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教授的好大坐不下去,折腰蓬莱客 h

小爱 33580 0
苏皖的身子一僵,手不由的放到纽扣的部位,却怎么也没勇气去解开。

“为什么选中我?我,我哥哥呢?”苏皖颤声问道。

小小的身子,可怜的发抖。

就如一直受了惊吓的小鹿,双眸只是低低而垂,只能看见颤抖的睫毛,睫毛下,是被掩盖起来,那因为害怕而转动的漆黑双眸。

“你没有问话的权利,只要我们生下男婴,你哥哥就会安然无恙,假如你们想兄妹团聚,可以到别的城市或者国家,我都可以帮助你们苏氏起来。”

“我只是想见见哥哥而已,他现在……怎么样了?”苏皖的声音那么的卑微,委委屈屈的,娇弱的身子隐隐颤抖,不知是担心哥哥,还是害怕接下来要做的那些事……

“还不明白吗?我说过了,你没有问话的权利。”男人丝毫都不退让。

“我知道了!”苏皖缓缓的哆嗦了起来,双手艰难的解着衣衫。

她紧紧的闭着眼睛,那薄如蝉翼的眼睑下,是一双因为害怕而不停滚动的眼珠子。

有趣极了。

男人似乎已经没了耐心,伸长双手,三两下解去了苏皖的衣服。

嫩嫩的肌肤触到他干燥的大手,那么的滑嫩,似乎他的手只要稍稍一用力,就会将她凝脂般的雪肌划破一般……

少爷的唇,吻了下来。

他沉沉的身子,压在了苏皖身上,好热的身子……

他的眼睛里,有着毫不掩饰的火。又很沉,很亮,除此之外,什么都看不到……

苏皖昨晚被弄伤的地方,忽而被一压一烫,更是难受……

没了魅药的催化,她的身子除了发抖之外,似乎什么都不会了。

他的吻印了下来,并没有动作。只是深深的感受着她因为害怕而哆嗦起来的身子,因为这哆嗦,她娇嫩新鲜的红唇软软滑过他的,嫩极了,可爱极了,魅惑极了。

她就像一只妖化的蝴蝶,轻轻滑过你的心,那种痒痒的想狠狠占有的感觉,实在太容易被勾出。

那惊骇的模样,就如一个在邀人的催化药一般,邀请着他来一亲芳泽,来侵犯她……

男人的唇角,勾勒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粗鲁的手狠狠摁着她的双臂,很硬,一下子捏疼了她。她皱眉,他压了下来,冰唇带着火热的气息,凶猛蛮横的吻上她微微战栗的唇……

她的舌尖也是可怜的抖动。

她的身子抖的更厉害,隐忍着,却不敢反抗。

昨晚的她,因为魅药的作用,变得不像她自己。

可是今晚的她,那么的可爱,生涩的害怕。

他忽然有些后悔昨晚就占有了她,应该等到今天,应该等到她的药效下去才是。

他的唇,不再是一动不动。

片刻间,幽深的宛如一条游龙,一点点吮吸扫了一遍她香甜的滋味,就仿佛她的唇是一口上好的果冻,甜蜜的奶昔……

又滑又嫩,拨人心玄,仿佛任凭如何努力,也把持不住她的魅力一般。

她美的就如一个妖精。

这样的诱惑,就算他再如何的冷静,也无法自持。

他眼神一深,咬上她的唇,就像品尝着上好的美味。

大掌毫不客气的揽住她细的可怜的腰肢,似乎想将她揉碎,而后一点点,辗进他的身体,融入他的骨髓……

天差地壤的差别,让本就害怕的她,更是无助。
她有些反感,却怕惹怒了他,让哥哥再受苦,下意识的扭摆柳腰,想要躲开他的侵犯,未及躲开却被他发现,舌尖和下唇,便被惩罚似地咬了一下……

恣意的侵略,让她惊骇。

哪怕尽力的隐忍,却本能的想要反抗。愈是这样,便愈挣扎起来。

突兀的,触到了他,动作忽然停住。

昨晚的她,除了身体那莫名的渴望外,剩下的记忆,便是疼痛。

此刻,只是抱怨的伸手去推。两两推却,在碰到他结实的肌肉时,苏皖的身子一僵,一下子烧了起来。

那……那不是她以为的铜墙铁壁,而是男……男人的胸肌……

她慌忙想逃,不知所措的手却猛然被他被摁住:“既然送上门了,再想逃,可没那么容易!”

男人因为说话而离开她唇瓣的嘴,再次狠狠覆上。

手被强压着不许动,她只好尽量的握成一个拳头,继而又被男人强势的展开……

凶狠的吻更是密密的砸了下来,惊慌中,娇柔的发出一个绵长的单音:“唔——”

