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多肉短文300字左右 双夫1v2

访客 905 0
“听说叶家的公司最近遇上了经济危机,能变卖的东西都开始拿去变卖了,现在看来叶总夫妇对他们的独生女还是挺好的,这么贵重的玉镯子还留着。”厉辰不咸不淡的说道。

宣萱心头一跳,下意识的想把手收回去,可这样又显得太过心虚。

她当初也想把这镯子给摘下来,可是厉辰给她戴上的时候就跟她说过,这玉镯子是厉家长辈留下的东西,世上仅有一枚。

而且,镯子正好比她的手大了一寸,只能戴上去,想要摘下来就必须把镯子敲碎。

这么贵重的东西,碎了就没有了……

宣萱垂下眼帘,专注着手上的工作。

“厉先生误会了,这是我在网上淘回来的,不值什么钱。”

“是吗?”男人话音低沉,“三年多没见,你这张嘴还真是越来越会说了。”

“……”

她后背上猝然窜起一股凉意,还没有反应过来,手腕猛地被擒住,整个人直接被拽到了男人面前。

她惊讶的“啊”了声,使劲挣扎才拉开些距离,双手抵在男人的胸膛上,震惊出声,“厉先生,你在做什么!?”

“厉先生?”

厉辰眯下眼,攥着她的劲力加重了几分,“宣萱,你该叫我老公。”

宣萱瞪大眼,诧异的看着男人脸上的寒意,心头发麻。

这个男人竟轻易看穿她的伪装!

她从事这个职业三年了,从来没有露出破绽,就凭一只镯子?

宣萱懊恼,也许她真的应该把镯子敲碎,彻底跟过去诀别。

但现在,她必须保持冷静,“你,你是不是认错了?我,我叫叶安菱……”

她努力想要保持冷静,可唇瓣却控不住的颤抖起来。

厉辰挑眉,伸手将她的下巴抬起来。

这张脸的确是没有熟悉之处,可是这双眼睛,他绝对不会忘记!

“宣萱,无论你变成什么模样,我都能认出你!”他加重了指尖间的力度,眼神冷冽,“但你既然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分明就是你——”

宣萱开口想要反驳,突然想起自己是叶安菱的身份,她不能再聊这个话题,不然就是默认自己是“宣萱”!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面前的男人危险的眯下眼,“那我现在就让你懂!”

“什么——”

话还没有说完,她的唇瓣猛地被堵住,剩余的惊讶都被堵在喉咙里。

她动手想要挣扎,却被男人瞬间控制住!

“你放开我……”

这样的感觉太过熟悉了!

哪怕三年不见,这个男人仍旧是这么霸道强势,根本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

来不及多想,宣萱又感觉到腰间被一只大手给拴住,对方强悍的手劲直接把她带到了沙发上,整个人都被禁锢在他怀里!

宣萱狠狠的颤抖着,随即感觉到男人炙热的吻落到了脖子上。

她使尽全力,想要把男人推开,“请你不要这样……”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哀求起了作用,厉辰停下侵略的动作,温热的指尖落在了她下巴的痕迹处。

她的化妆技术虽然高超,但也不是毫无破绽的,要是仔细看,就会发现下巴那儿会有一道痕迹。

“厉先生!”宣萱惊讶的捂着下巴,生怕被他发现。

厉辰停下手上的动作,脸上露出些嘲讽的笑,“你在害怕?”

她当然怕了!

宣萱咬着唇,直到现在她还清楚的记得厉辰那句冷漠的话。

【既然把女儿生下来了,那就没必要留着她。】
她忍着心中的寒意,尽量冷静道,“我是过来应聘私人助理的,您……您对我做出这些事,恕我无法再继续这份工作。”

厉辰笑了声,像是在嘲讽她。

宣萱心弦绷紧,只觉得心脏快要跳到嗓子眼里了!

“爹地,你是不是在这里?”

就在这个时候,虚掩着的房门被打开,宣萱顺势一把推开了厉辰,受惊地望去,随即看见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小人儿站在门口,踮着脚往里面往来。

“妮妮?”她惊讶的了声。

眼前的小孩子约摸三岁左右,鸭舌帽下是一张精致秀气的小脸,那双圆圆的杏眼,看着格外熟悉,分明跟妮妮一模一样。

厉辰看了她一眼。

门外正好又传来另一个女人轻柔的声音,“小浩,你不要乱跑。”

听见这把声音,宣萱轻吸一口凉气,顿时想起了某些事!

【宣萱,我怀上了阿辰的孩子!他喜欢的人一直都是我,你走吧,不要再死撑下去了。】

【这是他给你分手费,还有这封信也是他给你的。他根本就不喜欢你,为什么你一定要纠缠?】

这是她最不愿意回忆的事情,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碰见这些人!

“妈咪,爹地跟这个姨姨在一起。”

站在门口的小男孩迷茫的看着她,扭头又对身后的人脆生生的说了句。

“好,妈咪知道了。”

长相温婉的女人揉了揉孩子的头发,抬头看了眼厉辰,视线随后又落在宣萱那儿,片刻后,唇间才露出尔雅的笑,像是主人般跟她打招呼。

宣萱呼吸微顿,整个人都僵硬了。

看来她离开后,厉辰的确跟这个女人在一起了,而且……他们似乎还结婚了。

“这是顾瑶,你们当初不是好朋友吗?现在就不记得了?”

