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清欢渡(限) 绯夜天

小爱 1042 0
顾南浔粗暴的撕开沈云清身上最后一件衣服,男人凌冽的气息犹如凶残的野兽一般。

沈云清试图迎合他,揽住他的脖颈,刚想吻上去,却被顾南浔无情推开。

冰冷阴骘的眸光中满是厌弃:“你果然还是个婊子!”

微隆的小腹的撞在墙角,痛的揪心。

她腹中有胎儿,经受不起任何折磨。

强忍阵痛,沈云清起身,倔强和顾南浔冷冽的眸子对视:“我是婊子,可你让一个婊子怀了你的孩子!”

“谁知道这孩子是谁的野种?”低哑的咆哮中挟裹着恨和鄙夷。

顾南浔毫不留情的将滚烫的汤药灌进沈云清嘴巴里。

苦涩一直蔓延,直驱心脏。

药效极强,沈云清双腿间很快流出一股殷红的暖流。

紧捂着剧痛的小腹,沈云清眼里没有一滴泪意,心却痛的像在滴血,快要窒息。

她爱了顾南浔整整二十年,五年前,她失去了和顾南浔的第一个孩子,今天,她失去了和顾南浔的最后一个孩子。

一切,或许都该结束了。

冰凉的手术台上,沈云清似乎死意已决,毫无求生欲望。

手术室外,顾南浔听闻沈云清九死一生,如寒冰炸裂的眸底顿时猩红可怖,冲进手术室,他捏着沈云清冰冷的手腕,厉声吼着:“你要活着,西西她需要你的骨髓,你不准死。”

耳畔的声音清晰透彻,一行清泪顺着眼角滑落,沈云清本就悲伤的支离破碎的心,此刻,彻底碎成了玻璃碴子,融入骨髓。

刺骨的痛,噬骨的冷……

“不好了,病人血压骤降,心跳也快停了!”医生大吼一声,又开启最后一轮抢救工作。

顾南浔紧锁眉头,阴冷的语气中透着几丝威胁:“沈云清,你要是敢死,这辈子都见不到你儿子了。”

“他今年四岁,在国外一所孤儿院。”

心脏在这一刻猛烈的跳动,沈云清猛然睁开眼睛……

术后,沈云清在医院修养了很久,瘦得皮包骨的她看上去摇摇欲坠,令人心疼。

这天,她听到走廊里传来他低哑的声音:“照她的情况,什么时候可以做骨髓移植?”

“她情况很差,做骨髓移植,会要了她的命。”医生如实回答。

短暂的沉默后,顾南浔推门进来,一份雪白的文件被扔到病床上,“签字。”

白纸黑字上写的清清楚楚,她要想见到儿子,必须同意给许西西捐献骨髓。

虽然早就预料到是这番结果,但沈云清还是难以承受这种绝望的无力感,揪心的痛楚压迫着她每一根神经。

颤抖的写下名字,沈云清虚弱残破的问:“字我签了,什么时候让我见孩子?”

顾南浔优雅的收起协议,唇角的弧度残酷的像魔鬼:“等你赎完所有罪,你才配。”

他冷冽的话语像是淬了毒的银针,毫不留情的戳在沈云清心上,毒液蔓延,她一点一点被他的绝情和冷酷淹没……
看着顾南浔冷酷的背影消失在走到尽头,泪珠止不住的往下坠。

苦涩在心间回旋,卑微的爱情随着泪珠碎了一地。

隔天,沈云清从噩梦中惊醒,入目的是许西西清秀可人的脸蛋。

“我已经答应给你捐献骨髓,你不需要再来落井下石。”沈云清声音沙哑,身心俱疲。

“你真的天真的以为你给我捐献了骨髓,就可以看到四年前你剩下的那个野种吗?”许西西笑靥如花,却毒得宛如罂。

沈云清强撑着虚弱的身子坐起来,满眸戾气:“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个野种,刚从你肚子中生下来就被南浔抱去扔了,他告诉你孩子在孤儿院,不过是为了让你心甘情愿给我捐献骨髓。”许西西眉梢上扬,沾沾自喜,顾南浔为她,愿意不择手段。

“不可能的,顾南浔不会骗我。”沈云清眉头紧皱,低声呢喃。

“呵呵,难道你忘了么?顾南浔为了我,不久之前才杀死了你肚子里的孩子。”

