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生活流(快穿)by青竹叶最新章节无弹窗,进击的生活流(快穿)小说免费阅读

访客 237 0

作者:青竹叶“请和我签订契约……”又怂又萌的匠人系统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心目中的宿主:不求你九十分,六十分万岁,多一分浪费。“可是。”看起来温和可亲的新宿主青川,一边微笑着,一边扼住了命运的咽喉,“我想看看高处的风景,有什么不一样。”一个孤独、执着、自由不羁的灵魂,在不同的世界体味人生酸甜苦辣,一步一步走出既定的命运。人生应是场至死的狂欢,梦未死,人不亡。又A又飒大佬受——日常酱油忠犬攻。双C。攻君存在感略低…

“请和我签订契约……”

睡得昏昏沉沉的时候,青川似乎看到了一团燃烧的红色火焰,不,更准确的说,是一个透明的红色团子,边缘像是水又像是火焰一样跳跃。明明是个形状颇可爱的小东西,却整个哀哀戚戚画风阴沉。

“请和我签订契约……”

小红团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同样的话,明明还是一样的语气,越到后面越彷徨悲伤起来,就好像堕崖的人手里紧抓着的最后一根即将断裂的蔓藤,又急切,又绝望。

好奇怪啊,怎么会梦到这么奇怪的事情……青川揉着胀痛的太阳穴,高烧到三十九度,打了吊针吃了药,可是情况还是不大好。可以信任的几个朋友恰好出游,姐姐在另一个城市,一百多个手机联系人,居然找不出一个可以放任自己完全信任的。

“请和我签订契约……”

这个奇怪的红团子就不会别的话了吗?

青川仿佛看到它恐惧绝望得缩成一团的样子,他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拍了拍,“好啊,可以啊。”

话音刚落,青川只看到它一下膨胀开,眼前一片赤红,失去了意识。

“唔……好疼……”

青川是疼醒的,手腕位置像是燃烧起来一样又疼又胀。但他真的意识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躺在木地板上。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最多五六平米,却有一张小床,一个小柜子和一对桌椅,东西又挤又乱,连床底下都没空隙。

他忍不住去看手腕,纤细的手腕,内侧有一个小巧的三角印记,金红色依附在雪白的肌肤上,就像是在燃烧的火焰一样。

“呀啊--”

他的头剧烈疼痛起来,简直比他承受过的肋骨骨折之痛更甚,许多画面断断续续从脑海里飘过,就像是一粒粒的小珠子,最后串成一个陌生人全部的记忆。这庞大的记忆量就像是一缸水硬生生塞进一个易拉罐里,青川倒在地上□□,他觉得自己的脑子要炸裂了。

好半天那痛觉才散去,青川趴在地上喘着粗气,汗水从额头滴落,几乎打湿了下面的地板。

不同的两个记忆在身体里争斗交缠,就好像不同的人格在交战,青川的眼神有时变得十分痛苦,充满了愤怒和怨恨,有时候又变得十分坚韧平和。

最后还是青川的记忆牢牢占据了上风,狂风暴雨中坚持自我的存在,他痛苦到扭曲的脸慢慢平静下来,属于另一个人的记忆被压制在最深处,仅仅作为辅助和补充。

“匠人系统?”

青川看着手腕上的三角印记,这是导致他出现在这里的主要原因。这个小三角本来只是一块三角形状的红玛瑙,来历并不复杂,街边小摊上随手买的,平时不怎么戴,只是记得有这么个东西。

要说它是坏东西,倒也不是,只是它不想能量告竭消散就得完成任务,而且完成任务有诸多奖励,还变相长生。但问题是,青川本人其实没有这种需求,他虽然父母双亡,但是还有姐姐和外甥女,亲情友情都不缺乏。工作是刑侦探案类小说作家,出版过三本长篇八本中短篇,其中一篇改编成了手游,年收入尚可,名下还有一栋写字楼,什么都不干一年也有百来万收入。

所以他没有什么迫切改变命运的想法,系统纯属碰瓷。

他如今被强买强卖,还不知道那边姐姐看到自己猝死的身体会有什么反应,幸好他已经早早立了遗嘱,对身后事都有了安排。

大概感知到了青川现在的不满,三角印记热了一下显示了存在感,然后在半空中飘字:窝真的很有用的,每天登陆一次就拿一个积分,三个积分就能买一只三斤重的澳龙哦~还有你最喜欢的大西洋三文鱼、大闸蟹、海鲈鱼……

系统报出一堆海鲜,青川只在心里呵呵,“你说的这些,我只要一个外卖电话。而且我还能夏天开空调吃火锅,冬天开暖气吃冰淇淋,报一个旅行社就能天南地北的跑,想穿什么穿什么,想剪什么发型就剪什么发型,浴室吹风随便用,打开电脑就拥有整个世界。这年头,就算一个皇帝都没我过得爽吧?”

