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开发1v3,她那么软(今婳

小爱 139969 0
出了卫生间,她关上了灯就要蹑手蹑脚的离开,但还没离开走廊,有人就从背后捂住了她的嘴巴,双肩也被禁锢。

顾子彦往她耳边一凑,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立马将她的耳鼓膜贯穿。

“不要出声。”

两人的距离亲密无间,他说话时从口鼻腔喷洒而出的热气,轻轻拍打在她的耳边,让她的腰部莫名其妙的发软,心跳骤然失去了正常节拍。

杨瑞瑞嘴角一扯,压低声音讽刺:“怎么?你这是要背着小三,跟你的顾太太亲热呢?”

顾子彦被这么一,差点没忍住把她掐死。

“我知道你是奶奶派来接我回家的,只要你答应把晓栎一并带上,并让她跟我们生活,我就跟你回去。”

顾子彦知道,奶奶是这个女人的软肋,即便不用她答应也可以带着莫晓栎,但,他就是忍不住做点恶心杨瑞瑞的事情。

杨瑞瑞沉默了半晌,最终牙关一咬,硬着头皮道好,“反正我们只是契约结婚的关系,只要能满足双方的利益,我随便你。”

说到这里,她刻意停顿,“前提是,你要告诫你那玻璃娃娃,不要来找我麻烦,不然兔子急了也会跳墙!”

道完这一番话,杨瑞瑞自己都想笑。笑自己穷途末路,还能咬牙说大话。

两人意见达成一致,立马两散。

这天晚上,杨瑞瑞咬牙抓住被褥躺在狗窝旁,把所有辛酸都往肚子里咽。

她告诉自己:杨瑞瑞,再忍忍,再坚持个一年半载,你就能重获新生。

次日,几人搭了最早的航班回A市。

前脚刚踏入A市,顾子彦后脚就带着莫晓栎,回他和杨瑞瑞的新房。

杨瑞瑞已经完成了奶奶下达的任务,因此,在回家的路上,她也只是单纯的在内心感慨。

这一想,眼睛忘了看路,脑子一懵,撞上了路灯。

“走路不看路,眼睛呢?”

她呵笑,“我只是觉得,你顾子彦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男人,能把小三和正牌夫人同时放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

“以正牌夫人自称,你也配?”顾子彦毫不留情的泼冷水。

论嘴皮功夫,杨瑞瑞并不亚于顾子彦。

“至少跟你去拍结婚证的人是我,被外界所认可的顾太太也是我,纵使你那小玻璃独得一身宠爱,一句小三也没有一声顾太太来的好听。”

她说话声音不小,莫晓栎将起一字不漏的收尽耳中,面色顿时一阵亲自红白相间。

一字一句,都好巧不巧的扎在莫晓栎的痛点上。

顾子彦看向杨瑞瑞,目光一点一点变得难看,杨瑞瑞知道,这张嘴要是再说下去,舌头估计都会被毫不留情的割掉,于是选择适可而止。

不出半个小时,几人到达了目的地。

顾子彦与杨瑞瑞的新房坐落在郊区,自新婚夜之后,都是杨瑞瑞一个人在住,每天都有家政在定时情结,很干净。

但,莫晓栎刚进门,公主病就犯了。

她轻轻把口鼻一捂,就开始咳嗽起来,“咳咳……咳……天呢,怎么感觉有那么多的灰尘。”
顾子彦眼眸一沉,看向杨瑞瑞,“赶紧打扫打扫。”

杨瑞瑞无视他吩咐的语气,掏出手机,给家政打电话。

对方一接听,她就开了免提。

“我最近不在家,你打扫卫生是不是给我偷工减料了。”

“夫人,家里每个角落我都有打扫。”清秀的声音带着几分焦急传来。

杨瑞瑞掐了通话,冲他们摆了摆手机,“莫小姐体弱多病,体制敏感,这里空气不比国外好,还得劳烦顾先生买十几台空气过滤机往家里放好才是。”

从来没有人敢忤逆过顾子彦,偏偏杨瑞瑞每天都要往枪口上撞。

他面色一怒,“赶紧腾出主卧,搬了你的垃圾,好好打扫一下让给晓栎。”

命令的语气。

不容拒绝的语气。

杨瑞瑞听了,委屈劲儿油然而生,开口就反驳,“让房间可以,卫生自己去打扫。”

顾子彦的目光一点点寒了下去。

杨瑞瑞咬牙挑衅,“你恨不得跪在地上舔人家的高跟鞋,帮忙打扫卫生又有什么?!”

这一下,杨瑞瑞彻底踩了老虎尾巴。

顾子彦怒极反笑,“你可要想好了,这次出问题的那两个项目你我一人一个,还要合作才能完美解决。”

“要得罪我,还是让奶奶失望,自己选一个。”

这消息一放出来,就该轮到杨瑞瑞脸青了。

她很清楚的意识到,顾子彦不会骗她,要是不打扫卫生,她绝对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杨瑞瑞嘴角一扯,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咬牙,“行,我扫!”

莫晓栎又轻咳了两声,皱着眉头替杨瑞瑞求情。

她扯了扯顾子彦的衣角,小嘴一抿,“阿彦,算了,我也没有那么娇气,我能忍的。”

杨瑞瑞听了,两眼一翻,膈应:男人是不是都喜欢白莲花这一款。

她笑的僵硬,“不不不,您这身子,可娇贵着呢!”

