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的小姑子的味5 《水泄不通》金银花

小爱 3308 0

程轻羽刚出了清宁候府,便感觉有人跟着她。

  她脚步一顿,没好气道:"出来!"

  话落,两名丫头走了出来,是杏花和梅花,这两个丫头是自幼与她一块长大的,冷家的家生子,亦与她一块自小习武,身手亦是不凡。

  回了京城,外祖父怕她受欺负,便让杏花和梅花也一块跟了来。

  程轻羽出嫁的时候,魏氏以晋王府不宜打打杀杀为由,将杏花和梅花都扣在了清宁候府。

  上一世,她到死也不曾见过这两个丫头,怕是也没落个好下场。

  想到这里,程轻羽眼眶一红,正要说话,便见杏花和梅花扑通’一声跪在了她的面前。

  "小姐,您让奴婢们跟着您吧,大将军吩咐过奴婢们要保护您的安全,若是不能在小姐的跟前尽职,奴婢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两个丫头一口同声道。

  "好,好,好……"程轻羽连说了三个好’字,她上前将两个丫头拉了起来,而后张开双臂,将她们皆拥入怀中。

  不管如何,这一世,她绝不向任何人妥协。

  带着杏花和梅花回到晋王府的时候,如她所料,府中热闹的很。

  王瘸子的断手已经包扎了,眼下在府中告状,王妈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在侧妃程轻盈的面前哭诉着。

  晋王轩辕瑾齐皱着眉头坐在主位之上,眼中满是怒火。

  "哟,今儿个是吹的什么风,都跑到我清羽阁来?"程轻羽挑眉,不咸不淡的道了这么一句。

  她上前,先是向轩辕瑾齐敷衍的福了福身子,而后大手一伸,直接将同样坐在主位的程轻盈一手捞起,而后毫不客气的扔在地上:"妹妹行礼就免了,随便找个位置坐下吧!"

  这意思不言而喻。

  在这晋王府,她好歹是女主人,这个主位,也只有她能坐。

  程轻盈被她这么一扔,着实摔的不轻,她脸色发白,楚楚可怜的看了轩辕瑾齐一眼,眼中满是委屈的泪水,却又似是极力隐忍着。

  她越是这样,便越是让男人想去怜惜她。

  轩辕瑾齐立马就受不了了,上前将程轻盈扶了起来,而后心疼的搂进怀里,目光凶恶的瞪着程轻羽:"够了,你今天做了恶事,还好意思欺负盈儿,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么?"

  程轻盈连忙为程轻羽求情:"王爷,您别怪姐姐,姐姐只是一时糊涂,妾身一定会劝姐姐改过的,求王爷再给姐姐一次机会吧!"

  她泫然欲泣,苦苦哀求。

  越发显得她心地善良,与此时面冷心恶的程轻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程轻羽不禁从鼻间发出一声嗤笑,上一世,她不喜看戏,这一世,她才发觉,原来看戏确实挺有意思。

  "你笑什么?你这个毒妇,王妈妈的侄儿的手,可是你砍的?"

  听到程轻羽的笑声,轩辕瑾齐心中的怒火更是一下子窜至老高。

  他只觉得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妇人,竟生生的将人的手给砍了下来,面对质问,还能风清云淡的笑,简直是不可理喻。

  王妈妈也恶毒的抬起眼来怒视着程轻羽。

  王瘸子可是王家唯一的男丁,如今竟被程轻羽废了一只手去,往后便是残中之残,她暗暗下定决心,绝不能放过程轻羽,她一定要让程轻羽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养她侄儿一生。

  "王爷,您可要为老奴的侄儿作主啊,若是王爷不敢治王妃,老奴就去面见贵妃娘娘,让贵妃娘娘来为老奴作主……老奴自幼就跟在贵妃娘娘身边,即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如今,老奴唯一的侄儿,竟被王妃生生砍了一只手下来,这让他往后怎么活?"

