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桃花源阅读最新章节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小爱 5218 0
短短的六个字好似告诫,又好似承诺一般。

不知为何,他对冷凝玉并不讨厌,若要选一个女子陪伴一生,那么只一个正妃,就够了。

"呃……"

冷凝玉仿佛找到了能依靠的东西,趴在墨子煊的腿上轻轻抽泣。

她发不出声音,那呜咽的声音从嘴里顶出就像鬼嚎一般,撕心又委屈。

他知道是罗碧诗设计的她,但是他却不能为她解释,人家怎么也是丞相之女。

他唯有变得更强大,才能保护她,帮她复仇!

不知何时开始,他竟生出了保护她的冲动,许是自己太过可怜她的遭遇罢了。

陈太妃不喜欢她,她还是赶紧离开这里的好,省的自己碍人眼。

墨子煊纳不纳妾她没兴趣,只要他记得为自己报仇就好。

她坚强的站起身,一把抹去眼泪,身子还在不停地抽搐,她就这样推着墨子煊离开了。

冷风吹在她脸上嗖嗖的,她一边抹着泪一边咽下气焰。

她的眼神逐渐变得坚定无比,这点小挫折不算什么,她要复仇的路,势必不会一帆风顺!

良久,墨子煊见她默不作声开口安慰道:"母妃心直口快,日后她定会喜欢你的。"

"呃……"

她这算淡淡的回应。

出宫之时,身后的婢女很自然的出现在了轿子一侧,看她灰溜溜的样子一定是没成功。

冷凝玉不动声色的坐上了马车。

一路上,她安静地盯着车窗外的风景,微风吹着她额前的碎发,凝霜如雪、美目盼兮。

墨子煊默默地盯着她。

曾闻,月国长公主,惊人之姿、倾国之貌,不外如是……

对于她的传言,墨子煊早有耳闻,看到她如今这副惨淡的模样,他的心里竟有些许酸涩,像是同情……

回到王府,婢女从一个侧门出现,将她一把拉了到了角落。

婢女的力气很大,将她"啪"的抵在了墙上,强烈的撞击声,冷凝玉疼的皱起了眉头。

"你存心骗我,想死是不是?"

婢女阴毒的手掐住冷凝玉纤嫩的脖子,她眼中冷厉的目光狠毒如鬼魅。

冷凝玉双眼含泪,重重的摇了摇头。

"迷迭香的效用怎会如此之短,你是不是做了手脚?"

婢女心狠手辣,根本不在意她眼中委屈的泪水。

她方才潜入御书房准备盗取山河社稷图,可是才一炷香的时间,趴在书案上的狗皇帝就醒了!

吓得她赶紧跑了出去,她险些葬身在那。

这女人是不是想让自己死?

想到这里,婢女的手更加用力了。

冷凝玉委屈巴巴的摇摇手,她拼命的指指她指指自己。

可是婢女怎么会懂她的意思。

她的喉咙被死死地掐着,快要断气了,她的白眼逐渐翻了上去。

她拼命用手比划着写字的手势。

婢女犀利的眯起眼,这个女人不能这么轻易的死掉。

她一把揪住冷凝玉的头发将她拖到房间里,关上了门。

"写,你想说什么,写出来!"

"咳咳……"

冷凝玉扑倒在了书桌上无力的捏着脖子喘着气。

"快点!"

婢女可不会怜香惜玉,她一把推搡着冷凝玉,将笔塞在了她手里。

冷凝玉颤颤巍巍的拿着笔,通红着脸默默地干咳着。

她的脖子上,五道血红的指印硬生生的将她雪白的肌肤掐的滴出了鲜血一般。

"香炉有异香混杂,昱国茫然无助,我只能信你,又怎会害你?"

看到这一行字,婢女觉得的确有些道理。

这次迷药的确仓促了些,急功近利的确不是什么好办法。

婢女的狠厉的眼神稍微缓和了些。

她一个女子在昱国的确无亲无友,她还被自己下了毒,的确不会如此背叛岚国。

她厉光的眼神扫视着冷凝玉:"我暂且信你一次!"
"赶紧写一封信给陛下报告情况,我一会来查收!"

