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在里面动 大尺寸的小黄说说1000字

访客 1673 0
一时间,顾唯百口莫辩。她分明是无辜,可是到了别人眼里,却不是这个味道了。

众人窃窃私语。

“弄坏东西肯定是要赔的……”

“她是谁啊?没见过的三十六线,茶里茶气的。”

“怎么不表态?是打算赖账吗?”

顾唯被团团围住、指指点点,显然,这事没法善了。顾唯攥紧手心,手指骨节泛白,眼神直直的对上季梦洁满满算计的眼神。

这是个坑,但她只能往下跳!

她有心想要反驳,但是,她没有证据。更多的反驳,只会让她显得更想要赖账!

这口恶气,吞不下也得吞!

用力闭了闭眼,顾唯绯色的唇勾了勾,“好,我赔。”

“这不就结了。”

季梦洁得意的一笑,走近顾唯,用只有她们才能听见的声音,低低说到。

“还以为你多能耐,原来就这点本事!”

顾唯唇畔噙着若有似无的笑容,“你这条狗叫的不错,快去找你的主子领赏吧。”

说完,不等季梦洁再发作,傲然转身。

她和沈佳期这仇,是抹不去了。树欲静而风不止。正如同她忘不了一样,沈佳期同样不会放过她!

顾唯翻出手机,查了一下。卡地亚钻石项链,季梦洁的那一款,官网售价四万多……

可她哪里有这么多钱?

半年前,她执意进了这一行。

娱乐圈看着是光鲜亮丽,但赚钱的都是大明星,像她这样的也就够吃饱饭。

该怎么办?她要到哪里去弄这么笔钱?

……

顾唯心事重重的回到金庭,给秦眠眠发了信息,但秦眠眠大概在忙,没回她。

翻了下所有的存款,加在一起,还不到一万。

就这么点钱,买个A货不知道够不够?

明知道很可能是被季梦洁阴了,但是,她却一点办法没有。

只能说,小人难防。

心情不好,又没有朋友陪,顾唯点了炸鸡和啤酒,坐在客厅,电视开着挑了个综艺,一边吃一边看,跟着综艺里一起傻笑。

墨铮下来时,一股浓郁的炸鸡味扑鼻而来,刺激的他立时皱了眉。

他凌晨下飞机,回来后就直接睡了。没想到一觉醒来刚下来,就看到这么伤眼睛的画面。

“顾、唯。”墨铮一字一顿,嗓音粗哑又性感,却透着夜色般的低沉。

“啊?”

顾唯猛回头,吓得她立即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碎屑,全都掉在了地毯上。

“你……”顾唯抹了抹嘴,“你在家啊。”

小舅舅都好几天没回来了。

啧。墨铮眉头紧拧,嫌弃的看着顾唯,每个毛孔似乎都散发着蓬勃的戾气。

“脏死了。”

“啊?”顾唯马上意识到了,微微弓着身子,连连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啊……我弄干净,马上!”

墨铮眼角眉梢眼角满满的寒凉气息,毫不遮掩的嫌弃。

“给你十分钟,把这里处理干净,还有味道。”

言则,转身要走,他没法待在满是炸鸡味的空间里。

“阿铮……”

鬼使神差,顾唯伸手拽住了墨铮的手。

她仰脸看着他,细白的手指紧攥着他,好像有蚂蚁在咬他的手指,细细麻麻地啮合
男友订婚了,新娘不是她?!

宋芊芊从来没想过,这么恶心狗血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宴会厅入口,她看着新人合照上的两个人,久久回不过神来。

霍文昊,宋霏霏。

一个是她男朋友,一个是她亲姐姐,竟然在她回国这一天,订婚了!

“王八蛋!”

宋芊芊咬牙骂了一句,操起门口饮料桌上的一支红酒,大步踏进了订婚现场。

嘭——

红酒被摔碎,沉闷的声音打断了宴会厅里的甜蜜和谐氛围。

听到声音,现场所有人目光齐齐看向入口处。

宋芊芊抹了一把溅在脸上的红色液体,卷着一身怒意走进去:“你们订婚,有没有问过我的意思?”

台上,一对新人正准备交换订婚戒指。

宋霏霏娇美的脸上笑意微不可察地顿了一瞬,惊喜道:“芊芊,你回来了。我们知道你在国外忙,所以才没通知你,你别生气哦。”

霍文昊体贴地握住了宋菲菲的手,看向宋芊芊的眼神里有隐隐警告:“芊芊,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我一直都是把你当妹妹。霏霏回来后,我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心动了。”

“一见钟情?呵!”

宋芊芊在他面前站定,突然发现眼前这个男人好陌生。

是她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吗?!

她强压住心酸,红着眼睛问:“一边跟我诉衷肠一边跟我姐姐一见钟情?”

霍文昊脸色一变:“你误会了……”

“误会?”

宋芊芊鄙夷地打断他:“需要我把这些年我们在一起的照片和聊天记录拿出来……”

“啪——!”

