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在线全文免费 翁熄小莹回乡下第二版主网

小爱 1126 0
一切结束后慕安然长长的舒了口气,她从他身上下来,取来了毛巾,很细心的帮他擦干净,做完这些后她走进了浴室。

温暖的水包围着她,下身的疼痛在水的包围中得到了缓解,在浴缸里呆了半小时,慕安然擦干净身上的水,回到了房间里,她从包里掏出药丸吃下,然后悄无声息的上床,躺在了叶非墨的身边。

叶非墨好像是睡着了,慕安然尽量让自己离他远一些,她蜷缩着身子,背对着他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慕安然很少做梦,不过今天晚上她做梦了,很冷很黑的夜色,她站在异乡的街头,手足无措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前面是她的公寓,她看见红红的大火从窗户冒出,映红了半边天,她惊讶地看着这一切,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自己的公寓会起火?

没有人回答她这个问题,她看见窗户边有身影在挣扎,在求救,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上前。

她挣扎着准备冲上前,却感觉自己动弹不得,好像被人捆绑住了,就这样她眼睁睁的看着窗户边挣扎的女人无力的倒下。

眼泪湿了眼眶,她嚎啕大哭拼命挣扎身后传来刹车声音,她看到一辆红色的跑车开了过来,跑车上的人张嘴对她笑着,不过那笑容却让她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反而觉得寒意加重,她看着跑车上的人朝她走过来,他们的目光似刀子,在她的身上狠狠的划着,很疼,很冷,很孤独,很害怕!

那种从内心发出的寒冷和恐惧让她蜷缩成一团,下意识的开始寻找依靠,身后传来暖源,她下意识地靠过去。

叶非墨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感觉被人抱紧了,淡淡的体香传进他的鼻子,他猛地睁开眼睛,发现旁边的女子竟然破天荒地的靠近了他,不但如此她还搂紧了他。

和她肌肤相亲这么多次,从来没有如此贴近过,每次她都是在竭尽全力的让他发泄,这样的温柔仅只一次。

微弱的灯光下,叶非墨看见她的额头上有亮晶晶的东西,原来是做恶梦了!他情不自禁的伸手抱紧她,伸手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就像哄孩子一样。

怀里的人在他的安抚下慢慢平静下来,沉沉进入了梦乡,可是叶非墨却睡不着了,淡淡的壁灯照射下,怀里的人的容颜是那样的美,小巧别致的五官,白皙如玉的肌肤,叶非墨的目光停留在她紧闭的双眼上面。

慕安然的眼睛很美,叶非墨流连花丛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的一双眼睛。

叶非墨不由得的想起了初次看见慕安然的情景,那天晚上李导安排伺候他的女人是吴晓晓,他也对风头正劲的玉女明星很感兴趣。

可是当他再饭局上面看见作陪的慕安然后,他突然改变了主意。

最后是慕安然被送上了他的床,那是叶非墨第一次用那种手段得到一个女人,但是不可否认,他觉得非常的值得。

事后他很自然的让她成为了自己身边的女人,慕安然没有拒绝,她的坦然让叶非墨吃惊,可是随后的相处却让叶非墨越来越窝火。
他喜欢的是她素面朝天的样子,可是这个女人似乎不了解自己的想法,每次来这里,她都画着精致的妆容,那双让叶非墨一见倾心的眼睛他再没有看见过。

这三个月来,他经常让她过来作陪,叶非墨甚至都觉得自己有自虐倾向,明明知道这个女人不会素面朝天的来,可是他就是有一种期待,期待有一天她会卸下脸上的妆容,对着他露出一个纯真甜美的笑容。

只是会有这样一天吗?

这是慕安然第一次在叶非墨的家里睡到日上三竿!

卧室里还散发着那种的味道,叶非墨却早已经不见身影,她翻身坐起,突然记起昨天晚上的梦,那个挥之不去的噩梦让慕安然打了一个冷战,然后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为什么昨天晚上她没有因为那个噩梦惊醒?

依稀记得昨天晚上好像有人在轻轻的拍着她,还用手为她试汗,他的温柔让她情不自禁的靠过去,因为有了他的安抚她好像有一种找到了避风港的感觉,在那个人的怀里慢慢平静下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破天荒地的没有惊醒。

屋子里没有别人,那么那个轻轻拍打她的身子,抱着安慰她的人是叶非墨?

慕安然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怎么可能?叶非墨对她来说一直就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皇帝从来都是等着别人去伺候他,有怎么可能会屈尊做这种事情,最主要的是叶非墨对她的态度从来都是冷冰冰的,这样冷冰冰的一个男人怎么可能会如此的温柔?

