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车图堆糖 宝贝流了怎么多还说不要

访客 1310 0
 这天清晨,墨染染刚把屋前的一块地翻出来,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抬头一看是太子。

  今日的墨染染穿着一身浅蓝色衣衫,袖口卷起,长发用一根玉簪盘起。

  “呦,太子今天不去陪美娇娘,来我这个戒院做什么。”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脖子,她笑着说道。

  “今天是回门的日子。”见墨染染忘记了,太子提醒道。

  “那走吧。”墨染染洗了下手,将袖口放下,朝太子看了眼说道。

  “你难不成想穿这样回去?”太子看了眼墨染染身上的衣衫说道。

  “有什么不对吗?”她看了眼自己身上穿的,简单大方,没毛病啊!

  “穿得这么破,是想让别人误会,诺大的太子府养不起一个太子妃吗?”太子眉头紧拧,他还丢不起这个人。

  “李嬷嬷给她收拾一下,别让她丢了太子府的人。”不想再和墨染染多说什么,太子直接甩袖离开。

  “娘娘请回屋,让老奴帮您梳妆。”人都走后,李嬷嬷恭恭敬敬的说道。

  屋里,换好衣衫的墨染染安静的坐在梳妆台前,妆已化好,李嬷嬷在帮墨染染梳头。

  “娘娘您生的这般美,只要稍微用点心,何愁离不开这戒院,抓不住太子的心。”李嬷嬷在太子府待几十年了,见过的美人也不少,但像太子妃娘娘这般模样的女子,她还是第一次见。

  “我想要的,从来都不是他的心。”把玩着玉簪,墨染染眼底闪过一抹幽光。

  “那娘娘想要的是什么?”李嬷嬷实在想不通,还有什么比太子的宠爱更重要。

  墨染染闻言,只是笑了笑,并未回李嬷嬷的话。

  她想要的,是他手里那颗能救她弟弟的还魂丹。

  “娘娘好了。”李嬷嬷只当墨染染是个多愁善感的女人,便没再多问。

  “多谢。”墨染染起身朝李嬷嬷笑了笑,向门外走去。

  府外,太子等的人都焦躁了,只是当他看到墨染染的那一瞬间,体内的怒气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惊艳。

  太子的目光太过露骨,墨染染眉头微蹙,避开太子,跳上马车。

  太子紧跟着想要上去。

  “太子殿下,我家小姐不喜欢与人同坐一辆马车,还请太子见谅。”凌妩直接挡住了太子。

  “连本太子都不行?” “不行。”凌妩语气坚定,没有一丝商量的机会。

  太子目光阴沉的扫了眼马车,一股怒气涌上心头,想发作却顾及四周行走的百姓,最后是让手下牵来了一匹马,这件事才算结束。

  ……

  “参见太子。”将军府门外,墨将军带着墨府众人在外迎接太子。

  “起来吧。”太子扫了眼众人,目光扫过墨清清时,不由停顿了下。

  明明都是墨家的女儿,一个温柔可人,一个嚣张跋扈,若墨清清也是嫡女,他求娶的定会是墨清清,可惜,她不是。

  墨染染从马车里出来,一眼就看到了深情对视的两个人,眉头不由一挑,她这个便宜妹妹,什么时候和太子搭上了?

  “来,我扶你下来。”太子走到了车前,朝墨染染伸出了手。

  墨染染一愣,这货出门是没吃药吗?

  刚想拒绝,太子警告的看了她一眼,墨染染挑了挑眉,将手搭在太子手上,任由太子牵她下马车。

  “阿姐。”见墨染染下车,站在墨将军身后的墨安轩一下子扑到了墨染染的怀里。

  “阿姐不在家,你有没有乖乖听父亲的话?”墨染染蹲下身,伸手揉了揉墨安轩的小脑袋,一贯冷淡的眼底闪过一抹温柔。

  “轩轩有乖乖听话的,阿姐以后都不走好不好?”带着哭腔,墨安轩眼里蓄满了泪花。

  “乖,不哭。”温柔的擦去墨安轩眼角的泪水,墨染染将墨安轩抱起。

  “太子殿下,我们进去说吧。”将军府周围看热闹的百姓越来越多,墨将军忍不住开口道。

  “嗯。”太子应了声,目光却未从墨染染身上离开。

  此刻的墨染染很美,脸上的笑容很干净,那笑容仿佛有魔力一般,让他移不开目光。

  太子望着墨染染的背影,目光复杂。

  原来墨染染不是不温柔,只是她的温柔分人…
墨将军支开了下人,诺大的正厅,只留下太子和墨染染,以及粘着墨染染死活不肯出去的墨安轩。

  “太子殿下,我听传闻说,染儿嫁过去的当晚,您就将她禁足了,可有此事。”墨将军眉头轻蹙,开口问道。

  “这件事是本宫的错,那天晚上本宫有些冲动了,等回去本宫便会解了她的禁足。”太子的话,让墨将军准备了一肚子的话,话死腹中。

  墨染染也忍不住抬头看了眼太子,什么时候他这么好说话了?

