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养崽失败后肉车 浪妇杨雪[完]

小爱 1091 0

啧,小小年纪好的不学,尽学些歪七糟八的心思,万一以后做出些更丢脸的事情,侯府的颜面可就被败光了。”

“娘亲说得对!”

“还有……”

“都别吵了。”老夫人沉声开口。

她原本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眉头紧皱,时光凿刻过的嘴角紧抿成直线,唇边的沟壑将她每一分不悦都凸显得淋漓尽致。

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这是生气了。

她平日里虽然不喜欢管后宅事,但最是维护忠勇侯府的脸面,所以李氏故意用侯府的颜面说事,触到了她的逆鳞。

看着老夫人风雨欲来,李氏非常满意。

而苏夜阑看着她自鸣得意的样子,心里摇头,蠢材就是蠢材,自以为掌控了全局,却不知是作茧自缚,自寻死路。

上辈子她是个蠢的,但老夫人不是。

而不蠢的人,最讨厌别人把她当作蠢人。

“看看你们现在这副嘴脸,还知道侯府的颜面,我看侯府的颜面早被你们给败干净了!”

果然,她一开口就是狂风骤雨。

“阑姐儿有错,可你们又能好到哪里去,一个个的都拿教养说事,养不教父之过,老大家的远在边关,而你们身为她的婶母,又是自小教导她的人,把她教成这样,还很有理了!

你们是当我这个老婆子年纪大了,半条腿踏进棺材了,便想要只手遮天,让苏家这几十年来的声誉全毁在你们手里吗!”

“母、母亲?”李氏愣住。

她入门至今,只知道老夫人严肃,但从没见过这样的阵仗。

老夫人这是气狠了。

每个人都要遭殃。

“都给我跪下!”

老夫人拍着茶几,怒不可遏。

刚才还得意洋洋的李氏吓坏了,噗通一声跪下,末了还不忘去拉苏茴。

徐氏黑着脸,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拉着苏怜弯腰屈膝,跪在福安苑无比冰冷的青砖上。

苏夜阑自是不会鹤立鸡群。

等人都乌泱泱跪下去,头上声音才继续道:“我苏家受封忠勇侯,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修自身之德行,而如今阑姐儿做出此等失格之事,你二人身为婶母不仅不自惭形秽,还净在这里说风凉话,该罚,该死!”

“母亲息怒,弟妹只是心直口快,想来是没有恶意的。”徐氏求情。

她私心里也觉得李氏是个棒槌,但现在两家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她也不能见死不救。

“哼,她没有恶意,难道那些恶意都是你的?”

“不是!儿媳不敢!”徐氏连忙认错。

“祖母息怒,都是怜儿不好,怜儿不该提起妹妹与六皇子的事,惹得您生气,你要打要罚怜儿都认了,只求您消消气,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苏怜跪着挪到老夫人面前,声泪俱下,哭得很是伤心。

这就是她高明的地方。

柔弱温顺是她最完美的武装,只要善于加以利用,百炼钢也能化为绕指柔。
苏怜的厉害苏夜阑早就见识过,上辈子的沈殊就是最好的例子。

她在苏怜手上吃过大亏,也知道她的厉害。

何况她背后还有一个手段了得的徐氏。

“母亲,阑儿的事情是我跟弟妹教导不周,错都在我们,母亲罚我们就好,别伤了自己的身子。”

两人都知道以退为进。

这是当下最能化解老夫人怒气的办法。

苏怜哭道:“祖母你也知道,母亲多年为家里劳心劳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况且侯府家业如此之大,难免有疏漏的地方,还请祖母原谅这次。”

这就是要把教导不周的罪名推到李氏头上了。

确实,徐氏多年掌管中馈,忙是肯定的,但能落井下石和背地捅刀的时候,她也没落下过。

不过这一点老夫人暂时不会知道。

这次犯下的不是什么大错,老夫人发过脾气,应该就会算了。

徐氏手掌中馈,又会打点下人,这么多年来在侯府口碑一直很好,苏夜阑前世也觉得她是个亲和善良的好婶婶。

现在想来,真是笑话。

“每个人都回屋去,给我抄五十遍经文,好好反省这次的事,再有下次,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是。”

每个人都低声应了。

苏夜阑也是。

她没有死缠烂打,毕竟相比于大昭地牢无休止的酷刑折磨,抄五十遍经文实在好了太多。

何况今天只是探一探二房三房的底,没到彻底撕破脸的时候。

她还希望来日方长。

老夫人离开之后,各人也起来,回各自的院子。

苏茴好像有话要说,但还没开口就被李氏给按住了,被拖着离开。

苏夜阑脸上绽出个浅淡笑意,带着清影,往自己的院子走。

初春的风很凉,吹在脸上,似有玉露缠绵,春虫低吟,远远胜过地牢寒冬中老鼠窸窸窣窣的嘶鸣。

清影跟在她身后。

“平日里二夫人三夫人看似最疼姑娘,可现在姑娘出了事,她们却说出那些落井下石的话,还有意煽起老夫人的怒火,实在过分。”

