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不知深浅po1v2笔趣阁

小爱 1054 0

花想容整整呆在房间里有十日之久,她这副身子本来就长的好看白晰,不知道是不是就是这样每日呆在房间里久不见阳光才会这样白。

为了健康,当她勉强接受了这个世界,接受了自己的身份,却不一定会接受这份命运的时候,她带着贴身丫鬟铃铛,出了这个囚禁了她十天的雪灵园。

她曰:晒晒太阳。

珠儿因为总是觉得最近花想容言行古怪,而铃铛却只是好好的服侍她并没有问她这这那那的,所以她干脆直接让珠儿和其他人负责收拾房间,而铃铛则近身服侍。

花想容走在锦王府里,四周丫鬟家丁还有侍卫传来的目光有惊讶,有不解,有好奇,转头悄悄问了一下铃铛,她这才知道,原来这半年来,花想容一直把自己闷在房间里,除非有重要的事情比如必须有王妃站在锦王身旁显的夫妻和睦的时候,她才会走出来,否则平日里都是在雪灵园里做诗做画,或者干脆弹琴刺绣,总之是坚决不会出来。

她怕见到谁?还是怕谁看到她不被受宠的模样?

花想容无从得知,便也一笑置之。

不去理会那群人的眼光,她挺胸抬头,延着小路,享受着午时暖洋洋的阳光,一直向前走,仿佛这条路通向的是一片自由,她脚步轻快,嘴里哼着随手捻来的儿歌。

忽然,眼前落下两片红色的不知是哪里飘来的叶子,花想容接住,仰起头向四周看了看:“铃铛,你不是说东寻国没有冬天么?那这深秋时的红叶怎么会落在这里?”

“回小姐的话,东寻国不是没有冬天,只是冬天不太冷,秋天会落叶,自然会有红叶。”铃铛恭敬的答话。

花想容垂下眼看了看手里的叶子,转眼看向前边一片仿佛花园一般的地方,便快步走了过去。

当看到一个人造假山旁边,有一条仿佛是人造的溪流,两旁全是高低不等的石头来做护栏,那条小溪仿佛是通向王府之外的,所以水才会这么清澈自然。

花想容又低下头看了看手里捏着的两片叶子,突然兴中从来,想效仿古人那种消磨时间,将感情寄予墙外有缘人的做法。既然自己是穿越女,会不会也像小说里的一般,一片叶子找到一个有缘人?

她叫铃铛去取来笔墨,却又让铃铛用匕首把毛笔上的毛弄光,又把笔杆削成尖状,这才沾上笔墨,便往红叶上写字。

一旁的铃铛看着花想容拿着的怪笔和那根本就像是拿着钢笔写字的动作,不仅没有多问,反尔嘴边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灵动的眼里闪过一丝精光。

花想容在两片叶子上写下了两首诗,然后对着风吹干,便笑盈盈的将笔放下。

“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铃铛俯身看着花想容手里的叶子:“小姐,您写的诗真是越来越有意境了。”

花想容一楞,这哪里是她写的,明明是她盗来的好不好?不过……她却还是笑眯了眼睛,好吧,架空也不失为一种好事,毕竟唐诗宋诗,随后拿来一个,也没人会追究版权。

“这首……?”铃铛转眼看向花想容另一只手里的诗,双眼顿时放光。

“一入深宫里,年年不见春。聊题一片叶,寄与有情人……”花想容喃喃的念了出来,然后小声嘀咕:“想要让自己像原来的花想容一样端庄娴淑又才情满腹,还真是要多准备些诗来武装一下自己呢……”

就在她捧着红叶读出第二首诗时,花想容便已经知道,花园左侧的石门处,走来一对男女。

芙妃一看向那边坐在溪旁手捧红叶念诗的花想容先是一愣,随即满眼的火气,狠狠的瞪着她的背。

而她身旁的,正是那位花想容最近很不想见到的丈夫,锦王——萧越
花想容在感觉到那边传来的两道不一样的视线时,缓缓站起身,见红叶上的墨迹全干了,这才俯下身,将两片叶子放入水里。

