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着进的姿势 东北大通炕乱3伦

小爱 1337 0

庆合殿内,一片奢华。放眼望去,白玉石铺满整个地面。桌子由青石筑成,边上镶着金制饰物,桌子上摆好了菜品,果蔬,糕点,美酒。碗,碟,酒壶,酒杯均由玉石所制,散发着荧荧光芒。殿内未用灯展,而是用了十颗手掌般大的夜明珠,使得殿内亮得如白昼一般。

夏语嫣陪同太后到达大殿的时候,众人皆已入座。

大殿坐北朝南,一进大殿,映入眼帘的便是北边的两个主座,主座旁边皆配了两个副座。如今皇上坐着左边的主座,皇后坐在皇上右边的副座上,兰贵妃坐在皇上左边的副座上。右边的主座空着,主座左边的副座上坐着皇贵妃。

主座下面,左边依次坐着太子轩辕翊绝,辰王轩辕翊辰,清王轩辕翊清,成王轩辕翊成,信王轩辕屏,容华公主,容佳公主。其后另有一排座位,坐着的皆为世子和郡主。右边依次坐着西楚太子楚墨寒,西楚公主楚汐月,西楚两位使臣,东璃左相,东璃右相,后面皆为其他二品以上官员及其家眷。

太后进入大殿,众人纷纷起身,“臣等(臣妾)参见太后。”

“平身。”太后走到右边的主座旁坐下。

“语嫣给皇上,皇后请安。”说完盈盈一拜。

“平身吧。”皇上脸上略带笑意。

夏语嫣起身,走到太后右边的副座上坐下。

楚墨寒不经意地向夏语嫣在的方向望了一眼,只一眼便停住了手中的动作。他楚墨寒自认风流,所见美女数不胜数,却没有一个抵得上这人。

只见她眉如黛画,唇若点朱,肌肤赛雪,一袭遂蓝色广袖留仙裙更突显出她那不盈一握的腰肢,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晶莹清澈,仿若一汪清泉,让人望着就忍不住沉醉其中。她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圣洁的气息,仿若误落凡尘的仙子,让人不忍亵渎。除了楚墨寒,在座的其他男子也齐齐看着夏语嫣。夏语嫣往下看去,看到了男人眼中的欣赏,贪恋,无视和女人眼中的嫉妒与考量。

那无视她的男人就是轩辕翊辰,只见他一身白色袍服,腰间系着白色蝴蝶玉佩,面容俊美,仿若神祗,如今正专注地把玩着杯中的酒。不少女子望了他一眼就娇羞地转过头去,自然,夏语嫣不在其中。

“这辰王家是穷得连染料都买不起了吗,怎的全身是白?”楚汐月小声嘀咕。

旁边的楚墨寒听闻,尴尬地咳了两声。

因着夏语嫣内力也算深厚,楚汐月这句话就清楚地传到她的耳中。夏语嫣不禁打量起她来,方才看向她的眼神中带有考量的就是这位西楚第一美人—西楚公主楚汐月。

夏语嫣看着她,倒觉得这第一美人果真不是浪得虚名。若用一个词来形容她,那么用“精致”最为合适。只见她一张鹅蛋脸,五官似精雕细琢般完美地镶嵌在脸上,找不出一丝缺憾。眉间还带着一股英气,想来也是练武之人。

夏语嫣看着楚汐月的目光一撤,便巧合地与太子轩辕翊绝的目光碰到一起。轩辕翊绝冲她笑了笑,夏语嫣看了一眼他那长时间侵染权欲而让人琢磨不透的目光,脸色暗了暗,将目光收回。
“去年本宫身体抱恙没能见到嫣然郡主,今日一见,郡主果真是倾国倾城,让人见之忘俗。”

夏语嫣听到这些话有些微愣,随即就去找声音的源头,就看见皇贵妃含笑看着她。

皇贵妃又转头,看向她左手边的兰贵妃说道:“之前见着妹妹,本以为妹妹容颜也算倾城,如今一见,倒是不及郡主。”

兰贵妃神情一滞,又看了夏语嫣一眼,那眼神中有着嫉妒和愤恨。但随即又娇嗔道:“皇上,你看姐姐,竟拿我与小辈相比。”

夏语嫣对这句“小辈”很是无语,怎么看那兰贵妃也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而她夏语嫣如今也十七了,竟然公然地说自己是她的小辈,难不成她对嫁给一个岁数可以做爹的人感到很骄傲很自豪?

