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这才几天没做水,洛冰河把沈清秋做到哭

小爱 903 0
大雨,倾盆。

哒哒哒……

梁千夏奔跑在泥泞的山路上,看前面有个山洞,冲了进去。

突然,小腿上一紧,像是被什么给缠住了?

“啊——”梁千夏本能的失声尖叫,“谁、谁啊?啊——”

又是一声惨叫,梁千夏失去重心,被人拉倒……

一具温暖精实的身子,立即压在她身上。

是个男人!

男人滚烫而粗重的呼吸喷在梁千夏脸上,隔着潮湿、单薄的衣料,梁千夏能够感受到他的力量。

“啊!”梁千夏吓得不轻,舌头打结,“你……你要干什么?”

男人俯身,靠在她耳边,断断续续的沉声说着,“乖女孩儿,帮帮我……”

“?!”梁千夏错愕,帮帮他?帮什么?怎么帮?

暗淡的光线中,梁千夏看不清男人的样子,只觉得他蓦地往下一沉……

“唔——”

他的嘴巴,不偏不倚的贴在了她的唇上!

四瓣唇紧密的贴合在一起,带给梁千夏前所未有的体验!

梁千夏惊恐的瞪大了双眼,抬起手用力推拒着他。

‘咣当’,男人直挺挺地摔回地上。

梁千夏气喘吁吁,后知后觉地发现手上黏糊糊的,凑到鼻子下一闻,一股血腥味!

是血!

“啊!”

梁千夏吓的脸色都变了,将视线移向地上的男人,他怎么流了这么多血,会不会死啊?

她惊魂未定。

而地上的男人,一动不动……

不会真的死了吧?

……是不是她刚才推他那一把,把他给弄死了?

梁千夏壮着胆子,靠近男人,甚至听不到他的呼吸声……

心一横,她俯身、扶着男人的下颌、捏着他的鼻子,嘴巴贴上了他的嘴巴,一口气、一口气,送入他的口中。

男人朦朦胧胧中,眼睛睁开一条细细的缝隙……

视线里,有个女孩覆在他身上,在给他唇对唇的做人工呼吸。

光线太暗,他看不清女孩的样子。鼻息间,依稀有股淡淡的幽香。好香啊,是香水味?还是,女孩身上特有的体香?

几次过后,梁千夏累的筋疲力尽,满头大汗,再次探向男人的鼻尖……

有呼吸了!

梁千夏没高兴多久,被浓浓的血腥味刺激,“你还在流血!”

翻了翻背包,里面倒是有一些外伤急救药,梁千夏拿出来,摸索着男人身上的伤,只能简单处理下。

防止感染,梁千夏索性将男人穿着的衬衣脱了下来,将胸膛上的伤口包住。

这腿伤怎么办?

梁千夏皱眉,最后只好用自己身上的衣服,将木棍绑住,做了包扎和固定。

不等她松口气,身旁的男人突然抖得厉害。

“很冷吗?”

她握住男人的手,果然冰凉一片!

想到背包里有条小毯子,她利落的取出来,却在看到他赤着上身时顿住动作:他们现在都是衣衫不整的。

眼瞧着男人又哆嗦了下,梁千夏咬牙道,“反正你这样惨,也不能占我便宜……先救你!”

随即,梁千夏拿毛毯将自己和他包裹在一起。

“喂,好一点没有啊?”

梁千夏自言自语,“你好像伤得很重,可是……我没有办法了,我不迷路了,手机也没电了,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怀里的男人,抖的越发厉害了。

梁千夏皱眉,拿手贴在他额头上,“你发烧了……我拿凉毛巾给你敷一敷啊。”

说着,取出毛巾,沾湿了雨水,贴在男人额头上。

如此,反复……

深夜,梁千夏渐渐撑不住了,和男人靠在一起,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大雨,渐渐变成了细雨。

男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他浓眉紧锁,呼吸粗重。暗淡的光线中,他看不清她的脸,可是,他知道,是这个女孩,救了他的命!

