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林北苏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爱 4698 0
“不,不是的,我愿意生,我真的愿意生。”

贯穿的疼痛比癌症发作让人难受一万倍,只一下便击溃宁晓夕所有的意志,“冷霆遇,我错了。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这么对我,不要伤害孩子。他是你的孩子啊!”

疼得浑身湿透,她没流一滴眼泪;孤零零的去求医,她没流一滴眼泪;药物作用生不如死,她没流一滴眼泪。

可现在她的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啪啪的往下掉。

她为他豁出性命,他却不肯相信她一次。

“贱人,像你这样肮脏的身体,根本不配孕育我的孩子。”冷霆遇握着她的腰肢,狠狠的用力,“你是脏的,生出来的孩子也是脏的。”

污言碎语,不堪入耳。

宁晓夕觉得自己就像一株飘零的浮萍,无处依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不是这样的,这不是你的心里话。”许是绝望太过浓烈,宁晓夕忽然暴怒的嘶吼起来,“当年你离家出走,不就是因为你妈妈偏心吗?你说过,无论你将来有多少孩子,你都会一视同仁善待他们每一个,你都忘了吗?”

就像是被一盆凉水兜头泼下,冷霆遇一愣,动作也随即一停,“你怎么知道?”

她怎么会不知道?

那一夜,他和家人置气,离家出走。那么大的雪,他只穿着薄薄的单衣,走到她家楼下的时候,撑不住冻得晕了过去。

他发着高烧,脸颊苍白的呢喃着:妈妈,你太偏心了。你是个坏妈妈,我将来一定会做个好爸爸……

她想,那大概是他人生中最阴冷的冬天。

可那却是她人生中,最温暖的冬天,因为有他的出现……

她脱下自己的羽绒服给他盖上,看着他在温暖的气息里舒展开眉头,甚至嘴角还浮现出一点点笑意。那一刹那,犹如冰封的山岚瞬间解冻,在她心里开出繁花的季节。

她想要拖他进屋,奈何力气不够,连半分也移动不了。她折回去找佣人帮忙,正好遇到袁莎莎和宁子珊往外走。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他是冷霆遇,冷氏集团的小太子。可袁莎莎认得。

如果她当时再慢一点,她就能看到那对母女脸上的算计和奸猾,看到她们应为有大腿可报而容光焕发。可她慢不下来,屋外太冷,让他在外面多冷一分钟,她都心疼。

后来,宁子珊变成了冷霆遇的救命恩人,做了冷霆遇捧在掌心的公主。

那件她钟爱的羽绒服,自然也变成了宁子珊的所有物。

怕被人认出来,等到身份确定,宁子珊便将那件羽绒服毁尸灭迹。

如果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她就应该守在他身边,直到他醒来。

或者,她应该假装没看见,等着宁子珊母女去做这个彻彻底底的好人。那样,也许她的心,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痛了。

“冷霆遇,我从来没有骗过你,明明先遇到你的人,是我啊……”

疼痛、疲惫、后悔、绝望……

无数负面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宁晓夕终于撑不住眼前一黑。也许,就这样死了,也好……

她的身子忽然一软,瘫在地上犹如一具没有任何生气的软布娃娃,冷霆遇的心一下子乱了几拍。

话还没说完,他不能让她死。

他胡乱的把衣服给她套上,抱着她就往医院赶。她怀着身孕,身体却没有多少重量,轻得不像个活人。

他记得她以前有点婴儿肥,她是什么时候瘦成这样了?
再次在医院醒来,宁晓夕心里已经没有了上次那种安宁。她在刺鼻的消毒水味道中皱眉,麻木的看着天花板出神。

她想,如果她也跟宁子珊一样生活在亲身母亲身边,是不是救冷霆遇的人就会变成自己?

如果宁国辉没有娶袁莎莎进门,那该有多好……

“姐姐,我来看你了。”宁子珊推门而入,甜腻的声音打断她所有思绪,“医生说你营养不良,我特意让佣人给你炖了人参乌鸡汤。你要多喝点,好好补一补哟!”

她笑得那样端庄温柔,就好像她们是一母所生,心无嫌疑的亲姐妹。

演技如此高超,奥斯卡都欠她一座小金人。

宁晓夕心里不屑的轻嗤,不用看也知道,冷霆遇一定在后面。

果然,不到三秒,冷霆遇挺拔的身影便出现在病房门口。

对上她淡漠疏离的目光,冷霆遇万年冰川般的眸子里第一次有了一丝裂隙,“你怎么知道那些话?”

自从她爬上他的床,他们就再没有好好说过话。

这是婚后第一次,他如此清浅的问他;这是婚后第一次,他内心想要知道她的答案。

可宁晓夕并没有打算告诉他。

晕过去的一刹那,她以为自己会死。她以为她所有的爱与恨都结束了。

可他没有让她死,还带着宁子珊来耀武扬威,她凭什么要告诉他真相?

