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门压力很大肉完整版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小爱 1423 0

你最好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靳墨臣双眼猩红的盯着她,全然没了理智。

  叶安安却无奈的笑了,“靳墨臣,我早就不需要跟你解释了。”

  现在的他们,是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

  早就没有关系了!

  “你说什么?”靳墨臣眯眸,在被激怒的边缘。

  “你已经结婚了,也有了孩子,至于我现在跟谁是夫妻,你管不着。”

  叶安安想挣脱开,靳墨臣却再次将她禁锢死,“我管不着?你别忘了,我是你的小舅舅,这辈子你就算到死,我都管得着!”

  叶安安觉得可笑,却不想跟他多做纠缠,但靳墨臣却不肯放过她。

  几番挣脱不开,叶安安终于爆发,“靳墨臣,你到底想怎么样!”

  跟这个人渣结婚是她心甘情愿的吗?

  她也是逼不得已!她现在只想带着宁宝离开这里!

  一旁,梁格总算缕清了关系,“原来你就是我老婆的小舅舅,久闻大名。”

  梁格眼珠一转,“我听说了你们的关系,靳先生,其实我跟叶安安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如果你还有兴趣,我们可以谈谈。”

  “梁格!”叶安安愤恨大喝!

  梁格却依旧兴致勃勃的跟靳墨臣谈生意,“一百万怎么样?我把老婆跟孩子卖给你。”

  靳墨臣皱眉,余光冷冽的扫过去。

  “一百万对你这样的大人物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梁格,你闭嘴!”

  这简直是侮辱!

  但靳墨臣喜欢这种侮辱,他挑唇冷笑:“好。”

  “我不是商品!不是谁的专属品!你们没有资格这样对我!”叶安安愤怒的挣扎着。

  靳墨臣噙着阴冷的笑,“叶安安,你不是希望我陪陪你儿子吗?这么好的机会,不想要?”

  叶安安渐渐静下来,她的视线恍惚,“你愿意陪宁宝?”

  生怕他会反悔,她紧紧攥着他胸口的衬衫,急切需要他的肯定,“真的吗?”

  靳墨臣眸色骤凉,起身冷道:“支票我会派人送去。”

  梁格满意的走了,而叶安安被带到了靳墨臣的一栋私人别墅。

  宁宝自然很开心,一直想要吸引靳墨臣的注意,但宁宝的热情得来的全是冷漠。

  “靳墨臣。”叶安安哄着宁宝睡着,在走廊里拦住了靳墨臣,“我知道你不是真心想陪宁宝,但是你能不能稍微多一点点的热情呢?”

  “热情?”

  靳墨臣唇间荡起一丝暧昧,单手将她逼到墙角,“想要我热情点,那要看你的表现了。”

  叶安安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但她做不到。

  她还没有犯贱到,明知他有妻子有孩子,还要跟他上床。

  “怎么,难道你要为那个地痞无赖守身如玉?”

  靳墨臣毫不留情的践踏她的尊严,“当初嫁给他的时候,应该没想到会是今天这样的下场吧?被自己的丈夫卖给别的男人,叶安安,你还真是可悲!”

  叶安安隐着脸庞,无法再承受这些嘲讽,她要走,靳墨臣却狠狠撕碎她的衣服!

  “靳墨臣!”

  “喜欢他什么?他床上功夫比我好?还是你犯贱,就喜欢在垃圾堆里找男人?”
 靳墨臣像只失了控的野兽,将叶安安撕得遍体鳞伤,叶安安忍不住哽咽着低声乞求:“不要……求你不要这样……”

  “不要?”靳墨臣斜唇冷笑,突然收手离开,“好,这可是你说的。”

  他在威胁!

  叶安安一手拽住他的衣角,指尖颤栗。

  靳墨臣讥诮冷哼,拦腰将她扛起,回了自己的房间。

  天色麻麻亮,靳墨臣才睡去。

  叶安安满身伤痕的蜷缩在床边,心间的寒冷,窜向四肢百骸。

  【墨臣,我疼。】

  【我轻点,这样呢?】

  往事,总在最不恰当的时候跑出来伤人。

  叶安安擦去泪痕,悄悄的下了床。

  接下来半个月的时光,对叶安安来说,是既痛苦又满足的。

  自那晚起,她变成了靳墨臣的工具,每天伤痕累累,但靳墨臣也的确守诺,对宁宝还算不错。

  “爸爸,妈妈说人死了就会上天堂,是真的吗?”

  每当宁宝天真的问靳墨臣,他总能用很安定的目光告诉他,是真的。

  宁宝就会高兴的对她说:“妈妈,爸爸好厉害,他什么都知道。”

  看他高兴,叶安安比什么都满足。

  她甚至向上天祈求,如果能让宁宝永远这么开心,她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可是,叶安安骗不了自己,这几天,宁宝连饭都吃不下,好不容易吃进去几口,又全部吐出来。

  “宁宝。”叶安安已经没有什么能做的,她紧紧抱着宁宝,可还是害怕的发抖。

  “妈妈,我是不是要死了?”

  “不会的!”

