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免费,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

小爱 873 0

姬楼月从三路走下来时,花子虚看她脸色发白,以为她是出了什么大事,姬楼月只道是自己搏斗间引发了旧伤,与凤飞烟的对话却只字不提。一来,她并不信任天族的人,二来,她不喜欢天族的人。

  花子虚建议她回九重天修养,姬楼月连推辞都不曾便直接返回九重天去了,若不是谋肆握着她的死穴,当她愿意与这帮人同行。

  谋肆见她回来不甚惊讶,当初她走时便有些不情不愿,当然,她留在九重天也非她情愿之事,此番,他只当放她出去散散心,回来也好,也省了他牵肠挂肚。

  例行公事般,他问“你怎么的回来了?”

  例行公事般,她答“旧疾复发,实在不想牵连他人。”

  他却有些慌了神,“哪里来的旧疾?怎的没见你诊治过,可是严重?”

  姬楼月迷了眼睛,当真看不透他真假,既然要害他,又何苦心疼她。

  “之事心口上的伤迟迟不见好而已。”

  谋肆皱紧了眉头,过了好久才缓缓开口,“可是我打在你心口上那一掌。”

  姬楼月眯了眯眼睛,显然并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

  谋肆却从怀中掏出一粒药。“既然是我伤了你,那这个给你。”

  “我怎么不知道天帝谋肆居然这么大方?连还魂丹都可以随意送人,谋肆,你我即已到这个地步,你又何苦装出一番慈善的面容,你若真心疼我,当初便不应该设计陷害我,如今我已受制于你,你还想怎样,你若是真的慈善,便放我和我的师父回十里桃林。”

  姬楼月一掌拍开他手中的药丸,连眸色都变得暗沉,近日来,她已越发不能控制自己的心绪。

  谋肆倒是头一次听见她心中所想,原来,他在她心目中,竟已如此恶劣。生平第一次,他想为自己辩解。“我是天帝,有些事,我也没得选。”

  姬楼月痴痴地笑了“是了,你是天帝,有些事,你没得选,我是姬楼月,有些事,我更没的选,如果我不是十一尾的姬楼月,有些事,是不是就有的选了。”

  她仰头木木的看他,谋肆只觉一阵没来由的心慌。下一刻,姬楼月身后便飞扬而出了十一条尾巴,化气成刀,一刀便斩向那些尾巴。

  “姬楼月!”

  这一刀斩的决绝。仿似生无可恋,谋肆抬手去拦时,刀已截进第一条尾巴中,万幸的是还没有砍掉。血,一滴滴落在宫殿的地面上,分不清是姬楼月尾上的血还是谋肆手上的血,姬楼月已化了原形,就蜷缩在那滩血上,十一条尾巴全部血迹斑斑,早已分不清哪条上面带着伤。

  九重天牢里德墨血猛地睁大了眼睛,“月儿!”

  谋肆终究还是将还魂丹喂入她的口中,丹药方一消化,姬楼月便又生出一尾来。

  姬楼月已然痊愈,站在谋肆面前,笑的挑衅。

  “天帝大人可是后悔了?不仅没把握住除掉我的机会,竟还让我增进了修为。”

  谋肆背过身去不看她,当初算计她时,他已打定主意,即使她恨他,他也不悔,如今,终究还是毁了,哪里还能忍心再伤她一次。

  她定不知,他伤她一分,心都是犹如千刀万剐。

  “姬楼月,我想,我是爱上你了。”不知不觉,话已脱口而出,说出了也好。他终是松了口气,回头隐有希翼的望着她,虽然他知道,这份希翼他不该有,

  姬楼月没料想他会说出这样的话,一瞬间竟愣住了。

  待缓过神来时,她笑了“满腹心机的谋肆竟也会说爱这个字,说吧,你打的是什么主意。”想过她会挖苦,会拒绝,会厌恶,却从未想过,她会这般揣测他的心思,一时间,竟有些哭笑不得。

  其实只有姬楼月自己知道,此时她的心里如战鼓般雷响着,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别的狐狸怕是都已经桃花朵朵开了,她确实第一次听人与她说爱这个字,就算她与师父,也不过就是单纯的想要伴在师父身边,不让他那么孤独。