温柔两个字让慕安然一阵恶寒,她是疯了吧,怎么会把叶非墨的温柔和自己联系起来。

和他再一起三个月,她见到的都是一副固定的面孔,那个男人从来没有对她笑过,就连在床@上动情时候他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这样的男人不是一般女人能够驾驭的,如果可以她宁愿永远没有和他有交集,可是,偏偏老天和她开了玩笑。

一场饭局,一杯酒,她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既然老天要让她为饵,她又何必退缩,慕安然很清楚她已经无路可退,既然如此就必须一条道走到黑。

为此她对叶非墨进行了全方位的了解,可惜,这个男人藏得太深,迄今为止她找不到他的命脉。

如果不能够控制这个男人,那么她就只有选择抽身而退,游戏不是她发起的,自然也轮不到她来结束。

慕安然只有等待,据她的了解这个男人身边的女人除了他的未婚妻从来没有任何人能够呆到三个礼拜。

她以为自己会很快被他厌倦,却没有想到三个月过去,这个男人竟然还是没有喊停。

而她已经烦不胜烦!

慕安然叹气,飞快的起床,整理好床单,拿起桌上的支票急匆匆的出了别墅。

慕安然到最近的银行把支票的钱提出来转存起来,然后开始漫无目的的街上闲逛。

街头的广场大屏幕上突然插播一段新闻,播音员的声音,“安氏国际总裁陆泽轩今日亲临慕然度假山庄的奠基仪式!”
屏幕上面出现一个挺拔的身影,俊美无寿的面容上面挂着招牌似的微笑,慕安然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屏幕上面的人拿起小铁铲,开始奠基仪式。

回忆似潮涌般漫来,“陆哥哥!陆哥哥!”穿着公主裙的她稚嫩的嗓音仿佛还在昨天。

他牵着她的手渡过无数个寒暑冬夏,一转眼,她的陆哥哥和她已经长大,在那棵老槐树下,他深情地拥着她,“丫头,这辈子你就放心跟了我吧!”

深情的话语,模糊的形容,仿佛就在眼前,慕安然突然觉得眼睛发酸,她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再流泪,却没有想到其实流泪竟然是如此的简单。

泪水顺着眼角滚落,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叶非墨坐在车里看着她流泪的脸,脸色沉郁。

屏幕上面的奠基仪式结束,慕安然拭去眼角的泪水,抬着沉重的脚步准备回家。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拿出来一看,竟然是经济人兼好朋友小美。

“你在哪里?”

慕安然飞快擦干泪水,“我在外面吃早餐!”

“是这样,今天晚上在飞马俱乐部有一场李云琛的小型演唱会!”听到李云琛三个字,慕安然马上集中了精力,“我已经帮你联系了单独伴舞,如果能让他满意,你的好日子就来临了!”

李云琛是近几年在影视歌发展得最好的三栖明星,作为在演艺界打拼的小演员,所有人的都想接近他,只要取得他的青睐,在演艺界一定会很顺风顺水。

作为慕安然的经纪人的小美自然也不甘落后,在小美心中,慕安然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完人,只是缺少机会,而她作为经济人必须为她寻找机会。

晚上六点,慕安然在小美的陪伴下来到了飞马俱乐部,飞马俱乐部是本市很有名气的俱乐部,来这里的都是身价不菲的富豪和位高权重的政界人物。

而李云琛一向孤傲,再加上名声在外,今天晚上来这里为他捧场的人物可以肯定都是重量级的人物。

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慕安然和小美来到后台,她今天为李云琛伴舞的是他最新单曲,一首很劲爆的爱情歌曲。为了适应歌曲的需要,她换上五颜六色的舞衣,还化了一个非常搞怪的妆。这个妆足以遮盖掉她的本来面目。

做完这一切,她就静静的在后台等待李云琛的到来。

时间慢慢划向八点,主角李云琛却一直没有露面,主办方有些急了,毕竟台下坐着等待的嘉宾都是商界和政界炙手可热的人物,他们得罪不起。

眼看时间已经到点,但是李云琛却还是没有出现,主办方经理在后台询问谁的钢琴弹得好,先缓缓场子。

对于这个能让慕安然露脸的机会小美自然当仁不让,于是经过商量慕安然换上了一袭白裙,戴上主办方准备的一顶带着面纱的帽子,来到了台前。

台上放着一架白色的钢琴,慕安然缓缓走过去,在这中间她扫了眼台下,竟然发现了无数熟悉的面孔。  


标签: 翁熄小莹回乡下第二版主网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