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萝卜 肉 《深不可测》金银花露结局

访客 14427 0
“好啊,你是看咱们林家度过危机了是吧,所以跟你那野男人散了是吧,我告诉你,你从哪里来给我滚哪里去!我儿子可不是垃圾桶,什么货色都要!”

  “马上离婚!”

  这个声音的主人是一位保养还算不错的中年女人,烫着时下流行的小卷发,还时髦的染了巧克力色。

  可惜嘴巴说出的都是些乌七八糟的话,刻薄又狠毒,半点都没有贵妇的修养。

  金碧辉煌的欧式别墅,处处是彰显富贵的奢侈品装饰。

  乍一见,似乎唬人的很,但是在真正富贵的家族,根本不会搞得自己跟城乡结合部似的。

  这些明晃晃的粗浅东西,反而衬出了主人的毫无底蕴。

  嗯,林家就是这种没有底蕴的家族,当年祖上也不过是个小暴发户而已。

  虽说富已三代,但是也只是林家太爷临近晚年之时才靠着机运起家,成立了控股,后来到了林启泽父亲时,才慢慢做大。

  就连这栋别墅也是林启泽幼时才买的,之前一家都是住在一套普通房子里。

  林母自诩是她生了儿子才带来了福运财运,让企业做的顺风顺水,所以一向傲得很。

  最开始林启泽和乐妧羽订婚的时候,她就是横挑眉毛竖挑眼,哪儿哪儿都看不顺眼,在家里没少给乐妧羽气受。

  现在家里一时受挫,她居然直接消失不见,若不是有人告诉她,乐妧羽是怀了野种躲起来生孩子去了,她都不知道乐妧羽竟然敢给她儿子戴了这么大一个绿帽子。

  真是胆大包天!

  一想到这,林母更是坐不住了,恨不得立刻就把乐妧羽扫地出门,再也不用看到她这个贱人。然后再把门当户对有条件的未婚女孩子们全给找出来,让林启泽好好挑选。

  “林家不欢迎你!赶紧滚吧!别杵在这碍眼!”各种辱骂过后,林母冷冷地下逐客令。

  乐妧羽脸色苍白,气得身体止不住地颤抖,偏偏她无力反驳,也无法辩解。

  月子刚过,她就急匆匆的回到了林家,只想看看林家现在怎么样了,怎能想到迎接她的居然是林母的狂轰滥炸。而且听林母的言辞,似乎知道了自己这段日子在做什么。

  在周围佣人鄙夷的目光之下,乐妧羽强忍住难堪说道:“妈,你听谁胡说八道的?”

  林母冷笑一声,只盯着自己刚做的美甲狠狠的说道:“胡说八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有数!呸,下贱的东西,居然还有脸不承认!”

  乐妧羽缓缓再看了眼这栋别墅,说起来她自订婚后的两年里,就一直住在这儿。

  这是她的家啊!但已经容不下她了!

  林母摆明了不想看到她,乐妧羽也不想强留下来惹人厌恶,只得惨淡离去。

  她甚至都能听到林母继续说的恶语。

  恶言如刀!切得人生疼!

  外面天大地大,可是没她的港湾。乐妧羽思来想去,只好回到父母留给她的那套老破小的房子。

  想见的人没有见到,她的内心十分失落,不过可能这也证明了林家已经度过了艰难的时光,林启泽恐怕正在公司里忙着。

  想到这,乐妧羽总算露一丝苦笑,自己还是帮上他了不是吗?

  只不过,同时她的内心也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反驳:“谁都不知道是你帮了他,不会有人感激你的!愚蠢!”

  乐妧羽赶紧摇了摇头,极力忽略这个想法,回到了父母留给她唯一的老破小的房子。

  费力打扫了一下午之后,乐妧羽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
电话显示是林启泽打过来的!

  乐妧羽心怦怦跳喜出望外的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是林启泽冷漠的声音:“你在哪里?”

  “我……我有事回趟老家,现在在老家里。”乐妧羽不敢跟林启泽说实话,怕他不高兴。

  “你现在赶紧到金玉堂取一个盒子,是我前段时间定的项链。记得拿着的东西,过来万豪国际大酒店8208房。”林启泽说完就挂了,也不等乐妧羽的反应。

  乐妧羽的记忆中林启泽是个很温和的人,对她说话从来不会这样冰冷,她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但是林启泽刚刚又说帮她定了一条项链!现在还在酒店等她!

  乐妧羽的心就跟坐上看过山车一样,快跳出胸口了!

  难道林启泽知道自己为林家做的一切?想要跟自己求婚了吗?终于要结婚了!乐妧羽一想到这里顿时脑子里一片空白,浑身发抖。

  太好了!

  自己的付出终于是没有白费!

  乐妧羽收拾好东西赶紧到了林启泽说的金玉堂,对照信息拿到了那条项链。这条项链设计得十分精美,还带了不小的钻石!在店里各种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璀璨夺目。

  乐妧羽心跳不止,订婚两年了,他从来没有送过礼物给她,虽然她不介意,但说不失落是假的,哪个女生不希望心爱的人能给自己精准备礼物呢。

  她等了两年终于等来了他的礼物,而且还是看着就知道价值不菲的项链,乐妧羽幸福得差点想哭出来,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乐妧羽心下紧张却也喜不自胜,很快来到万豪国际大酒店8208房,上楼的时候她无措的一直在电梯里整理仪容,现在到了房间门口了反而徘徊着不敢敲门,几分钟后,她终于鼓起勇气,调整好自己的笑容用力拍了几下房门。

  林启泽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打开了门,看到来人是乐妧羽后面无表情的倚在门旁边,仿佛是嫌她来的太晚了。

  林启泽其实长得还算小帅,一米八的身高给他整体加了不少分,下半身扎着酒店的浴巾,上半身还冒着刚刚洗浴后特有的蒸汽,乐妧羽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像火烧一样。

  她感觉自己的心快要跳了出来了,他果然还是跟记忆中那帅气模样,只是乐妧羽根本没发现林启泽正用一种戏谑的眼神看着她。

  乐妧羽想说些什么,但紧张得不知道怎么开口,她努力调整呼吸时却听到房间里头传出一个女人娇媚的声音。

  “启泽哥,外面是谁呀?”

