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奶糖1v2h四个人 小米和爷爷系列第一章免费

小爱 2870 0
楼梯是水泥地,云芷手跟胳膊肘都擦出血,才爬出单元楼。

幸好保安大叔养的狗及时发现她,回去跟主人求救,她这才被送到医院,及时止血,保住了这条命。

云芷躺在病房内,听着保安大叔说来龙去脉时,觉得可悲又可笑。

她被自己丈夫放弃,最后却是被一条陌生狗给救了!

保安大叔替云芷垫付了医药钱,她借同病房人的手机给聂湘君打电话,说了她住院的事。

“你明知道家里现在没钱,怎么又把自己搞伤了?你让我现在去哪儿给你弄钱啊?”聂湘君气得都快哭了。

“对不起,妈,又给您添麻烦了。”云芷低声道:“我……我这里还有个钻石戒指,要不您去卖了?”

祁越不喜欢她,给她的钻戒也就几万块钱。她以前舍不得卖,可这会儿已经没什么留恋了。

“我马上要上班了,卖戒指等我有空的时候再说吧。”聂湘君说完,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云芷拿着手机,紧咬着唇,把泪憋回去了。

原来没钱,真得能把人逼疯……

保安大叔给她垫付的是医药费,继续住院的话还要另付钱。她站起来,摸索着往外走,因为她根本没钱住院。

有同病房的问,“你看不到吗?你想去哪儿啊?”

“我要回家,能麻烦您把我送出去,帮我打辆车吗?”

“我妈这儿离不开人。”那人唏嘘道:“你都这样了,你家里没人来吗?”

云芷能听出他话里的同情,她有些难堪地扯扯唇,没回答这个问题。那人可怜她,喊住她,帮她叫了个人带她出去。

然而那人仗着她是个瞎子看不到,悄悄占她便宜。

云芷五官生得明艳大方,哪怕没有化妆,头上缠着绷带脸上有擦伤,也不影响她的美貌。

她有求于人,性子又软,本想忍下去。可那人动作越来越过分,黏腻的手指在她肌肤上划过,如同毒蛇舔舐一般,让人觉得恶心又可怕。

“请你放尊重点!”云芷憋红了脸。

她声音很大,医院又人来人往,很多人看了过来。

那人道:“你看不到,我好心帮你,你怎么还诬赖人?刚才还是你怕自己站不稳,让我牵住你手的!”

议论声跟着响起——

“是啊,人家给她带路,有点肢体接触很正常啊。”

“这年头好人不好当啊。”

“嫌人家碰她,有本事自己走啊。”

不是这样的!

那人拉着她,手在她手背上摸。而且胳膊肘还去碰她的胸,变着法占她便宜!

云芷站在一片黑暗中,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到非议声铺天盖地涌来。她想要解释,可又要去跟谁解释呢?

她狼狈地摸索着往外走,因为男人搞的那一出,哪怕她摔在地上,也没人敢帮她。她站在人群里,如同一个在表演的小丑。

“抱歉。”

云芷站起来,不小心撞到人身上,连忙道歉。

“瞎了都可以自己摸索到医院,你命倒是挺大。”

男人缱绻的声音响起,云芷身体一僵,“祁越?你……你是特意来医院找我的吗?”

原来他也没有她想得那么绝情。

云芷心中刚闪过这个念头,欣喜还未冒出来,就听他道:“来看你死了没有。可惜没死,离婚手续还是得办,麻烦。”

哪怕如此狠绝的话,他说出来仍旧像调情。

闻言,云芷只觉得如同被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遍体生寒,一瞬间甚至不知该说什么。

他就这么盼着她死?

“离婚协议书我已经准备好了,会让人给你送过去。”祁越拉着她的手,温柔擦拭她手上的血迹。

云芷却用力甩开了,气得直抖,“我不会签的!”

邵恩晴做这么多恶心人的事,不就是想跟祁越光明正大在一起吗?她不会就这么成全他们!

“为什么不乖乖听话呢?”祁越凑到她耳畔道:“相信我,你会求着我离婚的。”

“不可能!你死了这条心!”云芷向来温顺,这还是第一次对他这般态度。

听此,祁越只是低笑一声,然后不顾她的挣扎,抱起她扔进车里,让特助把她送回云家。而他则给人打了个电话,“人已经做好包扎了,通知120那边,让他们回去。”

他自己都没注意到,说话时轻松了口气。

云芷回到家,坐在床上。

她失血过多,再加上今天这么一通折腾,很快便昏睡过去。

云芷是被踹门声惊醒的,她坐起来,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听到聂湘君哭喊的声音。

“你……你到底又怎么招惹祁越了啊?你爸被他撞伤了,急着做手术。阿芷,你去跟他离婚,他说只要你答应离婚,就出手术费!”

这两句话信息量太大,云芷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她突然想起祁越今天跟她说过的话,“相信我,你会求着我离婚的。”

就为了离婚,祁越竟然做出这种事?!

