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有其表小说i车全文免费阅读 快穿肉文

小爱 888 0
她费了这么大力气布好的局,就让林宛白给搅乱了!想着,她抬头看向林宛白,心里恶念丛生,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让林宛白闭嘴,只能抬头故作凶狠的瞪着她。

空旷的停车场,林宛白的目光在四周车库里扫了一眼,突然幽幽的吐出一句:“丁敏菲,你帮我一件事,我就帮你隐瞒韩江临,怎么样?”

丁敏菲愣住了,有些小心翼翼:“你是不是骗我?你不是最喜欢韩江临了吗?”

林宛白站在丁敏菲对面,闻言嘴角勾了一丝笑,眼底里都是凄楚的光,过了片刻,她偏过视线,哑着声音说:“我妈住院了,我希望你能帮我送点钱过去,以你的名义,你爱怎么说怎么说,只要你送去了就行。”

顿了顿,林宛白补充:“我就帮你在韩江临面前圆谎。”

“你妈?”丁敏菲想起林家的惨状,有些嘲讽:“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林家当初也算是个小豪门,但是因为之前的事,听说林家长子林奕都被逼到国外留学去了,林家公司破产,惨的不像样。

“你是想跟我一样惨吗?”林宛白作势要走。

“行,我答应你。”丁敏菲一跺脚,从包里抽出来一搭证明,塞在林宛白手里:“这是我的怀孕证明,你电话多少,你要给我录一段你和韩江临的话,只要韩江临相信我怀孕了,我立刻给你妈送钱过去。”

林宛白掐着那几张医院的证明,摇头:“我没法给你录音,会被发现的,被韩江临发现我们串通了会很惨,但是你明天可以来别墅找我,白天的时候韩江临不在。”

丁敏菲也是个胆子很大的女人,从她敢骗韩江临就能看出来了,她也没多犹豫,说了一声“行”之后,就从包里掏出来一张银行卡:“我现在就去找你妈,就说我爸和你爸之前有交情,我爸让我送钱过来,不提你,卡里三百万,可以吧?”

“好,别让人发现。”林宛白心里一松,她记的丁敏菲爸爸好像是某个集团的老总,总之家里很有钱。

两人道别之后,林宛白一路开车回别墅,路上开车倒是很顺利,回别墅之后却看到别墅门口多了四个保镖,见她回来了,冷眼把她关进了屋里。

被人推进来的时候,林宛白脚下一软摔倒在地,摔得很疼,她揉着眼睛自己又站起来,坐到了沙发上等韩江临回来。

别墅里没开灯,居住了半年的地方还是让林宛白感觉到陌生,她低头看向手心里被自己攥的已经发湿发皱的怀孕证明,苦涩的勾了勾唇角,脑海里浮现出丁敏菲的影子。

“韩江临玩那个女人都可能,但他偏偏不可能碰你!”

“你把他害的名声扫地,还害的他未婚妻毁约出国,他弄死你的心都有,怎么可能还留你在身边?”

是啊,韩江临确实想弄死她,但却是用最残忍的方式,一天又一天的折磨她!把她当做一个禁脔看待,根本没有人权可言,估计在韩江临眼里,把林家弄得家破人亡才是便宜了她。

她想这些的时候,无意识的将手心里的怀孕证明摊开,呆呆的低头看着。

丁敏菲是想拿这个威胁韩江临吗?但韩江临根本不是会被人威胁的人啊。

正想着的时候,突然一只手从身后伸过来,从她手里拿走那张纸,林宛白被吓了一跳,“啊”的一下跳起来,手指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纸碎成了两半。

而不知何时,一个人影已经居高临下的出现在她身后。
“韩少。。。”林宛白声音干涩的退后一步,垂着头,语气有些慌乱:“丁敏菲真的怀孕了,我们检查完了她就走了,这是我带回来的证明,还有——呃!”

话还没说完,她已经被人单手捞着腰摔到了沙发上,韩江临往沙发上一坐,压着她的头往下摁。

而那张纸,已经被韩江临甩到一边去,飘飘忽忽的落到了地上。

林宛白不敢忤逆他,闭着眼就去解他的腰带,结果解到一半儿,却突然听韩江临轻轻一笑:“丁敏菲去看你母亲了,你知道么?”

“我,我不知道。”她的手里还扒着坚硬的皮带,被问的猝不及防,压根不敢抬头。

却在下一秒,韩江临直接拽着她的头发强迫她抬头,俊朗的五官在暗夜里显得颇为邪魅,眼底里燃着诡谲的光:“你不知道?可我的手下告诉我,你和丁敏菲在停车场里说了很久的话。”

林宛白的嘴唇几次颤抖,但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她本就不怎么会撒谎,又对韩江临怕到骨子里,而此时韩江临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演技拙劣的演员。

“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韩江临缓慢从沙发上坐起来,手掌落到脸上,轻轻地抬着她的下巴:“跟我说说,你们是怎么商量的?”

他越是生气,越是不动声色,林宛白眼睁睁看着他逼过来,正要绝望的闭上眼时,却听见门外有人敲门。

“韩少,客人来了!”

来人了?什么客人?

林宛白有些疑惑,要知道,这栋别墅里除了她就没有过别人,韩江临待客怎么会把人往这里带?

