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 货车司机老周和跟车赵青小明

小爱 1749 0
疼……

浑身都疼,尤其是腿间,火辣辣的疼得厉害。

唐未晞闭着眼睛,默默想,难道死了,下地狱了,也会疼吗?

安静里,背后忽然传来男人浅浅的呼吸声,唐未晞瞬间绷紧了身体,猛然睁开眼睛。

床头亮着暖黄色的灯光,光影朦胧的映照出酒店房间的轮廓,对面的椅子上,歪斜的搭着一件男人的黑色西装外套。

她不是在医院里,因为严重的感染,病死了吗?

怎么会回到这里?

这个,让她人生轨迹发生剧变的酒店……

难道,她重生了?

唐未晞猛然坐起身,回头看去。

身后躺着的人,果然是靳骁寒!

她回到了五年前,她被人下药,跟靳骁寒一夜混乱的那一天!

唐未晞浑身开始发抖,她回到过去了,是不是意味着,所有的阴谋和算计,都可以被破解了?

她不会沦为棋子,不会受人欺骗,她可以夺回所有的主动权……

靳骁寒睫毛动了动,也睁开了眼睛,那双黑沉凌厉的眸子,瞬间盯住了唐未晞发白的脸。

唐未晞心脏狂跳,前一世,她醒后,直接给靳骁寒一耳光,骂他禽兽不要脸。因为,当时她以为是靳骁寒下的药,可后来,她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她最信任的未婚夫和姐姐,联手策划的。

靳骁寒没有说话,他沉默的坐起身来,面色平静阴沉,叫人无法窥探他的内心情感。

几秒钟后,他才强势无比的命令道:“跟你未婚夫,取消婚约。”

强势得毫无道理,这也是以前的唐未晞,最讨厌他的地方,可现在,唐未晞却觉得格外温暖。

前世,在她被算计得失去一切的,感染病重时,是他,也只有他一直陪着她,用尽一切的力量拯救她。

唐未晞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灿烂明媚:“好啊,我取消婚约。”

靳骁寒反而一愣,似乎是不敢置信。

毕竟,唐未晞最讨厌的人,就是他。从来都是躲着他,连跟他说一句话,她都嫌弃浪费时间。

“你说真的?”他紧盯着唐未晞的眼睛,哑声追问,“你如果敢骗我,我就弄死你!”

唐未晞撑着身体,缓缓靠近,最后,在他抿紧的薄唇上,落下温柔的一吻。

“我说真的。”她道。

下一刻,靳骁寒猛然将她压倒在床上,那双黑沉的眸子里,发出吃人一般的凶悍戾光。

唐未晞被他看得羞涩,连忙说:“别,现在我们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再过一个小时,等天亮以后,她的未婚夫林阳城,就会带着一群记者,来现场捉奸,让唐未晞的清白名声,彻底完蛋。

靳骁寒紧盯着她,哑声问:“什么?”

唐未晞勾唇笑起来:“我未婚夫,要来捉奸了,但我不想被他捉。”

靳骁寒的眼神,瞬间又变得危险起来:“怎么,你舍不得他失望?”

“怎么会?”唐未晞勾着靳骁寒的后颈,眨眨眼睛笑着说,“现在我可是你的人了。只是,我估计这会,我那个未婚夫,也跟我们一样,正跟我姐姐在床上恩爱。我得去捉他的奸。”

靳骁寒皱眉,没太明白她的意思。

唐未晞解释说:“我昨天,就是被我未婚夫下药的,他跟我姐姐,早就有染了。”

靳骁寒眉头松开,嘲讽道:“活该,谁叫你眼光糟糕,竟然看上他。”

唐未晞自嘲一笑,是啊。

放着靳骁寒这样专一的人不要,反而去卑微的喜欢一个渣男,她的确愚蠢又活该。

不过,既然现在上天给了她一个重来的机会,那她必定,将那些欺负过她的人,一个都不放过的报复回来。

至于林阳城设计的这场抓奸戏,她当然要好好的,陪他玩个够!

