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不起腰pop阿肥肥 办公室被三个老板玩弄

小爱 820 0

姜暖将妹妹哄睡后,刚出来,别墅里就来了位气势汹汹的女人。

“贱人,我看你是活腻了!”

来的正是傅家二房太太,也便是傅娅傅然的亲妈李凤芝。

李凤芝上前拖拽住姜暖的长发,啪啪就甩了两个耳光下去,边打边骂,“谁给你的胆子打我儿子啊?不知死活的东西!”

显然是傅然又去跟她告了一状,李凤芝这才来找她算账的。

姜暖仍由着她厮打,她真的没有力气去反抗了,甚至有那么一刻,她觉得李凤芝把她打死了也是件好事。

门外的佣人们冷眼看着,没有一个人想要上前劝阻,二房太太李凤芝泼辣是出了名的,实在没必要为了姜暖去惹怒她。

“啊!”

疯狂踹打着姜暖的李凤芝突然惨叫一声,摸着脑袋上肿起的小包,大吼,“谁扔东西砸我!”

她转头望去,却见傅淮站在她身后,一张脸冷峻非常,不似以往的痴傻疯魔,如寒潭的黑眸里传递出嗜血的杀气 。

李凤芝看着他那眼神,浑身霎时汗毛竖起,莫名的有了一种深深的恐惧感,脚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随后竟转身跑了。

傻子的威力她是见识过的,再不走,准遭殃。

姜暖躺在地上,疼的半晌缓不过劲来,捂着被踢了好几脚的肚子呻吟了几声。

她咬着手,整个人微微抖动起来,眼泪还是不争气的决堤了。

到底还有多久?这样的日子她还要过多久?

她到底该怎么做,那些人才能放过她!

……

傍晚时分。

姜暖坐在露台,白净的脸上分布着几块大小不同的淤青,晚风拂面,丝丝凉意似乎吹散了些许痛感,她凝神静静看着前方的将要落入山谷的太阳,神色很是平淡。

“姜小姐,东西拿来了。”

芬姐急匆匆走来,手里拿着个精美的瓶子。

“谢谢。”

姜暖接过那瓶子,淡淡一笑。

“您要二房洗衣专用的洗涤剂做什么?您可千万别害了我啊!”芬姐盯着姜暖手中的瓶子,紧张的说道。

“你放心,我只是怕以后二房继续刁难我,想在他们的洗涤剂中放点可持久香气的精油赔罪,你看,好不好闻?”

姜暖从怀中拿出一瓶精油,滴在手背,递到了芬姐面前。

芬姐凑过去闻了闻,确实香气浓郁芬芳,不由赞叹,“小姐您真是太厉害了,现今像您有这样调香手艺的人实在太少了,您上次给我治疗头疼的香不知道……”

芬姐望着她,欲言又止。

她此次愿意帮姜暖做事,全是因为姜暖一手调香的神奇本领,她一直有偏头疼的病,每每发作就彻夜难眠,然而有一次姜暖给她燃了一种安眠的香膏后,神奇的奏效,自那以后她一直惦念着那香膏,只是不敢开口找姜暖要罢了。

姜暖了然的笑笑,拿出一个密封透明小袋,里面装着十条手指般大小的玫红色香膏,递给芬姐,“头疼发作的时候燃上,保证你能睡个好觉。”

“谢谢!”芬姐接过,如获至宝的笑逐颜开。

“那这个你也还回去吧。”姜暖将精油全数倒入洗涤剂瓶中,递给芬姐,恳切嘱咐,“你先不要让他们知道,我怕他们嫌弃不肯用,等到他们发现衣服上散发的香气后,必然就会知道我的心意的。”

“我知道了,娅娅小姐最讲究这些东西,她一定会喜欢的。”