  待回到住处时,只觉得整个脑子都乱哄哄的,她以为,她现在已经能做到处变不惊了,想不到一个小小的爱字,便可以这般扰乱她的心神,谋肆定是安的这份坏心思。

  可是仔细想来也觉得气闷,狐族可是天生媚骨,怎的她姬楼月生了一万多岁,桃花都不见开一朵,不仅拿了镜子细细的照,看这眉眼,不自觉间便媚态横生,微微眯起时,更是别有一番风韵,朱唇不点而红,轻轻一勾,人生百般滋味不过如此。

  看得心满意足了方才恋恋不舍的放了镜子,想来不是她姬楼月没人要,只是她迄今见过的男子,神和魔都加在一起,也不过一个巴掌,如此想来,心里也微微圆满了。

  一抬头便撞上一双玩味的眼,姬楼月的脸霎时便白里透着红,红中透着紫了。

  “你,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从你照镜子开始。”朗月忽的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她又回到了从前,憨傻的可爱。

  “那,那你都看到了些什么?”

  “什么都没看到。”朗月不自觉笑了出来,当真像,像极了。凑近了她的脸,一字一顿的说“不、过、看、见、了、一、只、自、恋、的、狐、狸。”
姬楼月恼羞成怒起来也是极是可怕的,仿似八千年前的画面重演了一半,不过八千年前,是姬楼月将朗月从三重天追打到一重天,现下,是从九重天追打到了一重天,此时两人也如当年一般,躺在一重天上牛喘着。

只是此时早已看尽了世事多变,再回想起从前,竟有无尽的辛酸哽在喉头。

“你还记得你那日对我说会帮我养孩子的戏言么?”

“怎么,生了私生子,要我帮你养了?”

“什么叫做私生子,姬楼月,过了这么多年,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毛病倒是有一点没变。”

“现下什么东西都变了,我总得留些什么东西永垂不朽吧,说说,说说,我很好奇诶。”

姬楼月的眼睛如一瞬间被点亮了一般,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真实的她了,朗月不自禁看的痴了。

忽而粲然一笑“天机不可泄露。”

“都不告诉我,莫要想我帮你养孩子。”

姬楼月有些恼了,索性别过头去不理他,什么人嘛,莫名其妙。

“我是凤。”

“我知道。”

“不稀奇吗?”

“稀奇吗?凤凰一族,当然是除了凰便是凤啦。”姬楼月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说,眨着大眼睛。满满的都是疑惑。

“凤凰一族,虽说是凤凰,但万年才会出一只凤,凤,在凤凰一族中式极是稀有的。”

姬楼月撇了撇嘴,她还当他要说设么,原来竟是要吹嘘。

她笑笑的心思都落在他的眼中,从那日他身穿战甲迫她投降时,他便不再奢望,她还能将他当做朋友,他以为,他再也看不到她如此单纯的一面,他勾唇轻笑,眼眸里,满足无比。

“正是因为凤的稀有,所以凤生来便是被要求与凰结成伴侣的。”“那你喜欢她们么?”姬楼月这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转头定定的望着他,他摇了摇头,那样轻,却那样坚定。

那你就反抗呗,张口想要说出这句话,但话到了嘴边又被生生咽下,苦笑的那个人反倒成了她,反抗?那九重天如山一般,要如何反抗?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她知道什么能,什么不能。

生命中一定要有这么多的事情由不得她选吗?

姬楼月刚一升上九重天便在天障处看见了谋肆,谋肆眼中的内疚让她看了心慌。

“我师父出事了。”不等他开口,她已猜出了大概。直奔天牢而去。

待到看到脸色苍白的师父时,姬楼月只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好好照顾师父的么?”

姬楼月赤红着眸,抓住一个守卫便问为什么,那守卫本就不甚知情,此刻被她一吓,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楼月,你冷静些,你放手,我来告诉你为什么。“谋肆好不容易追了上来,便就看到这样一幕,那赤红的双眼,谋肆毫不怀疑,一个不查,下一刻,她便会成魔。

她师父于她,真的就那么重要么?心里,着实不是滋味。

“你师父当年被斩断五尾,身上经脉损伤无数,全靠十里桃林的福泽之气养护着才不至于修为散尽,如今在这天牢里,旧伤复发,才会这样。”

“十里桃林,我要回十里桃林。”

谋肆背过身去“不成,你知道的,我不可能放虎归山。”

成魔也好,无情无爱,不爱他,也不爱她师父,于他来说,也是好的。

既然已然自私,那便自私到底吧。

“我恨你。”

他离开的背脊一僵,这句话,她怕是压在心头很久了,不想说,确是他逼她说了出来,倒一直都是他在逼她。

“你师父,我会拿还魂丹温养着,修为散尽也终不至于丧命,想离开这九重天,我便直接告诉你,不可能。”