靳骁寒压住她的手,眼眸直盯着唐未晞的眼睛:“你打算怎么对付林阳城?我帮你。”

唐未晞勾唇:“我可以自己来。”

她从靳骁寒身下钻出,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现在我还有婚约在身,你还是别跟我牵扯在一起,免得被有心的人抓住话柄。”

靳骁寒仰面躺在床上,一手垫在后脑,姿态潇洒从容,他不屑道:“我是靳骁寒,我不想听的闲话,没人敢说出口。要是有人非要找死,那我就拔了他们的舌头!”

唐未晞不由侧眸看他,以前,这个男人就是手段太过凶猛,才会吓得她对他避之不及。

上一世,如果没有那一场重病,她或许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个男人,其实,是爱她若命。

从包里拿出手机,唐未晞递过去说:“把你电话给我。”

靳骁寒皱眉盯着她:“我不是给过你了吗?”

唐未晞不好意思的避开视线,找借口说:“我弄丢了……”

其实她是根本没存,这个男人给她的所有东西,她全都厌恶的丢了。

靳骁寒也看出来了,他猛然起身,下床,将唐未晞抵到墙边,用力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仰起脸,与他的眼神对视。

“对,我怎么就忘记了,你对我,向来都是厌烦的。”他加大力度,在唐未晞下巴上捏出指痕,“怎么今天突然就转变了态度?唐未晞,你是不是在耍什么手段?”

两人一夜的疯狂缠绵,这个女人醒来竟然没有哭闹打骂,他一时欣喜,竟然忘了两人过去的恩怨。

现在仔细一想,她实在是处处反常。

唐未晞镇定的迎上男人可怕的眼神,说道:“我也是才知道我未婚夫劈腿出轨的事情,他是个渣男,我以前的眼神,真的是太糟糕了。但你不是……”

她温柔的笑起来:“你比林阳城,好一万倍。能跟你在一起,是我的福气。”

靳骁寒眯着眼睛,怀疑的瞧着她:“你说真的?”

唐未晞点点头,认真道:“真的,你比林阳城长得帅,有内涵,还比他有钱有能力。我以前是真的是瞎了,才会不知道你的好。”

这些马屁,明显的取悦了靳骁寒,他哼了一声,松开了捏着唐未晞下巴的手指,抚摸那片柔腻的肌肤。

“算你识相。”

他放开唐未晞,拿过她的手机,快速的在上面留下电话,递过去手机时,他说:“以后,必须每天一个电话,汇报你这一天,都干了些什么,知道吗?”

唐未晞偷偷的在心底翻了个白眼,心想我又不是你下属,还每天汇报工作。

但面上,她却识相的没得罪这个脾气暴躁的男人,乖顺的说:“知道了。”

时间不多了,她现在得赶紧去抓奸。

收拾好东西,唐未晞道:“那我先走了。”

靳骁寒靠在床上,好似不怎么在意的嗯了一声,可等唐未晞一转身,他的视线,立马就黏在了唐未晞的后背上。

直到那道门关上了,还停留了许久。

收回视线后,他马上拿出自己的手机,拨了一个电话下去。

“林阳城跟唐清歌的事情,她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他问电话那边的人。

唐未晞的一举一动,他都有叫人盯着,可下面的人,怎么没告诉他,唐未晞已经知道了未婚夫出轨的事情。

“唐小姐一直跟平时一样啊。”那边说道,“要不然,她昨天晚上怎么还会那么平静的和林阳城吃晚餐?”

