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檀嫡长孙按在龙椅上弄 不想了by花卷

访客 1127 0
陆景寒的动作顿住。

湛黑的瞳眸向着她的方向瞧来,只是,那脸上带着惯有的嘲笑。

他微微眯了眯眸子,就这么睨着她。

嘴里叼着烟,划开的打火机在手中来回把玩。

“夏初,你用得着这么三翻四次的提醒我,你肚子里有个野种么?”

‘啪嗒——’一声,打火机的盖子完全合上。

他一脸阴桀地盯着她,已经处在了暴怒的边缘。

抿了抿唇,夏初垂下视线。

眼睑遮挡住他冷厉的神色,依旧轻轻地揉搓着自己手臂的位置。

口中低低出声,“我只是不想让你抽烟。”

刚才扑鼻的那股酒气,让她的胃难受的几乎想要吐。

这里空间狭小,他吐出的烟雾会引起她的不适。

夏初只是不想让已经不舒服的身体,再添不快。

陆景寒笑了。

指尖捏着烟从口中拿出,冷佞的眸子向着她睇去。

“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是,向来他陆景寒想做什么,都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

更何况,她知道,他恨极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这个还未出生就注定是个悲剧命运的小家伙儿。

虽然明知道,这一切都是夏芳菲搞的鬼。

可是,她却对这个小家伙儿狠不下心来。

既然已经决定将他打掉了,她只不过是想让他在她肚子中的最后岁月,可以不受折磨。

“陆先生,我知道你很生气,只是,我希望你有什么事都冲我来,他是无辜的。”

深吸了一口气,夏初抬起澄净的眸子,向着陆景寒瞧去。

声音轻柔,语气却是不卑不亢。

他挑眉,那双冷厉的眸子像是淬了冰一般,盯着夏初。

那神色像是他不认识她似的,就这么直直地,静静地瞧着。

空气安静极了,只能听到头顶那盏灯偶尔闪烁发出的细微电流声。

他黑如浓墨的眸子紧迫地落在她的身上,那种无形的压迫感,让夏初浑身不自在。

良久,他才勾起一侧唇角,露出一记轻讽。

“他无辜?呵!夏初,你还真是敢说!”

陆景寒冷然决绝的说完,便直起了身子。

手指捏着的香烟,在掌心揉成一团,扬手丢进垃圾桶中。

修长的双腿迈开,向着她的方向逼近。

后背贴在墙壁上,看着面前的男人一步一步而来。

夏初不由得开始紧张,身体与墙壁贴合的更紧,没有一丝空隙。

“你要做什么?”

他俊逸的脸上唇角撩起,漫不经心地笑,只是眸底却掠过一层寒意。

“你前脚刚给我带了绿帽子,后脚又把我的客户得罪了,你说我要做什么?”

单手撑在她头顶的墙壁上,另一只手微微捏住她的下巴,向上抬起。

冷锐的眸子慢慢眯起,垂眸瞧她。

“是他先动手动脚的。”

双手紧张的攥起来,后背紧绷,她的声音有些艰涩。

“夏初,刚才是谁求着让我给她一个机会的?嗯?”

他轻扬的尾音,磁性的嗓音,此刻却让夏初觉得全身发冷。

也足以让她想起,自己此行前来的目的。
看着她的表情,陆景寒眼底的讽意更深。

“终于想起来了?”

语气中的不屑,让夏初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是,她现在还有求于他。

只是,让她完全抛掉自尊的被他羞辱,她还有些做不到。

即便是现在她在夏家地位尴尬,不再受宠。

但到底也是夏家的长女,是夏沛国精心栽培了二十四年的名媛千金。

骨子里的那份骄傲,让她做不出委曲求全的事。

“是,我是求你,希望陆先生不要取消婚约。”

下巴被他捏着,夏初抖着唇,轻轻开口。

她的话刚一落下,便瞧见对面的他冷冷地笑了。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不等夏初回答,陆景寒凉薄的唇瓣再次掀了起来。

“夏总还真是生了个好女儿,处处精打细算,不知道夏二小姐是不是也像你一样这么聪明呢?”

他靠的很近,压低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那话语里的警告意味十分明显。

霎时,她整个身体僵住,连思绪都有些乱了。

夏芳菲……

难道他真的想要让夏芳菲来取代她?

夏初警铃大作。

她猛地挣开下巴的束缚,转过头来看向他。

只是,陆景寒在贴近她说完这句话以后,便站直了身子,从她面前撤离。

不行!

她不允许!