云芷心中乱糟糟一团,直到聂湘君给祁越打的电话被接通,她才堪堪回过神。她紧紧攥着手机,“你是故意的?”

“不然怎么能让你离婚呢?”祁越道:“你啊,总是撞了南墙才肯回头。现在肯离婚了吗?”

她爸的头上悬着把刀,她能不同意?

云芷低低嗯了一声,眼角几乎淌出血,“好。”

电话一挂断,她便挨了一耳光。这一巴掌很重,她脸上火辣辣的,耳边一片嗡鸣,连嘴角都渗出血丝。

“祁越让你离婚,你不肯,他才这么做的?”聂湘君声音都在抖,刚刚他们对话的内容,她都听到了。

“嗯。”云芷内疚地低下头,“对不起,妈。”

如果早知道祁越敢这么肆意妄为,她会一开始就同意离婚,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有风逼近,她妈似乎想要扇她,她闭上眼,可那一巴掌最后没落下来。

云芷听到了聂湘君的哭声,老实说,如果那一巴掌落下来,她会比现在好受些。内疚铺天盖地涌来,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

晚上,聂湘君去了医院,而云芷留在家。

她原本也想去,可她妈拒绝了,“你一个瞎子,现在跟过去凑什么热闹?到那儿我还得照顾你。”

从她害家里破产,又连累她爸后,她妈对她的怨恨越来越不遮掩了。

可本来就是她连累了家里人,这是事实,她又能说什么呢?

云芷一夜未睡,约莫早上五点的时候,聂湘君回来了,她的声音听着很疲惫,“去见你爸最后一面吧。”

最后一面……

这是撑不住了吗?
云芷脑子阵阵发晕,她被聂湘君带到云父的病床前。她抖着手想要摸他,却只摸到无数绷带。

“疼吗?”她声音都是抖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掉。

“不疼。”云父给她擦擦眼泪,心疼道:“别……别哭。”

“好,我不哭。”云芷颤抖着大口喘气,极力压住眼泪,“您要是不疼,能不能……能不能再坚持一下啊?您还没看到云家重新发扬光大,没看到阿逸醒过来呢。”

她不想他死啊!

她不想他死了,她连他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可是云芷说完这话,半晌没得到回应,云父抚摸着她脸的手也渐渐软了下去。

“爸,您怎么不说话啊?”她喉咙阵阵发紧,“爸,您别吓我!爸!”

身边有脚步声响起,然后便听聂湘君带着哭腔道:“你爸已经去了。”

“去了……”

云芷重复着这两个字,砰得一声坐在地上。

刚刚还在跟她说话,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没了呢?她努力睁大眼,想要看她爸最后一眼。可她再怎么努力,眼前依旧一片黑暗。

她是个废物,不仅保护不了自己的家人,如今连看她爸最后一眼都做不到……

开门声突然响起,紧接着是邵恩晴惋惜的声音,“云叔叔已经不在了吗?如果云芷答应离婚答应得快些就好了,云叔叔手术时间再早些,应该还能保住命。”

病房里没人说话。

云芷看不到她妈的脸色,但她却能感觉到那恍若实质的怨恨的视线。

她坐在地上,蜷缩着身子,嘴唇瓮动,却没说出话。

“云叔叔这么好的人,太可惜了。”邵恩晴还在感慨,“不过云芷,你也别太自责了。就算知道被你连累的,云叔叔应该也不会怪你的。他……”

说够没有说够没有到底说够没有啊?!

你一个罪魁祸首,有什么脸来这里说这些话啊?!

云芷想要撕烂邵恩晴的嘴,可哪怕胸腔里的恨意几乎要冲出来,她仍旧坐在冰凉的地方,一动不动。

祁越的疯狂让她怕了,她怕她伤害邵恩晴,最后他再去报复她妈和她弟弟。

……

一直到祁越来,邵恩晴那些膈应人的话才停下。

祁越看着双目空洞坐在地上,满身伤口的云芷,潋滟桃花眼闪过暗芒。其实他们有两年半婚姻还算和睦,只是这半年来她做得愈发挑战他底线。

“明天来找我签离婚协议。你爸眼角膜刚好可以给你用,钱我付了,就当离婚礼物。”

呵,摘了她眼角膜,再用她爸的眼角膜做礼物?

他怎么能以一种施舍的态度说出这种话?!

云芷紧紧攥着拳,指甲刺进掌心里,那点疼痛才逼迫着她冷静下来,不要冲上去跟祁越拼命。

邵恩晴和祁越离开,远远地还能听到她的话,“云芷要是换上云叔叔的眼睛,应该会很开心吧。”

她的声音有点奶,很悦耳,但却听得云芷身体一阵阵发凉。

病房里一阵安寂,过了片刻,云芷听到聂湘君问道:“阿芷,你拒绝跟祁越离婚,看着他做这些,是图你爸的眼角膜吗?”  


标签: 薄荷奶糖1v2h四个人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