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绯烟千羽野在阳台 一手抚大 po

小爱 1241 0
到达约定好的‘就菊轩’时,在门口花司卿的心就忍不住狂跳,不断的为自己加油打气。

在门口的楚唯琛看见了花司卿,向她招了招手,花司卿缓缓的走近他。

他的声音不不疾不徐,温润好听,“阿卿,你今天真的很漂亮。”

花司卿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谢谢!那我先进去里面等你。”

等她一说完就后悔了,她拍了拍自己的头,自己一定是个猪,那么好的机会都放过了,这个时候应该要将他反夸一下,然后大声告白的,幸好今天的机会还有很多。

当饭局已经步入尾声,所有的人都在大声的聊天。

花司卿看了一眼坐在他旁边的楚唯琛,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阿琛也在时不时的看向他。

“阿琛!我有话要讲。”

“阿卿!我有话要讲。”

“你先说。”

“你先说。”

他们俩异口同声的开口,意识到后自己都笑开了,这时所有的人都看着他们,一阵阵开始起哄。

楚唯琛用手指了指外面,示意他们出去说。花司卿点了点头,还不忘记带上自己的包,里面的礼物还没有送给他。

花司卿握紧自己的包,想要让自己能再多一点勇气,对着他灿然一笑,“阿琛,你要对我说什么!”

“其实我交女朋友了,是你们系里的一个师姐,我是来感谢你的,不是你我也不会认识她,我今天就是在外面等她,但她有事会晚点再来。”

“是吗?祝福你们。”花司卿的鼻子趟过了一阵阵的酸意,都不知道怎么从自己的嘴里的挤出这几个字的。

“对了,你想要和我说什么。”

花司卿强忍住自己的泪水,让自己笑得更加的灿烂,“我只是想要单独和你说声,楚唯琛,生日快乐。”

说完,转身离开,灼热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男神幸福了,她就应该的祝福他们,况且他喜欢的那个师姐比她也好了太多,不仅温柔还十分的美丽可人,而她都不像一个女生。

花司卿从来没想到她有一天也会这么的不开心,这种就是失恋感觉吗?心里不仅麻麻的,还有酸酸涩涩的感觉。

她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酒真的是个好东西,什么都会忘了。

她都不知道怎么回到自己的家门口的,她拿出钥匙不管怎么戳,也不开,今天的门也欺负她。

她一边用手使劲的拍打着门,又哭又闹,一副撕心裂肺:“开门啊!你也不喜欢我吗?你为什么也不喜欢我。”

见门还没有反应更是用脚踢了起来,“你信不信本小姐一个佛山无影脚踢上去,你就碎成渣渣了。”

沈雁南刚洗完澡,都听见一阵噪音在门口响起,将门打开,结果就看到这个说是请了病假的女人,喝得醉醺醺在他家门口发酒疯,她竟然还偷偷的跟踪他,连他的家都打听到了。

在她还没有反应之前,他毫不犹豫将门关紧,他不能让她得偿所愿的进入他的家门。

几分钟之后,沈雁南还是忍不住通过电子屏,看见花司卿那个女人,手舞足蹈,嘴里嘟囔着:“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为什么!”

这个女人就这么恬不知耻大半夜的在一个男人门口深情的告白,这样的女人真的是女人吗?
沈雁南见她最后竟然还睡在了他家门口,她是不打算走了吗?

看在她也是沈氏的员工的份上,没办法,沈雁南只能带上了手套和口罩,对着她喷了喷消毒液,很嫌弃的将她拧了起来,放在浴缸。

花司卿感觉自己的头仿佛像是要炸裂了一般,浑身也只觉得咯得发痛。

这是哪里?

花司卿这才反应过来,这里好像不是她家,以后真的不能学别人的喝酒,太危险了。

她立刻将自己的身上检查了一遍,完好无损,只是自己所在的地方有点奇怪,难道自己喝醉酒了还会爬到浴室里吗?

她走了出去,整个人好像还没有醒过来一样,浑浑噩噩的,她不小心撞开了一道门,嘴角不禁抽了抽,谁会这么变态在一个房间里整整齐齐的放满了消毒液,这个人是卖消毒液的吗?

沈雁南看见花司卿出现在了外面,并且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有水印子,瞬间怒火丛生,“花司卿!”

花司卿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猛的一回头,没想到收留她的竟然是她的老熟人,“沈老大,是你!”

沈雁南感觉每次只要遇见她,他就不是那个遇事冷静的沈雁南了,她现在一定是想要向他扑过来,他立马呵斥:“你不要动。”

花司卿被他吓得定住了脚步。

可不等一会儿,就飞一样的扑了过去,“沈老大原来这里是你家,是你将我带回来的,你真是个好人!”

