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很大你忍一下 骑蛇难下(双)海棠书院

小爱 4304 0
颜红叶,从有记忆开始已经无父无母,在孤儿院长大,因为锁骨处生来带着一块小小的形似红色枫叶的胎迹,于是老院长给她起了这样一个名字。

十岁那一年,孤儿院外路过一位盲了一只眼的白发老婆婆,说是会算命,院里的孩子们当时玩闹,起哄的全都跑了出去让老婆婆给看手相。

结果一直站在人群后边,对这些没太大兴致的颜红叶忽然被满眼惊愕的老婆婆拉住手,就这样用着一只眼睛瞅了她半天,低低的喃出了一句话。

“你是个天煞孤星的命,可怎么竟有千年龙光护身?”

十年后——

“穿越千年的眼泪,只有梦里看得见,我多想再见你,哪怕一面……

前世末了的眷恋,在我血液里分裂,沉睡中缠绵,清醒又幻灭。

梦在前世发觉,我在梦里搁浅,月光浸湿从前,掺拌了的想念。你眺望着天边,我眺望你的脸,谨记你的容颜,来世把你寻找……

摇摇欲坠,不只你的泪,还有剩的世界,嘲笑的风,高唱的离别,我却听不见……”

喏大的野史博物馆里,空气中淡淡传来音箱中浅浅吟唱的流行歌,微微压低又沙哑的歌声甚是好听。

“嘿,徐伯!”

一只小手忽然在博物馆外收发室门前,向老徐肩上一拍,待老徐带上眼睛匆匆转头向身后看去时,哪里有什么人的身影?

“不用找啦,我都进来了!”颜红叶着了一件白色短袖T恤,腿上穿着一条已经洗的泛白的牛仔裤,清澈明亮的大眼从手中的书上抬了起来,对着反映越来越迟钝的老徐眨了眨:“徐伯,您说您是不是真该服老了?我要是小偷的话,等你发现时,这整个博物馆里的东西恐怕都已经被我偷光了!”

说着,颜红叶将刚拿到手里的一本蒙了灰的书放下,老徐看了一眼她,慈蔼的摇头轻笑,走了回来坐到颜红叶面前的桌边,拿起一份报纸看了眼报纸上边写的日期。

“哟,怪不得你又跑来了,原来又到周末了。”老徐扶了扶眼睛,转过头笑眯眯的看着眼前正四处翻着旧书看的丫头:“今天不用去店里打工啦?”

“嗯!今天我们老板娘家里有急事,正好赶到周末,要关店一天,我就抽空过来转转,好久没来替你打扫了,你看这,这都是什么书啊,怎么脏成了这样子?”

说着,颜红叶又把地上的另一本满是灰尘的书拿了起来,轻轻拍了拍,上边的字迹有些看不清,但隐约还能认出是一千年前左右接近宋代的小楷。

“哦,这是博物管昨天清理旧品时扔出来的东西,我见这书虽然旧,但好歹也算是一样历史传下来的物件,想到你总是喜欢跑来看野史,就找了几本顺眼的捡了回来。”

颜红叶又擦了擦这史书上边的灰尘,直到字迹终于清晰了些,才看清那几个端正的封面小字。

缁祁年史。

“缁祁?”颜红叶看着上边这两个陌生的字眼,想了想,转头看向徐伯:“这是哪个朝代国家的名字?我怎么没听说过。”
老徐推了推眼睛轻轻一笑:“咱们博物馆里这么多历史中没有记载的古董物件和史书,你不也是哪件都没听说过?”

“说的也是。”颜红叶点了点头,明亮清澈的双眼像是被吸引了似的猛地又转回了那本书上,这书似乎是从以前留下来时就被保存的极完好,即便有些腐化,但好歹前边还有些页数能看。

轻轻翻开了一页,看向有些陈旧泛黄的书页上一排排端正的宋楷小字。

不知为什么,颜红叶刚一看见第一页上写着的“缁祁皇朝”四个字时,仿佛整个灵魂都被吸引了进去,莫名奇妙衍生出强大的好奇心。

在第一页上边贴着一张现代考古学家留下的便签——

缁祁皇朝,最鼎盛时期为距今一千年前,北宋年间,中国大陆之外的一处极为隐蔽的陆地之国,全国有共有两千年历史,正史没有记载,因该大陆在距今三百年的明清年间沉没海底,此国家的所有记载也被渐渐封存,本书是唯一找寻到的一本不算完整的野史。