皇上不悦地看了眼皇贵妃,眼神中充满了警告。

皇贵妃收到皇上警告的目光也不敢说什么,只得低下头不语。

“今日西楚出使东璃是为了两国和交,今日本宫代替父皇敬璃皇,希望我两国能够一直交好。”楚墨寒举杯向着璃皇说完后便将杯中的就一饮而尽。

“这是自然。”璃皇也斟了杯酒一饮而尽,“我东璃也希望与西楚能够再结秦晋之好。”

“真巧父皇也正有此意,”楚墨寒顿了顿继续说道:看来,本宫的太子妃是要在东璃选了。”

众多未嫁少女听闻都是脸色一红,毕竟楚墨寒也是个美男子,且他是西楚太子,日后免不得继承皇位,那他的太子妃不就是一国之后了嘛。

“我东璃美女众多,寒太子可随便挑选。”皇上笑呵呵地说。说完便向小桂子递了个眼色。

小桂子会意,清了清嗓子,“上歌舞。”

话音刚落,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舞姬便从一旁出来翩翩起舞。

楚墨寒刚开始还有些兴致观看,可后来却失了耐心,时不时尝两口菜,一壶酒倒是很快见底。

“寒太子可是对这些歌舞不满意?”轩辕翊绝看着楚墨寒兴致不高的样子问道。

“舞跳的不错,就是成日看也觉得没意思了,”楚墨寒只顾自地说着,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站起身看向皇帝,“璃皇,本太子有个不情之请。”

“寒太子莫要客气,但说无妨。”

“本宫听闻一年前百花节嫣然郡主曾一舞动京城,不知本宫今日有没有这个机会能够一睹郡主舞姿?”楚墨寒看向夏语嫣,一双迷人的桃花眼眨了眨。

夏语嫣眼角微抽,他这是在使美男计?可惜自己从小已经有了个足够英俊的竹马了,所以她早就对美男免疫了。

“寒太子盛情语嫣本不该拒绝,但是语嫣今日刚从清台寺回来,舟车劳顿了几天,体力不支,实在不宜跳舞,还请寒太子见谅。”夏语嫣站起身大方有礼地说。

“倒是我考虑不周了,郡主别介意,本宫自罚一杯。”说完,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父皇,寒太子远道而来,儿臣愿献舞助兴。”

夏语嫣抬头看去,只见容佳公主边说边看了一眼楚墨寒,脸颊绯红,楚墨寒倒是没什么表示的,一直浅笑着。

皇帝看楚墨寒并没有反对的意思也就同意了。

一烛香的时间,容佳公主换了身粉色舞服在大殿上翩翩起舞,舞步轻盈,摇曳生姿。

容佳公主也是自幼练舞,舞姿的确不一般,但在流连花丛已久的楚墨寒眼中,这舞姿也仅仅是将将可以入目而已。

一舞完毕,容佳公主偷偷看了眼楚墨寒,见他的目光并未停留在他身上,不禁有些气愤与尴尬。自然,旁边也有人夸赞,容佳公主施了个礼便回到自己的位子。

宫宴继续,大殿内也没有刚开始那么严肃,都三三两两地说着话,兰贵妃靠在皇上怀中,不知说着什么,逗得皇上哈哈大笑,皇后在一旁冷脸看着。太后和皇贵妃也相聊甚欢,时不时地提到夏语嫣,夏语嫣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回两句话。中间也有两个大臣之女献艺,一个弹的琵琶,一个弹的古筝,琴声倒是婉转动听。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夏语嫣看到那道白色身影并未在其座位上。目光在大殿上浏览一遍也未见其踪影。料想他是出去了,于是自己也寻了个口跟太后说了一声便出去了。

当下是初夏,微风吹过,略有凉意。夏语嫣走了一小会,终于在庆云殿后的荷花池旁找到了他。

荷花还没有开放,满池的荷叶在月光的映射下显得格外翠绿,看着他一袭白衣绝世而立,仿佛是一张绝美的画卷。

夏语嫣在靠近他不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现在的她不知道如何面对。

一年前,在他外出办事的时候,她一声不坑就回了京,那时的她并不是没有想过和他商量,但是她终究放弃了,因为她知道他是不愿让她回京的,不愿让她参与朝廷的纷争。

可是她也很无奈,她不能摆脱她夏家嫡女的身份,她不可以以瑶池宫主的身份得一世安宁。她有自己的责任,她需要保护自己的妹妹,守护云家。而圣宫内明令禁止圣宫之人利用宫中职权参与四国之事,所以,她只有凭借自己独自打拼才可强大起来。当初的林姨娘如今已是丞相夫人,握着决定她和语婵婚事的权利,她不想受人摆布,这才在去年的百花节上大放异彩,获得了这郡主的名号,之后又主动请缨陪太后去清台寺祈福一年,为的就是借着太后的宠爱稳固自己的权利,让自己在丞相府不受人摆布。

夏语嫣看着那孤傲的背影,内心复杂不已。

轩辕翊辰解下腰间挂着的蝴蝶玉佩,放在宽厚的手掌上,眼睛看着它,柔情似水。但不一会他就将手掌一握,毫不犹豫地将那玉佩扔在了荷花池中。

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等到夏语嫣反应过来时只听到玉佩入水的声音,而那道白色身影却已不见。

夏语嫣快步上前,望向荷花池,只见成片的荷叶铺在水面上,连玉佩荡起的涟漪都看不到,于是她毫不犹豫地纵身跳下荷花池。

在她刚刚要接触水面的那一瞬间,一只强有力的胳膊揽住了她的腰身,一个用力就轻而易举地将她带到了地面上。

标签: 坐着进的姿势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