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之后po 傻子有个大东西 嫡兄 青灯po

小爱 926 0
“我有分寸的,翠柳,你别管我了。这笔帐我今天就和他们戚家好好的算算,我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来欺负我了!要是我这次低头绕过了他们,下次我的菜地里可就一个番薯也不剩下了!”

陆芸几乎是怒吼着,看着眼前惊慌地翠柳,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和翠柳发脾气,无奈地叹了口气:“翠柳,还要麻烦你照顾一下小包子了,小包子刚吃过了晚饭还在睡,什么也不知道呢,你别告诉他,我去去就回来。”

见陆芸的声音柔下来了几分,翠柳也放松了警惕,陆芸立刻抽搐了自己的手,然后拿着菜刀气势汹汹地往戚老婆子家走去。

她今天要是不讨回个公道回来,就不信陆!既然都已经分家了,对于那样的婆娘,她也没必要客气了。

此刻大房媳妇正在和戚老婆子因为刚才的事情拌嘴,那戚老婆子觉得张氏也是个白眼狼,指着张氏骂道:“你怎么就把我供出来的呢?你说偷番薯是不是咱们两个一起去偷的,你怎么可以诬陷我呢!”

“娘,话不能这么说啊,那偷番薯的事情不是你教唆我去的么,怎么说最根源的问题也是您吧。”

见张氏现在还不认错,戚老婆子指着张氏都气得发抖:“你这个婆娘怎么这样呢,你简直就是个白眼狼,早知道我刚才就不出去帮你了!”

“你帮我什么了呀,你不是什么也没做吗,还在地上打滚耍无赖呢。要不是那小兔崽子不得好死的出事了,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

戚老婆子当真是没想到张氏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把责任和自己撇得一干二净的,自己也是造孽,一个大房媳妇不成事儿,另一个媳妇现在都要骑到自己头上来了。

“我真是眼瞎了,你说不帮你,那你陷害我的时候我直接反驳你,不承认,你觉得被针对的人是你还是我!你简直就是个白眼狼,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媳妇,我真是命苦啊,自己的孩子一个也不孝顺,自己的媳妇也不孝顺!”

那张氏听到这话也觉得脸红,立刻说道:“娘,你也不想想,把陆芸赶出去分家的是你啊!咱们欺负陆芸的时候不都是一起的吗,怎么我把你说出去就成了陷害呢,那我还得替你背锅么?”

“你这叫什么话!你是做媳妇的,我是做娘的,你还想着我的不好,数落我的不是,你这算什么媳妇,你把我当娘么,你尊重我了么!”

此刻,张氏和戚老婆子吵得不可开交。就在这个时候,张氏的小儿子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娘,不好了不好了!那小婶儿跟疯了一样,竟然拿着菜刀朝咱们家来了,都吓坏我了!”

张氏听到这话脸都吓白了,想到刚才陆芸撒泼的样子,只觉得自己恐怕不是陆芸的对手,她一把拉住了自己的小儿子问道:“你当真看的仔细么,是陆芸那个疯婆娘么,还拿着菜刀?”

“娘,儿子怎么敢骗你呢,我当真是看的真切的,这不能有假!”

见小儿子这么着急的样子,张氏也信了。戚老婆子在一旁只觉得无语,心里默默哀嚎这简直就是没完没了了啊!

“娘,现在怎么办啊,咱们要不要躲起来,说自己不在家啊?”张氏紧张的问道。

那戚老婆子看着张氏被吓坏的样子冷哼道:“你真是没用,这么点事儿就被吓得要跑,咱们两个人还对付不过来她一个么,走,跟我出去。”

“娘,咱们还是别出去了吧,儿子不是说了陆芸手里拿着菜刀呢么,你怎么知道她会不会做出什么傻事来啊。”
戚老婆子见张氏这么窝囊,心里更加的来火了:“你到底出不出去,你要是不出去,我就当没你这个媳妇!”

说着戚老婆子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缓缓走向了大门口。只听见陆芸大骂:“戚老婆子,你给我出来,咱们好好说清楚,你还不还我家的番薯!”

戚老婆子皱了皱眉头,她才不要还番薯呢,这陆芸种出来的番薯,别说,味道还挺不错。

再说了,好歹也是自己的儿媳妇,虽然儿子死了,媳妇来尽孝送些东西可没什么问题。

那戚老婆子走到了门口停下了脚步,倒是想要看看陆芸会叫到什么时候。

陆芸见没有反应,破口大骂:“我知道你们在里面,你们有本事偷番薯,就给老娘开门啊!躲躲藏藏的算什么东西,还是你们有胆量偷,没胆量承认么?”

张氏听着陆芸说的这话觉得难听极了,小声道:“娘,既然陆芸没有直接砸门,咱们干脆就当不在家吧,万一她要跟我们要番薯呢。”

“她敢么!你给她十个胆子她都不敢!”

张氏闻言闭了嘴,跟在戚老婆子后面挪到了门口,戚老婆子嫌弃的瞥了一眼张氏,冷哼道:“真是个没用的废物!”

眼下张氏觉得对于陆芸要紧,这女人疯起来她也害怕,自然是不敢招惹的。至于和戚老婆子的斗争,她现在还得让戚老婆子罩着自己呢,也不好多说什么。

陆芸见半天里面都没有反应,更加地恼火了,直接用脚踹门:“你们开不开门,不开我就砸了你们的破门!”

