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胡的春天全文免费阅读,侯府诱春 全文阅读

小爱 1856 0

“不要……”

云轻舞顿时惊慌,她自己沦落到这样凄惨的下场已经足够了,她不能再连累家人!

但君玄烨已经给了最后的机会,他完全不管云轻舞的哀求,直接命人将云轻舞绑起来,掉在刑房里。

半个时辰后,云轻舞的父亲被抓过来了。

“父亲……”云轻舞忍不住哭喊起来,“皇上,求你放过我父亲!”

“陛下!”风清子拱手开口说,“这妖女的父母妹妹,均是妖物所化,只要剥皮处死,他们立即就会现出原形!”

君玄也沉眸,并未说话。

云轻舞尖叫起来:“我父亲不是妖!君玄烨,是他们在骗你!”

君玄烨现在听见云轻舞的嗓音,就莫名的觉得心中烦躁暴戾,更少毫不犹豫的直接下令。

“来人,动手!既然那个妖女一直不肯承认,那就把证据摆在她面前,看到时候,她还有什么话说!”

云轻舞的父亲,果真被呈大字型的捆在一张石床上,四个太监上前去,亮出匕首就开始动手。

“啊啊!!”云父尖叫起来,彻底没了平时父亲的威严儒雅,只是凄惨而拼命的尖叫,奋力挣扎。

“父亲!”云轻舞哭着喊叫,可她身体被半掉在空中,连挣扎都没有力气。

除了毫无作用的哭泣和绝望……

如果可以,她宁愿自己代替父亲,去承受那些剧烈痛苦。

“君玄烨,你到底要我做什么?我什么都答应你!”云轻舞彻底放弃了挣扎,也不再叫称呼自己臣妾。

因为她现在,根本不是君玄烨眼中的女人,她就是个妖物,活该被折磨到死的下作又可怕的东西。

“你承认你是妖了?”君玄烨黑沉的眼睛,死死盯着云轻舞。

云轻舞带着眼泪,绝望点头:“我认!”

“那你还不给朕显出原形来?”君玄烨表情却越发暴戾,“你已经用这身皮相骗了朕三年,现在还不想继续披着人皮来脏朕的眼睛吗?”

云轻舞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妖,又哪里会现出原形?

带着满脸眼泪,云轻舞只得求说:“你们不是说,剥了我的皮,就能让现出我的原形吗?那就剥我的皮啊,别动我父亲!”

君玄烨冷冷盯着她,哼了一声道:“妖女,你还在跟朕耍花招!”

他回身,对着太监命令:“继续,把她的整张人皮,都给朕撕下来!”

太监们继续动作,父亲从一开始的嘶声惨叫,到后面,便只剩下了微弱呻吟,皮肤被活生生的撕下来,他浑身都鲜血淋漓的,刺目猩红的血液,将整个石床,还有附近的地面,全都染红了……

“父亲……”云轻舞几乎哭瞎了眼睛,心痛得无法呼吸。

父亲低低惨叫了一声,随后彻底没了动静。

一太监开口道:“陛下!他已经断气了!”

站在君玄烨背后的风清子,这个时动了动手指,一道黑色的暗光,悄无声息的覆盖在云父的身上。

只见那血糊糊的尸体,瞬间变成了一只黑皮狐狸。

这一幕,被吊在空中的云轻舞,给看了个清清楚楚。

原来,真正是妖的,是国师风清子!

难怪他一来,君玄烨就性格大变,暴戾凶狠,都是他在搞鬼!

君玄烨厌恶的盯着石头床上黑皮狐狸,皱眉对着云轻舞道:“妖孽,到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你父亲是妖,你也必定不是人!”

“陛下,我父亲不是妖,是他!是风清子在蛊惑你,也是他把我父亲,变成了狐狸,我亲眼所见!君玄烨,你不要被他骗了啊!”
君玄烨满脸阴鹜:“云轻舞,你父亲狐狸的妖身就摆在眼前,你还敢满口谎言,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吗?去,把这妖女的母亲,还有妹妹,一起给朕抓过来!”

