炖肉计(是今 骑在突出的木棒上的感觉

小爱 230 0
闻言,乔希的小身板猛然一僵,连忙摇头:“不是我说的!”

  关于‘陆雴霄不行’这个传闻,在南城已经人尽皆知了好吗?

  毕竟某人现在都二十七岁了,身边却从没有过一个女人,怎能让人不揣测?前段时间眼看着相亲相上了她二姐,两个人马上就要结婚打破传闻了,可结果……新娘却在婚礼当天失踪了!这不是为他某方面有问题,更添一笔佐证吗?

  甚至还有人传言,陆家的当家人其实是个gay,乔家二小姐时受不了做同妻才会逃婚的!

  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陆雴霄冷漠的眸光锐利如刀:“想好解释,回去给我一个交代!”

  因为他这一句话,乔希在车上还真是一直提着心想解释。

  下车之后,那男人扔给她一件西装外套,就拽着小姑娘的书包就往里走。

  一路面对陆家那些人奇怪的眼神,乔希几乎是被拎回了陆雴霄的房间。

  将房门关上,男人也随即甩开了她,迈着长腿坐到屋内的单人椅上。

  这个屋里的窗帘常年拉着,房间内很昏暗,乔希站在中央,就联想到了古代审讯的小黑屋。

  不对,是大黑屋!

  “先去洗干净,再出来给我一个解释!”

  “我没……”

  其实乔希想说,自己并没有被那个臭男人给碰到。但是对上某人要吃人的眼神,她还是生生把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乖乖去浴室洗澡!

  陆雴霄慢条斯理地点了一支烟,咬在嘴边,随即拿起了女孩的书包,就将里面的书本连同情趣内衣一起倒了出来。

  他的椅子正面对着浴室的玻璃墙,在烟雾缭绕间就能看到女孩正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

  深深吸了一口烟,男人喉结滚动,如漆的墨瞳越发深沉……

  洗完澡,乔希才想起自己没有衣服换。

  小姑娘左右看看,只能暂时摸索了一条浴巾围着,再把男人之前罩在自己身上的西装披上,才光着脚走出了浴室。

  “姐夫……我洗好了!”乔希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眨眨自己小白兔一般无辜的大眼睛,首先低头道,“我错了!”

  男人没看她,食指若有所思地轻点椅背,问道:“第几次玩仙人跳?”

  “第一次!”

  “原因?”

  “其……其实那个张太太,是我朋友的姨妈!她说她老公跟她离婚之后,每次都借故不给他们赡养费,连儿子生病了都不理,却有钱在外面养小三泡女人。所以,她想让我跟朋友帮忙,教训一下她前夫。姐夫,我知道这样做是有不妥。但是你就看在我一片好心帮忙的份上,别我生我气了吧!”

  小姑娘这认错态度可以说非常好,不但言辞恳切,甚至眼里都溢出了悔恨的泪水!

  然而,陆雴霄听着却没有丝毫的怜悯,反而嘴边的笑意越发寒冷:“满嘴谎言!看来我不教训你一下,你不会说真话了?”

  男人将烟头按灭,下一刻,修长的手指已经勾住了女孩身上的浴巾,用力一扯……  女孩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慌张后退一步,结果不但浴巾被扯掉,身上的西装也掉落了!

  霎时,她就整个人赤条条地站在他面前。

  “啊……”

  小姑娘尖叫一声,连忙蹲下身抱住自己,尽量挡着重要的部位!

  而她面前那个男人,低头看着她的目光并没有丝毫的波动:“还不说实话?”

  “姐夫,我说的都是实话啊!你到底还要我说什么?能让我先穿上衣服嘛?”

  乔希可怜兮兮得望着面前的男人,巴掌大的小脸都被羞红了,眼中满是无助。

  “今天不说实话,别想穿衣服!”

  男人的语气跟他的神情一样冷峻漠然,随即,他还将浴巾扔到了乔希够不着的床头。

  虽说有西装就在她身后,但是面前的男人一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只要自己稍稍一动,什么都会被他尽收眼底。

  乔希有些屈辱地咬了咬牙,仍然没说话,心里却早已把陆雴霄骂了百八十遍。这个变态,居然用这种方法审讯她,简直太欺负人了……

  空气都仿佛在这一刻静止,屋内的两个人谁都没说话,也没动!

  一番对峙之后,终于还是乔希顶不住了!