这语调仿佛带了魔音,一副欲拒还迎的姿态,又仿佛在撒娇。

男人修长健硕的身子,缓缓的拥住了她。

她全身都红了,双腿不可抑制的无力起来,身子也随着软了,几乎支撑不住,就像要透过床铺,软倒地下一般。

男人稳稳的接住了已经绵软的她,似在强硬的保护,又似不容许她逃脱了一般……

气势汹汹的欲念排山倒海的压向两人,苏皖被他铁臂钳住。似乎下一刻,就要被这个凶兽般的男人给撕裂了一般,昨晚不愉快的经历,沉沉的袭了来,本能的,想挣扎,想反抗。

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纵然她再不知事,也明白男人将要怎样了……

她不想的,她多么的想夺门而逃,多么想开口求这个男人放过自己,多想质问他,为何要选中自己跟他生子,到底是为何……

可是她不敢,她不能。

因为,她要顾及哥哥的安全。

男人却发愣了。她此刻的反抗不是欲拒还迎,不是吊人胃口,她是来真的。

她明明那么的厌恶,却要隐忍着,不是因为怕他,而是因为担心她的哥哥。

他敢保证,若是没有东西牵绊她,身下的这个人,绝对会反抗到底。

可是她现在没有,就犹如一只被扣押的鸟雀,她全身都充满了懦弱却攻击的野味,轻易你是征服不了她,只有卑鄙的手段,才能将她降服。

她真的不是绝色的美人,可是她天生就是魅惑男人的妖精,她甚至不需要任何的语言,只是那般看着你,就会让你把持不住。

她是一个惹人发狂,来自魅夜的妖,一旦被你发现,你就发狂的想要。

然而,她那无声的委屈的抗争,会让你觉得自己卑鄙的手段是那么不入流,会让你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事情陷入了僵局!

男人的欲念,片刻就熄灭下来,从她的身上,缓缓离开。却又没离开,只是在枕侧,凉凉冷冽说道:“你可以不想,你的身体……你控制不了,可你能控制你的心。不过……你最好不要如此,因为……”

男人的话未说完,却被她柔滑的唇给覆上。

男人惊讶不已。

她的唇贴上了自己的,主动的。她的脸颊贴上自己的,带了一丝丝泪痕的湿润,显然,她刚哭过。

只是身子笨拙的覆盖上来,嘴唇亦是那么的愚钝。

那冰凉的泪,柔软的唇,就像一根芦苇一样,挠在心中,无法让人拒绝。

那已经半熄掉的念想再次火热,毫不客气,反客为主……

这一次,又是狠狠的,毫不怜惜的……
苏皖只是发颤,那熟悉的疼痛,那么的撕心裂肺!

整个身子,都似迅速的粉红了起来。

她如猫儿一般的叫着,隐忍着,承受着……

然而他,只是满足的含笑,然后在她的身体里面撒下他的种子,孕育发芽,或者,等不了多久,她就会解脱了……

这一晚,苏皖又是被折腾的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她又回到了那个为她准备的卧房。

明媚的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她只是蜷缩着用被子紧紧的包裹着自己。

身体的疼痛和昨晚的一幕幕,清晰可见的传达而来,刺激着她的大脑。

那一幕幕羞人的动作,只是让她觉得,阳光根本就射不到她心里那阴暗的角落,那么的让人羞耻,似乎只要一想起那些事情,她就觉得抬不起头来。

“哥哥……”她的拳头一紧,指甲狠狠的捏到了掌心里。

只要怀上孩子,顺利的产下男婴,她就能离开了,为了哥哥,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狠狠的咬着嘴唇,勉强的支撑起自己的身子,跑到房间的浴室里面。

给她准备的卧房很大,真的,很大很大……

房间里面,是一个豪华的浴室,里面的洗浴用品一应俱全。

她用被单包裹着自己,拖进了浴室里面,然后丢了出来……

门被她狠狠的反锁上。

她放了许多的浴盐,打出大大的丰满的白色泡沫。

然后莲藕般的身子,慢慢的滑了进去。身上浅色的吻痕和一道道的青色捏伤,被白色的泡沫掩盖而去。

她只是颤抖着自己的手,拼命的用浴棉擦拭着身体,身体好脏,她要清洗的干干净净才行……

眼泪顺着脸颊,只是无声而下。

昨晚她是清醒的,那一幕幕的动作,那一次次的纠缠,那一下下的疼痛,那一点点的羞耻全部都历历在目,不管怎么努力,也忘却不了。

她擦干身子,站在浴室里巨大的镜子面前,看着自己的模样,只是觉得陌生。

“叩叩叩……”门口有人敲门。

明知道少爷不想她看到自己的真面目,明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少爷,可是她,却还是本能的身子一颤。

“苏小姐,是我,白玫!”

苏皖松了口气,迅速的穿好衣服,说道:“进来吧!”

白玫任然是淡淡的看着她,说道:“苏小姐,您今天的早餐,是山药燕菜,少爷说,您需要提气!”

苏皖的脸一红,提气?

是因为自己总是经受不了多久的折磨,便会因为疼痛而沉沉睡去?

一想到此处,身体便是烧红,只是无尽的排斥。

她坐在床边,香扇般的睫毛垂了下来,一跳一跳,轻声说道:“我不喝!”

声音虽然那么的轻,可是,却异常的坚决,让人不能小觑了她去。

“少爷吩咐了,你就必须喝!”白玫淡淡的说道。

“我说了,我不喝。”苏皖斩钉截铁的说道。

白玫似也料到,对外面喊道:“进来!”

立刻进来两个穿着黑衣的保镖,一左一右压着她,白玫便强行给她灌了下去。

幸好这碗早餐的分量还不是很多……

“咳咳咳……”苏皖咳嗽的涨红了双脸,心里狠狠的想着,这个少爷,到底是什么人,到底,到底为什么,要如此的对她?

“苏小姐,少爷说,您今天可以去游泳,皇后大道的后面,有一个游泳池,是少爷专用的!”白玫说道。

“他让我出门?”苏皖惊讶。

白玫道:“不能去别的地方,但是,今天要去游泳!  


标签: 好大不可以坐不下去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