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大通炕乱3伦 我撩我妈结果成功了

访客 2509 0
 看到温灵恶毒的眼光,沈南烟不在意地笑笑:今时今日,情景换了,咱们慢慢来,好戏在后头。

  在书房里没事,沈南烟打开了书房里的电视,百无聊赖地换到了财经台。

  沈南烟最近要多听财经台的节目,毕竟要想弄倒霍良东,就得先弄到他的钱,一个男人没了钱,就什么都没有了,听到财经台正在播报一条新闻:陆氏企业最近股价一路飙涨,后面应该有一个非常好的推手。

  看到这条新闻,沈南烟顿了一下。

  陆氏企业,据她所知,应该就是陆起山的企业,至于这个幕后推手是谁,她猜不出来,以前她还是沈北歌的时候,关注范围就是自己的一亩三分田,对财经啊,新闻啊什么的,根本不了解。

  如此说起来,她认识了陆家兄妹,倒是一个不错的契机。

  虽然她靠自己,也能搬倒霍良东,但那太慢了。

  她的口中喃喃地念叨了一下“陆起山”这三个字。

  很快便是第二日,三个应征的乳娘又来了。

  温灵说她的孩子才一个多月,奶好,吃不了,她还尖酸地说,“是我男人伺候的好,什么都给我。”

  她指的男人,自然是“霍良东”。

  “我家里有两个孩子,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你要保证先喂好我的一儿一女,你的孩子,就吃奶粉吧。”沈南烟懒懒地靠在贵妃塌上,对着温灵说。

  温灵的脸色黯了黯,她平日里被霍良东宠惯了,跋扈得很,不过今天,霍良东已经告诉她了,一定要装下来,现在这个太太,和她姐姐不太一样,不是任人拿捏的那种,他让温灵先进入霍家,剩下的事情走一步看一步。

  如今看起来,霍良东的判断果然是没错的,沈南烟不是沈北歌,她不是软柿子。

  纵然有火气,温灵也先按住了,说到,“既然是来赚这份钱儿的,自然要听主人的,我保证两个孩子都养得白白胖胖的。”

  霍良东好像故意选了另外两个条件都不怎么合格的,为的就是衬托温灵,让温灵中选。

  沈南烟知道霍良东的“良苦用心”,自然应了霍良东的心。

  温灵的房间,安排在楼上的那个东厢房,非常僻静的位置。

  也是霍良东房间的隔壁。

  沈南烟安排得多用心良苦啊!

  沈南烟告诉温灵,以后孩子的奶,都挤出来,放进冰箱,不用她亲自喂。

  温灵脸色苍白,她先前脑子发热,本来是想把孩子弄来,恶心霍良东的新婚妻子的,不让两个人新婚之夜得逞,却不想,沈南烟要找奶妈,她和霍良东的算盘又打得噼里啪啦响,心想:金金和妈妈都进入霍家了,眼看着就要骑在沈南烟的脖子上拉屎。

  可进入霍家的第一步,她就觉得处处受到掣肘,她挤了第一瓶奶以后,许阿姨第一个喂的孩子是寒寒。

  沈南烟的说法是,“我老公说了,霍家重男轻女习惯了,自然先喂儿子,再喂女儿。”

  温灵看了,心里又急又难受,只能看着自己的女儿哭,却没有办法。

  她心想:沈南烟这个小贱人,迟早我要把她踩到脚底下。

  看到温灵有口难言的表情,沈南烟很满意。

  沈南烟的手机响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这个手机号,是妹妹上学时候就一直用的,沈北歌的那个号码,早就随着她的“去世”销号了,沈南烟本能地以为是做广告的。

  那头一个热情而动听的女声传来,“霍太太。”
  “你是?”沈北歌很诧异,不晓得谁叫她,她虽然顶着沈南烟的身份,同学却谁都不认识,这是南烟的手机号,自然是有人找南烟的,除了往日的同学,沈南烟想不到别人,她很怕是认识沈南烟的什么人,她会露馅。

  “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陆以涵啊。”

  沈南烟沉默了片刻,笑着说道,“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

  “我查呀,知道你是霍家的人,霍家在C市可一向是挺有名的。那天见了你,觉得和你投缘,想约你去逛街,买衣服。如何?”陆以涵又说。

  沈南烟最近正盘算着把霍良东的信用卡拿过来,在找契机呢,很显然,这就是个契机。

  “可以啊,不过,今天我家里招乳母,有点儿忙,我晚上联系你啊,再约时间,好吗?”沈南烟很温柔地说到。

  “好啊,不过,你可不要忘记。别被宝宝拴住了。你要是忘记了,我可是会继续打你电话的哟。”陆以涵又说,虽然口气温和,但是大小姐的派头还是挺足的。

  “知道了。”说完,沈南烟便让许阿姨带温灵去了楼上收拾东西。

  想必今天晚上霍良东会回家的,因为温灵来了。

  温灵的到来,解除了沈南烟的后顾之忧。

  日后最好能够让这两个人相互打脸,那最好玩了。

  下午五点多,霍良东回家,沈南烟便把自己的手机关了。

  吃饭的时候,霍良东的电话响了起来。

  他本来在吃着饭的,突然之间,整个人都特别严肃、特别正经了。

  “陆—陆总,是您啊,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沈南烟关了机,本来也抱着侥幸的心态,想让陆以涵给霍良东打电话,竟然是陆起山打给霍良东的,这多少出人意料,不过,也在情理之中。

  霍良东用不解的眼神,侧头看了沈南烟一眼,然后说到,“要去逛街?好的,好。什么时候?”

