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服绅士by曲小蛐最新章节无弹窗,校服绅士小说免费阅读

访客 165 0

作者:曲小蛐原名《校服暴徒》;又名《校园Hentai盯妻日常》变态vs伪善,无粮自产调剂作,不长。谢黎第一次遇见郁睿在校外,白衬衫的干净少年被人握着手摸了几遍还笑得温和舒朗,谢黎以为遇见只天真的花瓶。转头他在洗手间里,撞见郁睿站在水池前,眼角通红面无表情地搓手指。透明的水流下,一根根的手指,骨节分明,细长白净。或许谢黎盯得太久,惹了少年注意。那人抬起黑漆漆的眼,从镜子里、从苍白又染着红的眼角瞥了他一眼……那天晚上的梦里,谢黎发现自己弯了。

第1章

8月中旬,夏末燥热的风调戏着树叶下吱吱咋咋的蝉。在这暑意还盛的时节里,德载中学的高中生们开学了。

文理分班,高二年级到校时间有幸再提前一天。

“学校真抠,一天时间都舍不得。”

“日,不会今天就收作业吧?”

“你没写完?”

“废话!难道你写完了??”

“当然啊。”

“……抄郁睿的吧?”

“嘿嘿,年级第一学霸在班里,不用白不用啊。”

“你这孙子!有这种好事的时候从来想不起叫我,等我——”

教室前门一开,风穿堂过,吹散了余下的话音。

穿着白衬衫的少年斜挎着包,耳朵下挂着两根细细的耳机线,从教室门外进来。

教室里蹲在凳子上的那个亮了眼,嗷嗷叫着扑过去:“郁哥郁神郁爷爷,江湖救急!作业借我抄一下呗!”

长腿一顿,白衬衫少年一边抬头一边摘了耳机线,黑色碎发下露出双眼角微扬弧线好看的眼。

“嗯?我没听清。”郁睿视线扫过对方讨好的表情,恍然,露出个温和的笑。“你是说暑假作业?有人借走了,还没还回来。”

乔晟宇灿烂讨好的笑脸一僵,拧巴了下,扭头怒吼全班:“谁借的郁哥作业,赶紧给人还回来!都开学了还有没有点时间观念?”

全班安静两秒,有人举起胳膊,“在、在我这儿。”

乔晟宇不耐烦地摆了摆头,“赶紧给人拿过来啊。”

“我还没……”

“逼我动手是不是?”

“……”

乔晟宇在德载中学是个出了名的刺头,除了老师没人敢逆着毛捋他。开口那人敢怒不敢言,只能灰溜溜地把郁睿的作业送过来了。

乔晟宇抢在郁睿前面一把攥过去了。“郁哥,作业先借我抄抄啊。”也没等郁睿说个同意的话,乔晟宇一呲牙,扭头就走了。

郁睿温和地笑笑,也回自己座位。

他刚放下书包,前位的女生转回上身来,声音压得轻轻的。

“乔晟宇真是的,说着别人没时间观念还拿走你作业,他肯定一门都没完成,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还你呢。”

“没事,”郁睿把书包放进桌洞里,“我不急。”

“你就是对谁都太好说话了乔晟宇才敢那样呢。”女生有点无奈,“对了,你看到分班表了吗?”

“还没见过。”

“哎?我还以为班长能先看见呢。那只能等老班来了。”

“嗯。”郁睿答应着。即便这样只有一个语气词的时候,他看人的眼神表情仍旧专注又温和。

前座那女生不自觉地红了下脸,嘀咕着“今天有点热”转回去了。

教室里又闹腾了一会儿,等班主任进门了才安静下来。班主任站上讲台,例行说了几句后,在学生们或期盼或不安的目光里拿起桌上的表格。

“文理分班按照上学期大家交的意愿表已经定下来了。今天这个情况比较特殊,啊,我们这一届第一次试行‘走班制’。”

教室里安静几秒,逐渐闹哄起来。

乔晟宇抄作业手速如飞的百忙之中都没忘抬头搂了一眼,嬉皮笑脸地问:“老班,什么叫走班制啊?”

“简单点说就是一个学生两个班。第一个是咱班现在这个,叫行政班,解决行政类事务。第二个叫教学班,就是你们按照文理分科划分的新班级,主要就是上课。”

班主任说完,看看教室里,问:“这么说明白了?”

“明——白——了——”

教室里拖长的长调藏不住学生们的兴奋劲儿,心思浅的已经开始拨浪鼓似的在原位上前后左右地转了。

“行,那我念一下分班情况。然后你们就各自去新班随机级报到。”

郁睿被分去了高二教学班的十班。他是在班里大多数不是十班的女生的目送下离开的,走得很安详。

和他一起去的还有一个女生一个男生。

女生叫裴安安,戴着圆边眼镜,个子瘦高,脸儿小且白,透着点病弱的秀气,不怎么爱说话。

男生就是乔晟宇,他在德载中学的学生里很有凶名,走起路来下巴和眼不往前不往地,只朝天花板,二五八万的,气势非凡。走廊上迎面的学生见了都往两边劈,郁睿带着他像带了一个巡逻团。

三人巡逻团很快就走到高二(十)班教室门前。他们进去的时候,教室里正热闹地认亲。

听见教室门开的动静,不少学生扭头来看,第一眼就是走在前面的笑容明朗温和的白衬衫少年。

“是郁睿,高一时候三班那个校草,他竟然分我们班来了!”

“真的假的?”

