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把学渣按在墙上做 pgone大几把

小爱 858 0

“小姐,小姐!不好了……哎哟!”

  冰蓝月头上包着纱布,懒懒的依靠在凉亭里的软榻上,闭着眼睛小睡,却被这突兀的声音吵得皱了皱眉心,闭着眼揉了揉太阳穴,这脑袋从自己穿越过来时就一直很疼,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有什么事情慢慢说,不要那么着急。看你,裙子又弄脏了吧!”冰蓝月顺手拿起手边的茶壶为匆匆跑来且一身狼狈的丫鬟春儿倒了一杯水,一边带着淡淡笑容嗔怪着。

  春儿愣了愣神,自家的小姐哪怕头上缠着绷带都快裹成了包子,那精致的眉眼依旧让人移不开眼睛,一时间竟然忘了自己应该说什么了。

  “小姐,你真美……”

  冰蓝月愣了一下,看着这个十七岁的小丫头,微微一笑。穿越而来,她睁开眼睛第一眼见到的就是这个抱着自己痛哭的小丫头,至今仍然记得她那双眼睛当时跟核桃似的。

她现在的名字叫做冰蓝月,是世袭一等将军振威将军冰恩善的嫡女。

看了看自己白皙纤细的手指,冰蓝月笑了笑,28岁的她如今只是一个16岁的少女,返老还童的滋味还真是好呢。

  上一世她除了读书就是读书,除了工作就是工作,穿越到了这里这段时间她开始反思自己过去的生活,没有亲自为男友做过一次饭,基本上都是用工作餐解决,没有和他逛过街,不像其它女人那样打扮自己,她只是为了得到一个个第一而生活。恍然回头时,她发现自己的上一世是那样的了无生趣。

  所以,这一世她从白洋变成了冰蓝月,就要好好的享受一下生活的美好,平静安逸的度过这一生。

  “你急匆匆的跑过来还摔了一跤是要告诉我什么?”

  冰蓝月回神时,身旁的春儿已经喝完了水,用手绢擦了擦自己的嘴,眨着一双大大的清澈眼睛,圆圆的脸蛋看着十分可爱。

  “小姐,老爷在外面打了败仗,皇上下旨责问了。”

  春儿搅着手帕,眼睛里全是雾珠,十岁时她就是被抄家卖到了将军府的,那种颠沛流离的生活让春儿至今都瑟瑟发抖,如果自己再被转卖,不知道还能不能遇见像小姐这样好的主人。

  一个家族的荣辱不仅仅是族人,还有那些跟在他们身旁的一二等丫鬟,这些丫鬟平时过着的日子比稍微富裕一点的平民小姐没什么两样,如果一个家族倒了,她们也摆脱不了被人买卖的命运。

  “责问吗,我知道了……”

  冰蓝月的语气很淡,平静的让一旁着急的春儿瞪大了眼睛,显得焦躁。

  “小姐,你知道责问是什么意思吗,就是说我们说不定会被抄家砍脑袋,你一点都不害怕吗!”

  冰蓝月将眸子对上了春儿的眼睛,见到她清澈的眼眸里是那样的焦急,语气平静得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的情绪,说道:“怕,我当然怕,可是怕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我们的生死全凭着宫中的那位决定。”

  怕有什么用呢,冰蓝月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大脑里还留着以前那个冰蓝月的记忆,她的记忆中有母亲慈爱的画面,有被庶女欺负的景象,还有被下人们各种讽刺嘲笑的话语,她就是很害怕,可是却什么都不做硬是让自己的妹妹用石头从后面砸到了脑袋。

  在冰蓝月看来怕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哭更加是,何况皇帝只是降旨责问并没有什么动作,据她的分析皇帝是不会拿冰家如何的。

  五天来她一直在梳理上一个冰蓝月留在这具身体里的记忆,对大凌皇朝的政治生活习俗都有了一些了解,加上她在上一世的记忆,对于这些她都是洞若观火罢了。

  “小姐,如果我们被抄家了,要是被卖到青楼做官妓怎么办,我怕……我好怕!”春儿靠在冰蓝月的软榻旁哭了起来,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一般往下掉,冰蓝月看着只能无奈的摇头。

  “不怕,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会带着你逃出去,绝不会让你沦落到那种地方的。”

  冰蓝月说得很认真,那股笃定的神色让哭泣的春儿一下子止住了眼泪,自己的小姐好像有些不一样了,换做是五天前她们俩应该抱在一起大哭才对。

  “小姐,你说的是真的吗?我们真的可以逃出去吗?将军府里内院外院加起来的围墙就有五圈,你从没有出过第三道中院的垂花门,我们真的可以出去吗!”