她挖苦,她刻意尖酸,转身时还不忘了压低声音“呕”了一个小动作,溜进了卫生间拿扫帚拿拖把。

整个下午,杨瑞瑞都在搬东西,打扫,看到台灯把它当成顾子彦狠狠擦拭,看到地板把它看成莫晓栎狠狠辗踩,浑身充满戾气与怒气,夸张到就算恶鬼见了也要绕道走的地步。

而莫晓栎则在顾子彦的怀抱里,装柔弱,卖可怜。

打扫完了卫生之后,杨瑞瑞气鼓鼓地把扫帚拖把全部扔到了后花园,还打破了一个玻璃,看着玻璃‘滋滋久久’碎了一地,她的情绪也从高处猛然低落至谷底。

她用脚想一下都知道,这种苦逼日子她往后还要过无数个日夜。

三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少不了尴尬事。

清晨起来,杨瑞瑞总会三番五次地撞见顾子彦在与莫晓栎亲热。

这天,顾老夫人下达了命令,要求杨瑞瑞进公司上班,担任项目负责人,因此她起来的很早。

从小房间走出来时,路过主卧,她忽然被房间里传来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

“哎,嗯啊……你…你能不能轻点儿……”

“哎…别太下去……”

女人的声音带着几分哼哼唧唧的意思,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杨瑞瑞在门口听着那阵声音,立马就脑补出了一场不可描述的激情画面。

她头脑一热,按捺不住好奇心凑到门口看了一眼,并好心提醒:“你们动静小……”

视线往前一扫,画面跟她想到相差甚远。
顾子彦在给莫晓栎穿衣服。

两道视线同时平齐在她身上,一道羞涩,一道附满质问。

“那个,瑞瑞姐,我昨晚睡觉不安分,好像是不小心扭伤了手,阿彦才帮我穿衣服的。”

“你……能把鼻血擦擦吗?”

杨瑞瑞抹了抹鼻子,随便找了个借口就解围:“我,我昨晚在游戏大厅里加了个麦片大哥,所以今天早上思想可能有点污。”

“你们继续,继续。”

她随口找了个借口就去卫生间,清理了鼻血,然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

说起来,老夫人给她安排的最主要的任务,是……是接近顾子彦怀上他的孩子。

想到这里,她又满脑都是刚刚那一阵女人意乱情迷时发出来的嗯啊声,一把那声音跟自己联系上,再联想到自己躺在顾子彦身下的画面,她的脸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涨红!

天呢!

等顾子彦安抚完了莫晓栎,来到卫生间洗漱时,一开门就看到了镜子里面红耳赤的女人。

他眉头一挑,薄唇轻启,“怎么?难不成,你还真的加了个麦片的?”

杨瑞瑞看了一眼镜子,入目的是白衣衬衫的男人,锁骨间还残留着欢爱后的痕迹,他眉目慵懒,眼角有几分嘲笑之意,发梢略微凌乱。

她扯起嘴皮笑,“要是我也跟你们睡同一间房,我不但可以放片,还能亲眼目睹激情四射的现场,那才够酸爽。”

顾子彦带上了门,往她身后一站,手臂往镜子上一撑,某个位置贴了上去。

“晓栎太虚弱,经不住剧烈运动,所以,你可以考虑一下尽你顾太太的职责。”

闻言,杨瑞瑞立即面如火燎。

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前脚站在镜子旁歪歪,主角后脚就用产生了反应的身体贴了上来。

她刚刚脑补的画面又在她的脑子里闪了一遍,这让杨瑞瑞一时不知所措,下意识的火着脸往后退了两步。

“那个……”

“我还没有这样的觉悟,也,也没有准备。”

她的声音细如蚊声,落在顾子彦耳里,竟会有种另类的美感。

顾子彦脸色一黑,情绪有点躁动,伸手把她的腰肢一抓,脑袋贴到了她耳边,嘴角一扯,“嘴上说着不要,却拿自己的小屁股往后挺,欲拒还应口是心非发的本事,你倒是学的样样精通。”

杨瑞瑞最终的目确实是跟顾子彦发生点什么,可是,现在是大清早,隔着两间房距离处,还有一个哭起来就梨花带雨的莫晓栎,这让杨瑞瑞无比难为情。

杨瑞瑞牙关一咬,屁股一顶,顺势伸了腿,直勾勾地往他的胯间赏了一腿,满脸羞愤,嘲讽,“你顾大少爷可以做到小三与正室左拥右抱,还差人帮你解决生理问题不成?!”

话一放,她立马夺门而出。

她走后,顾子彦冲了个冷水澡,压制了半个小时左右才把那份躁动给压下去。

莫晓栎意识都他用的时间比较多,心里莫名滋生了不安,裹了件外衣就往卫生间里走,开了门,她看到顾子彦健壮的身材,想到这样的体魄会跟她亲密相拥,她就不自觉的红了脸。

这天早上,莫晓栎想方设法让他与自己亲密拥吻,结合,但最终还是被顾子彦推开。  


标签: 深度开发1v3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