  察觉到墨染染的目光,太子朝她笑了笑。

  墨染染睨了他一眼,低头继续给墨安轩喂食。

  “阿姐,我想吃那个糕点。”墨安轩自己试了下拿不到,便求助墨染染。

  “给你。”不知出于什么心思,太子将那块糕点递给了墨安轩。

  “坏人。”墨安轩盯着太子看了几秒,叫道。

  脸上的笑容一僵,太子表情并不太好。冷着脸将糕点捏碎。

  “阿姐。”墨安轩撅了噘嘴,很委屈的扑到了阿姐哼哼唧唧。

  “爹,我带阿轩出去玩会儿。”淡淡的斜了眼太子,墨染染抱着阿轩出去了。

  在墨染染看不到的地方,墨安轩露出了个脑袋,朝太子挑衅的吐了吐舌头。

  偷阿姐的坏人,阿轩讨厌他。

  咔嚓!太子将刚端起来的茶盏又被他捏碎。

  “小儿顽劣,还请太子恕罪。”墨将军嘴里说着恕罪,面上却没有一点惶恐的模样。

  “无妨。”将手里的茶盏碎片扔掉,太子脸上的笑意不变。

  屋内谈话继续,屋外墨染染轻轻弹了下墨安轩的额头。

  “小鬼头,就知道你是装的。”

  “阿姐,我不喜欢他,你别嫁给他好不好。”墨安轩不明白,阿姐这么好,为什么要嫁给那个坏人!

  “阿姐走的这几日,有没有再发病?”墨染染并未回墨安轩的话,一边替墨安轩把脉,一边问道。

  “没有。”墨安轩低头不敢去看墨染染。

  墨染染没有说话,只是让凌妩带墨安轩去玩,自己则去找了管家。

  “管家,这是新的方子,按照这上面的方法和用量,每日熬给小少爷喝。”阿轩以为可以瞒住了,但其实他的身体如何,她一摸脉象便能知晓。

  “大小姐,要不就让老爷开口去问太子要了那颗还魂丹吧。”他真的不忍心看到小少爷再受到折磨。

  “不行,皇上已经开始对我们墨家出手了,阿轩体内有蛊虫的事,绝对不能暴露,我们不能把软肋送到皇上嘴边,还魂丹的事。我会想办法。”

  一旦让皇上知道,还魂丹能续阿轩的命,皇上一定会以此来要挟墨府,要挟爹。

  到时候墨府,便会陷入被动。

  “是老奴太急了。”管家有些惭愧的开口,老了老了,竟然这般不冷静。

  从管家那里出来,墨染染往墨安轩住的院子走去。

  路刚走一半,墨染染遇到了墨绯夜。

  “染染,几天不见,你有没有想哥哥?”墨绯夜靠在树上,好看的薄唇微扬,笑容诱惑十足。

  墨染染愣了下,撒腿就跑,此刻的墨绯夜非常危险,能跑就跑吧。

  “真是一点都不乖。”墨绯夜眸子微凝,脚尖一点,大手一揽,直接将墨染染搂到自己怀里。

  等墨染染反应过来,墨绯夜已经带她来到一处温泉的上空。

  手一松,墨染染呈直线下落,扑通一声,整个人砸进温泉,溅出了不少水。

  “墨绯夜,你混蛋!”墨染染从水里站了起来,浑身湿透的她看起来很狼狈。

  一遇到他就被虐……

  “染染不乖,该罚。”墨绯夜危险的眯起了眼。

  他才离开她几天?就和太子拉上手了,很好。

  他是不是应该考虑找个绳子,把人拴着带走?