“除了吃穿用的基础物质,还有一个虚拟教室,有大师专门传授技艺,每个世界学到的技术永久拥有。而且,想一想,四舍五入咱们就是长生不死诶。”三角印记抖了抖,从手腕跳出来,变成一个圆润的小火球开始说话。

“呵,别的就不说了,刚刚别人的记忆涌入,我差点就忘记自己是谁,以后每次穿越我都得来那么一次吗?”

“……也、也不是啦,多几次就不会了。”三角印记特别心虚,后面声音略略高了一些,“而且,这个过程就是一次灵魂凝练的过程,最直观的感受就是记忆力变好,你不觉得现在自己大脑里的记忆特别清晰么?”

“主任务是成为一流匠人,拥有大师级手艺,声望达到万人敬仰,举国知名。这世界的阶级分明,士农工商,工在哪里?比农民地位低,比商人穷,万人敬仰?!举国知名?!”

“你可以分开看这个问题,成为一流匠人拥有大师级手艺,这是对技术的要求,万人敬佩举国知名,这是对你本人声望的要求。但是!并没有强制规定说声望必须从匠人的身份上来啊。不然你可以先考个科举,成一代大佬,顺便发展匠人手艺?”

青川:……

“而且哦,这是宿主第一个世界,起筛选作用,就像是公司面试啦学校分精英班啦,是会稍微难一点,以后就不会那么难的,完全可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我可是系统里最最为宿主着想的鸽派。”

系统一通狡辩,青川磨了磨牙,到底压下火气,“行吧,事已至此,多说无用。以后咱们就是利益共同体了,虽然开始有点不友好,但既然利益一致,想来也能愉快合作下去。在此之前,咱们交个底怎么样?比如,没完成任务会怎么样?同类型的系统一个世界有几个?假设遇上,咱们有自保之力么?”

“没完成主线任务,积分不足,你在这里终老,我再次沉睡,因为能量不足,睡着睡着就可能消散了,然后被主脑回收垃圾再利用。所以咱们一块儿玩完。支线任务未知。至于同厂出的系统,一般一个世界不会超过两个,每个人一刹那的选择可以产生一百万个可能,就有一百万个衍生世界,加上各类文学影视作品各种传说形成的世界……世界那么多,哪有可能遇上?倒是有可能遇上黑工厂出品的系统,一看就知道的,什么攻略系统啊、绿帽子系统、杀人系统啊,一看毁三观就对了。咱们生活类的系统,就不和它们硬碰硬了吧哈哈哈……”

小火球越抖幅度越小。

青川就明白了,等于说,它们两都是战五渣,别折腾了,看到躲远点。

“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是我?”

“碰巧的。”

“碰巧?”青川的眉毛高高挑起,他难以置信的看着手腕,难道不是因为他天赋异禀、聪明可爱、风度翩翩有魅力吗?

“能量不够了,再不激发就只好等死,附近又只有你一个合适的……其实之前找了好几个,但是哪怕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都没有答应我,只有你比较……善良。”

刚刚很可疑的停顿了一下对吧?其实心里是想着就他傻是吧?

青川瞬间什么都不想说了,他爬到那张小木床上,只想一个人静静。

自闭的时间没有持续太久,饥饿叫醒了他。

青川从小屋子扶着墙壁走出去,外头……家徒四壁就是指这种吧,烧过的房舍没有修缮,还是那焦黑的模样,经过半年的风吹雨打更显破败。院子倒是不小,摆放着一些过滤过的泥浆,红褐色的泥浆如同酿制中的豆酱,地上还有些晾晒中的软硬适中的泥砖。

原主从七岁开始跟着老师傅学艺做学徒,这个老师傅手艺平平,能教的不多,真的教课的时间不长,反而是当着免费劳工一样用了好些年。这年头想要学点东西都这样,最苦不过学徒工,老师傅又想要学徒工干活,又不想传授真本事,又想要名声,也是矛盾得很。

不过去年的时候老师傅去世了,他们这几个学徒工被动出师,原主这么些年就在那里做泥浆泥砖了,造型才开一个头,晾晒上色都没学呢,所以虽然是‘出师\'了,但手艺不到家,还没赚到钱。寡母倒没说什么,家里大哥大嫂见他在家吃白饭,特别嫌弃。

倒也不怪他们,家里还没分家,父亲死得早,原主等于一直是哥哥们在养,这几年有了第三代,支出日渐增大,原主好不容易学出师,却不赚钱吃白饭,他们不高兴也很正常。

去年年尾的时候,家里三哥成亲了,却是入赘到镇上棺材铺里,原主很小的时候就定了亲事,两个哥哥顺势提了分家的事,三哥自是去了镇上,大哥是长子继承了老宅和大部分土地,二哥拿走了牛和剩下的地。原主既然准备做个手艺人,就没有拿土地,而是收了钱,足有八十多两,在乡下是个大数字。