“小姐,您这是……想给谁看?”铃铛突然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有缘人吧。”花想容似笑非笑,眼神飘转,仿佛不知道身后已经走近的两个人。

“啊!王爷……”铃铛也仿佛是刚看到萧越寒与芙妃,猛然吓了一跳,转身便跪了下去。

花想容先是一愣,虽然她刚刚就知道他们来了,也虽然她早就已经在心里准备好了再次和这个与她滚过床单的男人见面时的场景,但是说实话,她挺不想见到他的。

她美丽的一场梦,到头来竟然是一场穿越到异世的噩梦!想到此,花想容白晰的拳头便紧紧握住。

萧越寒面无表情的看着花想容那边像是极力在忍着什么一样的有些颤抖的背影,又略扫了一下她紧握的拳头,忽然感觉眼前虽然是背对着他,但只是一个背影,一个感觉,就已经很让人觉得她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花想容深呼吸了一口气,突然堆起满脸灿若朝阳的微笑,快速转过身,双手微微叠,置于左腰处,行了一个大大的万福礼:“妾身见过王爷!”

芙妃呆站在萧越寒身旁,看着突然满脸笑容的花想容,一直惊愕的愣在那里。

萧越寒却是面色不动,眼里却是闪过一道玩味般的流光,一副泰山压于顶却不动的姿态,直到花想容一直做着那个姿势,一直未等到他的一句“起来吧”而开始有些僵硬时,他才微勾起嘴角,那让花想容熟悉又陌生的磁性嗓音响起:“王妃乃是孤王正妃,平日里,不必行此大行,起身吧。”

终于解放了的花想容连忙直起腰来,抬起一双晶亮的大眼,笑盈盈的看向似乎是无心理她的萧越寒,在心里骂道,明明就是故意看着姑奶奶我有些站不稳了才肯说句起身吧,腹黑男啊,典型的腹黑男啊!明明几天前的晚上还在她的房间里跟她热情的滚床单来着,明明在那啥时火热的跟着什么似的,现在倒是装上正经了。

花想容越想越觉得这个萧越寒是个黑心鬼,她特意将怒意化为笑容,脸上的笑容弧度已经几乎到了刹不住的地步,直到芙妃开口说话。

“想容姐姐这是在在做什么啊?刚刚妹妹似乎是听到想容姐姐说什么……寄与有情人?难不成姐姐正在思念咱们王府外的……”芙妃的话还没说完,只见萧越寒的脸色突然骤冷,低下眼冷冷的瞟了她一眼,芙妃瞬间抖瑟了一下。

“不过是闲着无聊捡到两片红叶,题上两首闲诗,放入溪流玩玩儿罢了。哦对了,听说芙侧妃姐姐大想容三岁,姐姐也不必因为身份而唤我如此,长幼有序,虽然我为正你为侧,但是这句姐姐,想容可是受不起的。”花想容撇嘴一笑,那个“侧”字被她咬的极重,眼神却是始终盯着萧越寒,忽略脸色沉下来的芙妃。

萧越寒略看了她一眼,仿佛是并不喜欢她在他面前以这样让人不容忽视的态度出现一样,冷声道:“时入深秋,天气转凉,王妃身子单薄,还是回雪灵园休息吧。”

“妾身告退。”花想容又是灿烂一笑,然后转身,欲要故意紧贴着萧越寒身边走过去,芙妃见状,连忙换身到萧越寒右侧,紧紧挽着他的手臂,悄悄伸出一脚在花想容面前。

花想容不恼,嘴边笑意更浓,转眼对着与她有一人之隔的萧越寒抛去一个暧昧至极的眼神,然后仿佛没看到脚下的障碍物一样,一脚狠狠踩下去。NND,想要让她跌到出丑?你这丫头也不看自己几斤几两,姑奶奶我一个灵魂有二十四岁半的女人,还敌不过你一个十八岁的妒妇不成?

