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文po推荐1v2 ,,桃子奶盖 po

访客 9310 0
“阿初,阿初!”

昏迷中的顾时初听到有人在唤着她的名字。

很吃力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紧张、害怕、心疼、自责,所有的情绪都在他的脸上。

“容爅?”顾时初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想要叫出声,却发现自己的嘴被胶布黏着,根本就发不出声音来。也才发现,她被绑在柱子上。

而眼前的男人满脸满身都带着血,一片狼藉,右手垂放着,血正在往下滴着。

尽管如此狼狈,却依然不失他那自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高傲与凌威。

“忍着点。“他看着她,有些吃力的抬起那一只没有受伤的手,轻轻的撕去贴在她嘴上的胶布,再替她解绑。

“为什么?”顾时初看着他,不解的问。

她知道,今天的这一切,全都是她那好妹妹顾瑜宛和她深爱的男朋友曹慰然为了对付容爅,抢走容家的一切而利用她做的。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到最后没有放弃她的却是眼前这个被她狠狠伤害过的男人。

顾时初的眼眶升起眼泪滚落而下,不停的摇头,想要告诉他,让他赶紧走。

“顾时初,这辈子,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他解开那绑着她双脚的绳子,牵起她的手,沉声道,“我们回家。”

“回家?我同意了吗?”曹慰然阴狠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伴随一声枪响,血在顾时初胸膛蔓延开来。

“阿初!”容爅眼睁睁的看着顾时初在自己面前倒下,痛心大喊,眉眼间都是戾气,“曹慰然,你找死!”

“容爅,我这个弟弟对你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既然你这么爱顾时初,那就让你在黄泉路上与她相伴吧!”

只见曹慰然迈步朝着两人走来,枪口对准容爅的脑门。

“砰!”

“不要……”血疯狂往外流,顾时初早已泪流满面,“对不起……容爅……”

对不起,从前是她眼瞎心盲,爱错人恨错人,后悔已经来不及。

如果有来世,她一定会义无反顾爱上他的,容爅。

……

“不要……容爅!”顾时初大叫着,猛的坐起,满头大汗,大口的喘着气。

这是在哪?她不是和容爅一起死于曹慰然的枪口之下了吗?

四下环顾着,顾时初猛的发现,这房间竟是两年前她与曹慰然私奔时入住的酒店房间,而且还是五星级的豪华套房。

所以,她这是重生了,重生在两年前。

两年前的今天,她趁着容爅出差,卷走了别墅里所有值钱的东西,留下一张“离婚协议书”与曹慰然私奔了。

正是因为这一次私奔,容爅在把她抓回去后,十分粗鲁的要了她。而她自然是更加恨他入骨。

然后是她的妹妹顾瑜宛在安慰她的同时,给她献了一个好计,让她表面顺从容爅,趁他不备之际,把他公司的资料全都拿出来给曹慰然。只有曹慰然强大了,才能与容爅对抗,只有容爅的势力倒了,甚至死了,她与曹慰然才能永远在一起。

她信了。在渣男贱女的仿佛利用下,成功把自己和容爅害死了。

“初初,怎么了?是不是做恶梦了?”急切的声音传来,打断顾时初的思绪,一抬眼便看到曹慰然一脸紧张的看着她,将她的手紧紧的握着。

顾时初猛的抽回自己的手,一脸阴冷的盯着他。

“怎么了?”曹慰然看着自己被抽空的手,很努力的耐着性子脉脉深情的看着她,“是不是又梦到容爅折磨你了?”

“闭嘴!”顾时初凌视着他冷声呵道。

那看着曹慰然的眼眸如同刀子一般,凌锐又充满了锋芒,“你没资格提他!”

说完,快速的下床,朝着门口走去。

“初初,”曹慰然见状急急的去拉她的手,却见顾时初猛的一个转身,在他还没碰到她的手腕时,一脚狠狠的踹过去。

“呜……”曹慰然疼得一声闷哼,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眼眸里闪过一抹厌恶与愤然,本能的朝着顾时初斥吼,“顾时初,你又发什么疯?容爅折磨你,你就在我身上撒气?”