厉辰望向她,这么近的距离,能清楚的看见她的脸色逐渐苍白,就连唇瓣也在颤抖着。

“抱歉,厉先生,我不认识这位小姐!”

宣萱回过神来,趁机从沙发上起来。

像这种横刀夺爱的朋友,她还真的不认识!

“厉先生,今天的事情我就当作是一场误会,但我希望下次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

她努力稳住身体的平衡,不想被这个男人看出任何破绽,心中也止不住的后悔,她真的不应该再接近这个男人。

从房间里快步出去,迎面就碰见顾瑶往这边过来,妆容精致的脸上依旧带着温婉的笑,看不出任何负面的情绪:

“你就是叶小姐吧?看你身上的衣服都湿了,要是不介意可以先换上我的衣服,都是没有穿过的。”

厉辰身上还沾着水珠,强行把她抱进怀里,自然也把她的衣服弄湿了。

虽然她不想和这个女人有来往,可要是在这个时候拒绝,会显得更加心虚,毕竟她现在是“叶安菱”,方才厉辰还怀疑了她。

无奈之下,宣萱只能忍着情绪,接过衣服,“麻烦了。”

“没事的。”

顾瑶笑道,“听说你就是新来的生活助理,还学过医。我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晚上总是睡不好,你能帮我看看吗?”

叶安菱在国外进修的的确是医科,顾瑶当面提出这个要求,她身为生活助理,也没有理由拒绝,也只好跟她过去。
顾瑶的房间就在二楼,里头收拾得很是干净,就像是房间的主人。

宣萱顺道在这儿把衣服给换上。

只是顾瑶的衣服对她来说有些不合身,尤其是胸口处有些绷紧。

顾瑶看了后歉意道,“叶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我应该让管家给你准备衣服的。”

“没事,我回去之后换掉就好。”

宣萱坐在沙发上,抬眸看着这个昔日好友。

三年多的时间,对方似乎未曾有任何改变,就连说话的语气也跟当初一模一样,永远都笑得这么温和,善解人意。

但就是这个看着跟绵羊似的女人当初挺着个肚子,对着她步步相逼,非要逼得她离开厉辰!

“那我就不勉强了。”

顾瑶揉了揉太阳穴,神色有些疲倦,“是这样的,叶小姐,我最近总是在做噩梦,梦见一个女人带着她的孩子过来找我报仇,然后我就醒了,醒来之后再也不睡着了。”

女人和孩子?

宣萱眼神微变,随即就明白顾瑶在说着什么。

应该就是妮妮的双胞胎妹妹了。

当初她怀着双胞胎,在医院分娩,厉辰不知去向,顾瑶却挺着大肚子冲进来,宣示着她的主权,导致自己难产。

等她昏迷后醒来,护士却抱来一个孩子,告诉她另一个女孩已经夭折了……

巨大的打击让她的人生直接跌入低谷,她从此带着妮妮一个人打拼了很多年。

想着这些年吃过的苦,宣萱捏着颤抖着的手,极力忍着就要爆发的情绪,用不解的语气问:“厉夫人,你为什么会梦见她们?是因为你跟她们有什么渊源吗?”

“没……没有。”顾瑶神色闪烁了下,随即摇了摇头,从旁边拿来一个小药箱,“我上个月就跟医生说过这事了,医生说是我的压力太大,给我开了些安眠药。”

压力太大?宣萱嘲讽的勾了下唇,顾瑶可不仅是压力太大这么简单,就是心中有鬼罢了!

她拿来纸笔,在上面写了几个餐单,“厉夫人,其实医生说得也有道理,你可能就是压力太大了,但是长期服用安眠药对身体不好,我现在给你写几个餐单平衡一下饮食。”

“好的,麻烦你了,叶小姐。”

顾瑶笑着应下,正好看见她娟秀熟悉的字迹,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可很快,她又露出笑容,“叶小姐,你的字写得真漂亮。”

“客气了。”

宣萱从容应下,很快就把餐单写好了,不由有些佩服自己这么能编。

第二天吃了早餐后,按照管家的吩咐,她又早早的过去,一路上神不守舍的,耳畔始终萦绕着厉辰昨天说的那些话。

三年前,她跟这个男人的关系可谓是亲密无间,她非常了解厉辰,要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厉辰绝不会这么轻易揭穿她的身份。

看来,他已经确认了。

想到这里,宣萱的心情更加复杂,烦躁的从花园的花丛里摘了一朵花,下意识的摘着上面的花瓣,犹豫着接下来该怎么做。

是直接离开,还是继续演下去?

“叶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顾瑶的声音忽然从背后传来,宣萱没来得及把手里的东西藏起来,回头就看见顾瑶轻蹙着眉,“怎么魂不守舍的?”

“没有。厉夫人抱歉,我只是看这花太漂亮,忍不住摘了一朵。”

她说着,看似随意的把残缺的花朵扔在草地上,佯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是吗?”

顾瑶垂眸看着地上的花朵,神色晦暗,这个小动作像极了以前的宣萱。

这么些年过去了,厉辰从来没有放下那个女人。

标签: 双夫1v2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