她傲慢的语态字句抨击着沈云清千疮百孔的心。

的确,顾南浔为了防止沈云清会借由腹中胎儿嫁入顾家,不惜亲手灌她喝下堕胎药。

哪怕沈云清一开始就知道,宫外孕的胎儿,活不下来,可是,他的残酷绝情还是如一把利剑一般,一刀一刀割伤得他体无完肤……

“许西西,要是见不到孩子,那我们就一起下地狱好了,反正,顾家不会让一个要死的人进门。”沈云清冷冷的讥笑着,脸蛋苍白如雪。

“贱人!闭嘴!”许西西恼羞成怒,一股脑冲上去甩了沈云清一耳光。

脸颊发麻,耳畔嗡嗡作响,沈云清吃痛的咬紧牙关,但下一秒,她也拼尽全力打了回去。

这世上,她可以被任何人作贱,被任何人看不起,唯独夺走她一切,害她一无所有的许西西不配。

“啊!”许西西身姿不稳,直接摔到地上,捂着红红发麻的脸颊,许西西低声抽噎起来:“姐姐,我知道你不愿意给我捐献骨髓,我也知道你恨我,可是,我是真心关心你的身体……”

楚楚可怜的声音刺痛沈云清的耳朵。

看着许西西矫揉做作的模样,沈云清只觉得恶心。艰难的翻转身子,她刚想躺下休息,一阵粗暴的力道却顺势扼住她的手腕。

同时,耳畔传来顾南浔咬牙切齿的声音:“沈云清!你对西西做了什么?”

伤口被撕扯的格外疼痛,沈云清倒吸一口凉气,佯装镇定,怪不得刚才许西西会瞬间变脸!

“西西和你可不一样,我不想让她因为你而受到任何伤害。”顾南浔淬了冰的眸子中怒火滔天。

沈云清扭头,看着顾南轩心疼的将许西西搀扶起来,小心翼翼的搂在怀中,心凉得厉害。

但下一瞬,顾南轩的话又一次将沈云清打入绝望深渊:“明天就进行移植骨髓手术,我就不应该给你这种人机会。”

凛冽的命令,犹如千斤重锤,击在沈云清心上,支离破碎,痛到麻木。
乖巧的依偎在顾南浔怀中,瞧着沈云清绝望的神色,扬起得意的笑容,又娇滴滴的说:“南浔,姐姐现在身子那么弱,应该不适合手术吧!”

“她的一条贱命,死不足惜,西西,我只想你好好活着,陪我共度余生。”顾南浔轻抚许西西的秀发,眉目含情,倾尽温柔。

看着这一幕,沈云清仿佛掉进了冰窟,浑身冷的发颤,可心中还有最后一丝温情牵绊着她。

“手术过后,可以让我见儿子吗?”沈云清语气卑微到尘埃。

哪怕面前的男人爱而不得,但好歹还有个孩子,孩子,是她活下去的唯一欲望。

“你还没资格跟我谈条件。”顾南浔寒冰炸裂般的眸子中满是厌弃,话音落下,他抱着许西西走出病房,又吩咐门外的两个保镖看好许西西。

一整夜,两个保镖一左一右守在床边,寸步不离,许西西比失去自由的罪犯还要卑贱。

骨髓移植手术过后,原本就单薄的沈云清越发虚弱了。

仍旧是被困在毫无人情气息的冰凉医院中,她仿佛彻底被顾南浔遗弃。

直到一个月后,许西西带着一个小男孩来到病房,她度日如年的暗淡中,终于飘进一缕阳光。

小男孩怯生生的躲到许西西身后,用一副惊恐至极的目光审视着已经瘦到脱相的沈云清。

“沈云清,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的儿子。”许西西冷冷的说。

“你不是说我的孩子早在四年前就已经被顾南浔……”沈云清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可爱的孩子,心情复杂。

“当时我故意骗你,只不过是为了看你抓心挠肝的愤怒和绝望而已,可是现在,我快要和顾南浔结婚了,这个孩子留在身边,反而碍眼!”许西西秀美的容颜之上泛着一股狠辣。

随后,她低下头,毫不留情的掰开小男孩拽着她衣袖的手,决绝的将孩子推向沈云清:“到你妈妈那去!”

“妈妈……”男孩迟疑一两秒后,嘴巴里喊出稚嫩的声音,然后犹犹豫豫的逼近沈云清。

瞧着面前可爱懂事的男孩,沈云清一下子红了眼,伸手将孩子揽入怀中,沈云清声音颤抖:“宝宝……”

“顾叔叔说我是个野种,以后有了妈妈,我就再也不会被人骂野种了。”小男孩依偎在沈云清怀中,稚嫩的小手搂住沈云清。

母子重逢的场景,沈云清日夜都能在梦中遇见,但她没想到,这场梦竟然能变为现实!

看着沈云清彻底沦陷,许西西嘴角勾起得逞的笑。

慢条斯理的从包里掏出一张百万支票,她轻轻放到桌子上,高高在上的姿态宛如怜悯一般:“姐姐,看在你给我捐献了骨髓的份上,拿着这笔钱,带着孩子离开,再也不要打扰我和顾南浔的生活!”

余光瞥过桌子上的支票,沈云清知道这是对于她卑微爱情最残忍的践踏,可是,往后只要能和孩子在一起,那个爱而不得的男人,那段痛不欲生的过往,就此别过又何妨?

“好,我答应你。”沈云清咬紧牙关,声音残破。  


标签: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