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湿度肉车第八 师父欢宠无度

小爱 194 0

雨点噼里啪啦的拍打在窗上,偶有惊雷乍起,伴随着一道惊厉的闪电,房间里亮了一瞬,又很快恢复漆黑。

乔莞费力的睁开沉重的眼皮,脑子还有些混沌,迷蒙中只看到两个黑影在她的床前忙活着。

“这样做行得通吗?万一她不认账怎么办?”女人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担忧。

“等一切都成了定局,到时候只要咬死是她勾引薛家三少,薛家人岂能放过她?”

男人的声音透着一丝得意,乔莞想起来了,是她丈夫靳禹城。

“当初她为了钱不择手段的嫁进靳家,害珊珊出了车祸,我就一直在等今天。”黑暗中,靳禹城的目光透着阴毒,“明天天一亮,靳太太婚内出轨的消息就会挂满各大网站头条,我倒要看看她怎么还有脸呆在靳家!”

“还是城哥你有办法……”这个声音……是靳禹城的秘书林然。

果然他俩早就厮混在一起了……

“那是自然。”靳禹城得意的一笑,亲昵的在她的翘臀上拍了拍,“你去门口看着点,别让人盯上咱们。”

看着林然出去了,靳禹城这才走向床边,伸手拍了拍乔莞的脸,勾唇笑道:“亲爱的,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我送你的这个大礼你还喜欢吗?虽然乔家现在破产了,岳父也成了植物人,十万块钱不多,但起码够他在医院里再住几个月,趁着现在薛家三少还肯花钱买你,你一定要好好把握机会,不然再过几年你真的是贱卖都没人要了。”

“你……”乔莞抬起手指指向她,眼神又恨又痛,可是身体实在是太无力,以至于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靳禹城笑了笑,握住她的手,靠在她耳边道:“好了,我就不打扰亲爱的和薛少的春宵一刻了。好好享受今晚吧,毕竟过了今天,你这辈子也不可能卖到一晚上十万这么值钱了。”

他说完便起身向外走去,乔莞看着她的背影,想要说话,可是最终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就这样陷入了黑暗之中。

*

希尔顿酒店的走廊长的几乎看不到尽头,乔莞紧紧地攥着胸前的浴巾,光着脚逃命似得在走廊上飞奔着。

“给老子站住!”

一声厉吼让她的心上一停,回头便看到薛磊捂着汩汩流血的额头,在她身后紧追不舍。

她从套房里逃出来的急,浑身上下只裹着一条浴巾,几分钟前的那一幕又出现在了脑海里,男人下流的淫笑让她心惊,本能的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死女人,你最好乞求你今天别被我抓到,不然老子饶不了你!”

薛磊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目色狰狞。

雪白的浴巾上染着刺目的鲜红,酒店走廊上的客人们纷纷侧目唏嘘。也对,她的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又是在酒店这样让人浮想联翩的地方逃命似的跑着,难免不让人往那方面想。

薛磊的声音越来越近,他们的距离也渐渐缩短。

乔莞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她不能被抓到!

前方传来了男人们的交谈声,乔莞还来不及回头,就猛地撞到了一个人的怀里。

突如其来的冲击力太过强烈,那人扶着她猛地向后倒退了两步才稳住。

她伏在那人的胸口上惊魂未定的喘着粗气,男人身上清冽的薄荷味混杂着男性特有的阳刚之气,争先恐后的窜入她的鼻息,明明是陌生的气息,却让她慢慢平静下来,莫名的心安。

平复下来后,她缓缓的抬头,那个男人也同样低头去看她。

四目相对,乔莞不由得一怔。
乔莞没想过他们会以这样的方式相遇。

记忆的最后,他站在大雨里,扒着她的车窗,声声哀求她不要离开。

而她却面无表情的坐在车上,把他花了两个月工资买的手链摘下来扔出车窗,冷冷的给了他一个“滚”字。甚至不顾他被车撞到的危险,面无表情的踩紧油门加速离开。

而现在,她衣不蔽体,头发凌乱光着脚站在地上,承受着周围鄙夷又下流的目光,他却一身笔挺考究的西装,双手插在口袋里,整个人清冷而又倨傲。

顾维廷同样低头望着她,视线落在她不能蔽体的浴巾上,深邃的黑眸中满是深意,薄唇微抿,情绪难辨。

乔莞怔了片刻才回过神来,急忙从他怀里脱离出来,垂着眼道:“对……对不起。”

她疏离的样子让顾维廷眸色一深,正要开口,走廊上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薛磊捂着流血不止的伤口,站在他们一米开外的地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看到薛磊,乔莞的眼里明显闪过一丝紧张。

一个怒气冲冲,一个衣衫不整,发生了什么事,在场的人基本上已经能猜出个大概了。

薛磊捂着冒血的伤口,怒喝道:“老子长这么大还没被女人打过,你胆子可不小!不过是老子花了十万买来的床上用品,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清纯女神?今天不跟我回去,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乔莞的身体有一瞬的僵硬,不由得又想起了靳禹城和林然的对话。

还真是一家人啊,她的好丈夫就是这么对她的。

平时和薛磊厮混的几个小混混也闻讯赶了过来,见他像个血葫芦似的站在那里,急忙问:“三少,这是怎么了?怎么伤成这样?”