“呀!”芙妃痛一声尖叫,连忙收回小脚,双眼却是愤慨的瞪向一脸淡笑的花想容。

“芙姐姐下次落脚时要注意,有些时候,一个不小心,就会耽误其他人落脚呢,不该触及的地方,要适时的收回去,才会免得自己受伤。”抛下一句自以为含义颇深的话,花想容不再看向那边正看着自己若有所思的萧越寒,而是对着芙妃妩媚一笑,携着铃铛转身,昂首挺胸的向着雪灵园走去。
“小姐,那个芙妃一看就是故意想绊到您让你摔跤的,您怎么还那么善良的给她台阶下?”铃铛随着花想容回到雪灵园手,一副愤慨模样的瞪大双眼,不解的看着自在站在窗前微笑的花想容。

“我善良?”花想容斥笑一声:“你看你主子我哪里善良了?想要征服一个男人,不急在一时……”当然,她并没想过去征服那个萧越寒,那个男人浑身上下都透着一丝危险的气息,不过似乎只有她看得到他身上那股子野心与霸气,萧越寒隐藏的很好,至少在原来的花想容和芙妃面前隐藏的很好。

她不过只是想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找到一方安静,寻找能回二十一世纪的方法。但是首先,既然她现在是花想容,她便必须去为花想容去争取她应得的一切。或者说,她可以试着玩一玩,玩得风声水起,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

第二日,就在花想容“举头望太阳,低头思故乡之时”,铃铛突然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

“小姐,小姐!小姐!”

“这是怎么了?”花想容连忙站起身,扶住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铃铛,一眼便看到她手里的捏着的一片红叶:“这什么啊?”

“小姐,王府外边似乎是真的有您的有缘人哎!有人把叶子给您送回来了!”

“送回来了?怎么送?我记得那溪流只是一直向外流去,并没有可能会流回来的呀……”花想容不可置信的笑问。

“是真的,刚刚王府门外的侍卫派人叫雪灵园的过去取东西,我一看是红叶,本来也挺想不通的,但是这叶子上边也是写的诗,虽然铃铛认字,但是却有些看不明白这诗的含义……”

花想容孤疑的接过铃铛手里拿着的红叶,转身对着窗外的阳光看向上边的字。

“卿本异世魂,误入锦府深。若想归故里,城外绿植村……”花想容皱起秀眉,读了半天,突然脸上染上一层喜色:“居然只凭一个红叶上的诗就能知道我是穿越人……”

铃铛悄悄的伸过头看去:“小姐,这上边写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呀?”

“哎,铃铛,咱们锦王府在的是哪个城?”

“锦王的封地是在距离皇都有一千五百里之远的江元城!”铃铛眨眨眼,答道。

“那在江元城外有没有一个叫绿植村的地方?那里有没有什么半仙啊,或者活菩萨啊,或者什么法师啊能人啊什么的!”花想容兴奋的问道。

“绿植村?”铃铛皱起秀眉摇了摇头:“不太清楚,半年前随着小姐一起嫁过来时,铃铛是与小姐您一起坐的龙凤七宝马车,四周都是大红色的围帐,我们根本看不到外边的。”

“那好,铃铛你帮我找件男装,随我出城一起去看看有没有这个绿植村的地方!”她坚信,只要找到这个人,她就一定能找到回二十一世纪的办法。

“出城?”铃铛惊愕的瞪大眼睛:“小姐,我们连王府都出不去,又要怎么出城?”

“我是王妃,怎么就不能出王府了?”花想空面色一顿,不解的看着铃铛的大眼:“难不成我被他们囚禁了?”

“不是啦。”铃铛吐了吐舌:“小姐,咱们锦王府不比在丞相府一样,锦王府里平时进进出出的人很多,但都必须是王爷准许的人,戒备森严。而且以王妃的身份,根本不可能有人敢让你随便的出去,除非是王爷答应,要么……就是您得拿到王爷随身的腰牌,侍卫见到腰牌就会放我们走了,不然我们根本出不去的!”

“腰牌在哪里?”

“在王爷的身上……”

标签: 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