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不起腰pop阿肥肥,漂亮女局长最新篇

小爱 78971 0

是啊。”伊人说着,仰起脸来,笑眯眯地望着他:“若是不来,怎么会看到你呢?”

裴若尘闻言愣了愣,随即笑道:“我也是觉得花厅那边过于喧闹,所以躲到了此处,没想到遇到了王妃。”

伊人可爱地笑笑,然后挥舞着树枝,道:“你知道观察比例有什么用吗?”

“什么用处?”裴若尘饶有兴致地问。

“画画。”伊人眨眨眼,盯着他问:“我能为你做幅画吗?”

裴若尘似乎有点吃惊,修长的眼睛轻盈地往上一弯。“好啊。”

伊人于是跃了起来,一改懒散的风范,装模作样地开始……

——开始脱衣服。

裴若尘猝不及防,连忙伸手阻止她,好笑地问:“为什么……”

“当画布。”伊人说着,已经将外面套着的粉色长衫褪了下来,只留下一套贴身的小短褥,裴若尘脸色微怔,伊人却全然不觉,捋起袖子,也不知从哪里找了一块黑炭,便打算开工了。

“站在那里,千万不要动。”伊人将衣服铺开。放在石桌上,开始用黑炭勾形。

裴若尘进退不得,只能倚着亭子边的石柱,有点不明所以地望着她。

作画不用毛笔的吗?

他苦笑了一下,也就随她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太阳慢慢地西斜下去,明烈的阳光渐渐黯淡,伊人也进入了状态,脸上的表情竟是出奇地专注。以至于裴若尘好几次想出言询问,都被她的神色所慑,又将问话生生地咽了下去。

等画作基本完工的时候,伊人一边修饰细节,一边抬头赞道:“裴若尘,你的脸真的很完美。”

特别是现在的样子,斜靠在光影交错的石柱边,脸上斑驳的光线让他的脸显得更加立体,就像一尊完美的石膏像。

当年若是以他为模特画插图,弄不好真的当个比尔盖兹什么的。

裴若尘极少听到女子这样直白地说出自己的感觉,倒不知怎么反应,半天才回了一句:“王爷是天朝第一美男……”

“贺兰雪啊?”伊人闻言,顿下笔,歪着头想了想道:“还成吧——不过,我都快忘记他长得什么样子了。”

她的话音一落,裴若尘立刻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指了指伊人的后面。

伊人深知不妙,还未来得及回头,贺兰雪郁闷阴沉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爱,妃,你已经忘记本王的长相了?”

那‘爱妃’两字,几乎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了。

伊人赶紧将面前的‘画布’一收,转过身挺无辜地望着突如其来的贺兰雪,傻愣愣地打了声招呼:“王爷,你怎么来了?”

看了一眼后,伊人又改了改问话:“你们怎么来了”

来的人,不仅仅只有贺兰雪一个人,还有他现在正宠幸的三个妃子,只是伊人一向不问世事,那三个妃子的名字,她是一个也不晓得了。

场面顿时尴尬了起来,裴若尘干咳了几声,饶是翩翩公子,此时也圆不了场了。

倒是贺兰雪率先笑了,举起手里拿的酒杯,遥遥地敬了裴若尘一下:“若尘,本王跟她们打赌,你一定跑来这里寻清净了,果然没有猜错,来,临阵脱逃,当罚一杯。”

他的话音刚落,后面的三位姬妾已经殷勤地将酒壶就被递了过去。
那敬酒的姬妾走了过去,裴若尘也没有推辞,一次一杯,倒也爽利。

伊人观察了一番,发现贺兰雪并没有因此找她麻烦,事实上,好像也不关她什么事情,连忙蹑起脚,打算开溜了。

至于十一的请求,还是改天吧。

哪知她的如意算盘刚刚打好,贺兰雪就想起了她的存在,款步走到她的面前,望着她,极轻柔地问:“爱妃,现在想起本王的长相没?”

伊人眨巴着眼睛,很无辜地望着他:贺兰雪刚刚饮了酒,白皙若玉的脸庞嵌着红晕,丰薄相宜的唇,更是鲜艳欲滴,眼角微挑,似盛桃花,桃花一直开进了眸子里,更是桃李缤纷落,艳容四射了——其实伊人方才的评价并不公平,贺兰雪比之裴若尘,只是风格不一样而已。在视觉上,甚至是更甚一筹才对。

可惜,不是伊人的那盘菜。

所以,伊人眨巴眨巴地看了半天,怎么也没有出现贺兰雪以为的、被电晕的现象,伊人清透干净的眼睛里,只是单纯地倒影着他的样子,没有丝毫情感因素。

然后,她老老实实地回答:“想起来了。”

说完,她毫无留恋地将视线转开。

贺兰雪生平第一次被人这般忽视,禁不住气恼,又不好当场发作,只是不阴不阳地问:“王妃,天气很热吗?”