“君玄烨,不要!”云轻舞扭动着被吊在空中的身体,手腕被磨破皮,她也顾不得疼,“你杀我吧!要杀要剐,都冲我来!不要动我家人!”

君玄烨一如既往从不听云轻舞的话,面容冷酷,等云轻舞的母亲和妹妹一到,就分别被绑在了柱子上。

“把那妖女的母亲,给我凌迟,把她的血肉割下来,摆在那妖女的脚边,让她好好看着,骗朕的下场!”

下属们很快动手起来,刀子割破母亲的肌肤,剜下血淋淋的肉。

“不要……”云轻舞尖叫,或许是于因为她挣扎得太过用力,竟然一时挣脱绳子,从半空中跌落下来,重重摔在地上。

双腿,还有小腹,都涌上来一股强烈的剧痛。

云轻舞没时间去理会那些疼痛,而是手脚并用的,爬行到君玄烨的脚边,苦苦哀求。

“放过我母亲,我求求你!”她砰砰磕头,撞破额头,满脸鲜血,“君玄烨,我承认了,我承认我是妖!顾琉璃身上的蛊毒,只要杀了我,就能解!你放过我母亲,我求求你!”

君玄烨面无表情,往后退了几步,厌恶的跟云轻舞拉开距离。

神色冷漠至极的看着她:“现在才承认,晚了!”

云轻舞后背一僵,脸上瞬间没了血色。

凌迟之刑,还在继续。

母亲的惨叫声,久久在刑房里回荡,还有皮肉被割破的声音,像是刀子一样,一寸寸的割磨着云轻舞的心。

啪嗒——

一块血肉,扔在云轻舞的脚边。

那是从母亲身上割下来的。

云轻舞双眸通红,忽然发狂起来,不顾一切的往邢架上的母亲身上冲。

“娘亲!”

她大步冲过去,企图推开所有人,救出母亲。

侍卫们立即上前,将她拉住。

挣扎推攘之间,云轻舞摔倒在地。

手掌摁进血水里,那些,是从母亲身上流下的鲜血……

“娘亲……”云轻舞喃喃哭喊。

云母已经奄奄一息,虚弱的垂着脑袋,轻声询问:“轻舞,我们云家,到底犯了什么错?皇上要这样对我们?你父亲死得那样惨……我也……好疼啊。轻舞,我们云家,到底犯了什么错?”

云轻舞泣不成声。

他们云家,什么错也没有犯。

这一切一切,都是无妄之灾。

“母亲,是孩儿对不起您和父亲!是我不该入这地狱!爱上这个恶魔!”

当初,她对君玄烨一见钟情,不顾一切,嫁入了深宫大院。

一开始,君玄烨待她,也是极好的。

两人情深意浓时,他甚至说,当初见云轻舞第一面时,便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好似两人,早在上一世,便已经相爱。

如今再相逢,便是前世未了的情愿,今生注定的因果。

云轻舞自己,也同样有这般的感觉。

早在见到君玄烨之间,她便在梦里,反复与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人相遇,那人,深深刻在云轻舞的记忆和心脏里,夜夜出现,让云轻舞魂牵梦绕。

待她见到君玄烨时,终于恍然明白,那梦中人,原来就是他……

哪怕当时,君玄烨后宫早已有佳丽三千,哪怕当时,君玄烨唯一的皇后,早已注定是顾琉璃,她仍旧为了他,义无反顾,踏入那冰冷后宫。

只为一生相守。

可谁曾想,如今竟落得这般,家破人亡,生不如死的下场?

回首,云轻舞再看着那个满脸冰冷暴戾的君玄烨,缓缓捏紧了拳头。

“君玄烨,你说我是妖,说我给顾琉璃下蛊,那你现在就杀了我啊!为何要这样折磨我和我的家人!”
“你在威胁朕?”君玄烨危险的眯起眼睛,“云轻舞,你当真以为,朕不想就这样弄死你?”

