沐阳离婚。

但是,只要想到他们离婚就便宜了骆语,她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骆语虽然替她切了肝献给了龙沐阳的母亲,但是,她并没有要杀骆语灭口,骆语的电梯失控也不是她做的手脚,她没有那个能力。

可是,所有人都认定了是她做的。

骆离黯然的上了的士车,这个时间点龙沐阳应该不会在别墅里,她悄悄的拿了自己的证件就离开。

不然,没证件的她不管到哪里都是寸步难行。

但她要工作要养小锦,她不能没有证件,她也不能一直依靠孟子航。

的士停了,骆离悄悄的走进了别墅。

这里,是她的婚房。

原本在婚前还憧憬幸福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真的婚了,也是真的昏了。

她和龙沐阳的婚姻没有任何的幸福可言。

他恨她。

就因为他以为她骗了他。

黯然的进了别墅,骆离一点也不知道不远处一个人一边盯着她一边拿出了手机拨打了出去。
熟悉的别墅,熟悉的房间。

她以为她离开一个月了,这里应该会有变化,但是居然没有呢。

她的拖鞋整齐的放在鞋架上。

穿上拖鞋,推开卧室的门,也还是她离开后的样子,她的化妆品还摆在化妆桌上。

真没想到骆语居然没有住进来。

这倒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

又或者,骆语是嫌弃这里她住过不想住进来而与龙沐阳另住别处了吧。

毕竟,龙沐阳那么有钱,在兴城再买一幢全新的别墅送给骆语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想了。

不是她的,她再强求也没用。

从自己被强摁在手术台上,从小锦被强行的取出,从小锦被饿的淹淹一息,这所有的所有合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彻底的对龙沐阳死心了。

不打麻药剖腹取孩子,她是这个世上最最悲催的孕妇了吧。

每每想起那一天,骆离的心都会痛的无以附加。

找到了证件,骆离装进了袋子里,便转身离开了。

虽然很恨,可她到底还是深爱过龙沐阳,所以,她真的不敢再做停留,生怕再留下来,看到这里不变的一切就又不想离开了。

是的,之前的三年,不管龙沐阳怎么羞辱她,她都没有离开他。

爱可以包容一切。

但是从小锦之后,她才知道,不管她有多深爱,那个男人的心都不会在她的身上了。

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一刻,她的心就死了。

她可以忍受龙沐阳的折磨,但是不能忍受龙沐阳折磨小锦。

拿着证件离开,从此,带着小锦天高任鸟飞,她可以重新开始她的新生活。

推开别墅的玻璃门,阳光正好,暖洋洋的照在身上,可是心口,却骤然一凉,别墅的门开了,一辆熟悉的车驶了进来。

车门开,龙沐阳与骆语一起下了车,骆语便偎进了龙沐阳的怀里,“阿阳,你好坏,都说了我不来这里,你偏要带我来……”骆语说着,一张小嘴便凑近了龙沐阳的。

“顺路。”龙沐阳微微一笑,搂着骆语轻轻一旋,便把骆语压在了车身上,同时,薄唇便覆了上去。

骆离怔怔的站在那里,她真没想要欣赏这样的旖旎风情的,然,龙沐阳和骆语两个人就这样热情如火的非要在她面前荼毒她的眼睛,她逃都逃不开。

看着龙沐阳的背影,骆离就觉得有一种恶心的感觉漫开在心底,分开了一个月,此时再见,骆离很怀疑自己从前怎么可以忍受这个前一天还可以与她做,隔天就能去宠爱骆语的男人呢?

他真无耻。

骆离转头,不再看正倚着车身亲吻的男人女人,大步的走向别墅大门。

这一刻,她不是狼狈的想逃,而是不想看到龙沐阳和骆语光天化日之下的发情,她没有偷窥的嗜好,她也不屑。

“姐姐……”可,骆离才走了几步,骆语的声音就喊了过来,那张布满了红潮的小脸转过龙沐阳的肩头吃惊的看向了骆离。

与此同时,龙沐阳也转过了头,颀长的身形优雅直起,眼看着骆离仿佛没听见骆语的喊声似的继续朝前走去,顿时冷冷的道:“骆离,站住。”

标签: 古代全是肉的糙汉文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