薛磊向地上啐了一口,暴躁的喊起来,“别提了!羊肉没吃着,还惹了一身骚!你们把这个贱货带回我的房里,老子今天得好好调教一下这个带刺的!看她还敢嘴硬。”

乔莞心里咯噔一下,立刻向后退着喊道:“你们别过来!我要报警了……”

她看着那些步步紧逼的男人,又看了看身旁的顾维廷,想向他求救,又怕遭到拒绝。

毕竟她过去那样对他,实在是没有什么脸面再去求他。

眼见那些人的手就要伸过来了,乔莞心一横,拉住男人的衣袖,仰头望着他,小声道:“救……救救我……求你……”

就算他再恨她,但两人毕竟也有过四年多的感情,哪怕是个陌生人他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顾维廷也低头看着她,她的眼中满是祈求,目光哀切的望着他,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紧紧地攥着他的衣袖不放,甚至连手背上的青筋都凸了起来。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良久,顾维廷慢慢抬起手握住她的手腕。

男人的掌心的温度通过她的手腕传至全身,方才还觉得周身寒冷的乔莞,这一刻终于慢慢镇静下来,心也放下了不少。

她就知道,他那样温柔的男人,一定不会对她见死不救的。

薛磊见状也蹙起了眉,拔高声音喊道:“喂,你和这个女人认识吗?
顾维廷闻言低头看向她,她的眼里满是感激和庆幸,像是松了口气一般朝他微笑了一下,然而下一秒,她的笑却僵在了嘴角。

顾维廷掰开她紧攥着他衣袖不放的手指,一字一句道:“不认识。”

乔莞以前看到过这样一道题。

“如果你的前任掉进水里了,你要怎么做?”

当时她还把这道题拿给顾维廷看,拧着他的胳膊警告他,如果他敢对不起她,她不仅会见死不救,还会在旁边给他放上一首《好日子》,然后给他加油助威。

那时他是怎么说的来着,“放心吧,我一辈子都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她虽然脸上不信,可心里却在窃喜,不死心的追问:“那如果是我掉进水里怎么办?”

他笑了笑,故意气她说:“当然是和你一样,而且我不仅要放《好日子》,还要带着我的现女友一起给你助威看你沉下去,让你知道背叛我的后果。”

那时她笑着扑上去,两人纠缠在一起,他用一个吻堵住了她接下来的无理取闹。

只是乔莞从来没想过,当时的一句玩笑话,如今竟然一语成谶。

而顾维廷也确实如他说的那样,不仅没有救她,甚至还向她落井下石,想看她怎么死的。

她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可顾维廷却只是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随即抬手理了理自己的衣袖,嫌弃的眼神就像是上面沾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一样。

听他说“不认识”,薛磊便立刻一挥手,“还愣着干什么,把这个小婊子给我拉回去,我今天非得给她点颜色看看!”

话音刚落,就有人冲上来拉扯乔莞,她绝望的望着顾维廷,却只看到了他眼中的漠然和冷冽。

“别碰我,放开,放开我……”

男人们七手八脚的推搡拉扯她,她想反抗,可是又怕浴巾会滑下来,几个男人轻松地就把她制服了,压着她往薛磊的房间走。

古人那句话说的还真是没错呢,自作孽,不可活。

乔莞自嘲的笑了笑,当初她那样对待他,就该料想到会有今天,就像当初开的玩笑一样,背叛过自己的前任遇到危险,不上去踩一脚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会出手相救?

注定要被人踩在脚下,或许这才是她应得的结局。

薛磊洋洋得意,转身正要回房间,还没抬脚,就听后面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等等!”

众人闻声转头,视线落在了前方的男人身上,就连乔莞也是一愣,转过头错愕的望着他。

顾维廷双手插着口袋,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就只是这样淡淡的看着他,却让人莫名觉得有种压迫感。

薛磊有些不自在的耸了耸肩,“有事儿?”

他被一群人拥簇在中间,仰起下巴睨着薛磊,“薛少不声不响的带走了我的人,现在是不是应该跟我打个招呼呢?”

薛磊一愣,暗中打量着他考究的衣着,怎么也想不起自己还认识过这号人物,莫名道:“你不是说不认识她吗?”

顾维廷一笑,“我的女人我怎么可能不认识?刚刚不过是开个玩笑,惩罚她最近不听话罢了。现在玩笑开完了,薛少该把人还我了。”

薛磊还没反应过来,却见顾维廷回头对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两个手下立刻心领神会,上前架起薛磊便向外走。

标签: 相对湿度肉车第八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