  那头就传来一句,“你把电话给你太太。”

  霍良东用更加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沈南烟,沈南烟不动声色地接过霍良东的手机,“喂。”

  那头,已经换成了女声,陆以涵说到,“你的手机怎么关机了?害我不得不打你老公的电话。”

  沈南烟好脾气地说到,“是么?关机了?我在弄孩子,竟然没注意。”

  “刚才我哥可跟你老公说好了,怕你老公不同意,我让我哥命令他。你说吧,什么时间?我整天都有空。”

  “那就明天吧。”

  “好啊。明天上午十点,我家离市区近。你先来我家。”她问。

  “好。”沈南烟便挂了电话。

  如果说霍家是暴发户,人尽皆知的话,那陆家便是从祖上传下来的大富大贵之家,非常低调,那种富贵之气,是烙在骨子里的,纵然沈北歌曾经和霍良东结婚一年,也极少听说过陆家的传说,但霍良东一直想高攀陆家,却一直没找到机会。

  沈南烟又对霍良东说到,“明天我要跟陆以涵去逛街,没钱。你能把信用卡副卡给我吗?”

  “明天一早给你。”
霍良东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不晓得,一个小小的沈南烟,是如何认识权贵陆家人的,还要和陆以涵一起逛街?这得是怎样的私交?

  若是他霍家真的能攀上陆家,那可真是天大的脸了,他知道沈南烟没钱,所以,非常爽快地答应了,明天早晨要把副卡给她,还告诉她,“不要吝啬花钱,免得让陆家的妹妹瞧不起。”

  “嗯。”沈南烟非常淡定。

  晚上,霍良东在楼上睡的,自然是温灵的房间。

  信用卡的副卡,霍良东是要跟温灵要的,温灵非常不愿意。

  她一直在生气地嘀咕:沈南烟这个女人,一肚子坏水,跟她那个土包子姐姐一点儿都不一样,自从温灵进入霍家,便感觉自己处处受到掣肘。

  如今,霍良东连信用卡的副卡都要拿走,温灵更忌恨沈南烟了,想着,有朝一日,自己非要报这个仇不行。

  “土包子!”温灵记恨地说了一句,便生气地坐在床上了。

  温灵如此说,霍良东便火了,“陆家,你可知道陆家是谁?我一直想和陆家合作,连陆起山的面都见不着,女人之间是最好说话的,我赚了钱,谁花?不全都给你花了?命里就说了,她旺我,旺我,她和她姐姐出生相差几秒钟,都是那个时辰,我看你就是拖后腿的。”

  温灵很介意被人说成“拖后腿的”,对于她成为霍太太,非常不利,她生气地把副卡扔在了地上,来日方长。

  霍良东把卡捡了起来,“宝宝,以后日日在家里住了,我人都是你的,还在乎卡?”

  可温灵还是因为深南烟对她女儿的虐待,倍感难受。

  而且,日后,她更要看紧霍良东,他要是上沈南烟的床,就试着点儿,万一他们两个人有了肉体关系,那以后可就不好管控了,从外表上看,沈南烟有些狐媚子的味道,浑身充满了骚气,和她姐姐一点儿都不一样,那种骚气,是从里往外溢的,男人一看,就抖三抖的那种。

  她温灵是骚狐狸,沈南烟的段位,可比她高多了,女人看女人,倍儿透彻。

  沈南烟这个女人,和她姐姐沈北歌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第二日,霍良东神清气爽地把卡给了沈南烟,让她不要吝啬花。

  沈北歌正在吃早饭,目光似乎不经意地瞥了桌子上的副卡一下,并没说什么,走的时候,她偷偷地给许阿姨留了话:“寸步不离地看好寒寒,若有闪失,唯你是问。”

  许阿姨点头称是,这个太太,可比以前的太太厉害多了,看眼神,就知道是个不好惹的主儿,她哪里知道,现在的太太,就是以前的太太借尸还魂!

  沈北歌打车去的陆以涵的家,不过直到陆以涵的家门口,陆以涵都没接电话,沈北歌便试探着直接去陆以涵的家。

  别墅和别墅不同,霍家的别墅,就已经算是非常豪华了,但陆家的别墅,那是全国顶级的,住着的人,也都是顶级,听说这里的别墅都是全款一次性付清,好几亿,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走到陆以涵的家门口,便看到一个男人正从里面往外走。

  沈北歌愣了一下,好像就是那天看到的陆以涵的哥哥,陆起山。

  陆起山手里拿着车钥匙,看到沈南烟,步子也放慢了。

  看到陆起山,沈北歌突然就不自在了,非常不自在,总想审视一下自己的衣着。

标签: 东北大通炕乱3伦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