原主心气太高,觉得小地方耽误他,拿着银子去了省城找表舅,他表舅在省城衙门里当差呢,是个捕头,和些当官的也能说上话,是亲戚里头顶顶出息的一个。最重要的是,原主定亲的对象就是表舅家的表姐,他准备蹭未来老丈人的食宿,能裸婚就更好了。

但这个事不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原主这个情况,要什么没什么。你哪怕有个正经工作都行啊,结果什么都没有,前途暗淡不说,也靠不上祖荫,没房子没存款。就这样的条件,脑子没坑的都不能随便把女儿嫁了,这表舅也是这么想的。

他表舅没收留他,年轻男子住在家里,哪怕未婚夫妻也不方便。客栈一天要十个铜钱,住不起,他也不回去,而是找中介给他介绍了一间烧死过人的价格特别低廉的房子,就是现在这间。位置比较偏,加上一家五口死里头,里面东西都烧得差不多了,哪怕快一亩的大小,也只要了七十两银子。

表姐年纪不小,十六了,等不了几年,表舅就说,要是他能半年内在城里找一个正经工作,哪怕一个月的钱就够吃用,他也愿意把女儿嫁了。

这个条件不算苛刻,原主自己也明白,他就去找工作。城里工作大不易啊,在后厨洗碗都得先学三年,哪怕码头干苦力人家都嫌他瘦小,倒夜香这种活都满员。原主几年就学会了做泥砖,但城里的泥人匠人也是做得小本生意,不能专门请一个人做泥浆,何况还有不花钱的学徒。他找啊找,就是找不到,只能吃老本。

原主这边不顺利,屋漏偏逢连夜雨,那头还有撬墙角的。也是衙役,表舅很看好的一个后辈,长得还很健壮,符合底层人民主流审美,年纪比表姐略大一岁,更知心体贴懂女人。

比资产,人家是本地有房有车一族,比工作,人家是基层公务员,比长相,人家更强壮高大有安全感,比浪漫,人家经常送礼物讨好全家上下包括守门的狗……全输。

结果显而易见,半年没到,未婚妻没了,加上省城物价高,又没工作,身边的八十两就剩了二两,眼看着就得落魄成乞丐被扫地出门。他气不过回了一趟老家,结果没人安慰不说,还被兄嫂嘲笑了一顿,一点没感受到家庭的温暖。原主才十五岁,中二年纪,情绪一激动,吞金……不是真金,吞不起,是吞的铜块。

“肚子里黄铜还在?”

“没呢,早拿出来了。”

“哦。”青川放松了一点,他去临时搭建的厨房那里找了找,基本上没有东西了。昨儿剩了一点粥,这天气放一夜都馊了。原住民是不在乎馊不馊的,粮食珍贵,青川不行,他被现代丰富廉价的物资惯得格外矫情,稍稍变了味道都不肯吃了,隔了夜基本就是倒垃圾桶的命。

无奈,只好打开系统里的商城找了找,里面有许多未加工和粗加工的食材,价格特别低,一个积分能买十斤大白米。他现在就一个孤零零的登录积分,就买了十斤白米,手忙脚乱的烧柴熬粥。

熬粥需要些时间,青川闲着无事,伸手抓了一块软泥,一边和系统闲聊,一边捏着手里的泥块,三下五下,不过几分钟,锅里的水都还没烧开,他就捏了一个活灵活现的龙眼金鱼,系统整个都惊呆了。

“你!你这?”

“我大学是雕塑专业啊,年年一等奖学金呢,还拿了好几次奖。”青川挑了一个竹片勾鱼鳞,嘴里漫不经心的说着,“以前那会儿,教授觉得我天赋还不错,想要收徒来着,就指点我去医学院的外科系,看人家解剖,最好能上手,仔细了解骨骼、肌肉机理之类的。我在医学院蹭了两年课,还交了一个温柔体贴又漂亮会撒娇的女朋友,哎呀,真是人生赢家啊。”

“那你女朋友呢?”系统特别好奇。

“她不在了。”青川伤感的叹了口气,情绪一下低落。

“节哀。”系统说。

“哦,没事。因为连环杀人性质极其恶劣,所以判了死刑。还是我把她送进去的。”青川特别淡定得把系统接下来的安慰话语扼杀在萌芽状态,“亏得我一片真心,人家就想着把我解剖了做标本,你说是不是太过分了?对这类特别完美的女孩子真的有点发憷啊。”

系统:“……”不是太懂你们人类。

“不过经过这件事,我突然就对刑侦十分感兴趣,毕业后也没有继续本专业,却成了一个专门写案件的网络作家,老师超级失望哈哈哈。”

说话间,青川已经把手里的金鱼捏好了,一片简陋的竹片在他手里却比得上一堆精巧器具,捏出的小金鱼甩着尾巴微微张嘴,仿佛随时都要变成活的游走。但他似乎并不满意,看了一下,皱皱眉,直接就捏扁了。

“太粗糙了。”

标签: 进击的生活流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