响亮的耳光声打断了宋芊芊。

她的脸被打得偏向一边,粉嫩的菱唇边沿破了缝,有丝丝血迹蔓延出来。

宋芊芊耳朵嗡嗡作响,脑海一片空白。

唐如梅厉声的喝骂响遍全场:“宋芊芊,你怎么这么冷血自私?霏霏是你亲姐姐!她从小走丢,在在外面吃了23年的苦!好不容易回来,有个好姻缘,你就这么见不得?”

看着母亲满脸满眼的愤怒失望,宋芊芊眼睛有些酸:“妈,是他们伤害了我啊!”

没错,姐姐宋霏霏从小就丢了。

宋家上下找了很多年,终于在半年前找到领了回来。她心疼姐姐,深知姐姐这些年在外过的不好,所以先后把自己名下的所有房子、存款、股份全给了姐姐。

不仅如此,这半年来,姐姐只要看上的东西,她都毫不犹豫地满足她!

可没想到,自己出差了一个月而已,姐姐居然连她的男朋友也看上了!

这让她怎么接受?!

会场很静,唐如梅的声音痛怒交加:“伤害?我如果不是怕伤害你,就应该把你的所有东西都补偿给你姐姐!这些年你在享福你姐姐在吃苦,你不知道感恩,还这么没良心,你还是个人吗?”

现场议论纷起。

“原来没看出来宋芊芊这么歹毒……”

“她这是团宠千金当上瘾了,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是宋家唯一的女儿呢?”

“宋家这22年的教养她都学到猪肚子里去了吧,大闹亲姐姐的订婚典礼?哪有半点大家闺秀千金小姐的样子?”

“要么怎么说龙生九子各不相同呢?你看看人家霏霏,虽然流落在外二十多年,养大她的家庭穷得连锅都揭不开,但人家仪态风度教养,好到了骨子里。再看看宋芊芊,真是连给霏霏提鞋都不配!”

……

宋芊芊面色惨白如纸,耳朵里嗡嗡响着,心口的空洞处嗖嗖灌着风。

她看着这群她熟悉的,不熟悉的人。

他们之前还夸她是宋家往上三代,最有灵气能力的孩子……

“妈……”

她捂着火辣辣的脸,强忍着眼泪哽声道:“可我也是您女儿啊……”

“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种女儿!保安,把她给我赶出去,这里不欢迎她。”

宋芊芊来不及多说一个字,已经被保镖拖着胳膊,粗暴地丢出了酒店。

她的手在粗糙的水磨石地面上滑过,双手手心瞬间血流如注,疼的钻心。

姜木木得到消息在酒店旁边的小花园里找到宋芊芊时,她狼狈得像只流浪狗。

看到闺蜜的第一眼,宋芊芊自嘲地笑道:“木木,为什么?我也是亲生的啊……”

明明在笑,却刺得姜木木眼泪掉了下来。

“你还有姐,以后姐罩你,走,先去医院包扎。”

……

急诊室。

医生帮宋芊芊处理了手上的伤,可她脸上的伤却更明显了。

唐如梅下手太狠,她的脸已经肿得跟馒头似,五根红艳艳的指印鲜明又醒目。

姜木木心疼无比,又气得七窍生烟:“你傻B吗?你妈打你,你就站那里让她打?”

宋芊芊沉默不语,满脸生无可恋。

她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为什么宋霏霏回来后,父母对她的态度180度改变。

她甚至怀疑,自己根本不是他们亲生的!

姜木木气了一阵,无奈地坐到她旁边:“宋霏霏在外面吃了苦不假,但当年她走丢也不是你的错啊!你父母凭什么这么偏心?特么地……”

“快快快,蒋医生来了!”

刚刚还井然有序的急诊室突然乱了起来。

手上不忙的女医生女护士纷纷丢下东西跑了出去。

姜木木的话也被打断。

两人抬头朝人聚拢的地方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高大帅气身影艰难地在人群里移动。

一群女医护围着他,叽叽喳喳地争相说着话。

“我去!是他?”

姜木木看到男人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激动地一下子站起来,眨巴着满是算计的星星眼问:“芊芊,想不想报仇?”

宋芊芊满眸疑惑:“怎么?”

姜木木指着人群里那个鹤立鸡群的男医生:“你知道他是谁吗?霍文昊的舅舅,蒋沥南!”

宋芊芊皱眉:“怎么可能?霍文昊的舅舅一直在国外,从来没回来过。”

不过,霍文昊的母亲姓蒋倒是真的。

“从来没回来过不代表他不回来啊!”

姜木木兴奋地拽着她胳膊:“前两天我跟我妈参加一个宴会,在宴会上见到过他。我妈说这位蒋医生和他姐姐感情不错,经常去霍家看他姐姐。最主要的是,他是单身!”

她贼兮兮地怂恿道:“只要你做了这位蒋医生的太太,你便是霍文昊的舅妈。以后霍文昊和宋霏霏见到你,都得恭敬地叫你一声舅妈,看不恶心得他们把隔夜饭吐出来。是不是很解气?”

宋芊芊攥紧了拳头,竟然很心动!

标签: 他的手在里面动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