此刻,他们衣不蔽体,共同裹着一条毛毯。

“嗯……”

男人撑着胳膊,不顾牵动伤口,从手上拔下什么。

即使是在这样暗淡的光线中,这样东西依旧折射出璀璨的光芒!那是一只男士钻戒……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男人吃力的握住梁千夏的手,戒指太,他只能套在梁千夏大拇指上。

薄唇凑近梁千夏的耳垂,他深情的许诺,“乖女孩儿,这是、我的戒指,以后拿着它,来找我……或者,我去找你,它是我们的信物。我,会娶你的!”

梁千夏太疲惫,陷在睡梦中,对此一无所知。

而他慢慢低下头,在她的唇上,轻轻柔柔落下一吻……
三年后。

EC酒店金碧辉煌的宴会厅里,正在举行一场化妆舞会。

乐菲拎着裙摆出来了,脸上戴着只半遮面的面具,看了看梁千夏,“你怎么又穿这样?”

梁千夏一身男装,剪裁得体的西服贴合着她纤细的身姿,半长不短的黑发,因为个子足有一米七,一眼看过去、有些像清秀的大男孩。

梁千夏勾勾唇角,“这样有什么不好吗?”

三年前,她为救那位陌生大叔,只穿吊带和他整夜抱着,未婚夫周暮晨误会她与大叔一夜春风。

混乱中,昏迷的大叔不见了。

大叔塞给她的那枚戒指也不知所踪,她彻底找不到大叔证明清白。

面对未婚夫的质疑,她百口莫辩。

从此背负着放荡的罪名。

她想挽回周暮晨,三年来都隐藏自己的绝世容颜,短发,男装,身边没有除周暮晨以外的男人。

“哎……”乐菲摇摇头,上前挽住梁千夏,“走吧。”

与此同时。

EC酒店高层,贵宾包厢。

靠窗的樱桃木小餐桌前,桑柔浅笑盈盈,温柔地说着近日芭蕾演出遇上的趣事。

战斯爵摩挲着口袋里的锦盒,最终掏了出来,放在桑柔面前。

桑柔微怔,疑惑的看着他。

战斯爵手一抬,示意桑柔打开。

桑柔微微笑着,伸手将锦盒拿起来,缓缓打开,钻石的光亮折射在她脸上,可是,她的笑容却僵住了,“斯爵……”

战斯爵勾唇,拿过戒指,握住她的手,“嫁给我。”

“斯爵!”桑柔有些惶恐,“我们不是说好了,等我退出舞台了,再结婚吗?”

战斯爵眉头紧锁,沉默良久。

方才开口,“小柔,我等不了了……我需要马上和你结婚,因为,我需要个孩子。你也知道为了什么,上次,我已经告诉过你了。”

“斯爵。”桑柔皱眉,“你这么想,是不是太自私了?你替我考虑过吗?我现在正是当红的时候,一旦结婚生子,我的舞蹈生涯就到此为止了!”

“小柔,我会补偿你的!你嫁来战家,我会加倍对你好。”

战斯爵极力恳求着桑柔。

“不……”桑柔秀眉紧锁摇着头,“抱歉,斯爵……我不愿意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桑柔!”

战斯爵低吼,脸色黑了。

“桑柔,作为我的爱人,为我生孩子,是多大的牺牲?”

桑柔也来气了,“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分手吧!”

“……”战斯爵猛抬头,“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分手!”桑柔迎着他的目光,丝毫不退让,“我是不会放弃我的事业的!”

战斯爵浓眉紧锁,胸腔憋闷的厉害。

他没有想到,桑柔竟然……如此决绝!

“好!”战斯爵微一颔首,斩钉截铁,“分手!桑柔,你最好不要后悔你今天的决定!没有你,我也能找到愿意替我生孩子的女人!”

说罢,站起来拂袖而去。

桑柔一怔:他……就这么走了?