在夏芳菲的妈取代了她的妈妈成为夏家的女主人后。

她已经失去了太多。

她不能让夏芳菲抢走她最后一丝想要抓牢的东西。

“我求你,不要……”

她的一双手抓住他的袖口,一脸的慌乱不安。

夏初知道陆景寒恨极了她。

他这么骄傲的一个人,从小便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

只要是他想要的,就没有他得不到的。

他的生活中向来都是别人对他的追捧。

锦城的名媛千金们,恨不得替代她,成为陆景寒的女人。

可是,她这个未婚妻不但不爱他,甚至是还怀了其他人的孩子。

心里的凄凉感,越来越浓重。

“陆景寒,我求你,我真的求你……”

抓着他袖口的手不由得缩紧,心也跟着开始慌了。

在妈妈去世,小安失踪,厉廷琛不告而别的五年后,她以为再也没有什么事能够让她为之慌乱了。

就算是在知道怀孕的那一刻,都没有像现在这样。

怕,她真的是怕了。

尤其是在看到陆景寒那双如同从冰窟中投射过来的目光时,她整个人骇的发抖。

“求我?好啊!跪下!”

突然间,他甩开她的抓握,向后退开两步,冷冷地盯着她。

夏初被他一甩,身体撞回墙壁。

莫大的屈辱感充斥着她的胸腔,夏初一张脸煞白的毫无血色,死死地咬住了下唇。

“你就这么恨我?”

他冷漠矜贵的脸庞,让她全身的血液几乎都僵硬。

陆景寒眯起眸子,视线像是淬了冰。

“恨你?你还不配!”

不对,夏初总觉得陆景寒对她带着一股恨意。

之前的几次碰面,还没有让她有这么强烈的感觉。

只是觉得陆景寒不喜欢她。

可是,今天这两次的相遇,她能明显的感觉到,他对她不止是讨厌,甚至是有些恨的。  

“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处理干净,不然,到时候不要怪我不客气!
安全通道的门再次被关上,发出轰隆一声。

那一声震响,也砸在了夏初的心上。

她整个身体软的向下滑,后背贴着墙壁蜷缩了腿。

呼——

他走了。

终于结束了。

幸好他答应给她三天的时间来处理这件事情。

只要三天内,她把手术做了。

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她不能让任何人破坏她嫁进陆家。

就算是陆景寒本人也不行。

深深吸了一口气,夏初将手机从包里拿了出来。

在最近联系人里拨通了一个号码。

“林医生,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扰你,我想预约最快的手术时间,麻烦你帮我安排一下。”

电话那端似是说了两句什么。

夏初轻轻从嗓子中应出。

“嗯,那我等你消息,谢谢。”

挂掉手机,夏初捏着手机,抱着手臂。

等到情绪慢慢平静下来,她才从地上站起来。

……

……

“小姐,到了。”

前面司机回头看了眼后座中有些发怔的夏初,开口提醒着。

视线从车窗外转了回来,夏初敛了敛情绪。

“不好意思。”

手机扫码付了钱,夏初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抬眸看着已经陷入黑沉的别墅,夏初的心也跟着沉闷的难受。

叹息了一口气,夏初举步向着别墅内走去。

客厅里一片黑寂,只留有走廊的壁灯还散发着羸弱的光芒。

沿着楼梯台阶向上走去,夏初刚刚走到自己房间门口,身后响起了房间门被打开的声音。

脚步缓了缓,并未停下,夏初没有理会身后,继续伸手旋开自己房间的大门。

“姐姐。”

突然而来的呼喊,让夏初摸在门把手上的手停了动作。

微微调整了脸上的表情,她转过身来,看向身后的夏芳菲。

一身粉色的蕾丝睡衣,衬的她的皮肤莹白,一双大眼睛无辜的眨巴着。

走廊里的灯光很暗,只有她房间里透露出来的光亮,从背后方向射来。

夏芳菲抱着一个抱枕,慢慢向着夏初走了过来。

“姐姐,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她一副关怀的模样瞧着夏初,漂亮圆润的眸子像是一只纯良的小白兔一般,轻轻眨动着。

夏初冷着一张眸子瞧着她,微微扯了扯唇瓣。

“夏芳菲,这里又没有其他人,你不必装了。”

本来还抱着抱枕,微微歪着头,一脸无辜模样的夏芳菲。

在听到夏初的话后,那双润泽晶莹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的阴狠。

只是,下一瞬,便收敛了一些。

夏芳菲迈开双腿,耸了耸肩。

“我没有装呀!是他们把我想的太单纯了而已。”

“为什么要陷害我?”

瞧着她站在自己面前,夏初凝着眸子开口。

“真是冤枉啊!姐姐自己招惹了不三不四的男人,怀了个野种回来,关我什么事呢?”

夏芳菲撅了撅嘴巴,将下巴抵在抱枕上,慢条斯理地回着。

只是,那说出口的话,却是让夏初胸口愤懑不已。

深吸一口气,夏初压抑住升腾的怒意,沉眸盯着她。

冷冷地声音从口中吐出。

“好,这件事我们先不谈,我只问你,你到底是从哪里找到的那几张小安的照片?你是不是知道小安的消息?”

标签: 不想了by花卷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