恨吧,爱都没有,有恨,也是好的。

他仰天大笑,却不知是笑人笑己。

姬楼月坐在天牢的地上,她也在笑。她笑自己无能,当初她说她想做神界第一人,无人能欺她,无人能欺她师父,如今,神界早无一人能伤她分毫,可她却依旧要受制于人,师父,仍在受人欺负。
天上的神真的是与人间的人没甚区别,都是一样的喜欢茶前饭后嚼人舌根。

如今天界最兴起的谣言便是关于五彩凤君的。

据说他爱上了魔族女子妖西童,还私生了一个孩子。

姬楼月也听说了一二,只是微微皱了皱眉,想起那日一重天上与她说的话,她既是为他高兴,也同样为他们的未来感到忧心。

妖西童,这女子还真不一般,先是和师父,如今又和朗月,细细回想那日见到她的那一眼,倒也是个美人。

想来是与师父有些交情的,不然也不会化作她的样子在十里桃林陪了师父这么久。

凰族圣母来时,姬楼月正在谋肆殿前喝茶,谋肆进来心绪不宁不想见她,她便偏偏要找他不自在,谋肆见她小孩子脾性又上来了,虽无奈,却也不忍心点破,只怕一说破便再也见不到她这般模样了。

既然要找谋肆不自在,便要找个彻底,一杯凉茶尽数泼在凰族圣母花木桡身上。

“对不起啊,姐姐,第一次看见这么美的山鸡,有些激动了,实在是抱歉。”

“你说谁是山鸡!”姬楼月算是真真是摸透了凤凰一族的神,大抵都是讨厌被别人叫做山鸡的。这女子虽不说长的极美,却也是有一种凤凰一族特有的雍容气度。

“你不是山鸡?那是野鸡?”

“你才是鸡,你们全家都是鸡。”

姬楼月一口茶睡哽在喉咙处,这女子,委实霹雳了些。

“确实,朗月也说我和他比较相像。”姬楼月暗自顺了半天的气,才装作若无其事的说。

“我们凤凰一族尊贵的凤也能让你比作山鸡?你这女人,委实没有教养。”

花木桡第一次看见这么莫名其妙的女人,她和她又没甚过节,她怎么就像要把她当节过一样过不去?

“我没教养,可是朗月哥哥喜欢我,你有教养,还不是要求谋肆哥哥帮你追人。不过先不谈谋肆哥哥会不会为了你得罪我,便就是去追了。朗月哥哥就会同你成亲么?”

那女子脸色大变,姬楼月却看的开心。

“你,你是妖西童?”

花木桡又看了看殿中的谋肆,这女子,能坐在君神殿门前喝茶,又能目中无人的同她说这番话,想来是天帝默许的,不然谁敢这般大胆。

姬楼月只是挑了挑眉,不回答,也不反驳。

她就是要将她花木桡向套里面带,谁管的着?又有谁管得了?

“妖西童,你也莫要太得意,我凰族定是不会让凤君随你这等魔族女子走入歧途的。”

花木桡复又看向殿内,见谋肆依然稳坐如泰山,一跺脚,便恨恨的离开了。

谋肆在殿中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笑的颇是头痛。

他还当她是小孩子心性上来了,原来是存了这般的小心思,倒也可爱。索性放任她胡闹一次吧。

“你怎的不出来戳穿我?”将空了的茶杯倒置在石桌上,她头也不抬,却也知道他站在她身后了。

“你开心就好。”他负手而立,给她一种天下间,他只在乎她的错觉。

“天族和凰族素来交好,如今凰族出了这么大的事,你天帝,岂能袖手旁观。”

拿了一个新的被子斟了杯茶给他,言语间,竟像极了详述的旧人,谋肆的瞳孔紧缩,何时开始,她连浓烈的恨都不愿意显露给他看了。

“自是不能袖手旁观。不过给你胡闹几次我还是可以解决的。毕竟你不是真正的妖西童,但是,姬楼月,你帮得了他一时,你帮不了他一世,有些事是你改变不了的。”

“对,就像我师父和我自己,谋肆,你真的懂一个爱人的心情么?你这辈子,注定孤家寡人。”

她字字珠玑,直刺他心底的伤痕。他笑了,她真聪明,竟懂得那他的爱来伤害他,倒是一条绝妙的好计策,她已离开,他轻啜杯中的茶水,已然凉透了。

标签: 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