她有意提醒苏夜阑二房三房的祸心。

但她只是丫鬟,又知道自家姑娘向来信任两位婶婶,所以不敢把话说得太过。

苏夜阑却笑了笑。

看看,连她的丫鬟都知道的事,她上辈子活了那么多年,却看不清。

“阳奉阴违是她们最惯用的把戏,没什么好稀奇的。”苏夜阑道。

清影本来已经准备好了下一套说辞,想等苏夜阑为两位婶婶辩护的时候拿出来,没想到她开口却点出了徐氏李氏的用意。

她很诧异,惊喜的看着苏夜阑。

姑娘开窍了?

“等着瞧吧,这次的事情还没完呢。”

她跟沈殊在国子监的相遇既然是她们刻意安排的,那就绝不可能只有这点影响而已。

沈殊幼年丧母,因为母亲地位并不高的缘故,他在所有皇子中也是最不受宠,与帝位最不想干的一个。

再加上他善于隐忍,一直到封王之后都没有暴露过夺嫡之心,二房三房也就没有考虑将他纳为辅佐争储的人选。

他们用沈殊来坏她清誉,实际是想让他们一起死。
二房三房撺掇苏夜阑追求沈殊,看似只是男欢女爱,但她父亲苏漠是手握重兵的忠勇侯,若他的女儿嫁了皇子,那不正是代表他支持那位皇子。

他们会成为皇帝防备的对象,成为众矢之的。

实际上结果正是如此。

上辈子因为二房三房的鼓动,她大胆追求沈殊,闹尽笑话不说,最后还以死相逼,让父亲为她请旨婚约。

一时间,苏家女逼嫁的丑闻传遍京城大街小巷,她成为京城所有名门贵女眼中的笑柄。

父亲也被御史参了个教女无方的罪名。

他和兄长在朝上被人口诛笔伐,人人都说苏夜阑丢人现眼。

那两年,是他们过得最辛苦的两年。

想到这里,苏夜阑的心口仿佛被绞紧,一阵又一阵的钝痛蔓延到四肢百骸,那种被噩梦反复凌迟的感觉让她痛不欲生。

她知道这次只是个开始。

为了彻底毁了大房一家,二房三房一定会不择手段。

在父兄回来之前,她还有几场硬仗要打。

……

清晨。

春寒渐褪。

大地万物复苏,暖意盎然,院子里的桃花花枝开始绽放出粉嫩颜色,零星几朵,却点缀了苍白的庭院。

苏夜阑坐在院子里,单薄的衣衫沾着露水,不知道已经在这里坐了多久。

她头上的发髻松松挽着,没有任何朱钗环佩,衬着白净的脸蛋,显得干净清丽。

她不是那种一眼望去就让人惊艳的长相,想比苏怜,她没有那种楚楚可怜的气质,比苏茴,她又不如她开朗活泼,所以在国子监里,她是最容易被人忽略的那个。

但现在不同了。

自上次落水之后,她身上似乎多了层疏离的淡漠,那双眼睛永远看不见底,仿佛最深沉的古井,而她不说话的时候,更是隐隐透出种威严,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

清影觉得,自家姑娘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清歌被打发去院子里做洒扫,昨晚哭着闹着来求情,软硬兼施,花样百出,可都被苏夜阑云淡风轻的挡回去,气得人都憔悴了一圈。

“姑娘怎么起的这么早,春寒露重,仔细别着凉了。”清影拿出来披风给苏夜阑披上,感觉到她身上沾的露水,十分心疼。

“没事,我抄完经,就到院子里坐坐,醒醒神,免得一会儿上课的时候打瞌睡。”

“姑娘抄了一夜的经文?”清影震惊。

五十遍经文放在平时,她们也要抄上好几天才能抄完。

而且自家姑娘有多吃不了苦她是最清楚的,怎么忽然转性了?

“抄经静心,我觉得挺好的,想必我那两位好姐妹昨晚也该抄完了,一会儿你跟我去福安苑给祖母请安,顺便把抄好的经文交上去。”

“哎,奴婢遵命。”

果不其然,等苏夜阑梳洗妥当,换好衣服走到老夫人所在的福安苑时,苏怜已经坐在那里了。

她脸色微白,眼底下带着浅浅的青黑,憔悴却又恰到好处为她增添了几分弱柳扶风的美。

她一身颜色淡雅的广袖长裙,看起来仙气飘飘。

看见苏夜阑,她立即笑着站起来,“妹妹也来了。”

标签: 权臣养崽失败后肉车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