  “罚你妹。”墨染染黑着脸骂回去,骂完脸更黑了。

  墨绯夜的妹妹不就是她,她把自己给骂了……

  不想再说什么,墨染染走到温泉边,想要上来。

  “洗干净了再上来。”一想到太子拉了墨染染的手,墨绯夜眼底的怒意就又多了一分。

  被墨绯夜又一次推下水里泉的墨染染,抓住了墨绯夜的衣角,顺势将他拽了下去。

  “要洗一起洗。”

  两声落水声,两人皆跌入水中。
水里,墨染染每一下都揍得非常狠,只是都被墨绯夜轻松躲过。

  又一次抓住墨染染攻过来的手,墨绯夜一个反手,将她控制住。

  “你的手脏,哥哥帮你洗干净。”握住墨染染那被太子碰过的手,墨绯夜洗的很认真,直到将墨染染的手搓红,这才停手。

  “你发什么疯!”墨染染怒瞪着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她的手干净得很,哪里脏了?

  “哥哥走之前,是不是警告过你,不许沾花惹草?”墨绯夜一步一步走向墨染染,每走一步,眼底的暗沉就多一分。

  “我没有。”墨染染不停的往后退,墨绯夜走后,她一直都待在戒院里,除了今天和太子回门。

  后退的动作一顿,墨绯夜说的草,不会是太子吧……

  “你都让人碰手了,还说没有?”上扬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悦,墨绯夜将墨染染逼到角落。

  “我不就是让他扶了下,怎么就沾花惹草了?”对上墨绯夜深沉幽黑的眼眸,墨染染愤愤不平道。

  “扶一下也不许。”墨绯夜眼睛微眯,他不喜欢她身边有除他以外的男人。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墨染染眸子微冷,怒瞪墨绯夜。

  “就凭染染打不过我。”眸光幽幽扫了眼墨染染的脖颈,薄唇微启,声音悠长。

  “早知道那天晚上,我就不该救你。”漆黑的眼眸微闪,她给自己救了一个麻烦。

  “可你救了,哥哥会一直保护你的。”墨绯夜朝墨染染微微一笑,嗓音喑哑。。

  墨染染沉默,她似乎能够预感到自己的未来会有多凉凉……

  “主子,墨将军来了。”温泉外,传来龙煞恭敬的声音。

  墨染染一愣,她爹怎么来了?

  “那里有干净的衣衫,换好后我让龙煞送你回去。”墨绯夜指了指一旁的衣衫,说完人便离开了温泉。

  墨绯夜离开后,她将衣衫换好,龙煞带她离开。

  出了温泉,墨染染才发现,原来之前买下将军府隔壁府邸的人并不是商人,而是墨绯夜。

  两家地下有一条连通的暗道……

  另一边的书房。

  “你近期就别来将军府了,小心被太子发现。”墨将军缓缓说道。

  还好这次看到的是他的人,若是被太子的人看到,这事就难收场了。

  “发现又如何,他能奈我何?”清冽冰冷的声音,墨绯夜嘴角扬起一抹嘲讽。

  “现在不是和他硬碰硬的时候。”太子背后有皇上给他撑腰,要动他没有那么容易。

  尤其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候。

  “这次皇帝让你回来,应该是想要收回你手里的兵权。”这些年来,墨绯夜在边疆频频立功,墨府威严隐隐有压过皇室的势头。

  皇帝终究还是坐不住了,一道圣旨将绯夜召了回来。

  “那他也得有这个本事。”墨绯夜转动着手里的茶盏,眼眸微挑。

  给出的东西,哪有收回的道理。

  “太子似乎已经开始怀疑我们了,要在墨府多住几天,要不这段时间,你先出城?”府里就这么大,很容易会被发现。

  “不用,就算我在路上再怎么拖延时间,一个月了我也该到京城了。”事实上,他快马加鞭赶回来,只用了半个月。

  “安轩身上的蛊虫真的没办法引到别人身上吗?”指腹摩擦着茶盏,深邃的眼眸微凝,声音清冽。

  “要是有办法,我早就将那蛊虫引出了。”似乎触及到内心的疤痕,墨将军脸上闪过一抹痛楚。

  那可是他唯一的儿子,若有办法,他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蛊虫蚀心之痛。

  两人又聊了半个时辰,墨将军这才离开。

  望着墨将军的背影,墨绯夜眼底闪过一抹复杂。

  白日里看到的画面在他脑海里来回闪过,墨染染是真的疼墨安轩。

  若是她知道,墨安轩体内的蛊虫是因为他才有的,怕是连靠近都不会让他靠近吧……

  墨将军离开后,墨绯夜将自己关在了书房,直到天黑这才从书房出来,从暗道进了将军府。

  当墨绯夜靠近墨染染住的屋子时,发现屋子里不只有她一人,还有一人,看身形是男人。

  屋内有光,影子印在窗户上交叠在一起,墨绯夜的眸子微暗,眸光深沉幽黑。

标签: 男男车图堆糖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