云轻舞哭道:“那就让我死啊!”

小腹的疼痛,渐渐强烈起来,好似在提醒云轻舞。

她腹中,还有一个无辜胎儿。

云轻舞手指,用力压住小腹,心中更是一片凄惨绝望。

她的孩子啊……

对不起,娘亲恐怕是,没办法保住你了……

孩子是她的血肉,母亲妹妹,也是她的亲人。

如果可以,她宁愿自己去下地狱,也要保住所有亲人。

君玄烨逐渐暴戾,眼神仍旧盯在云轻舞的身上,但话,却是对着一旁的宫人说的。

“继续,给朕凌迟这妖女的母亲!”他残忍的额开口,“割了她的手脚,然后给朕做成人彘,摆在云轻舞的面前,让她日日夜夜看着。”

人彘……

云轻舞手指狠狠攥紧,下定了决心!

她忽然站起身,从身旁一侍卫手中,抢过长剑,挥舞着往风清子的方向砍去。

“君玄烨,你好好看着,这个国师,到底是个什么妖孽!”她手中的剑,明明就是挥向了风清子,但不知道怎么回事。

眼前忽然一滑,当她手中的刀子,落在人身体上时,她砍中的,竟然是君玄烨!

君玄烨的肩膀被弄伤,鲜血,蜿蜒流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云轻舞手指一抖,急忙松开了刀子,紧张的往君玄烨冲去,“玄烨,我不是要……唔!”

她人还未靠近君玄烨,便被他一脚给厌恶的踢开。

身体往后一滚,后背重重撞到墙壁。

君玄烨捂着留学的肩膀,面若寒冰。

“云轻舞,你想杀朕?”

“我没有……”云轻舞轻声解释,腹部剧痛越发强烈,她一时趴不起身。

腿间也是阵阵湿润,鲜红的血液,正在缓缓淌出……

她要小产了……

“孩子……”云轻舞恐慌起来,捂住小腹,茫然无措的望向君玄烨,“陛下,我们的孩子要没了……”

君玄烨好似根本没有听见她的话,他只是垂头,看着自己的沾着血迹的手指。

“妖孽,你竟然想杀朕!”声音里的暴戾凶狠,隐藏不住的,泄露出来,“你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你这个残忍狠毒的妖孽!”

“我没有……”云轻舞摇头,不住解释,腿间鲜血越流越多,甚至染红了她脏污的裙子。

那样刺目的展露着。

但偏偏,君玄烨,一眼也不看她腿间的鲜血。

“来人。”他开口,盯着云轻舞的眼眸里,没有丝毫的感情,“把云轻舞的右手,给朕废了!还有她的母亲,做成人彘,至于她妹妹……刺马游街!”

刺马之刑……那不是对待不忠犯错了的女人吗?

她妹妹还未及笄,尚未出阁,怎么能用这样残酷的刑罚对待?

哪怕是直接赐死,也比刺马游街好!

“不可以……”云轻舞想要去求情。

父亲已死,母亲被做成人彘,连最后的妹妹,也要被刺马游街……为何要这样对她,对云家?

两个太监掐住了云轻舞的手臂,不让她靠近君玄烨半步。

“君玄烨,你冲我来啊,不要好这样对我的家人!”

她除了这样反反复复的哀求,再没有任何办法。

但君玄烨开口,却只有两个字:“动手!”

云轻舞的母亲,还有妹妹,同时被带走。

尚且年轻的妹妹早已被吓得失控大哭,瘫软在地,随后被两个侍卫生生拖走,撕扯衣服,要架上刺马……

“不要啊……”云轻舞绝望的睁着眼睛,眼泪不住落下。

手背被按住,一位太监高高举起木槌,要断云轻舞的手臂。

标签: 侯府诱春 全文阅读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