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学霸下面连在一起写作业 相对湿度肉车第八

小爱 37388 0
苏安悦僵住了脚步。

陆冷霆为什么会在这里?是他报警举报的吗?

不,陆冷霆应该没有这么无聊才是,可除了他,又还能有谁?

苏安悦思绪发涨,在反应过来之前,脚步就已经朝着车子走去了。

她用力敲了敲车窗,黑色窗户落下,里面坐着的人,果然是陆冷霆。

苏安悦忽而愤怒:“是你举报的吗?”

陆冷霆目光阴沉,狠戾的盯着苏安悦:“是又如何?”

“你为什么要这样?”苏安悦更加愤怒,“你知道你让红姐损失多大吗?而且你还让我……”

没办法挣到那六十万。

如果有了那六十万,手术费就凑到小一半了。

可现在她一分钱也挣不到了。

“苏安悦。”陆冷霆阴冷道,“往后,你如果再出现在我面前,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苏安悦一顿:“你为什么……”

可没等她问出来,陆冷霆就发动了汽车,扬长离开。

苏安悦怔楞的看着离开的车尾,独自把后面几个字问出来。

“为什么要这样厌恶我?”

就因为当初她逼他和自己结婚吗?

可她不是也同意离婚了吗?她已经放手了啊,为什么他还不放过她呢?

苏安悦捂着脸,终于忍不住,让积压已久的情绪崩溃出来。

她蹲在路边,狠狠的哭了一场。

可没等她哭完,医院就打来电话,让苏安悦立马去医院一趟,她孩子突发高烧和心肌炎,已经转入了重症监护室。

苏安悦立马打车赶去了医院。

“孩子情况刚刚稳定。”医生只让苏安悦站在重症监护室外,隔着玻璃看那个小小的,虚弱至极的孩子,“但……”

医生犹豫了一下。

“我实话告诉你吧,你孩子天生体弱,又多病孱弱,从出生起就没离开过医院,其实比起抢救,我更建议你……”

“不!”不等医生把话说完,苏安悦就打断了他的话,“我不会放弃的。”

孩子是她活下去的唯一支撑,如果孩子没了,那她也活不下去了。

医生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最后道:“那你赶紧凑手术费吧,越快越好,你孩子,已经拖不起了……”

“我知道了。”

苏安悦恍惚的从医院走出来。

她沿着街道,茫然呆滞的走了很久很久,久到脚踝磨破,溢出鲜血,久到自己终于一步也迈不开。

手机的震动唤回了她的思绪。

她哑然开口:“喂,红姐……”

“安悦,手术费有着落了,我有个熟人,从我这知道了你的情况,愿意给你出这个手术费……”

“真的吗?红姐……太谢谢你了……”

“但是对方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都可以,我都可以的,红姐!”苏安悦握紧手机,连连说道。

红姐暗叹口气,不再说话了。

她知道苏安悦已经陷入了极端的情绪里,走不出来了。

两天之后,红姐帮苏安悦联系好了人。

她给苏安悦打电话,通知地点。

苏安悦一一记下,她在孩子的病床前守了两天两夜,精疲力竭,神情更是恍惚。

红姐忽然有些语气奇怪道:“安悦,你真的想好了吗?我其实觉得……要不你先听听对方的条件吧……”

话说到这里,突然中断。

但苏安悦因为疲惫和恍惚,并没有注意到。

她记下地址后,就直接打车赶过去了。
地点在一家偏僻的美容会所。

大厅陈旧肮脏,顾客寥寥。

苏安悦走进去,一个长相刻薄的女人立马过来,问道:“苏安悦吗?”

“是我……”苏安悦环顾着周围,迟钝麻木的神经终于缓了过来。

这个地方,看起来很不安全。

“过来吧。”女人拉住苏安悦,往里走。

“等等!”苏安悦挣扎起来,“我突然很紧张,我……”

“你紧张什么啊?你儿子的手术费还要不要了?”

苏安悦挣扎的脚步一下子停下了。

“一百五十万?”

女人哼了一声,说道:“高吧?这也是看在红姐的面子。”

苏安悦思绪微恍,她也有些犹豫起来。

但医生的话猛然回响在耳边,又让苏安悦顾不得那么多了。

她问道:“你们要什么条件?”

女人说:“我们老板很喜欢你呢,让你给他当一个月的模特,不穿衣服的那种,你要不放心,我们可以签合同,预付一半。”

苏安悦咬牙,狠下心道:“好。”

她签了合同,看着那一半金额进入账户,就换了衣服,躺在了那张陈旧的按摩椅上。

女人说,要先给她的身体做做保养。

一群穿着白色防护服的人陆续进来,拉住苏安悦的手臂。

苏安悦突然预感不对,她挣扎着想跑,但一人一把摁住她手臂,不顾苏安悦的呼喊抗拒,大力扎入针头。

麻药很快被推进身体里,眩晕袭来,苏安悦身体渐渐瘫软。

她做了一个沉沉的梦。

梦到了两年前她难产,半身是血,奄奄一息的向陆冷霆求救,可那个男人却一眼也不曾看她。

只是残忍道:“自己生不下来,死了活该!”