缁祁,缁,同帛之意,意为细丝,可以染上各种颜色;祁,为盛大的意思。

不难了解,这个在历史中全无记载的神秘国度,全国百姓主要以制染布艺为生,其他皆属附业,缁祁皇朝上至皇室,下至平民,所着衣裳十分华丽,且该国开国皇帝赫连洪……

……

颜红叶像个小学生一样,一脸认真的翻阅残破的缁祁年史里边的正文。

三小时后,黄昏渐渐逼近,老徐见她只顾着躲在博物馆一楼的看台处看书,一下午没有吃饭,无奈的笑了笑,拿出两个饭盒,转身去距离博物馆一条街的一处食堂去打饭。

颜红叶不知道老徐什么时候离开的,双眼一直盯着手中陈旧的史书。

直到,翻到缁祁国历九百多年的恒帝年间,目光一触及这最鼎盛时期的年轻君王赫连珏这三个字时,不知为什么,锁骨处的那块胎迹的地方隐约开始发烫。

“赫连珏……”颜红叶轻轻念出声来,这个名字似乎并没什么不同,胎迹那里越来越烫,她还毫无所觉,直到看见恒帝七年的记载……

恒帝七年,春临,颜妃魂断七日,死而复生。

此后又被帝专宠数月,夜夜缠绵龙榻,三千宠爱集于一身,至西岳国灭,颜妃失宠,赐砒霜白绫,打入冷宫……

一切仅止于此,缁祁国的所有历史仅仅停在这里,后边的所有,不是腐化就是破损,一个字也看不见,仅有最后一些的图表里,有一只圆形空心玉佩形状的东西吸引了颜红叶的目光。

因为十八岁后离开孤儿院,她就开始在外边自己打工维持生计,手指上隐约带了些薄茧,手指轻轻碰触那泛黄的纸页上的玉佩图案,不知怎么的,脑袋开始变的晕晕呼呼,一些奇怪的影响渐渐充斥进混乱的神经。

募地,博物馆一楼看台下边的一座玻璃柜里,一块与书上的图案相同的圆玉散发出奇怪的光芒,颜红叶抬眼,大惊,见鬼似的连忙将手中的书扔开,想要大呼出声,却忽然发现自己喉咙像是被人掐住一样半句也喊不得。

四周开始剧烈晃动,一件件古董从玻璃柜里翻滚而去,只有那块散发着皎洁光芒的圆玉渐渐升起,仿佛是在召唤着什么。

“救命……”颜红叶被身后倒下的柜子掩埋之前,惊慌的嘶喊出声。

身后剧烈一痛,神智彻底归于黑暗的那一刻,耳边仿佛听见一个极熟悉又让自己万分心惊的男人的声音。

他在轻轻呢喃一句她听过千百遍的歌词——

“穿越千年的眼泪,只有梦里看得见,我多想再见你,哪怕一面……”

……一切,终于黑暗。
缁祁国历936年,恒帝在位已七年之久。

年轻的皇帝十九岁继位,区区七载,创出缁祁历代最鼎盛的时期,国泰民安。

然内虽无忧,外却有大患,外部两座与缁祁皇朝并立数百年的西岳国、蜀沐国近年蠢蠢欲动,却因缁祁皇朝地大物博,兵力充足军粮从未短缺,实力太过雄厚,而暂时不敢大动。

为免缁祁皇朝在自己国家动手之前事先出手,两国各自有各自的生存之道。

蜀沐国每五年一次,大批使者进入缁祁,呈送大量珍贵贡品与中原难见的边部国家的小玩艺儿;西岳国为缁祁皇朝每一代的新君王都送去一位美丽的公主,结亲以示和平。

百年来,缁祁皇朝按兵不动,两国已然松了口气,开始暗中整顿兵力,准备杀缁祁皇朝一个搓手不及。

再有,恒帝六年秋至,西岳国王亲自送到缁祁皇朝的那位十六岁的公主颜氏,有倾国之貌,倾世之才,更是被恒帝赫连珏纳为颜妃,半年来专宠于前,威风八面,连皇后和贵妃都要让她三分面子。

却也听说那颜妃被恒帝惯的娇纵至极,刚进宫时还很会收敛,后来的半年内穷凶极恶,将身边的宫女太监皆不人看,皇帝若偶尔无时间陪她时,将气撒在宫里的奴才身上,身边服侍的人没有一个身上完整无伤的,鞭痕,烫痕,等等。

而恒帝对其却一再纵容,宠爱不减,百姓恐慌,担心这位难得将缁祁带入盛世的明君过不了美人关,为女人所累。

太后也无法违抗帝王的旨令,无法对那嚣张的颜妃动手,后宫怨声连天,颜妃依然我行我素,凭着一个正二品皇妃的名头,入主后宫,半年之久。

后宫中渐渐传出流言蜚语,声称恒帝被西岳国送来的妖女所惑,更有人大呼西岳国不怀好意。

可传言终究是传言,皇帝陛下为了颜妃的声泪俱下而一夜震怒,连斩后宫数位乱传谣言的女眷,更将皇后贵妃等人监禁半月,以示惩罚。

“陛下,颜妃娘娘说贵妃弹了一手好琴,近日无聊想听琴。”

第二日,贵妃被太监总管请到颜妃的芳华殿,被勒令姿态优美的弹了一曲高山流水。

“陛下,颜主子说惠妃绣的荷包极好看,想要一个牡丹图案的绣花枕头。”

翌日清晨,皇帝旨意便已到惠妃寝宫,要其五日之内亲手绣出一对牡丹枕送于颜妃。

“陛下,颜妃娘娘说太后头上的明珠好看……”

当晚,皇帝亲自讨好自己的母后,将其头上最爱的明珠摘下送入芳华殿。

“陛下,听说今天芳华殿新来的小宫女将颜妃娘娘的手烫红了。”

那小宫女当夜便被侍卫拖出颜妃寝宫,斩了。

“陛下,颜妃娘娘派人来叫陛下一同去下棋?”

正忙着听着两位军机处大臣秘报的恒帝瞬间起身,摆驾芳华殿……

专宠半年,颜妃愈加张扬跋扈,屡次在御书房与恒帝同坐龙椅,恃宠而骄,却半年全无子嗣。

百姓对于颜妃是妖女的猜测更是大涨。

然恒帝七年,春临,满城的银装素裹终于化了个干净,宫中陡然传出另百姓又惊又喜的噩耗。

颜妃暴毙而亡,死因不明。

当日,亦是恒帝继位七年来第一次撤消早朝,全天未现人影,后传下旨意,举国悼丧  


标签: 骑蛇难下(双)海棠书院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