  “好了,我说实话还不行吗?今天的事的确是仙人跳,我是故意引那个老男人开房的,目的是趁机讹他的钱,从中赚取提成!但是张太太儿子生病的事是真的,那个前夫本来就是个不负责任的老色狼。我接单讹他的钱,也算是为民除害!”

  听她交代,陆雴霄眉梢微挑:“做这个多久了?”

  “两……”乔希想到这男人的手段,还是畏惧地将准备出口的谎话收了回去,老实交代,“两年!”

  “那这些呢?”男人瞥了一眼地上的那些内衣。

  “这些是今天乔家送过来的!他们想让我穿这个……勾引你!”小姑娘红着脸道。

  闻言,陆雴霄眼眸微眯,从中迸射出一丝威慑的寒光:“学这么多歪门邪道,我陆家最不能容你这样的人!”

  “我以为我想,我挣钱还不是为了……”

  乔希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她自己止住:“算了,说了你也不会理解!就当是我心术不正,我贪财好利!看不惯我,你就把我赶出陆家呗!”

  “说你两句就顶嘴,之前不是装小白兔装得挺像的?”

  “谁装了?在你们面前,我本来就是任人宰割的小白兔!”乔希不服气地噘着嘴道,“乔家把我送来,不就是为了讨你喜欢的吗?可你也别太欺负人了!容不下我就把衣服还我,我自己走还不行吗?”

  “你以为陆家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不让留还不让走……你到底要怎么样啊?”

  乔希警惕地望着那个男人,小手捂紧自己的胸口。

  陆雴霄重新点了一支烟,目光就着缭绕的烟雾。

  终于,男人缓缓开口:“想离开陆家,你必须先做到一件事!”

  “什么事啊?”

  “让我对你有感觉!”

  乔希瞪大了眼睛,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

  女孩的目光从男人冷漠的俊脸,默默转移到他的裤子上:“你在开玩笑吗?”

  “你有十分钟的考虑时间!考虑不好,不准穿衣服!”

  男人说完,就拿上刚刚被她围过的浴巾,转身进了浴室!

  “切,你说不穿就不穿啊?”

  乔希小声嘀咕了一句,赶紧摸索到身后的西装披在身上,朝着陆雴霄所在的方向狠狠瞪了一眼。

  结果这一瞪,居然让她看到那男人正在莲蓬头下脱衣服!

  天哪,原来这个浴室的墙有一块是透明的!

  那自己刚才洗澡,他不是也全看见了?

  随即,紧闭的食指跟中指间,又小小地开了一条缝。

  果然传闻是真的。

  那他刚才给自己开的条件,岂不是不能完成的任务?

  不过这是没反应的话……那尺寸也太可怕了吧!

  乔希小小地污了一下,随即就在心里盘算着利弊。

  但是突然从下腹传来的一股痛感,却让她顿时痛得无法思考。

  嘶……糟了!

  等陆雴霄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只围了一条浴巾……

  就连乔希一个小姑娘看了,都不禁偷偷咽了口水。

  这男人拥有能让女人恨不得扑上去的身材,可他居然有难言疾病,难怪心里憋屈到变态!

  “我想好了!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是你也要答应我的条件!”乔希道。

  “说!”

  “你们公司要马上停止对乔家的攻击!”

  “好!”陆雴霄仿佛早就猜到了她的条件,毫不犹疑就点头,“现在开始吗?”

  男人面色不改色地在她面前坐下,仿佛接下来要进行的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

  “现在不行!我……我特殊情况来了!”咬着下唇,有些羞涩地望着他,“你能不能帮我去买个卫生棉啊?”

  闻言,陆雴霄低眸看向她,才发现小姑娘蹲过的地毯上有一抹嫣红。

  重度洁癖患者立刻拧紧了眉头:“你怎么弄得到处都是?”

  听他这么说,乔希就委屈了:“喂!是你不让我穿衣服的,我有什么办法啊?”

  “那你……没有卫生棉吗?”

  “当初我是被乔家打包送过来的,连衣服都没拿几套,哪能带那个啊?”乔希愤愤道。

  闻言,陆雴霄眉头皱得更紧。

  男人转身,从衣柜里拿了一件不要的衬衫扔给她:“先用这个!”

  “是纯棉的吗?”

  “桑蚕丝的!”

  乔希掂量了一下手上的衬衫,没想到有生之年她还能享受到这种几万块一件的衬衫,给自己当卫生棉用啊!

  “先去卫生间等着!”

  说完,陆雴霄就出了房间。

  等三分钟之后回来,他的手上已经多了一个粉色的包装袋!  


标签: 骑在突出的木棒上的感觉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