婢女口中的陛下应该是岚国皇帝,说起陛下之时,她冰冷的脸上浮现出了几丝温柔。

她冷哼一声,刚要转身,冷凝玉伸手戳了戳她的后背。

她很不耐烦的转身,没好气的说道:"做什么?"

冷凝玉指了指纸,上面写着"你叫什么?"

婢女一愣。

她不过是一个奸细,从来无人问津,这个女人竟然会问自己叫什么。

冷凝玉一脸期待的等着她的回答,她清澈的眼眸看着纯洁无瑕。

这双眼睛让婢女看的十分的不舒服。

这是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眼神,她最讨厌这种柔弱装可怜的眼神了!

婢女心中扬起火焰,她气呼呼的转身,在离开的一刹那,一个名字从她嘴里吐出。

"十九!"

等她离开后,原本微笑着的冷凝玉突然凝固了笑容,一双清澈的眼睛变得如死灰一样隐隐透着一抹狠意。

岚国……哼!

她伸手在桌上磨墨,总有一天,岚国的仇,她必报!

"墨都快被你磨光了。"

温润的声音响起,墨子煊双手推着轮椅过来。

冷凝玉直接比划了一下桌上的信纸。

"你想写字?"

面对墨子煊的回答,冷凝玉保留了真实的答案,她点了点头,写下了"岚国家书"四个字。

他一声冷笑。

"一个假公主,这么认真做什么。"

不过是给别人看的罢了。

"清儿在此一切安好,皇兄莫挂念。"

短短的几个字,的确不让人起疑。

她将信件走出去给了十九。

岚国。

"哼,我看着丫头是贪恋荣华富贵,不愿意为寡人效力了!"

岚国皇帝君临天生气的将信纸扔在地上。

年仅而是的君临天,站在那高位之上,宛若一个王者睥睨天下一般,他那犀利的眸子,如毒蛇一般闪烁着星光。

不远处,一个身穿蓝青色长袍,鹤发童颜的男子明媚一笑,他拿起信纸看了一眼。

信纸被磨砂过后,背面出现了别的字。

"昱国戒备森严,首次突破失败,请耐心等候。"

这听着……像是在耍人一般的言语!

"陛下莫急,她一个弱小女子要盗取国家机密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男子不急不躁的安慰。

是,别人可能不行,她可不是普通人!

君临天的眼睛里闪烁着一抹冷意,既然要为自己皇妹代嫁,他一早就去查了这个女子的身份!

"皇兄在为何事忧心?"

门口处,一个娇柔的女子走来,粉色的纱衣罗曼穿在她身上清纯可爱,她拥有一张与冷凝玉一般无二的面容,只不过眉宇间少了一份仇恨的怨气,看上去天真烂漫,不谙世事。

"婉清。"

一脸怨气的君临天在看见自己妹妹的瞬间,紧蹙的眉头瞬间松了下来。

他大步上前握住她的小手:"你怎么来了?"

"我听到你们在说那个替我出嫁的女子,皇兄切莫太过苛刻,人家也是个女孩子。"

看着自己可爱的妹妹,君临天宠溺一笑。

"清儿,你就是太过善良没有心机,你可知那女子是谁?"

君婉清好奇的歪着头,那天真无邪的眸子就像是繁星一样明亮。

君临天叹了口气说道:"月国公主冷凝玉!"

什么?君婉清眸子一怔。

传言才艺双全、倾国之貌的冷凝玉?

怎么会?

君婉清有些不可思议的摸着自己的脸庞,她跟自己如此相似吗?

最重要的是,这个昔日人人称颂的公主如今可是通缉犯啊!

"皇兄,你有信心能操控的住她吗?"
君临天一副高傲的样子,他的眼里闪烁着无比的自信。

现如今她能依靠的只有岚国,月国已经不是她的家了,哼。

"若是寡人拆穿她的身份,她会立刻在昱国被粉身碎骨!"