  "老奴原本是要去报官的,但又不忍牵连王爷,便带着侄儿到府上,求王爷作主!"

  不愧是老狐狸,一番话下来,给轩辕瑾齐施了两个压。

  一是用自己与姚贵妃的交情,二是报官。

  不管是哪一样,都足以让轩辕瑾齐动容。

  程轻羽冷笑,不紧不慢的喝了口茶水,"报官是吧?杏花,你去趟京兆府,请梁大人来一趟晋王府!"

  杏花早就看不下去了,听了程轻羽的吩咐,立马应道:"是!"

  说罢,便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
 轩辕瑾齐眉头一皱,冲着程轻羽喝道,"你还要不要脸?若是梁大人来了,以你犯下的罪名,是要坐牢的,你不要脸,我晋王府还要脸,若是传出去,我的王妃竟是个凶犯,你让本王如何见人?"

  程轻盈也劝道:"姐姐,这事咱们私了就算了,若真闹到官府去,姐姐的名声怕是要毁了!"

  还真是她的好妹妹,口口声声都在为她着想呢!

  程轻羽缓缓的掀起眼皮,凌利的目光落在程轻盈的脸上,嘴角勾起了一丝似笑非笑的弧度,明明没有任何杀伤力,可不知为何,却让程轻盈生出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今天的事,似乎并没有表面上这般简单。

  程轻羽已经让丫头去报官了,看起来也不是随意吓唬人,她的手里,怕是真的有什么证据,或是捏住了什么把柄,才会如此的信心满满。

  不,不可能,她明明做的天衣无缝,程轻羽不可能发现的。

  "你还真是处处为我着想,我谢谢你了!"轻轻淡淡的话语,刻意强调了谢谢’二字,任谁都听出了其中的嘲讽之意。

  程轻盈的脸色一白,"姐姐,我真的是为你好!"说罢,那眼泪就跟不要钱似的,扑簌簌的往下掉。

  轩辕瑾齐见状,立马心疼的不行,连忙轻柔的替程轻盈顺着背脊,细声安抚:"何必与这种不识好歹的人一般见识,她要见官,就让她见,本王倒要看看,她一会见了官,还有多理直气壮!"

  程轻盈仍旧犹豫:"可是,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姐姐去坐牢?"

  "盈儿,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被她一次次的欺负!"轩辕瑾齐说道。

  那一头,王妈妈也意识到程轻羽所说的报官,并不是说着玩玩,她是真的去报官了,她的脸色一白,跪爬到轩辕瑾齐的脚边。

  "王爷,不能报官啊,若是因老奴的缘固让王府蒙羞,老奴就算是死都不足以谢罪!"

  这话说的是声泪俱下,言语凿凿。

  轩辕瑾齐心中动容,立马将王妈妈扶了起来,"王妈妈,难得你到了这个时候还在为王府的声誉着想,你放心,就算是王府蒙羞,本王也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噗嗤……

  程轻羽嘴里的一口茶没忍住,全数喷了出来。

  她好笑的看着王妈妈脸上那青白交错的表情,明白了什么叫作搬了砖头砸了自己的脚’。

  这一刻,她竟觉得轩辕瑾齐挺可怜的,被身边的妻妾和奴才耍的团团转,还以为自己是什么正义使者,真真像个跳梁小丑呢。

  王瘸子到了这个时候,也有些怕了,他跪爬了几步,悄悄的扯了扯王妈妈的裤腿,小声道:"怎么办?"

  王妈妈瞪了他一眼,又回过头来,恶狠狠的剜着程轻羽,故意扬高了音调道:"老奴今儿个就不信,王妃砍了老奴的侄儿一只手,官衙就会放任不管了!"

