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bbox撕裂bass后门

小爱 788 0
“宫墨琛,求你了,不要伤害傅辞言!”乔伊沫挣扎着跪起来,“你想算账,找我就好了,不要牵连无辜的人!”

纵使傅辞言威胁了自己,但也确实是他一直在照顾着她。

乔伊沫没办法看着自己曾经的学长,就这样死在她面前。

“他无辜?”宫墨琛低眼,冷冷看着乔伊沫,“那薇薇肚子的孩子,还有薇薇,就不无辜吗?乔伊沫,你伤害他们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无辜!”

“那你杀了我就好了!”乔伊沫崩溃道,“宫墨琛,你想要泄愤,那你弄死我就好了!你杀了我,让这一切结束!”

“乔伊沫,我说过的,我不会这么容易放过你。就算要你死,也是痛苦万分的死去!”

说完,宫墨琛抬手,让人把乔伊沫弄出去。

傅辞言就在乔伊沫前面,被人一前一后抬着,出了别墅门后,直接送到海边。

“不要!”乔伊沫看到,拼命的挣扎起来。

她用尽了全身力气,架着她的人一时没拉住,让乔伊沫挣脱出去,乔伊沫冲到了宫墨琛面前,噗通一下跪下。

她垂着头,凌乱的黑发散开,露出纤瘦脆弱的后颈。

“宫墨琛,我知道我错了,我求求你,放过傅辞言!”乔伊沫哭着道,“我跪下求你了好不好?别淹死傅辞言。”

宫墨琛站定脚步,眸色幽暗的瞧着哭泣哀求的乔伊沫。

乔伊沫手被绑着,不能碰到宫墨琛,只能低低的垂着头,表示是的谦卑。

“求你了,宫墨琛,我真的求你了,别淹死他……”

宫墨琛盯了她许久之后,终于移开了视线,他抬起手。

海边那两人立马停下了动作。

乔伊沫心里一松,也紧张的看了过去。

“不淹死他,可以。”宫墨琛冰冷道,“那就把他的腿,给我废了!”

“别……”乔伊沫想说话,宫墨琛狠狠盯住她。

“乔伊沫,我已经足够给你面子了,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把他的舌头,也割了!”宫墨琛蹲下身,“其实这些事,要怪就只能怪你,如果你不来招惹我,不算计我和薇薇,我又怎么会这样对你?”

乔伊沫张了张口,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可是宫墨琛,你还记得当初,是你追的我吗?是你表白,是你求婚,是你先招惹我的!

这些话,乔伊沫已经不敢说出来了,说出来,只会让宫墨琛更加痛恨她。

她闭上眼睛,任由泪水从眼角滑落。

宫墨琛看着她的眼泪,看着她脸上半干的鼻血,看着她狼狈又苍白的样子,心里又生出来那种难言的烦躁。

他皱起眉,不想再看到乔伊沫,只要不看到她,就不会这样烦躁了。

“把她给我带上车,送到薇薇那里去,让她好好的,给薇薇赔罪!”宫墨琛吩咐。

“是!”

乔伊沫又被人提起来,粗暴的扔进车里。

她躺在车底,从摇晃的车窗看着外面倒退的风景,忽然凄惨而癫狂的笑起来。

乔薇薇比宫墨琛更恨她,送到到乔薇薇那里,那她的下场,就只有粉尸碎骨。

所以,现在就算她想要退出,想要自己安安静静的死,都做不到了吗?

还有她肚子的里的孩子,是不是……也不能平安生下来了?