伊人抬头看了看斜倚的夕阳,摇了摇头。

“那还不把衣服穿上!穿这么少,成何体统!”贺兰雪沉声吩咐。

伊人莫名其妙地望了他一眼,然后指着贺兰雪身后的三个美人道:“她们都穿得比我少……”她摆出了一脸的困惑。

贺兰雪侧头,很郁闷地意识到身边侍酒的女子全部只穿了一件普通的纱衣,里面的抹胸玉肌,隐隐若现,确实比伊人的穿着‘凉快’多了。

其实,他倒真的不在乎自己的妻子怎么穿着,甚至于将她们随便送人,只要你情我愿,贺兰雪也不觉得什么。

可是看到伊人和裴若尘在一起,还笑得那么天真无邪的样子,他就生气,莫名其妙地生气!

她当裴若尘是个宝,当自己是根草,能不气么?

“那什么,我先走了,你们慢聊……”见贺兰雪半天没有应声,脸色涨得殷红,连握酒壶的手都捏紧了,伊人情知不好,赶紧知难而退。

“王妃不是找王爷有事吗?”裴若尘见他们关系僵持,也情知里面有自己的原因,连忙做和事佬:“现在,不用另找花厅了。”

“是吗?你找我?”贺兰雪终于有了一丝安慰,沉成锅底的脸色终于有了一点笑意,弯弯的唇角得意地勾了勾,像一个千辛万苦终于得到玩具的孩子。

她终于还是和其他人一样,想得到他的宠爱吧。

伊人本来准备下次再提这件事,不过裴若尘既然已经说出来了,她也就打蛇顺棒上,信口说了:“我想请王爷去我那……厄,喝茶!”

“喝茶?”贺兰雪转着酒杯,盯着她,玩味般重复着问。

伊人猛地点了点头,“希望你能去。”
伊人提出请求后,贺兰雪依旧不慌不忙地摇着手中的酒杯,沉吟不已。

伊人也不催促,很有耐心地等着贺兰雪的答案,目光则已投向天边渐染的夕阳。

她总是能够找一些东西让自己不无聊,总是能发现别人不知道的意趣,譬如看夕阳的变幻,那是一件神奇的事情。

贺兰雪卖了半天关子,却唯独不能惹急她。

伊人脸上的沉静与自如,甚至于走神,都让贺兰雪再次气恼起来。

“好吧,既然爱妃盛情邀请,本王去一趟又何妨?”贺兰雪认命一般说完,又抬手止住身后数女的莺莺燕燕,抬眼望着裴若尘道:“若尘陪本王一道去……品茶。”

裴若尘正打断推辞,伊人早已雀跃起来,圆圆的小脸堆上了春日桃花般的笑容,欢欣道:“好啊,这就走吧,十一肯定等急了。”

说完,她便晃晃悠悠地往来路走去。

——出来了一天,她开始怀念起自己清净的四合院了。

裴若尘无法,只得随着贺兰雪一道跟了过去,那三名姬妾已被贺兰雪打发走,临行前还恨恨地望了伊人一眼,只是伊人并未察觉而已。

还未到院门口,伊人已经扯着嗓子喊“十一”“十一”了。

忠伯和十一匆匆忙忙的从内室跑了出来,眼见着自己的王妃出去了一下午,本来不抱希望了,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把王爷给接了过来,见状不由得大喜,十一更是重新折返回屋去,赶紧又在鬓前插了一朵大红花。

等十一再次出来的时候,裴若尘听见伊人喃喃道:“杨二车纳姆”

裴若尘侧过头,困惑地望着她,却看到了长如蝴蝶的睫毛轻盈地眨了眨,仿佛从心底儿眨过一般。

“十一,快奉茶!”等客人坐定,伊人又马不停蹄地喊了起来。

贺兰雪和裴若尘分坐两端,看着伊人小小的身体小大人一样端坐在首席上,装模作样地吆喝着,竟不约而同地一笑。

只是裴若尘的笑容很快敛起,自知不妥,拿余光扫了一眼贺兰雪,贺兰雪也刚刚收起笑容,脸上的懊恼愈加严重。

在伊人的几番吆喝后,十一终于捧了茶,施施然的走了过来。

贺兰雪一看:坐在首席上的伊人鬓发散乱,颜面不修,身上仍然只穿了一套红色的小短褥,而端茶走进来的十一,却光鲜亮丽,装扮妥帖,头上的发髻珠钗名贵悦目。

若不是他之前已经见过伊人的长相,连他都分不清到底哪位是主人。

可这样显著的差别,伊人却似毫无察觉,仍然安之若素,在座位上没心没肺地笑着。

十一娉娉婷婷地走向了裴若尘,弯腰,斟茶,浅笑,退走。

十一袅袅娜娜地走向了贺兰雪,弯腰,浅笑,斟茶……

伊人瞪大眼睛,已经准备好了说辞。

果然,只听见“啪”的一声,茶杯委地,裂成碎片,热水溅在了贺兰雪的身上,也溅落在十一的手上。

十一一脸痛苦,怯生生地望着贺兰雪。

伊人则拍案而起,公堂咆哮道:“十一!你过来!”

标签: 漂亮女局长最新篇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