她没有筹码,也没有资格不为他做事。

煊王府。

"陛下来信,若是你有背叛之心,我会立刻揭穿你的身份,你立马会死无葬身之地!"

收到回信的十九,将信纸甩在了冷凝玉的手上。

冷凝玉看了信后,手紧紧的捏着信纸。

她现在就像一只脆弱的蚂蚁一样任人拿捏,她必须尽快把自己的毒解了!

"清儿,夜里凉,怎么站在外面?"

墨子煊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冷凝玉连忙将手里的信放入自己的袖子管中,十九恭敬地低下了头。

她抿着嘴将墨子煊推进了屋内。

"三日后……"

他语气微顿:"月国公主会和使臣来岚国。"

冷凝玉身子一怔。

月国公主,呵。

她的脸上抹上一层哀伤和讽刺,是啊,她现在已经不是月国的公主了,她是个通缉犯,月国公主是她的好妹妹冷霜雪!

冷凝玉的小手放在轮椅上在不住的颤抖。

她的失态墨子煊早就猜到,她心里的仇恨就如川流不休的巨浪一遍一遍的将她拍打的遍体鳞伤。

月国宫变一事,他已经彻查得知,她的父母是被她的皇叔害死的,而她也是被自己的亲妹妹推下悬崖……

初次见到她的那一刻,她心中的绝望、生无可恋,一一痛击着她,某种程度上,她比自己更苦,她还是个女子!

他提前告知她,就是为了让她做好心理准备,切莫在仇人面前暴露了自己。

月国是昱国的友好国此次前来想必也是想为公主谋求一个亲事。

冷凝玉在墨霖辰面前失仪,想必是怨恨昱国没有出手相助吧。

"一切都会好的。"

墨子煊伸手背过去摸住冷凝玉的小手,她的手心里全是汗水。

此时他温柔的安慰是冷凝玉心中唯一温暖的花火……

她吸溜了一下鼻子,抬头看着天花板尽量不让眼泪流下来。

三日后。

昱皇宴请月国使者,所有的皇亲贵胄都需要到场。

墨子煊和冷凝玉穿着正装出席。

他身上的墨紫色青岚衣袍绣着缭绕在云层中的仙鹤,即使坐在轮椅上也掩盖不住他那帝王般的风度。

很多的女眷都被他所吸引,若煊王并非残疾,以他的惊人之貌,王府门口早就被媒婆踏破了。

众人的视线投向他身后的时候都愣住了。

听说七王妃有着倾城之貌与七王爷十分的登对,可是面前的人竟然蒙着面纱?

冷凝玉的身上穿的是墨紫色的青岚衣裙,与墨子煊的看上去十分的配对,一双灵动的眼睛好似有着星辰大海般的璀璨。

姣好的面容却隐藏在了面纱下,众人都很好奇她长得什么样。

"陛下万福金安!"

众人对着坐在上座的墨霖辰行礼,纷纷入座。

对面席上,罗碧诗的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冷凝玉。

她的心里还惦记着煊王正妃的位置!

"宣月国公主使臣觐见!"

太监尖锐的高喊声在冷凝玉听来格外的刺耳。

一行人数十个浩浩荡荡的走近了大殿,走在最前面步履优雅的女人,冷凝玉一眼就看见了。

一瞬间她的眼神变得仇恨无比,她目光灼灼的盯着那个穿着锦衣华服,笑的格外灿烂的冷霜雪!

冷凝玉盯着她的眼睛都能滴出血。

如此炙热的视线看的冷霜雪有些不自在,她在进殿后往一旁稍稍侧头。

冷凝玉立马低下了头,身侧的墨子煊紧紧的牵着她的手。

他神情有些微微紧张,深怕冷凝玉情绪失控。

"本王知你恨,小不忍则乱大谋。"

他的轻声耳语让冷凝玉硬生生的将仇恨咽了下去。  


标签: 母亲的桃花源阅读最新章节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