容爅!

顾时初心里默念着这两个字,再看着眼前曹慰然的这一张脸,死前的那一幕再次重现在她的脑海里。

这一刻,看到曹慰然,顾时初的眼眸里尽是愤恨,脑子里全都是他那阴狠毒辣的脸。

顾时初的双手紧握成拳,心中的怒意与杀意混凝着。

“初初,你是不是后悔了?是不是后悔离开容爅跟我走了?”曹慰然压下心中所有的愤怒与厌恶,继续用着深情款款的眼神看着顾时初。

他太了解顾时初了,这个女人就喜欢听甜言蜜语,喜欢看他深情款款,柔情脉脉的对她。

果不其然,只见顾时初的脸色正在好转。

见状,曹慰然的唇角扬起一抹不易显见的冷笑,张开自己的双臂欲将她搂入怀。

顾时初的眼角扫过丢于柜子上的木制衣架,想也不想拿起,朝着曹慰然那张开的双臂狠狠的挥去。

“嗷!”曹慰然那杀猪般的嚎叫声响起。

而顾时初拿在手里的衣架直抵他的咽喉,阴冷的声音响起,“曹慰然,你是个什么东西?拿什么和他相比?你有他有钱?有权?有颜?你连个屁都不是,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你……”

“砰!”

门被人踢开,顾时初转头望去。

“老公,你怎么才来啊!你要是再不来,我都要被这登徒子给欺负死啦!”顾时初扔掉衣架,一脸哭唧唧的扑进男人的怀里。

容爅感受着挂在他身上的娇软身躯,整个人很明显的一怔,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个什么情况。

但身体却是比心更诚实,在她扑过来的那一瞬间,双手稳稳的接住她,任由她像只小章鱼似的吸附在他身上。

“老公,我好怕,呜呜呜……”顾时初埋头在他的怀里低低的哽咽着。

这哽咽是真的,而非装的。因为她想到他对她的深情,对她的执着与至死不悔的守护,还有他的惨死。

低头看着挂在他身上的顾时初,容爅的表情阴沉沉的,“顾时初……”
“老公,我要回家。”她打断他的话,氤氲的双眸楚楚可怜又乖巧中带着几分委屈的看着他,我见犹怜。

一声“老公”让容爅紧拧的眉头舒缓几分,却在看到房内的曹慰然时,再次变得一片阴鸷,眼眸里迸射出带着杀意近寒芒。

见状,曹慰然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本能的往后退去两步。

“嗯,回家。”容爅抱着她转身离开。

“等一下!”刚抱着她走到门口,顾时初的声音响起,然后从他的身上跳下来,一个转身回房间。

看着她这动作,容爅那本就阴冷的脸瞬间又阴鸷了几个层次,如同那地狱里出来的阎王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而站于房内,在容爅出现,看顾时初扑进他的怀里就一直如个木头桩子杵着的曹慰然,在看到顾时初转身回来时,扬起一抹得意又得逞的笑容,甚至都忘记了被顾时初打的痛意,朝着她走去,又是一副深情款款,“初初……”

顾时初抄起一个高脚杯,“哐”的一下敲破,碎片快速的抵向他的咽喉,“初初不是你能叫的!我的话只说一次,再有下次,我会让你连话都说不了!”

说完又是冷冷的一哼,那拿在手里的玻璃碎片划过曹慰然的脖子,划出一道浅浅的伤痕,疼得他“嘶”的一声哼叫出声。

然而顾时初却是连眼皮都不带斜他一下,甚至还把手里的玻璃碎片直接往他的脚边一扔,又在他的脚背上划出一道口子。

顾时初越过他的身边,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她从容爅别墅里卷来的现金,金砖,首饰,往包里一塞,折回。

在经过曹慰然身边时,视线落在他的脖子上。

见状,曹慰然再次以为是她要回心转意了,一脸期待的看着她,却见她一把扯过他脖子上的那一条狗链子,冷哼,“送给乞丐还能留下个美名!”

乞丐?!

曹慰然恨恨的盯着她,咬牙切齿。

看着他这愤然的表情,顾时初抬脚在他那划伤的脚背上狠狠的一脚踩下去,“人渣!”

