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老人的春天敏静九章 两个家庭同乐

访客 10984 0
录音播放完毕,聂小小满意地看着闫思琪的反应,她的脸色时而青时而白,变幻莫测,看得人身心舒爽。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聂小小,万万想不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主任和周围的群众都把目光锁定在闫思琪的身上,议论的主角从聂小小变成了闫思琪,大家开始对论坛上的照片表示怀疑。

闫思琪倒是反应迅速,在矛头指向自己后不过半分钟,她脑袋快速运转,立即反驳:“这是污蔑!肯定是她联合那些小混混做的假录音!”

的确,一段录音,大可以伪造,矛头又再次指向聂小小。

“既然你自己要往火坑跳,那就怪不得我了。”见闫思琪还在辩解,往她身上泼脏水,留一手的聂小小把下一个证据拿出来。

她将从混混手上得到的视频通过投屏的方式放在露天大屏幕上播放,虽然声音杂,但闫思琪和小混混的样子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视屏中的两人在交谈什么,似乎是在做什么交易。

事实摆在眼前,这下子,闫思琪就算想反驳都无从下口。

在闫思琪做出反应之前,聂小小先发制人:“视频绝对真实,欢迎送检查看,有没有合成的成分。”

聂小小表现自信,定然是笃定这个视频是真的才敢放出来。

“当然,我手上还有其他的证据,比如什么转账记录,通话记录什么的,主任要是需要,我可以随时提供。”

见主任已经被她的证据弄得目瞪口呆,聂小小笑眯眯地凑到他面前故意点醒他。

“……”事到如今,冯丑丑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这场闹剧的幕后黑手是闫思琪。

同样被震惊到的还有她身旁的李萌萌,她全然没料到聂小小有这么一手准备。

“闫思琪,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吗?”李萌萌仰着下巴,得意洋洋地质问道。

“不!那不是我!视频是合成的!所有都是聂小小伪造的!她诬陷我!”即便证据确凿,闫思琪仍然抵死不承认。

她本就在闫家不受宠,发生这种事,以后她在家里根本抬不起头!

彼时,一直保持沉默的韩菱岚走出人群。

“主任,先别妄下定论,我觉得有猫腻,要是一切都是闫思琪做的,那聂小小手上的所谓的证据又是怎么拿到的?背后指不定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交易。”

边说着,韩菱岚看着聂小小露出邪恶的笑,继续对冯丑丑说:“闫思琪的事,我认为必须慢慢查,查清楚,毕竟关乎学校的声誉,别过段日子,又闹出个什么某贵族学院的女学生身染性病的什么丑闻才好。”

在场的人不是傻子,韩菱岚如此明显的暗示,成功将闹剧的主题转移到了聂小小的清白上边。

刚刚是聂小小自己亲口承认照片是真的,说明她遇上了小混混。

现如今她毫发无损地站在她们面前,一个女孩对那么多个小混混,要说私底下没有令人不齿的交易,谁信?

韩菱岚必须让聂小小从爱丽学院滚出去!

冷笑,聂小小想不到,韩菱岚这个女人的嘴巴,倒是挺能说的,简单几句话,把所有注意力又引到了她的身上。

“不过是几个小混混,暴力一点儿,用点武力威逼,自然就能让他们乖乖把证据交上来。”聂小小语气淡然。

谁知话音才刚落下,周围便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嘲笑声。

原本羞恼的闫思琪更是哈哈大笑,冷声嘲讽她:“武力?我看是色诱吧!就是卖弄风骚!就你这样,也就蚂蚁能让你踩死几只。”
眉头微蹙,聂小小黝黑的眸子迸发出一道寒光,她的双手紧握成拳,怒火在心里燃烧而起,面对他们的质疑嘲讽,她真想当即给闫思琪一拳,让他们看看她有没撒谎。

她的拳头蓄势待发……

“她没有撒谎。”就在聂小小准备挥舞拳头的千钧一发之际,一把清朗的男声打破了这令人恼怒的处境。

众人纷纷朝着声音的源头望去,一个帅气冷酷的少年穿过人群,走到了聂小小面前。

他的出现,让在场的女生尖叫,引发了躁动。

“是白煜辰!我的男神!”

“天哪!我竟然那么近距离看到白煜辰!”

“不是做梦,不是做梦!这不是做梦!”

“怎么回事?白煜辰这是要帮聂小小吗?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高冷男神吗?”

显然,不单是这些迷妹不解,就连聂小小也不知道白煜辰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白煜辰,爱丽学院的国民男神,人帅又多金,背景显赫,他的母亲,就是莫江澄的姐姐,可谓是关系及后台强硬。

“关于聂小小所说的,我能证明,昨天我路过,亲眼看到了。”不理会众人对自己的窃窃私语,白煜辰开口为聂小小作证。

“我的天!小小,是白煜辰,真的是白煜辰,这什么情况?他为什么帮你?是对你有意思吗?”沉浸在白煜辰的男色当中的李萌萌久久才反应过来,兴奋地拉着聂小小。

“白煜辰,你不要被聂小小骗了,她之前在操场勾引过你,安的就不是一颗好心,她脏死了你知道吗!”突如其来的大反转让闫思琪失控,嫉妒使人失去理智。

忽的,聂小小感觉有一道炙热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转头去寻找,对上的是韩菱岚愤怒的双眸。

此时此刻,她恍然明白,最近韩菱岚针对自己,多半和白煜辰有关,还误会她和白煜辰在操场的偶遇是勾引。

不就是同学见面打声招呼问好?这都能联想到勾引,这两人可真能!聂小小没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既然有白煜辰同学这个人证,那都是误会了,都散了吧!”事情因为白煜辰这个重量级人物发生反转,冯丑丑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赶紧打圆场。