也就是那顿晚餐,让唐未晞中了药,林阳城原本是打算将她卖给一个富商,还好被靳骁寒救了下来。

挂了电话,靳骁寒紧紧皱眉。

隐约觉得,这事情不太对。尤其是,唐未晞突然转变的态度……

到底,怎么回事?
从酒店房间里出来,唐未晞直接往楼下走。

她知道,林阳城跟唐清歌也在酒店里,这个时间,两人肯定还搂在一起睡觉。

唐未晞边走,边打电话,第三个电话挂掉,正好到了门口。

她看着那道紧闭的门,牙齿咬紧。

上一世时,她患上的严重感染,也是拜这两人所赐,他们在利用完唐未晞,直接将她扔在了贫穷又混乱的山区,她就是在那里,感染了病毒。

如果不是靳骁寒将她接回来,她一定会烂在遥远的山区,连收尸的人都没有。

前世经历的那些痛苦,现在,她会一一回报给他们。

走廊那边传来脚步声,有人来了。

唐未晞立马躲在一旁,小心的听着那边的动静。

来的是两个民警,他们寻到林阳城的房间,用力砸门:“开门!开门!”

“谁啊?”门里传来林阳城刚醒的沙哑声音。

“开门!”警察不回答,只是更加用力的敲着门板。

门板窸窣响了一阵,只披着睡衣的林阳城打开门来,瞧见是警察,精神一震,皱眉问道:“怎么了?”

民警直接扣住林阳城,冲进去一看,床上果然还有一个女人,他厉声道:“我们接到举报,说你们这里有嫖女支行为!身份证,拿出来!”

林阳城脸色大变,脱口喊道:“我没有!她是我未婚妻!我们是合法的!”

民警还没说完,唐未晞便从门外冲了进来,哭着喊道:“你胡说,林阳城,你居然出轨!”

林阳城一愣,满脸震惊。

唐未晞,怎么会在这里?她现在不是应该跟富商睡在一起吗?

“林阳城,你出轨就算了,我真没想到,你还嫖.娼!你这个混蛋!”她哭着痛诉。

民警看这情况,顿时明了,原来是家花不如野花香。

“床上那个,赶紧给我下来!”民警冷声道,“别让我们拖你出来!”

被子里,还缩着一个女人,躲藏着脸,不敢露面,一条雪白的腿,从被子下露出。

地板上,衣服凌乱的丢着,展露着昨晚的激烈战况。

床上那个女人,恐怕还没穿衣服。

林阳城立马慌说:“不是,她不是卖的,她是我女朋友!”

他冲过去,护在床边,指着唐未晞说:“我根本不认识她,警察大哥,我没有嫖,这个女人是个疯子,床上的是我女朋友,我们是正当的关系!”

“你胡说!”唐未晞兢兢业业的扮演着被出轨女人的疯狂,她哭着冲过去,推开林阳城,拉扯床上的被子,“小三,你把脸露出来!让我看看你是谁!”

“唐未晞,你疯了吗?”林阳城惊慌的抱住她,两人拉拉扯扯,房间顿时一脸慌乱。

警察立在一旁,正考虑着要不要趁现在,把床上的女人带下来时,走廊外,又是一阵混乱的脚步声。

记者们,来了。

他们一进来,就看见如此劲爆的一幕。

林氏的总裁,与他的未婚妻在酒店里吵闹撕.逼,大打出手,酒店的床上,还躲着另一个女人!

而且,警察竟然也在!

这可不仅仅是大型的抓奸现场,也还是嫖.妓被抓的现场直播啊!

这可真是超级巨大的爆炸新闻!

“林先生,这是什么情况,你能解释一下吗?”记者蜂拥冲过来,围住了林阳城。

林阳城瞬间慌乱,一时松开了唐未晞。

唐未晞挤出去,扑到了床上,崩溃的嘶声大喊:“坏女人,你怎么能勾引我的未婚夫!你到底是谁!”

她抓住被子,用力的一扯。

“啊——”被子里传来女人的尖叫。

被单滑落,露出她慌张的面容。

“是唐清歌!”记者眼尖的认出来了,随即变得更加兴奋,“天哪,林阳城的出轨对象,竟然是未婚妻的亲姐姐!”    


标签: 货车司机老周和跟车赵青小明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