芬姐一脸喜色,接过瓶子转身送回二房专用洗衣房。

姜暖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唇边依旧挂着浅浅的笑,眸光却变得阴冷至极。

如果,无论她怎么忍让,那些人都不肯放过自己。

如果,一味地委曲求全,只能让那些人更加的肆无忌惮。

如果,她连妹妹都无法保护好,那么她又何必苟活……

她走回姜糖的卧室,看着熟睡中的妹妹,喃喃道,“姐姐说过会保护你,就一定说到做到!”两日后。

二房突然传来噩耗,十岁的傅然在学校出事了。

据说在学校每周一次的户外活动时,傅然突然遭到了成群的毒蜂攻击,救下来时人已经神志不清了,好在及时送往医院,保住了一条小命。

虽说命保住了,但毒蜂留下的毒液已经伤到了他的神经,多多少少会留下了些后遗症。

李凤芝知道此事后,哭得昏天地暗,傅然是她最小的儿子,宠得跟命根子似的,看着孩子在医院痛的哭天喊地时心都要碎了,一怒之下,还去学校直接动用关系开除了当天的所有老师。

姜暖听说这事的时候,正在露台学着插花,她拿着剪刀一下一下的剪去那些觉得碍眼的旁枝,表情淡漠从容,未有一丝情绪波澜。

好似早就料到这件事的发生一般。

倒是芬姐,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一把抓着她拿着花的手,脸色难看,“你……你那天是不是在洗衣液里加了什么?”

她今天一听别人说那些毒蜂只追着傅然后,脑中蓦然的就想起姜暖在洗衣液里添加的精油,总觉得蹊跷,这才跑来质问。

姜暖淡淡看了眼被她攥紧的手腕,浅浅一笑,云清风淡的说道,“没什么,不过就是加了点容易招蜂引蝶的香蜜罢了。”

“你……你这样做就不怕二爷和二太太知道了?”芬姐没料到到她会这么坦然,心里无端端的生出了恐惧。

这姜暖此时的笑容与平时一样柔和温婉,可眼神却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那样幽冷的眸子,看着陡然生寒。

“知道什么?”

姜暖抬眸看她,似乎是真的很疑惑的样子。

芬姐脸色一僵,心底越加的害怕起来,哆哆嗦嗦的继续说道,“是……是你在洗衣液里面加了……”

“芬姐,你可得想清楚了再说。”姜暖截断她的话,微微用力抽出自己的手,笑意愈深,“我依稀记得,那天是你把洗衣液从二房偷出来的,我……没记错吧?”

芬姐脸色一白,瞪着姜暖又怕又怒,急吼吼的叫道,“你现在是要全部推到我头上,当时我怎么知道你要害人,如果我知道一定不会帮你的!”

她总以为依照着姜暖那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懦弱性子,是绝对没有那个胆子动手脚的,现在看来她错了!

越是这样看似沉闷怯懦的人,爆发起来才会更加的可怕!

“你说什么呢?”

姜暖目光在她脸上一旋,随后低头,将修剪好的花插入花瓶里,语气轻飘飘的说道,“趁着二房的人都去医院了,你赶紧去把证据销毁了吧,我也会当做不知情的替你保守这个秘密的。”

“你知道傅然为什么会落得那样的下场吗?”姜暖眉梢轻佻,清浅温柔的笑容后是森森的寒意,“都是因为他乱说话,诬陷别人偷东西,所以遭天谴了,你要注意哦。”

话落,端着插好花的花瓶转身回房中。

芬姐瞪大眼睛看着离去的姜暖,半晌后,浑身抖了个激灵,全身上下都冒出了一粒一粒鸡皮疙瘩。

这样的姜暖,实在太可怕了。

她听到二房的佣人形容过傅然的伤情,浑身被毒蜂蛰得肿胀无比,伤口上流出黄色的液体,恶心又凄惨,那种痛苦,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实在过于残忍。

如果二房知道是她偷拿过洗衣剂,一定会让她的下场比傅然还要凄惨数百倍的,所以,当务之急不是跟姜暖争论对错的时候,而是千万不能让二房的人知道洗衣剂有问题。

想到此,她疯了一样冲向二房的洗衣房。

……

傅然在医院住了近半个月才出院,回去那天,姜暖透过窗口,远远看着浑身被包裹着纱布的傅然。

咿咿呀呀的惨叫声依稀传递到了她耳边。

她眸光闪了闪,复杂的情绪在其中交织。

那天她还是下了狠手的,本小半瓶就能达到的效果,她直接用了整瓶,所以才会有傅然这样惨烈的下场。

一个十岁的孩子,她竟……

“啊呜!干得漂亮!”