  话虽放的狠,王妈妈的心里却在犯虚,她不断的安慰自己,程轻羽不过是虚张声势,她其实什么都不懂,也什么都不知道……

  京兆尹梁大人,在京城是出了名的公正,又是皇上的妹夫。

  上,他敢怨怼亲王;下,他肯为百姓申冤。

  因此,梁大人来审这个案,所有的人都清楚,绝不会徇私枉法。

  约摸一柱香的时间,杏花便风风火火的将梁大人带来了,因为是办案,梁大人还带了几名官差来。

  看的出来,做事十分的严谨。

  "王爷、王妃!"梁大人向二位问好之后,便开始审案了。

  王瘸子一见有官老爷来了,立马哭嚎道:"青天大老爷,您一定要为草民做主啊,王妃今儿个无缘无故闯进草民的家中,生生将草民的一只手给砍了下来,还扬言下回要取了草民的性命……"

  王妈妈也帮腔道:"是啊,我这侄儿向来本份,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王妃,她竟要下如此狠手!"

  说罢,亦是抹了把眼泪。

  梁大人眉头一皱,看向并不十分慌张的程轻羽,语气还算恭敬:"王妃,这事你怎么说?"

  在没有定罪之前,梁大人是绝不会对任何人恶言相向的。

  关于程轻羽的一些传言,梁大人也听说过,说是在外疆野惯了,不懂礼数,又善妒,行事莽撞。

  但这些谣言,他是不会放在案件里考究的。

  程轻羽这才不紧不慢的起身,先是向梁大人施以一礼,而后缓缓的朝着王瘸子走去,她红着眼眶指向王瘸子:"我砍了你的手,我认,但是,你强抢民女,你敢认么?"

  在天熹,对于女子的地位是十分注重的,虽不能完全的扭转,但皇上早些年颁了旨,但凡强抢民女、凌辱女子者,皆要判处十年以上的牢狱之罪。

  若是这一项罪名成立的话,王瘸子怕是这辈子就要死在牢里了。

  王瘸子还没来得及辨白,便被轩辕瑾齐打断了,他上前,一手狠狠的拽过程轻羽,直将她拽的踉跄了几步,险些栽倒:"你这个毒妇,你有没有良心?你砍了人家的手,如今还好意思反过来冤枉人家,依本王看,你这种人,判几年牢狱都是便宜了你!"

  说罢,轩辕瑾齐又转过身去面对梁大人说道:"大人,这案子不用审了,就以伤人罪,将程轻羽抓入大牢吧!"

  轩辕瑾齐的举动,简直让梁大人目瞪口呆,他与这位晋王并不熟悉,却时常听其他官员说晋王是个贤王,举止温和,为人谦虚,十分的不错。

  今儿个一见,梁大人只觉得大失所望。

  他的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再看轩辕瑾齐的时候,便再没有了之前的恭敬,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排斥和失望之色。

  "梁大人,我姐姐想来是一时糊涂,还请梁大人从轻发落,轻些判才好!"

  接着轩辕瑾齐,程轻盈又开了口,这话明面上是替程轻羽开解,其实是坐实了程轻羽伤人的罪名。

  这位晋王侧妃,梁大人亦是见过的,在一众夫人的口中亦是风评极好。

  却没想到,今儿个一接触,竟是这样的货色。

  梁大人瞧着他们二人,便没了好脸色,"王爷,下官办案,还请二位不要插嘴!"

  轩辕瑾齐似乎没料到梁大人竟连他的面子也不给,面上一阵难堪。

  却是隐忍了下来,默不作声的在一旁听审。

  王妈妈见状,心中一紧,生怕自己的侄儿说错了话,连忙也跪了下来,"梁大人,我侄儿冤枉啊,那梨花姑娘是在王府偷了东西,被发卖出去,我见她可怜,便作主将她许给了我侄儿,绝没有什么强抢民女之说,倒是王妃,今儿个不分青红皂白便砍了我侄儿的手,还将他的媳妇抢了去,请梁大人明察!"

标签: 漂亮的小姑子的味5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