说着陆芸就将手中的菜刀狠狠的砸在了门上,然后又拔了出去。

那张氏着实被陆芸这么一脚给吓到了,整个人都差点跳了起来,她是真的没有想到陆芸竟然还会要踹门。

戚老婆子见张氏这么懦弱的样子,想着之前张氏还狐假虎威去偷番薯,现在倒打一耙,她看着张氏的眼里满是讽刺。

戚老婆子推开了门,见到门口拿着菜刀正准备踹门的陆芸,心里愣了一下。

她怎么不知道以前陆芸的性子这么的泼辣?

戚老婆子看着陆芸,冷哼道:“你来干什么?”

陆芸见到了两个人,只觉得可笑,事到如今她们还不还番薯,那自己和她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说那么多的大道理不如直接动手,这么想着,陆芸直接提着菜刀冲了进去,一把拉住了张氏的手,放在了地上,冷冷地说道:“是不是你偷了我家的番薯?”

“不是我,不是我,是咱娘让偷的。”

张氏怕死,自然是要把戚老婆子给卖出去的,但是陆芸根本不出这一套。

她知道戚老婆子是主谋,但是张氏肯定也跑不了:“我就问你,你偷没偷?”

此刻陆芸的样子可怕极了,张氏连忙点着头说道:“我偷了,我偷了,我承认我偷了。”

“好,既然你自己都承认了,就不要怪我冤枉你了。偷了我家的番薯不还,这次我要直接剁了你们一只手!”

陆芸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的,她甚至还扬起了手中的菜刀,张氏被吓得直接躺在了地上。

此刻戚老婆子也是被吓得胆颤,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陆芸,从前的陆芸都是柔柔弱弱的,任人欺负的,这也是戚老婆子根本不把陆芸放在眼里的原因。

陆芸见张氏已经吓晕了过去,冷哼了一声,然后将目光转向了戚老婆子。

那戚老婆子颤抖着声音说道:“你,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杀人可是要偿命的!”

陆芸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径直冲向了戚老婆子,抓过戚老婆子的手指,然后放在了地上,拿起了刀狠狠的就要砸下去。
陆芸的表情好像没有什么感情一样冷漠,轻笑道:“杀你,脏了我的手,但剁你几根手指头还是没有问题的。”

尽管陆芸现在的样子很恐怖,但是戚老婆子到底经历了很多,她并没有被吓晕过去,反而镇定了下来。

她断定陆芸肯定不敢砸下来,毕竟陆芸还是陆芸,就算现在的性格差的很大,到底还是个丫头片子。

而且刚才陆芸也只是吓了吓张氏而已。

这么想着,戚老婆子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容:“陆芸,我知道你肯定不敢就这么砸下来的,你要是敢砸的话,你刚才早就已经把张氏的手指头给剁了。”

陆芸看着戚老婆子一副志在必得样子就觉得恶心,她冷冷地笑了笑:“你觉得,我是不敢,还是懒得剁呢?”

她拿起了刀,光滑的刀面倒映出了陆芸脸上的冷漠,如果不是因为杀人要偿命的话,她肯定立马就把这两个婆娘给大卸八块。

陆芸笑了笑,然后扬起了刀狠狠地砸了下来,这一次她的力道很大,而且落在了戚老婆子手边一寸的地方。

陆芸皱了皱眉头:“哎呀,砍偏了,再来一次。”

这么说着陆芸又再次扬起了手中的刀,戚老婆子见陆芸是认真的了,连忙喊道:“陆芸,你这个疯子,你要死啊!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你这样对你丈夫的母亲,你觉得你死去的丈夫会心安吗?”

“你也知道我相公死去了啊,那我何必还要孝顺你们呢,反正我们已经分家了,我完全可以再嫁啊。”

陆芸长得也不差,虽然再嫁的话她只是说说而已,来到这个世界的陆芸并不想要和男人发生什么关系,唯一喜欢的异性大概就是自己的儿子了吧,虽然也不是亲生的。

戚老婆子见陆芸这话说的也有些道理,看着陆芸的眼神腥红,担心陆芸真的会做出什么傻事来,她连忙说道:“陆芸,你要是在这个样子,我就叫人了!让大家看看你这个疯子,我看你还怎么在村子里呆下去!”

“你叫啊,你尽管叫,看看到底是你有道理还是我有道理。够了,我没有耐心陪你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既然你把我家的番薯偷了,那把这只手给我就行。”

陆芸露出了一抹恐怖的笑容,然后扬起了刀,戚老婆子眼下是真的怕了,连忙求饶道:“陆芸,好媳妇,你要怎么样才可以放过我啊?”

“放过你?那我问你几个问题,我家的番薯是不是你偷的!”

事到如今戚老婆子都没有亲口承认,就算证据被翻出来戚老婆子还是嘴硬,陆芸就是要听到戚老婆子承认。

那戚老婆子心中一颤,这要是承认了自己恐怕被街坊说闲话,但是要是不承认,看陆芸这气急败坏的样子,说不准真的会剁下去呢。

见戚老妇还在犹豫,陆芸手中的菜刀作势就要躲下去了,戚老妇连忙说道:“是的是的,你家的番薯确实是我偷的,我这不是看你家的番薯长得极好,所以忍不住就去偷了些来吗,陆芸你看我们是一家人,拿你几个番薯你不会见怪的对吧?”

“你这个臭婆娘还要不要脸?你不是知道现在我的日子过的有多难么,还几个?半块地都空了,你怎么还好意思说是几个,小包子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呢,家里连个吃的都没有!你以为我会这么大方么?”

陆芸一想到小包子饿到将洗衣粉也吃了去,就觉得满是心疼。要不是这些年戚老婆子的欺负,她和小包子的命也不会这么苦了。  


标签: 染指之后po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