疼……

苏安悦在梦里呻/吟起来,她真的好疼啊……

心脏疼,肚子疼,连着灵魂都是疼的。

这疼痛越来越尖锐,把苏安悦从沉睡里猛然拉醒。

她睁开了眼,突然发现视野有些奇怪,她看到的东西,变少了。

苏安悦先闭上了左眼,视野如常,她又闭上了右眼,视线陷入一片漆黑。

她右眼失明了。

苏安悦怔楞了几秒,而后迟钝的反应过来,在她昏迷期间,她被取走了右眼的眼角膜。

“哟,醒了啊。”耳旁响起熟悉的声音,苏安悦急忙转头看去。

是苏安甜。

她坐在靠墙的一张椅子上,一边无聊的看着手机,一边掀起眼皮睨视苏安悦。

“我时间不多,就直接和你说实话了。”

说着,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你是我骗来的,没有什么欣赏你身体的富商,也不看看自己的模样。”

苏安悦闭上了眼,哑声说:“我是你姐姐,同父同母……”

“你闭嘴!”苏安甜声音尖锐,“我没有你这样的姐姐!你什么都和我抢,你根本不把我当你妹妹!你还害死我父母!”

苏安悦道:“那场车祸是意外……”

“你放屁!”苏安甜站了起来,激动道,“分明就是你,我看到证据了,就是你!是你策划的一切,因为父亲要把家产都给我,所以你杀了他!你这个歹毒的女人,我要你付出代价!”

她走到病床边,满脸扭曲:“我不单取了你一个眼角膜,我还取了你的肾,我就是让你拖着病痛的身体,好好看着你那个最爱的儿子,是怎么死的!”

苏安甜俯下身,恶狠狠的盯着苏安悦:“我告诉你,剩下的七十五万,我不会转给你,你儿子的手术费,你永远也不可能凑齐!”

“苏安悦,我也要你尝尝,眼睁睁看着自己最爱的家人,死在自己面前,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你什么意思?”苏安悦撑起身,死死盯着苏安甜,“你想对我的孩子做什么?”

苏安甜笑起来:“我怎么会对你的孩子做什么呢?毕竟是我侄子呢,我当然不会伤害他,只是……”

她语气陡然阴冷。

“我也绝不会拿钱去救他!”

苏安甜死死盯着苏安悦的眼睛:“凑钱给他交手术费,是你这个做母亲的义务,你凑不够钱,那你的孩子,就是你害死的!是你自己,杀死了你自己的孩子!”

说完,苏安甜转身,直接离开。

“不!”苏安悦想拉她,可她肚子上才动了刀子,伤口剧痛,她奋力挣扎,却不过是从病床上跌下,根本碰不到苏安甜。

腹部的伤口反而崩裂,缕缕鲜血溢出来,苏安悦眼前发黑,没撑住晕了过去。

她彻底清醒过来,已经过去两天了。

手机不停的震动,是医院的电话!

“苏小姐,你怎么消失了这么久?你孩子不行了,你赶紧来医院吧!”

苏安悦一路狂奔着冲到了医院,拉住医生,急声问道:“孩子怎么了?”

医生道:“他开始出现器官衰竭了……”

说着医生顿住了,目光遗憾。

苏安悦拼命摇头:“不,求你了,救救我孩子,不论付出什么代价!对了,我现在有七十五万,求你给他用最好的药……”

医生握住苏安悦的手:“你先冷静一点,听我说完。”

苏安悦冷静不下来,她死死抓着医生的手,不自觉就哭了起来。

“我一定要救孩子的……”

“你孩子的心脏已经被别人用了,现在只能我先帮你稳住孩子的状态,你尽快送他出国治疗。我同学认识一个人,是儿童心脏手术的顶级专家,我可以试着帮你牵牵线,但是……”

苏安悦顿时明白了医生的意思,她直接问:“要多少钱?”

医生为难说:“他是顶级专家,原本排队的人都已经排到明年了,如果你要插队,上下打点,加上手术费……至少五百万。”

苏安悦眼前发黑。

医生道:“这还是只是保守估计,国外医疗费高,对你压力可能很大,其实……你可以不这样劳累的。你孩子的身体状况太糟了,就算是做了手术,也可能……”

“他会好好的!”苏安悦用力道,“他会的!我也会凑出手术费的,我一定会的!”

医生默然不语。

苏安悦走到孩子的病床前,轻轻抚摸着他苍白冰凉的脸。

“不管用什么办法,妈妈一定会救你的。”苏安悦亲了亲他的小额头,“妈妈一定会的。”

她在病床上陪了一会,再撑起虚软的身体离开。

她径直去了陆冷霆家。

这也是陆冷霆的孩子,就算陆冷霆不帮忙,陆冷霆的母亲,也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毕竟是陆家的子孙。

苏安悦这样天真的想着。  


标签: 相对湿度肉车第八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