她浅浅的勾着嘴角,目光在宁子珊脸上转了又转,看着她的脸由红到白,又由白到红,才缓缓道:“是她告诉我的。”

所有的一切又回到原点,森冷的寒意席卷冷霆遇的眼眸,将那一丝裂隙冻成一个死结。他没有说话,只是狠狠的剜了她一眼,“砰”的摔门而去。

他们明明什么都没说,却像是蕴藏着巨大的情愫。

宁子珊讨厌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我警告你,别想花样。再用苦肉计勾引霆哥哥,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她什么时候客气过?

宁晓夕冷冷的挑眉,讥诮中透着一抹狠厉,“你TM少来恶心我,否则我现在就拿掉孩子去治病。只要我一天不离婚,就一天还是冷太太。而你,就一辈子都是千夫所指的第三者。”

“我不是第三者,你才是。”不管冷霆遇给了多少宠爱,但不合法就是不合法。宁子珊就像被踩了痛脚的野狗,叫嚣着扑上去见人就咬,“宁晓夕,你妈下贱你也下贱,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你知道你为什么得癌症吗?是报应!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你们这么下贱,所以想早早的收了你,把你妈做的坏事全报应在你身上。”

“报应?”

一个坏事做尽的人,也有资格说报应?

宁晓夕仿佛听见这世上最好的笑话,哈哈大笑起来,“说到报应,我又怎么比得上你呢?你和你妈是做了多少坏事,才会你天生就没有卵巢?我得罪了老天爷,你怕是得罪了满天神佛吧!”

天生没有卵巢,那是宁子珊心里最深的痛。

腥甜的血气翻涌,她扑上去狠狠给了宁晓夕一个耳光,“你这个贱人,我要打死你……”
化着精致妆容的面孔随着她睚眦欲裂的谩骂而变得狰狞恐怖,宁晓夕蹭着嘴角的血迹,淡漠的欣赏着她的失态,“啧啧,这就受不了了?”

“当初你给我下药,买通那些流氓,想让他们轮奸我。可没想到后来霆遇错进了我的房间,而你给我准备的那些surprise,全都进了你的房间。宁子珊,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宁晓夕从床上滑下来,愉悦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这是老天爷在帮我!”

“要不是你给我下药,要不是霆遇错进我的房间,我们不会在那个迷人的夜晚,把珍贵的第一次交付给彼此。”温水滋润着喉咙,宁晓夕笑得妩媚生姿,“说起来,你还是我们的媒人,我应该好好谢谢你!”

那一夜,并不似宁晓夕描述的那般美好,但却比宁子珊的感受好上一万倍。

一想起那些流氓丑陋的嘴脸,一想到自己被迫摘除子宫,宁子珊就感觉一把盐狠狠的渍在伤口上,“你胡说,你这个贱人。死不到临头还不消停,你会被打下十八层地狱的。”

“哼,我有没有胡说,你心里清楚。到底谁在遭报应,你更心知肚明。”看着她越来越心虚的表情,宁晓夕心中畅快无比。

原来报复的感觉,是这么好啊!

早知道,她就不该忍她这么多年,她真的是爱惨了冷霆遇,才会一味的退啊退……

“死又怎么样?就算是死,我还可以留给孩子给霆遇。你呢?天生卵巢缺失,一辈子断子绝孙!”

宁晓夕冷笑着,绷断了她最后一根心弦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宁子珊整个人暴怒着,已经完全失去思考的能力。她抓起桌上的水果刀,猛地像宁晓夕刺过去。

她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那一身为迎合冷霆遇而做的淑女打扮,全然不适合在这个地方动手。她急躁又踉跄的追着宁晓夕的身影,却连半片衣角都捞不着。

宁晓夕觉得现在的宁子珊就像只炸了毛的猫,尤其那一头短发,简直相似度99%。而自己,就像是握着逗猫棒的人,可以逗到她停不下来,直至她筋疲力尽而亡……

可宁晓夕太累了。

身体不允许她这样长时间保持高度的警惕和闪躲,

既然没有死,她还是想把孩子生下来,给冷霆遇留一点血脉,也给自己留一个念想。

当宁子珊挥动着匕首再次刺过来,宁晓夕没有躲,而是冷静的伸出手,准确无误的握住她的手腕。

手腕处的桡骨关节和关节盘,是人手最脆弱的部分,只要稍微用力就能让人感觉到疼痛,从而导致手掌脱力。

宁晓夕钳着她的手腕一拧,向下扎的刀刃立刻就变成向上刺的样子。

宁子珊收势不及,右肩顺着刺出去那一刀的力道往下压。水果刀脱手的那一刻,她的肩膀擦过刀尖。瞬间,便有殷红的鲜血透过衣料渗出来。

冷霆遇打开门的时候,就看见这样一幕,宁晓夕面对着门,手里握着刀,宁子珊背对着门,肩膀在流血。

“贱人就是贱人,一时半刻也不能消停。”

冷霆遇一把拉过宁子珊,紧紧的护在身后。抬腿就是一脚,狠狠踢在宁晓夕。

突如其来的冲击力,让宁晓夕踉跄的退了几步,重重的摔在地上。

肩膀很痛,但心更痛!

明明先动手的是宁子珊,为什么最后受伤的总是自己?不被爱,就注定要备受欺凌吗?  


标签: 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