突然一声喝彩,打断了她的思绪。

姜暖转身,见说话的竟是傅淮,他正坐在地板上,拿着超级英雄玩偶,朝着地上的怪兽玩偶进行猛烈的击打。

宛如孩童般激动兴奋的大叫,“打你,打你,打你,打到你再也不敢欺负我!”

姜暖听着,心中突然震动了下。
后面几日,傅家众位千金们一反往常的没有找姜暖的麻烦,原因竟是她们姐妹几个内讧了!

据芬姐说,前日一场上流名媛千金的小宴上,二房的傅娅和三房的傅俏礼服撞衫了,并且傅俏略胜一筹,在宴会上狠狠艳压了傅娅一把。

也不知怎的,宴后,两位小姐就打起来了,闹到了现在都还僵着呢。

“您是没瞧着,傅俏小姐可厉害了,抓得傅娅小姐一脸的血痕,再重点都要留疤咯!”芬姐描绘的有声有色,姜暖闻言淡淡笑了下。

在傅家半年来,她自然早就摸清了傅娅几人的脾性的。

傅娅,作为傅家孙辈女孩中样貌最出色的千金,高傲张扬,自视甚高,当然忍不了被一个样样都比不了自己的人抢了风头的。

傅俏么,傅家三爷的大女儿,父母极尽娇宠的大小姐,性格泼辣,也是容不得半点欺压和委屈的。

这两人在一起根本就不会和平相处。

她们唯一团结的时候,也便是欺负姜暖的时候吧。

如果这两人彻底闹翻了,自己往后的处境会不会好些呢?姜暖垂眼,如是想到。

……

这日清晨,姜暖刚喂好傅淮吃完早饭,芬姐就推着一排礼服裙进了卧室。

“姜小姐,老太太吩咐,让您今晚和几位小姐同去参加沈家大小姐的生日宴会,这是礼服,您挑一件吧。”

姜暖愣了愣,确认道,“我也要去?”

“是的。”芬姐应了声,再次催促,“请您尽快挑选好,负责为您妆发的人还在候着呢。”

姜暖知道自己无法拒绝傅老太太的安排,上前选了一件纯黑色的蕾丝礼服裙。

心里默默祈祷着,那群人里没有人选黑色礼服的,否则,又要有一场灾难等着她了。

晚上六点,姜暖准时的出现在傅家庄园门口。

只是她刚站定,一个耳光就猝不及防的抽了过来。

她趔趄的往后退了几步,险些摔在了地上。

她捂着脸,抬眼,眸光冷冷刺向动手的傅娅。

那样凌厉的目光让傅娅有那么一瞬间竟产生了惧意,愣住了几秒说不出话来。

可当她再次看过去时,发现眼前的小贱人又是那副柔弱不争的样子,一如既往的讨厌!

不由得怒道,“下贱货色,也配让我们等你?”

她说的咬牙切齿,眼中翻腾着的却是浓烈的嫉妒。

这个贱人,随便打扮一下竟然这么好看,带着她出去,岂不是要抢了自己的风头。

“今天你给我安分点,否则我绝不轻易饶了你!”

傅娅警告了一句,转身进了接送大家的那辆加长林肯里。

傅家其他女孩也纷纷坐了进去。

姜暖默不作声的最后上了车。

“滚到里面去!”

坐在最外面位置的傅灵冲她吼道,满脸的嫌弃。

她们自小生养在傅家,是真正的千金大小姐,名媛贵女,而姜暖,不过是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最低贱的穷人家女孩,竟然能跟她们享受一样的待遇,简直就是对她们的侮辱!

姜暖一如往常的闷不吭声,温顺的坐在了最角落的位置。

路程中,她悄悄的打量了一番众人。

傅家的女孩们,纵然脾性再恶劣,终归是豪门千金,娇宠出来的人儿们,样貌气质上相较起一般人还是要出众许多的。

此刻她们穿着华美的礼服千娇百艳的坐在车内,也算是一道浓烈的美丽画面了。

只是这画面里的氛围却隐隐一股火药味。

姜暖目光落在傅娅紫色的礼服上一瞬后,又移向了她对面的傅俏身上,竟……也是紫色!

这两姐妹,性格如此的不对付,没想到审美却出奇的一致。

那么,有好戏看了!

标签: 直不起腰pop阿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