疼得曹慰然呲牙咧嘴,好生狰狞又扭曲。

而顾时初则中噙着一抹娇俏又明媚的笑容,朝着容爅走去,双手往他面前一摊,又是露出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老公,脚疼,抱抱!”

跟着容爅一起来的保镖狠狠的抽搐着自己的嘴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这是顾小姐?是那个讨厌少爷几乎到憎恨的顾小姐?这看起来,分明就是少爷的小迷妹啊!

如果不是从曹慰然的房间里找到的,如果不是这一张与顾小姐一模一样的脸,他真的怀疑这个人根本就不是顾小姐啊!

容爅直接将她手里的包丢给保镖,然后抱起顾时初,朝着房内的曹慰然又射去一抹狠厉的眼神,迈步离开。

“老公,你真好!”顾时初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噙着一抹无比满足的笑容,双眸弯弯的看着他。

从来没有一刻如现在这般让她感到真实、安心。

她终于可以重新回到他的身边了。

容爅,这一世,我定不负你!如你所言,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直至容爅和顾时初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曹慰然才猛然反应过来,他这是……被顾时初那个女人给抛弃了?

怎么会这样?明明一切都好好的,全都在他的计划和掌控之中的,怎么就……突然之间失控了?

顾时初不是爱他爱到发狂,爱他爱到可以和所有人为敌,只要他一句话,她连命都可以给他的吗?

她不是恨容爅恨得咬牙切齿,深入骨髓的吗?不是拼了命都想逃离容爅的身边,然后跟他在一起的吗?

怎么……就突然之间又跟容爅回去了?还一副容爅才是她深爱之人的样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曹慰然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当他看到自己脚背上的那一条划伤时,眼眸里闪过一抹阴狠。

容爅,顾时初!

……

一路上,顾时初都挂在容爅的身上,就跟个吸盘一样,直至到家,她还是挂在他身上,无赖又撒泼的非要他抱着下车。

家里的佣人在看到被容爅抱着的顾时初时,都惊得跟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一样,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打算挂到什么时候?”一进房间,他那沉冷的声音响起,尽是不悦与凌厉。

顾时初朝着他嫣然一笑,娇软的身子在他的怀里扭了扭又蹭了蹭,娇言软语,“一辈子!”

闻言,他的眉头拧了拧,那一双如墨般的眼眸直直的盯着她,显然是在怀疑她的话。

见状,顾时初也不急,依旧笑得灿烂迷人,“怎么,你不想吗?不是你说得啊,这辈子跟我至死不休啊!还说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她此刻的表情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在忽悠他,满满的都是真诚。但是一想到她这半年来的各种折腾,容爅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你又想耍什么花招?”他凌视着她,“趁我出差想跟他私奔?顾时初,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敢打断你的腿?”

她嫣然一笑,伸手轻抚着他那紧拧的眉头,娇声软语,“你打吧,打断了正好你养我一辈子!”

“顾!时!初!”

“先生……”管家急急的声音响起,打断容爅的话,却又在看到两人此刻的姿势时,“吱”的一下急急刹住,猛的一个转身,不敢看他们。

“什么事?”容爅冷声问道。

“顾小姐的妹妹来了,已经等了有一段时间了。”管家的恭敬的说道。

呵,来得够快啊!出乎她的意料!

顾时初在心里冷笑。

“下去!”他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不!”她毫不犹豫的拒绝,然后那望着他的眼眸立马浮起一抹湿润,可怜兮兮又很是委屈的望着他,那两颗珍珠就像随时都会滚落下来一般。

看着她这一脸垂垂欲泣的样子,容爅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失神,就像他欺负了她一样。

他怎么舍得欺负她,把她捧在心尖尖上都来还不及呢!

可就算这样,她不一样还是讨厌他,憎恨他,时刻想着逃离他。

“你的好妹妹来了,想必……”

“让她等着!”她打断他的话,对着管家一本严肃道,“就站在院子里等着,不许进屋,不许给她伞,不许给她水。反正除了太阳什么都不许给!”

标签: 桃子奶盖 po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