  “放心吧,我说到的就会做到。”冰蓝月淡淡的笑了笑,目光移到了不远处的假山,冰蓝月的记忆大部分都在这个院子里,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她一点都不知道。
到了晚上,冰蓝月的头疼越来越厉害,她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出声音来,可是实在是疼得太厉害,整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晕了过去。

  耳边模模糊糊的听见了一个女人担忧的声音传来,让她在睡梦中都紧皱了一下眉心。

  “老太君,蓝月这样子怕是好不了了,让贱妾为她做点什么吧。”

  “你想要给她做什么?”

  “她今年十六了,按理说早就该成亲了,可是老爷一直压着她的婚事,如今人就要不行了,不如给她配一桩冥婚,让她到了底下也能有人照顾。”

  “冥婚?这亲事可不是说想找就找得到的!”

  “这点老太君放心,我已经打听好了,吏部尚书的二公子去年殁了一直都没有娶亲,刚好是门当户对的。”

  “吏部尚书?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冰蓝月虽然睁不开眼睛,身体也无法动掸但耳朵却清晰的听见了她们的对话。

  冥婚?是连尸体都不放过吗,在这深宅大院之中一个十六岁的少女,连她死后的身体都不能得到自由,还要被人利用。

  冰蓝月知道她们是谁,那个自称是贱妾的人就是害死冰蓝月凶手的生母,而那个老太君就是冰蓝月的亲奶奶。

  她知道她们的打算,冰恩善吃了败仗,回来肯定是要被皇帝怪罪的。 当今吏部尚书的大女儿早已是宫中的云妃,虽然没有得到盛宠,但却还能在皇帝面前说得上话,如果用自己与他们联姻冰恩善的事情就会有一层保障。

  “老太君这是同意了?”

  “要得到云家的确切答复才行,这件事交给你去办吧。”

  冰蓝月听见了老太君的话,心里默默的咬了咬牙,她不要死,更不要举行什么冥婚,她要活下来,好好的活着!

  或许是因为她的坚定,冰蓝月发觉自己渐渐的可以动动手指了,心里欣喜的继续努力着,也不知道过了过久,她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呜呜呜,小姐你走……”春儿哭得伤心,忽然见到床上已经穿好了嫁衣的小姐猛的坐了起来,吓得整个人呆若木鸡,一双眼睛睁得老大。

  “春儿,我要喝水!”因为嗓子干燥的缘故,冰蓝月的声音显得十分的沙哑,让人猛然听到立刻打了一个激灵。

  “啊,诈尸了!”不知是哪个丫鬟忽然惊叫了起来,除了春儿之外其它人全都惊恐的跑了出去,一时间房间里安静的让人压抑。

  “小姐,真的是你吗小姐?”春儿端了一杯水递给了冰蓝月,看见冰蓝月稳稳的接住仍然觉得不相信。

  “是我,你认为还有别人能够叫得出你的名字吗?”冰蓝月喝了水,喉咙舒服了许多,声音也不那么沙哑了,宠溺的摸了摸春儿的头,这小丫头是第二次让她看见把眼睛哭成核桃了。

  她们俩还没有来得及多说什么,一大堆的人就已经涌进了房间,为首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杵着的龙头拐杖嘴里衔着一粒硕大的明珠,发出了淡淡的绿光。

  冰蓝月知道这就是老太君,忙让春儿扶着自己从床上站了起来,学着冰蓝月记忆里的情景规规矩矩的行了一个礼。

  “蓝月给老太君请安,蓝月罪过,让老太君劳师动众的过来,实在不孝。”

她低垂着眸子,眼睛里带着清澈的光华,加上她穿着嫁衣已经画好了妆容,一副倾国倾城的模样,令老太君都移不开眼睛。
“月儿啊,你好了?”老太君上下仔细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孙女,果然是一个难得的美人胚子,除了性格懦弱一些,其它的都是极好的,如今她活过来了,应该有更好的安排。