她立刻手脚利索的站起来,转身就想回房,却听韩江临说:“去厨房洗点水果。”

林宛白转身就往厨房走,但注意力还是放在客厅里,她听见客厅门打开,脚步声传来,然后就听见了一个她不敢置信的声音,她的哥哥,之前被韩家逼的出国留学的哥哥,林奕!

林宛白激动地脸都红了,抬脚想走出去,却又顿住脚步。

她哪有脸见她的哥哥?

整个林家都因为她毁了,她哥哥被逼的逃到国外去,父亲生意受挫整日流连花酒,母亲病重,弟弟年幼也跟着饱受委屈。。。

“韩先生,没想到吧?你跟你弟弟斗了那么久,但证据却早就流到了我的手里!”

林奕面无表情,但说出的话却让人遍体生寒:“我是一个律师,最清楚什么样的证据能把人置于死地了,你猜猜,如果我手里的证据曝光,你们韩家会不会从云端上跌下来!”

但可惜,林奕话还没说完,直接被韩江临一脚踢中膝盖,闷哼一声跪倒在地!

“你以为,就凭你能掀起多大的浪?我韩家的根基,你能动摇?”韩江临似乎觉得很可笑,话尾带着淡淡的嗤笑:“你未免太看重你自己了。”

林奕眼底的恨意压抑不住,泄露出几丝来:“是,我确实没办法,哪怕我手握证据,哪怕我满世界宣扬,也不会有人相信我,你随便两根手指头就能弄死我,但是——如果我把证据给了邢家呢?”

气氛瞬间冷下来,林宛白透过厨房的门缝,看到客厅里韩江临单手把林奕摁在茶几上,力道很大,发出“哗啦”的一阵声响:“你威胁我?”

“不敢。”茶几上的林奕头破血流,但一点都不疼的样子,他很能隐忍:“韩先生,我这次过来,也是有事相求,只要你答应为我,我立刻交出证据,然后滚得远远地。”

韩江临松手,将人扔到地上,抬起右手扯开领带上的两颗扣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人:“今晚我公司的那个合同,是你动得手脚?”
对方剧烈咳嗽了两声,笑着点头:“没错,那只不过是一点见面礼,让你相信,我真的有你的把柄在手,否则怎么跟你谈判?”

说着,他爬起来,挺直脊梁站在韩江临面前,喘了口气,轻声说道:“韩先生,我只有一个要求。”

韩江临比他站直了都高半头,此时点了点下巴,示意他讲。

“我要我妹妹。”

“韩先生,外人只知道我妹妹在半年前那场事故后失踪,但是我清楚的很,我妹妹就是被你关起来了,半年的时间,足够她偿还犯下的罪行了!”

“再说了,我听说你早就和那位丁小姐有了联系,你不缺什么未婚妻的,何苦抓着我妹妹不放?我。。。保证,我只要我妹妹。”

林奕说到最后,语气里竟然有了恳求的意味,让厨房里的林宛白泪如雨下。

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自己这个大哥了,本来年少有为,应该大展拳脚的,却因为手她拖累遁走国外,眼下拿了证据回来,只为了救她出来!

“你妹妹?”韩江临也有些意外:“你难道不想要点实质性的好处吗?”

“我只要我妹妹。”林奕话语坚定:“至于其他的,我会自己争取。”

“是吗?”韩江临笑的越发温和,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面前的桌子,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但是,如果我不给呢?”

“韩江临,你不怕我把证据交给邢家吗?你不怕韩家也落得家破人亡吗?”林奕震惊的瞪大眼:“你不相信我有证据?”

“相信。”韩江临含笑靠在沙发上:“我不仅相信你有证据,我还知道你的证据在哪里。”

说着,他突然打了个响指,门外立刻有保镖推门进来,将一个U盘递到韩江临手里。

韩江临把玩了两下,直接将U盘摔在林奕脚底:“认得这个吗?”

“不可能!”林奕脸色惨白,低头捡起来,不敢置信的摩擦了一下U盘,继而他猛地抬起头:“你竟然这么卑鄙!明明说好了和我商谈,背地里去我家搜证据?”

韩江临却已经懒得继续和他纠缠,挥挥手,保镖立刻冲上来拉扯林奕。

“把他带走关起来,我还有很多事要问他。”韩江临盯着他,脸色依旧波澜不惊,但字里行间里却满是杀气,他们韩家这些年一直手脚利落,但还是被人抓到了把柄,他不信这是区区一个林奕能做出来的,他一定要问出个缘由来,不仅如此,所有和这件事有关的人,都要斩草除根!

“住手!”林宛白终于按捺不住,从厨房里冲了出来,拦在几个保镖之前:“你们别碰我哥!”

“宛白?”林奕激动的伸出手去拉林宛白,他苦寻半年的人就在眼前,激动的他眼都红了:“你怎么样?快让哥哥看看!”

保镖一时不敢动作,反倒是韩江临冷哼一声,震得那些保镖浑身一颤,抬手生猛的拽着林奕,林奕反抗,还被人凶悍的砸了几拳。

“你们放开我哥!”林宛白拉着林奕,却被人反手一推,退后几步踉跄的跌倒在了地上,这一跌恰好跌倒在韩江临所坐的沙发身侧,她一顿,猛地醒悟过来,抬手去拉韩江临的裤腿:“韩少,你让他们放了我哥吧,我哥只是想救我出去!”  


标签: 虚有其表(校园H)i车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