在这个学校,最惹不得的就是白煜辰。

说来也是碰巧,他路过看到聂小小被小混混包围,正想上前帮忙却看到她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的一幕。

“误会?聂同学被诬陷,被造谣,还险些因为这个误会被开除,就这么散了?”主任打算就此翻过这一页,可白煜辰似乎不打算让他称心如意。

闻言,冯丑丑五官扭曲,面色难看,一张老脸涨得通红。

“聂同学,是我太冲动,没弄清真相就误会你,我也是为了学校名誉着想,既然现在都弄清楚了,不如就算了吧!”冯丑丑谄媚着一张脸对聂小小阿谀奉承。

“闫思琪买凶伤人,诽谤,诋毁……这些伤害人的行为,一句算了就可以一笔勾销,这就是爱丽学院的教育理念?鼓励学生为了一己私欲伤害别人?传出去,恐怕对学校的声誉也有影响吧!怎么也得报警处理。”

聂小小把玩着手指,说的云淡风轻,但却字字重重地砸在主任的心头,令他更加为难。

“怎么吵吵闹闹的?”在冯丑丑一筹莫展时,一名被几名保镖包围的贵妇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姑姑!”看清来人,韩菱岚顿时兴奋大叫。

来人正是苏家三爷的正牌夫人韩香晚,论辈分,战墨凛还得叫她一声三婶。

不过依照战墨凛的身份地位,辈分这种东西可约束不了他,平日里他们想见他一眼,难过登天。
取下墨镜,韩香晚一脸宠溺地看着韩菱岚,用娇滴滴的声音说道:“这又是闹哪一出?闯祸了?”

“才不是!姑姑,这件事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见事情闹得那么严重,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慌乱的闫思琪赶紧去抓住韩菱岚这根救命稻草:“菱岚,你不能不管我……这可是你叫我……”

“闭嘴!你可别往我身上泼脏水!我把你当好朋友,你犯错了居然还要拉我下水!”嫌恶地甩开闫思琪抓着自己衣袖的手,韩菱岚顺势拍了拍被她摸过的地方。

终究是韩菱岚的长辈,仅仅是通过两人之间这样的小动作,韩香晚便看出了其中的端倪。

“冯主任,方便说说发生什么了吗?”韩香晚转头向冯丑丑了解情况。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冯丑丑在心里暗自神伤,恨自己出门不查查黄历,坏事儿全在今天扎堆让他遇上了。

都是惹不起的人,冯丑丑只想赶紧解决,避免节外生枝。

“误会,都是误会。”冯丑丑讨好着韩香晚,安抚了一句后又看向聂小小。

“聂同学,既然真相大白,你又没什么损失,就这么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算了吧!别再闹了。”

“既然是误会,那就没什么好凑热闹的,都散了吧!”韩香晚语气平淡,说完后,便拉起韩菱岚的手往外走。

“主任,报警处理后,该受罚的人得到应有的处置,我自然不会闹了。”其实聂小小清楚,报警什么的,也并不能得到她想要的结果。

这些人有钱有势,想要逃脱责任,免于受罚,轻而易举。

可闯了祸,捅了篓子被抓包,她穷追不舍一下,也能让她们安分一段日子,好让他们知道,她聂小小不是什么软柿子,任人捏。

聂小小这个愚蠢的东西,不过是一个孤儿,一点儿做人的道理都不懂,什么枪口都敢往上撞。

得罪眼前的这些人,以后吃不了兜着走,有她好受的,也不懂得见好就收!

正准备离开的韩香晚被聂小小的话喊停了脚步,她顿了顿,回头看向这个不识好歹的丫头。

凭着冯丑丑想要息事宁人的态度,她多少猜出这个聂小小就是个不足为惧的小蝼蚁。

“识时务者为俊杰,小丫头,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到底是长辈,韩香晚话里的道理是一套一套的,可语气中明显的威胁,以及眼中对她的轻蔑和鄙夷,让聂小小顷刻陷入无言。

韩香晚毕竟是和苏家有关系,闹大了传到战墨凛耳边,到时候她太招摇,只会给自己惹来一身麻烦。

反正这件事她占了上风,又没损失什么,没必要当面和韩香晚撕破脸皮,给自己招惹事端。

见聂小小迟迟未开口,韩香晚以为这个丫头被自己的威严给吓住了,轻蔑的笑挂在嘴角,拉着韩菱岚继续转身离开。

在转身的一瞬,韩菱岚扫了聂小小一眼,给了她一个得意又挑衅的眼神。

吃了亏的闫思琪见救命稻草没了,只能狠狠一跺脚,瞪了聂小小一眼便慌忙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车上,韩香晚叮嘱了韩菱岚一句:“菱岚,记住你自己的身份,别作践自己和那些贱胚子搅和在一起。”

“嗯,我记住了,姑姑。”点点头,韩菱岚像小猫一样挽着韩香晚的手臂撒娇。

“你的生日快到了,生日派对有你爸妈给你筹办,你呢,想要什么,直接和我说。”

车外走过一个熟悉的身影,韩菱岚连忙开车门下去喊住了他:“白煜辰,过几天我生日,你也来吧!”

“白少爷赏面一起来玩呀!”韩香晚看清韩菱岚所追的人,连忙换上一副讨好的嘴脸。

“没兴趣。”连看都没看韩菱岚一眼,白煜辰未做任何停留,径直离开。

标签: 坏老人的春天敏静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