乔伊沫感到可悲和绝望。

这一切,真的是太没意思了。

如果她已经没机会安全生下来这个孩子了,那不如……带着孩子,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至少,离开了,就能清净了。

不会有宫墨琛的误会的怨恨,也不会有乔薇薇那张恶心的嘴脸。

乔伊沫慢慢闭上眼睛,心里已经做好了带着孩子去死的决定。

她不想要什么苟且了,她只想要结束,哪怕是就此离开这个世界。
乔伊沫被带到了医院。

流产的乔薇薇还在病床上,没有出院,她整个人瘦了一大圈,脸色青白,神情呆滞,对周围的一切动静毫无反应,竟然真一副病重虚弱的样子。

乔伊沫被直接扔在地板上,宫墨琛越过她,走向乔薇薇。

靠坐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乔薇薇立马看向了宫墨琛,神情哀戚地向宫墨琛伸手:“墨琛……”

宫墨琛在床边坐下,握住乔薇薇的手,嗓音低柔:“我回来了。”

乔薇薇扣紧宫墨琛的手,充满依恋往宫墨琛怀里靠:“你去了好久,我好想你……”

宫墨琛一手扶着乔薇薇的后背,并没有推开她。

“我把乔伊沫,给你带回来了。”

乔薇薇抬起脸,好似这才发现地上躺着的乔伊沫,她突然尖叫起来。

“走开,走开啊!我不想要看到她!”乔薇薇激动的撕扯床单,摔砸床头的东西,“快弄走她,我不要看到她!我不要!”

“薇薇,你冷静!”宫墨琛抱住乔薇薇,温柔至极的安抚着,“冷静,薇薇,我在这里,你不用害怕!”

乔薇薇死死揪住宫墨琛的衣服,痛哭起来:“墨琛,我真的不要看到她……看到她,我就想到我们失去的孩子……我好难受啊,墨琛,我真的好难受。”

“没事的,我在这里。”宫墨琛拍着乔薇薇的后背,用力的拥着她,“薇薇,你冷静下来,好不好?”

乔伊沫听着宫墨琛的温柔深情,用力的闭上了眼睛。

她本以为自己的心已经死透了,可当她亲耳听到,亲眼看到宫墨琛对别的女人深情时,她还是感到万分痛苦。

乔薇薇哭了一阵,似乎是冷静下来了,她恨恨盯着乔伊沫,质问她:“你为什么要对我下药,为什么要伤害我的孩子?”

乔伊沫冷笑:“这个问题,你不是应该问你自己吗?”

宫墨琛怒道:“乔伊沫,这就是你道歉的态度吗?”

乔伊沫笑了笑,她吃力的蹭起身,跪在地上,抬头,目光倔强而尖锐:“我什么都没有做错,我有什么好道歉的?她的孩子的,她被下药,包括她之前差点被人侮辱的事情,都不是我做的!”

乔伊沫看了一眼宫墨琛黑沉沉的眼睛,又移开视线,愤怒到发狠的盯着乔薇薇。

“如果这些事情,让我来安排,我保证,你早就尸骨无存了!”

乔薇薇像是被吓到了,颤抖的一缩,躲在宫墨琛的怀里。

“她是不是还在威胁我?”乔薇薇重新哭起来,“她让我流产,让我因为大出血被割掉子宫还不算,她还要我尸骨无存!墨琛,我好害怕,我真的好害怕……”

宫墨琛安抚地拍着乔薇薇后背:“别怕,我不会让她有机会的。”

他说着,用力盯住了乔伊沫。

那眼神晦暗不明,里面夹杂着无数乔伊沫看不懂的情绪。

许久,宫墨琛才开口:“乔伊沫,你说,你怀孕了,对吗?”

乔薇薇猛然抬起了头,惊讶的看了看宫墨琛,又看向乔伊沫。

宫墨琛立马解释:“不是我的,她有过那么多的男人,肚子里的孩子,不可能是我的。”

乔薇薇又垂下睫毛,接着用单纯无辜的嘴脸流着眼泪。

“乔伊沫,你让薇薇没了孩子,没了子宫,”宫墨琛一个字,一个字的缓慢说道,“那你现在,就还薇薇一个孩子,一个子宫!”

“不要!”乔伊沫急忙后退,“宫墨琛,孩子是无辜!”