  叶安安贴在他额头,眼泪不听话的溢出来,“宁宝不会死,别怕,妈妈陪着你呢。”

  “还愣着干什么!”靳墨臣接到佣人电话,匆匆进来,“去医院。”

  他将宁宝抱起来,又疾步走出去。

  叶安安急忙抹去眼泪,快步跟了过去,可到楼下时,却被几个佣人拦了下来。

  “叶小姐,先生吩咐了,你不能出去。”

  叶安安不解,她往外挤,“宁宝去医院了,我必须要去,宁宝看不见我,会害怕的。”

  可不管她怎么说,就是出不了这个门。

  叶安安急得落泪,她给靳墨臣去电话,但被挂断。

  她心急如焚的等到傍晚,心里的恐慌在这种茫然的情况下,恣意疯涨。

  “你还在等你那个宝贝儿子回来?”尖锐的女声响起。

  叶安安回头看见苏琳,顾不得她话里的意思,她抓住苏琳的双臂急迫问道:“宁宝怎么样了?”

  苏琳勾起红唇,一根一根掰开她的手指,眸里的阴狠变得清晰,“怎么样?当然是快死了。”

  “不!不会的!”

  叶安安不断欺骗着自己,她不要接受这样的现实,她不想醒过来!

  “我要去医院!”

  “去干什么?”

  苏琳将她扔回来,笑得张狂,“去看他死得有多惨?叶安安,在这里住了半个月,你就真以为靳墨臣对你和那个畸形儿有多好?”

  她将叶安安掐在沙发里,几乎要置她于死地,“他之所以把你们圈在这里,不过是为了那颗随时要取的心脏罢了……”
 “心脏?什么心脏?”叶安安心脏猛然一忑,又瞬间绞死,她一把揪住苏琳,“你在说什么!”

  “你还不知道呢?”

  苏琳仰头痛快大笑,“也是,如果让你知道,你怎么会同意把宁宝的心脏移植给圆圆呢?”

  轰!

  叶安安狠狠震住,下一秒,拼命推开苏琳朝着门口冲去。

  “抓住她!”

  苏琳一声令下,叶安安便被众人缠住,她从喉咙逼出沙哑又撕心裂肺的哭喊:“放开我!我要去救我儿子!宁宝会害怕的,他会害怕的!求你们了,我给你们跪下,我给你们磕头,求你们救救宁宝……”

  她的嘶吼变得无力,变得崩溃,她挣扎不开,可是宁宝怎么办?

  宁宝该怎么办啊!

  她噗通向苏琳跪下,“都是我的错,你有什么不满都来找我,只要你愿意放过宁宝,我做牛做马的报答你!”

  “现在知道认错了?”苏琳慢悠悠坐下来,不无得意,“叶安安,你早该知道惹恼我的下场是什么,五年前没能让你吸取教训,这一次,就权当是叫你长长记性。”

  “我知道错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叶安安狠狠的连磕了三个头,血迹染在地板上。

  额头那团鲜红,触目惊心。

  苏琳挑起她的下巴,一字一顿道:“可是就算你认错,我也不会放过你儿子,反正他也快死了,正好可以救我女儿,这是他的福气。”

  叶安安的眼睛里冒出鲜红的血丝,眼前这个女人狠毒至此,她张着猖狂的獠牙,肆意撕扯着她的底线。

  “墨臣早就派人暗中做了检查,确定了心脏匹配。”苏琳的视线渐渐狠辣,嘴角的笑罂粟般致命,“而且,他也已经知道宁宝是他的儿子。”

  靳墨臣知道了?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苏琳注意着叶安安眼中每一个细微的变化,更觉爽快,“就算他知道了,可他还是要用你儿子的心脏来救我女儿。”

  “不可能!”叶安安猛然起身!

  她不信!

  靳墨臣再怎么恨她,再怎么心狠手辣,都不会对自己的儿子下手!

  叶安安确定,她确定!

  可是眼泪为什么不受控制的翻涌而来,她的身体因为恐惧,不停的颤抖。

  “不可能?”苏琳大笑,牙关阴狠的咬紧,“对他来说,有什么不可能的?叶安安,你以为五年前你父母的车祸,只是单纯的意外吗?”

  叶安安瞠目,“你说什么?”

  苏琳很满意她的反应,“你父母的车祸,是人为,至于是谁所为,不需要我说得那么清楚吧?”

  “不可能……”

  “你以为靳墨臣是真的喜欢你?叶安安,你怎么那么天真?”

  苏琳一层一层撕开她的血肉,又撒上一把一把的盐巴,“他不过就是为了得到靳家的一切,接近你是最快的方法,如果靳家愿意接受你们的关系那最好,可当时你们的事情闹了多大的动静,你比我清楚,靳老爷子死也不会同意你们结婚,所以靳墨臣才会选择第二条路……”

  叶安安被撕得血肉模糊,她揪住心脏的位置,全身的力气被一点点抽干……

  “我承认,那天我趁你不注意下了药,那些男人也是我安排的。”

  苏琳丝毫不掩饰,但接下来的话誓要将叶安安彻底摧毁!

  “但那不过就是一个契机,就算没有那件事,靳墨臣也会想办法跟你分手,就算,他对你有所留恋,想将你留在身边,但是……你爸妈也一定得死!否则,靳老爷子留下来的家业何时才能到他手上?”

标签: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掌门压力很大肉完整版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