  “劳烦祖母担心是蓝月的罪过,蓝月已经好了,现在只是有些轻微的头晕头疼而已。”冰蓝月恭顺的低着头,头上的金饰步摇重的让她难受,却又不能摘下来。

  “好,好了就好!你好了祖母就放心了,要好好的养身体。”老太君握住冰蓝月的手将她拉到一旁坐下仔细的打量着。

  这丫头变了,以前她从来不敢这样大声的回答自己,双腿见了她都会瑟瑟发抖,如今竟然犹如脱胎换骨了一般。

   感觉到老太君那打量的目光, 冰蓝月依旧是一副恭顺的模样,不慌张也不急着表露,倒是让人忽然越发的摸不清底来。

  一旁穿着暗红色回文喜鹊褙子的女子也凑了过来,温柔的对着冰蓝月说道:“你刚刚才醒过来,快躺回去休息,看见你好我心里也放心了。”

  冰蓝月抬眸,刚好对上一双妖媚的眸子,红红的唇将面前的这个女人衬托得眉眼越发动人,却让她心里一阵的恶心。

  这个女人就是林姨娘了,在人前倒是对冰蓝月很好,不过在人后……

  冰蓝月心中冷笑,脸上却十分的亲切,说道:“姨娘对我这么好,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了,等我大愈了一定请姨娘过来聊聊。”

  林姨娘身子一怔,脸上的笑容一瞬间僵了一下,立刻笑着说道:“月儿是不是最近睡糊涂了,以前你都亲切的叫我一声娘的。”

  冰蓝月眸子一冷,自己没有找事,这个林姨娘就要找事了吗,她忽然当着众人的面跪在了老太君的面前。

  “祖母,蓝月不孝请祖母责罚!”

  她的举动让所有的人都是摸不着头脑,这是怎么回事?

  老太君忙轻轻的抓住了冰蓝月的手,看着她慈爱的说道:“月儿做错了什么现在都先放在一边,现在养好身体才是要紧的。”

  “不,祖母今日不责罚蓝月,蓝月就长跪在此。”

  面对冰蓝月的坚决老太君都有些愣住了,盯着冰蓝月的眸子看了一会儿,见到这丫头居然一点都不躲闪,果然是变了。

  “好,你说你做错了什么,一定要我在这个时候责罚你?”

  冰蓝月的眼底一抹精明,却因为她低着头而被掩盖,说话的语气中带着懊悔。

  “孙女不孝,尊卑不分将林姨娘称呼为娘,让我九泉之下的生母不得安宁。”

  此话一出,大家顿时明白过来,纷纷将目光移向了林姨娘,让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难看。

  “孙女觉得姐姐并没有错,母亲待姐姐视如己出,姐姐是因为感动母亲的恩德才称呼母亲为娘何错之有?”

  冰蓝月将目光看向了说出这话的人,嘴角似有似无的扬起一抹笑意。

  那是穿着一身石榴色红裙的少女,上面用金银线绣了一副喜鹊梅花图,手上带着两个金镯子,镯子上嵌着各色珍珠,哪怕隔着距离也那么的扎眼。

  冰蓝月认得,那是她死去母亲的陪嫁,后来被这个“妹妹 ”抢了去,当时的冰蓝月可是敢怒不敢言呢。

  冰若兰看见冰蓝月往自己投来的目光,心中忽然莫名的一紧,不过却并不害怕,反而用眼神冷冷的警告。

  在两姐妹之间短暂的眼神交流时,老太君开口说道:“这件事等你身子好了再说吧,现在重要的是养好身体。”

  冰蓝月心中一紧,看向了老太君平静的神色,这位老太太心里在想什么?

  她还想说话,却被老太君投来了一个警告的眼神,只好忍了下来由丫鬟春儿扶了起来躺在了床上。

  众人走后,属于冰蓝月的院子就安静了下来,她换下了身上穿戴好的嫁衣,看见春儿还在一边流眼泪一边傻笑。

  “你这是怎么了?”用手绢擦了擦春儿脸上的泪珠,冰蓝月温柔的笑着。

  “小姐,你没死真好!”春用手绢胡乱的将眼泪一擦,破涕为笑。

  “傻瓜,既然我没死那你干嘛还要哭?”看着春儿,冰蓝月知道这个丫头是真心对自己好的。

  “小姐我给你换上衣服的时候你明明已经只剩下一口气了,她们都说你熬不过今晚上,都和吏部尚书府打了招呼明天就把你抬到云家的坟地去和云家死去的二少爷合葬举行冥婚。”

  春儿抹了一把鼻涕,看着样子有些滑稽,可是眼里却满是浓浓的担忧。

  “我知道,我昏迷的时候都听见了,不过我既然没死,这婚事自然就谈不成了,不是吗?”

  冰蓝月安慰着这个看似比自己大一岁的丫头,嘴角弯弯的笑意让人觉得温暖。

标签: 学霸把学渣按在墙上做 pgone大几把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