宫墨琛不想再听她说话,抬手让人带乔伊沫去手术室。

乔伊沫拼命挣扎:“宫墨琛,你怎么不直接杀了我!你直接杀了我算了!我把命给你,通通都还给你!”
宫墨琛不为所动,他冷着脸,盯着病房里的某一点,并没有去看乔伊沫愤怒绝望到发狂的样子。

乔伊沫又喊又叫,但无济于事。

她还是被人强迫着拖了出去,送到了手术室。

医生随后进来,护士想解开乔伊沫的绳子,但又怕乔伊沫会挣扎跑掉,于是拿出麻醉针。

“别给她打麻药。”医生说,“宫先生吩咐的,不用给她麻药。就是要让她痛。”

原本正在挣扎的乔伊沫听到这句话,忽然就静了下来。

两个护士趁机解了乔伊沫身上的麻绳,随后试图将乔伊沫手臂捆在手术床上,这样方便腹部开刀。

但就在这个时候,乔伊沫突然踢开了护士,翻身下床。

她胡乱的从工具架里抓到一把手术剪,想也不想的直接就往自己胸口扎去。

“快抓住她!”医生大喊。

护士们惊慌之下也连忙去拉,一时间手术室里混乱一片。

乔伊沫动作太快,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她就把剪子插进了自己心口。猩红温热的血,立马涌了出来。

“快去拿血袋!护士,护士呢!”医生惊慌的喊了起来。

护士急急忙忙按住乔伊沫,压着她的手,但不敢动那把插在心口上的剪刀。

乔伊沫无力的躺在地上,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意识也在不断下沉……她合上眼,放任自己在失血的眩晕里昏过去。

“抬上来,止血!”医生喊起来,“去叫外科主任过来……”

一个护士立马跑出去,正好撞到走廊上的宫墨琛。

宫墨琛皱眉,冷冷道:“怎么了?”

他顺着走廊,看了一眼开着门的手术室,脸色一沉:“出事了?”

护士着急的说:“病人把剪刀插进自己心口了,情况……”

话没说完,宫墨琛就一把推开了护士,朝着病房走去。

里面一片混乱,乔伊沫的衣服上全是血迹,护士拿着棉球,压在乔伊沫心口上,然后拔出了剪刀。

“怎么回事?”宫墨琛走进来问,“我不是让你们给她做流产手术吗?这是什么情况?”

医生解释:“我们也不知道啊,她突然就踢开人,拿剪刀捅自己……而且,我们已经在抢救她了!”

宫墨琛冷然道:“失职就是失职,如果她有事……”

“出血止住了!”护士这个时候突然道,“医生你看,出血止住了,并没有大出血!”

医生一愣,忙看过去,检查了一下,松了口气说:“她刺在胸骨上了,真是万幸!”

宫墨琛低头,看了一眼乔伊沫没再大量涌血的胸口,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松了一口气。

“原来刺在骨头上了,那也可真是够巧合的……”一个护士说,“而且那么刀子,她还偏偏抓了剪刀,会不会是因为不想流产,所以用这种方式来拖延?”

另一个护士接话说:“可能吧,毕竟是自己的孩子,肯定舍不得……”

她说完话,忽而感到一股压力,抬头一看,是宫墨琛正冷冷盯着她。

护士连忙闭嘴,专心擦拭乔伊沫伤口的血迹。

医生见状说:“宫先生,那我们现在……”

“继续。”宫墨琛寒着脸,“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定要给我挖出来!”

医生有些为难:“可您看她今天的出血量……刚刚那一下虽然不致命,但是流了不少血,手术也会出血不少,可能会有危险的。”

“什么危险?”宫墨琛冷然道,“死掉的危险吗?”

他低眼,盯着乔伊沫惨白的脸:“她不是一心求死吗?死在手术台上,可不正是如了她的心愿?  


标签: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