沈雁南的双手紧握,他昨天就不应该将这个麻烦捡回家,深深的闭了一下双眼,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觉得有些事情还是提早说清好,“花司卿你最好不要对我有什么不好的想法,我连和你认识的关系都不想有”

可此时的花司卿根本就没有在听他讲话,而是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整个地面上都锃亮的,所有桌子上面的物品都朝着一个方向,她还发现更夸张的是物品之间的间距都一样,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靠!沈老大,你家也太干净了吧!”花司卿由衷的发出感叹。

她好像发现了一个大秘密,沈老大一定是一个是个处.女座。

“花司卿。”沈雁南真的想要将这个女人掐死,她是故意不想听他的回答,然后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想要继续赖在他家吗?

接下来的事让花司卿更惊讶了,她不小心碰到了什么机关,打开始一个书架,上面竟然摆满了漫画书,要是她没有看错的话,这些都好像是她所画的漫画,她随手拿了一本下来。

沈雁南的瞳孔逐渐放大,她竟然有她的脏手碰了他最喜欢的漫画书,手不自觉的颤抖,不知道更多的是不是因为有人发现他的秘密的缘故,“你、你……”

花司卿向他扬了扬手上的漫画书,对着他灿然一笑,没想到沈老大是他的忠实粉丝。

落在沈雁南的眼底里全是挑衅,这个女人一定是在报复自己对她的喜欢假装毫不知情,他真的是觉得哪个男人是要疯得有多彻底才会喜欢她。

他立刻带上手套,将漫画书拿了下来,在书面上喷上消毒液,仔细的擦拭。

花司卿被他的动作惊的嘴巴张成了o型,“沈老大,你”
沈雁南一个寒厉冷光向扫了过去,向她走了过去,一米八六的他就这样拧娃娃一样的将她拧了起来,丢在了门外。

“嘭—”

一声重重的关门声,花司卿这才回过神来,刚刚是那样毫无尊严的被扔了出来吧!他是因为怕别人发现他是一个喜欢收集消毒液癖好的人,还是因为自己发现他一个大男人有爱看漫画的这种爱好才恼羞成怒吗?

她使劲的敲门,想要告诉他她真的一点也不会嫌弃他,还有你知不知道你刚刚那么一丢将你最爱的大大丢了出来。

听到这一阵阵的敲门声,他的眉心微拧,这个女人的脸皮是比长城还厚吗?还要赖在他家的门口,“花司卿,你还上不上班,你最好是赶快离开,趁我现在还能控制住自己。”

花司卿这才想起来她已经不是一个自由的职业者了,就因为她那该死的未婚夫,她看了一下时间,现在赶回去还来得急。

她立刻跑进电梯里又立刻跑了出来,看了一眼沈雁南的门,又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这扇门,脑海中划过了,一万个卧槽,没想到她和沈老大是邻居。

她重重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难怪她会出现在沈老大家,门长得一样她当然分不了很清楚了,模模糊糊想起她昨天喝醉了酒之后在沈老大的门口她到底做了些什么。

反正现在已经和沈老大成为了邻居,她能经常好好的关心他的身体健康,这么一想心情又好了不少。

她快速的洗了一个澡,冲了一包蜂蜜水缓解自己的头痛,匆匆的敢到公司。

自己只是迟到了一分钟,应该没什么大事吧!她偷偷的潜进了办公室,正到得意自己马上就要顺利的到达自己的位置时。

“花司卿!”

她像一个受惊的兔子高举自己的双手站立起来,一脸谄媚的笑,“经理。”

“花司卿迟到,罚你今天将办公楼的厕所打扫一遍。”

花司卿感觉自己遭受了一万点的暴击,还是想要试图挣扎一下,“经理,我好像只迟到了一分钟,况且我们公司一共有六十六层楼。”这是想要她的命吧。

“所以我说了只用打扫办公楼,只有三十三层,运动一下对你的感冒也很有好处。”接下来经理又对大家说,“希望大家都要有时间观念,不要在犯这样的错误了。”

其实经理也很心虚,他回忆起今天一大早就接到总裁的电话。

“你在公司已经干了很多年了,我不希望我的员工有那种浑水摸鱼的人,下次一定要是那种是真的生病才能批假,并且今天只要是迟到了一秒的人,就让她将公司里的厕所扫得干干净净。”

经理当场抹了一把冷汗,他还以为他犯了什么错,好像自从这个花司卿来到公司以后,总裁好像经常找他,他也是万分的惶恐。

他看着花司卿,他总觉得她和总裁之间有什么关系,他就知道一个总裁会无聊到亲自来管一个员工迟到的事。

花司卿站在原地像个傻子一样,经理怎么会知道她是说谎请的病假,她的演技明明是很高明的。

旁边的其它同事就心灾乐祸的看着她,以为这个空降兵有什么了不得的后台呢?

裴荷娜早就看花司卿不顺眼了,是一个瞎子都能看出她身上穿的那么明显的A货,她还看到她这么一个土包子还偷偷的给沈总准备爱心便当,沈总竟然还接受了。

不过现在看来,沈总也没有喜欢她,她朝花司卿走了过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希望你能尽到一个扫地大妈的责任,能打扫得干干净净哦!”  


标签: 宋绯烟千羽野在阳台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