  乐妧羽顿时胸口急剧起伏,她现在很恐慌,苍白着一张小脸,脑子一片空白愣在当场。

  里面的女人这会儿也很是时候的从里面走了出来,简单的披着浴袍,海藻一般的长发随意披散着跟她一样慵懒,胸口风光无限,有眼睛的人都知道这是真空状态,她轻轻从背后抱住林启泽,跟个真正的情侣一样,亲昵又暧昧!

  女人躲在林启泽身后里藏刀挑衅的看着乐妧羽道:“启泽哥,我的礼物,这么快就送到了吗?”
乐妧羽紧紧咬着嘴唇,不用问也知道眼前是怎么回事了。

  没错,她被耍了!

  她可是他的未婚妻!这样羞辱她,他自己脸上有光吗?

  看着眼前的这些龌龊,乐妧羽有些气血翻涌,她现在什么都不想了,只想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水蛇一样缠着林启泽的女人,警惕的审视着面前毫无血色的乐妧羽,吸戏谑的看着她又看向林启泽问道:“启泽哥,这个女人是谁呀?”

  “哦,她呀,曾经是我未婚妻,不过现在不是了,我之前跟你提过的,看来我说的话你没放在心上啊。”林启泽满不在乎的说道,嘴角上扬的看着乐妧羽。

  林启泽说完一手抬起妖艳女人的尖下巴,另一只手用力的捏了几下女人胸前的柔软。

  女人吃痛娇嗔的扭动着,场面顿时更加不堪入目。

  乐妧羽只觉得浑身如坠冰窖,以前是未婚妻,现在不是了……

  呵……

  乐妧羽心一阵阵的痛着,泪水在眼眶里打快要溢出来,但她还是拼命忍住了。

  “呵,就是她啊。果然……没什么意思呢。”妖媚女人轻蔑地看着乐妧羽,笑的十分讽刺。

  乐妧羽不想继续看这种辣眼睛的画面,转身便要走,却被林启泽一把拉住:“我叫你带的东西呢,赶紧拿出来。”

  “东西没带,你放手。”

  “我说了,来之前一定要先去取东西,乐妧羽你存心的吗?”林启泽满脸怒气,根本不想再跟前面这个女人讲什么道理。

  妖艳的女人强势的站在林启泽旁边,双手环抱胸前咂咂嘴:“启泽哥,你前未婚妻可真不会办事,你的话她都不听呢,看来对你也算不得什么用心。”

  乐妧羽不下想理会她,甩开林启泽的手就要走,忽然那妖艳女人声音高了八度道:“启泽哥!她说谎!她明明带了,还骗你说没带,肯定是想自己收下了。”

  “你胡说!本来就是我的东西!凭什么给你!”乐妧羽气急的回击道。

  妖艳女人懒得跟乐妧羽争辩,只见她三两步走出房间一把抢过了乐妧羽手上的精美袋子。

  乐妧羽死死抓着袋子不肯松手,没料到那女人手劲儿不小,扯得乐妧羽一个踉跄,袋子也被撕破了,里面的东西顺势掉了出来,是个高档的领带。

  “切,你这是专门给启泽哥买的?启泽哥可不是什么烂货都收的。”妖媚女人鄙视完乐妧羽,然后妩媚的看着林启泽掩面而笑道:“启泽哥,这种垃圾东西你是不会要的吧?东西倒是没有罪,只是买的人太可笑,你说是吧。”

  林启泽看着女人一脸宠溺,并没有接续说话,算是默认了。

  “不好意思,我想你可能误会了,这不是给你的启泽哥买的,是我送别人的礼物。”乐妧羽着重强调了“你的启泽哥”几个字,说完继续抿着嘴。

  林启泽听了这话,一脸轻蔑,明显不信她。

  乐妧羽这些年一门心思扑在他身上,根本没认什么异性,哪来的要送领带的朋友,打肿脸充胖子罢了,他也不想拆穿,依然淡淡地看着一脸倔强低头捡东西的乐妧羽,忽然开口叫妖艳女人先回去。

  妖媚女人听了林启泽的话忽然脸色一变,马上含泪欲泣撒娇道:“人家不要先回去,人家要跟你一起走嘛。”

  林启泽转头冷冷的看着她道:“让你走就赶紧走。”

  女人一看林启泽这态度是无力回天了,只好把气撒在乐妧羽身上,狠狠的盯着乐妧羽似乎要把人生吞活剥了,还用口型骂道:bitch!

  然后用力的撞开了乐妧羽,提着自己的东西扭着屁股离去。

  花枝招展的女人走了之后,林启泽居高临下双手环抱胸前,淡淡的看着蹲在地上捡东西的乐妧羽,忽然开口冷笑道……

标签: 拔萝卜 肉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