“接下来两年我们都会跟他同班吗?那也太幸福了吧!”

“等等,最后面那个不会是乔……”

看清郁睿身后的乔晟宇,因为校草下锅而热闹起来的教室顿时被一瓢冷水降温到冰点。

德载中学里,再一心向学的好学生都知道乔晟宇“有点混”,他的存在一向跟惹是生非划等号。看见这两位一起进来,班里学生一时都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乔晟宇不但不在意那些异样眼神,反而还有点洋洋得意。他跟君王巡视疆土一样在教室里看了一圈后,挑上块风水宝地,甩着单肩包准备过去。

走之前他想起郁睿,又停住了,扭头问:“郁哥,你借兄弟抄作业的情分兄弟记着呢,位置你先挑,别跟我客气!”

郁睿抬头,温和笑笑,“我随便,你先坐。”

“行!那我去最后排了啊,有事招呼一声。”

郁睿看向教室。他目光扫过去的地方,好些女生刻意避开了,也有个别胆子大的,迎着他目光笑得灿烂。

他停两秒,走去后排。

郁睿是北方男生里的中等个子,大约有178,只是身量瘦削显得格外修挺,在校外街上被拦着问“有没有兴趣做模特”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以他这个身高,坐在前排难免会挡住后面人的视线,所以他很自觉就走去了靠后的空位,在教室靠北墙的一列,倒数第二排。

德载中学这一年还是老式的双人桌,郁睿选的这张桌子是空的,后面还有一张桌,只有一个人。

应该……

是个人吧。

郁睿扫了两眼,不确定地想着。

那人大约是趴在课桌上睡觉,不知道是嫌光线刺眼还是怕冷,校服兜头盖下来。除了课桌后露着半截腰腹线条,整个上身都被埋在校服下面。

新学期第一天,大家的校服都是供奉了一个暑假拿出来,干净整洁。而这人的不同,校服皱皱巴巴,像块摊平的咸菜。

这一瞬间,郁睿心底生出种扭头离开的冲动。

不过教室里无数目光盯着,郁睿还是忍下来。他把背包放到课桌上,躬身想去拉椅子。然后他动作停住了。

桌下,后座那双大概单桌空间不够发挥所以伸到前面来的长腿也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长是真的长。笔直修挺,款型普通的长裤愣是被传出t台男模的味道……但也是真长得碍眼。

郁睿睫毛垂了下去。

这短暂的一刻里他有点没表情,冰凉的冷淡冒了头,但很快又压回去。

即便有所察觉的学生再定睛看过来,也只觉得是自己错觉了:眼前还是那个明朗温和的校草,还是那个明朗温和的笑。

大约是被这个笑容感染,隔着一条过道,犹豫好久的女生大着胆子看过来。

“你是高一三班的郁睿同学吧?”

“嗯,你好。”

“你……你好。我听说你很久了,你成绩很、很优秀,总是年级第一,特别厉害……我们老师常常在班里夸你。”女生越说脸越红。

郁睿落座,温和的笑不变,“谢谢。”

“不,不客气……”

“但我不总是年级第一。”

“啊?”女生茫然抬头。

郁睿声音低下去,弧线好看的眼睛似乎无意识地眯了下,“原来的十班还一个谢黎,他比我厉害。”

女生一呆,张口想反驳,却没说出来。

因为郁睿说的是实话。

郁睿的优秀在年级内闻名,高一十班的谢黎却全校皆知——几乎每次考试谢黎都会缺席,但只要他参加,年级第一的宝座就跟包括郁睿在内的其他人没关系了。

也因为这一点,高一的学生管郁睿叫年级第一学霸,却没人叫他年级第一。

想通这层,女生尴尬地停住。在她找到再次开口的契机前,新班的班主任从教师前门走进来。

进来的是个男老师,个子不高,微胖,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表情严肃。站上讲台,他在黑板写下三个字,然后拿粉笔戳住。

“我叫田学谦,是你们教学班的班主任。”

“田老师好!”

台下反应过来,七零八落地应。

“嗯。”田学谦拿起手里册子。“我刚拿到班里花名册,先点下名。花名册是按照你们期末考试的理科成绩排的,我读的时候你们也能知道自己在班里名次。”

班里轻松氛围被这一句话搞紧张了。

田学谦却好像没察觉,张口喊了第一名,“郁睿。”

“到。”

郁睿抬手示意。

尽管知道他在,班里各个方向还是投来复杂的视线。

“嗯,”田学谦点头,“上学年期末考试的年级第一分到我们班了,大家多向郁睿同学学习。”

“……”

郁睿在同年级的学生里人气很高,田学谦这番话一落,教室里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作为回应。

教学班每班60人左右,30人一页,田学谦很快翻到第3页。

坐在后排,郁睿也能看见那张透光的纸上大片的空白,只顶端有一行黑色的打印墨迹。

郁睿随意一瞥,不在意地准备低回头。

“最后一名,谢黎。”

班里一寂。

两三秒后,这片沉默陡然被议论声炸开了。

郁睿惊异抬头——那个谢黎,竟然也在教学十班?

“砰砰。”噪声里,田学谦不耐烦地敲了敲黑板,“谢黎呢,谢黎不在?”

教室里安静下来,无人应答。

没来啊。

郁睿垂回视线。

就在此时,他身后桌上,那件咸菜似的校服动了动。

几秒后,安静里爬起来个懒散困倦的声音。

“到了。”

标签: 曲小蛐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