“斯爵……”

桑柔追出去,匆忙中与梁千夏撞了满怀。

“对不起!”

梁千夏扶稳桑柔,光线昏暗,她没看清桑柔的脸,只知道是身段、气质极佳的女子,非富即贵。

“你没事吧?”

桑柔急着追战斯爵,摇摇头便往宴会厅去,突然停住脚步。

刚才的“男人”,怎么长得这么像梁千夏?

几乎瞬间,桑柔面露惊恐之色。

不会的,不会是梁千夏!

梁千夏也不会遇见战斯爵!
桑柔还没决定是去找梁千夏还是挽回战斯爵,助理就打电话过来,提醒她赶飞机。

明天在外城还有一场演出。

她必须去。

机场,有了危机感的桑柔,微蹙秀眉,给战斯爵发了短信:斯爵,对不起……等你冷静冷静,我们再谈这件事。

宴会厅里。

战斯爵带着银色面具,红酒一杯一杯的往喉咙里灌,周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危险气息。

乐菲穿梭期间,玩的有点嗨。

一个转身,不小心撞到了人,手上的红酒杯打翻了,红酒全部撒到了对方身上。

“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乐菲吓了一跳,慌忙道歉。

一抬头,看到了对方——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戴着银色面具的战斯爵。

战斯爵身材极高,几近一米九。

他单手插在西裤口袋里,微微抬着下颌,神情满是倨傲。只是,他的脸上,带着银色的面具,只露出薄唇和下颌,看不清他的相貌。但见他的侧颜,如刀刻般轮廓分明、清矍深邃。

战斯爵微垂着眼帘,眸光很是冰冷,叫人不寒而栗。

乐菲满是惶恐,眼前这个男人,看着就身份尊贵,身后还跟着一帮保镖,完全是她得罪不起的啊。

“对、对不起!”乐菲舌头打结。

战斯爵极其不耐烦,薄唇轻启,看了看西服上沾着的酒渍,冷冷道,“道歉?那就跪下吧!”

“啊?”

乐菲吓得脸色都变了,哆哆嗦嗦的扯着裙摆,“这、这……”

战斯爵冷笑,“不跪是吧?来人,给她送去警局!教教她规矩!”

“……是!”

“我跪!”

听了这话,乐菲吓坏了,她慢慢蹲下了身子,可是,却在弯腰之际,被人一把拉住了。

“慢着!”

乐菲抬头一看,眼泪都要出来了,“夏夏……”

梁千夏握住乐菲的手,安抚她,“没事,交给我。”

她一抬头,看向战斯爵,“这位先生,她只不过是不小心打翻了酒,是什么不得了的大错吗?今天参加舞会的人这么多,难免撞着、碰着,她不是已经道歉了?”

战斯爵看着她,眸光一错不错。慢慢的、款步走上前,凑近梁千夏。

“替她出头?”战斯爵勾唇、尾音微微上扬,“嗯?”

他说话的间隙,酒味喷在梁千夏脸颊,酒香浓郁,他是喝了多少酒?

梁千夏一怔,望进战斯爵眼底。这个男人,怎么有一双这么好看的眼睛?

虽然他带着面具,但这通身的气派,无一不张扬出他的霸道,尤其露在外面的薄唇紧抿成直线,嘴角微微勾起,暗含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梁千夏被他看的心虚,吞了吞口水,“先生,您何必和一个女孩子如此计较?小事一桩,就算了吧。”

“哦。”战斯爵喉结轻微一滚,原先的那副焦躁的样子不见了,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梁千夏,“放过她,那我有什么好处?”

好处?梁千夏一怔,神色茫然,“你要什么好处?”

男子一勾唇,蓦地抬起手凑向梁千夏。

以迅疾的速度倾身靠近梁千夏,俯下身子,单手托住她的下颌……对着她的唇就吻了上去!

他眯起眼,鼻息间闻到一股淡淡的熟悉的幽香……  


标签: 洛冰河把沈清秋做到哭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